爱下书小说网 > 穿越之纵横古今 > 第七十章:一串糖葫芦【爆更】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张天师站起身,他身上的白光越来越盛,生命力也越来越微弱,张天师略显激动的说:“时不我待,这一次,我看见了希望!”

    “咳咳!虽然我们前几天还是敌人,但是我相信你,你有自己的操守!”

    张天师将手上凝结的白光递到朱林面前:“给你。”

    朱林没有去接,他问道:“我拿走这个东西的话,你是不是就要死了?”

    “对。”张天师的嘴里含着鲜血:“不过这都不重要,我的毕生愿望就是这样的,我给林儿说过让她去参加这个法会,只不过她不知道我会这样做。”

    “接着吧!”张天师看着朱林说:“请你将这个交给她,而且以朱公子你的能力配合林儿,她一定能够成功。”

    “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你明早再去找林儿,如果明日就动身的话,大概二十多天就能够回来,京城的局势已经控制住,朱公子不用担心赵府的安危。”

    “而且朱公子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应该也能解决不少的麻烦吧。”张天师收起了眼中的激动,他沉住气问道:“可以吗?”

    朱林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一把接过张天师手中的法术能量:“可以,但是我这个人不喜欢看着别人死去。”说完,朱林推门而出,他站在门外用法术将门关上后,沉沉的叹了口气。

    房间里,张天师毕生的法术能量已经被抽出来了,他只感觉无尽的虚弱,张天师就这样坐到了桌子上,他静静的感受着生命的流逝。

    都说人在死的时候会回忆自己曾经历的一切,恍惚间,张天师似乎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道师山,他是个孤儿,在被道家的人带到道师山后便一直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二十年。

    张天师作为道家的外门弟子,他的人生在接触到那些道家禁制的法术的时候,就已经改变了,想起来,他已经快有四十年没有去过道师山了,也不知道上面是个什么光景。

    张天师叹了口气,往事如烟。。往事如烟啊。

    “砰!”

    朱林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了张天师倒在地上的声音,朱林轻呼一口气,他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这样的情况,他还是会有点惆怅。

    对于张天师来说,林儿时她的徒弟和希望,他将一切的希冀都交给了林儿,但是他可能没意识到,林儿已经把他当成家人了。

    朱林无法想象明天告诉林儿张天师为了给她功力而死的消息后,林儿会作何反应。

    那团张天师交给朱林的法术能量,也在张天师死后,变得躁动起来,朱林双手合十将法术能量包裹在中间,法术能量被朱林压缩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珠子的模样。

    朱林将珠子收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处理张天师的尸体。

    这出来逛一圈就遇到这么多事,朱林不禁感叹,这来到大宋后,事情还真是一件接一件,不管是张天师的嘱托还是自己的意愿,林儿去参加这个法会,朱林都是要跟随的。

    阮鱼。。虽然这个女人可能还在气头上,但怎么说朱林与她都有了实质关系,朱林要离开这里还是需要给她说一声的。

    樊楼。

    阮鱼抱着手坐在那里,而轻盈则坐在她的身边:“姐姐。。朱公子真的没有对我做什么。。”

    刚才听了轻盈的解释,阮鱼就已经大致猜到朱林应该是想溜进来抱自己,可是因为轻盈在自己房间里梳妆,这才抱错了。

    但是阮鱼心里就是很难受,以后能接受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她,不希望这个夺走自己身体的男人与自己妹妹的关系不明不白的。

    “姐姐。。没事啦。”轻盈为阮鱼捏了捏肩膀:“你看你,朱公子又没有对我做什么,我有分寸的。”

    “你有分寸?”阮鱼无奈的说:“妹妹。。我是怕他。。”

    “姐姐。”轻盈低下头轻声道:“我的分寸指的是,对朱公子的态度。”

    阮鱼一愣:“什么意思?”

    轻盈感觉脸有点发烫:“那天。。那天。。其实我早就醒了,那个罩子虽然隔音,但是我还是看得到。”

    阮鱼一惊,轻盈。。轻盈都知道?阮鱼连忙偏过头。。这。。这也太尴尬了。

    轻盈将俏首埋到阮鱼的怀中:“姐姐自从离开燕云后就一直没有对外人笑过,这开封的樊楼,姐姐也是花费无数心血才壮大起来的。”

    “我与父亲一直看在眼里,说实话姐姐,我很心疼你。。因为你对外人一直那么冷漠,你永远都扛着那么重的包袱。”

    “直到朱公子的出现,我发现姐姐你的情绪又会波动了。。有气恼,有欣喜,也有惆怅,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呢。”

    “其实之前我也很犹豫,因为朱公子是第一个与我傀儡有感应的人,姐姐,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吧?”

    阮鱼惊讶的看着轻盈,这个她可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一般来说,傀儡是没有灵魂的,它在接受创造者的精血后,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

    一个傀儡一生只会跟随一个主人,但是轻盈却发现,自己的傀儡与朱林有了感应,这在以前,可是没有的事情。

    阮鱼轻声道:“傀儡认主,天作之合。”原来轻盈不是因为那一首曲子,而是因为这个傀儡的感应,她相信命运的安排。

    “对。。可是现在我发现了,姐姐在看到朱公子与我在一起后,会很生气,很吃醋的。”

    阮鱼想了想,确实如此,以前自己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那副样子,但朱林却让她改变了,阮鱼心疼的摸了摸轻盈的俏首:“妹妹。。”

    “姐姐,别说了。”轻盈闭着眼睛,这时,阮鱼感觉自己的屏障被人触碰了一下。

    阮鱼对轻盈做了一个静声的动作,她静步来到窗边,窗户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打开了,窗外吹着风,阮鱼撩了一下头发。

    “这是。。”阮鱼拿起窗台上的东西,竟然是一串糖葫芦,油纸轻裹,里面有着五个被红糖浸过的山楂。

    轻盈走到阮鱼身边:“姐姐,什么东西啊?”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