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神之子(上)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或许是它们的祈祷给了他力量,也是过于漫长的时间让法术的力量渐渐削弱。“创造者”从他无形的囚牢里稍稍挣脱,所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解决自己的“繁衍”问题。

    不知到底怀着怎样的念头,他在精灵之中,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后代。

    “……所以,”埃德忍不住问道,“他到底是怎么‘创造’的?”

    在这样一个宏大的故事里,安克兰到底如何诞生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埃德问出这个问题,却并不只是单纯的好奇——在决定为诺威制造另一个躯壳时,他们差不多就已经放弃了从安克兰那里夺回他的身体,但如果还有一线可能,能完完整整地找回他的朋友,他当然不会放弃。

    所以,首先,他们得弄明白那个连萨克西斯都“看不到”的安克兰的本质。

    “还能怎么制造?”

    曼妮莎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带点暧昧的笑容不掩恶意,显然不是因为什么正经的理由。

    “他能挣脱的唯有一点意识,又能怎么制造?”她说,“不过是让那幸运的、被选中的精灵,做了一场让她沉醉其中的美梦而已,那是他动一动念头就能做到的事。”

    埃德愣了一下才听明白,脸瞬间红了又黑,黑了又红,突然想起凯勒布瑞恩曾经说过的那一句——“你知道诸神如何创造世界?他们‘想’。”

    不不不,这句话不能用在这个地方!

    曼妮莎看着他过于精彩的脸色,诧异又好笑:“是我说得太过委婉还是不够委婉?你们人类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故事吗?你和你的心上人……难道平常就只是拉拉手聊个天?”

    她所了解的人类可没有这么纯洁!

    “这个……跟这个没有关系!”埃德狼狈得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慌慌张张地把话题拉回去,“总之……所以……他创造的事实上是安克兰的灵魂?”

    “也不能这么说。”曼妮莎回答。她倒是挺想对上一个问题展开更深入一点的讨论,可惜他们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这会儿她已经随随便便地坐在了地上,用手指比划出小小的一点。

    “他到底是能够创造生命的神明。”她说,“而灵魂……是比生命更难被创造出来的东西。他种下了一颗种子,因为在诸神的眼皮下偷走了他们最宠爱的造物而沾沾自喜,一厢情愿把那当成自己的孩子,可他与那个生命的联系,事实上还不如他与我们,与他多少用了自己的一点血肉和力量创造出来的最初的恶魔那么紧密。”

    与克利瑟斯家族所传承的、仅仅是被水神的力量所侵染的血脉不同,安克兰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神之子”,但那个与他其实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精灵,却是他唯一承认的父亲,无论是在他知道真相之前,还是之后。

    希梅诺,那个完全从精灵的历史之中抹去的名字,是一位沉默而温和的咏者。

    人类常无法分辨精灵之中法师和牧师的区别,但事实上,所有的施法者都被精灵称为咏者,因为他们的力量都来自于神明。希梅诺的信仰并不单独地献给某一位神,对人类而言有些不可思议,在精灵之中却是被允许的,他们的祈祷与歌唱,可以献给所有的神明。

    这样的咏者通常性情平和,与世无争,平庸无奇——希梅诺完全符合这三点。

    但他的确创造过“生命”。他培育出了许多种前所未有的植物,其中有一些至今仍生长在格里瓦尔的森林,甚至整个大陆上,可他的成果,多半是因为他从自己的花园里挖出的那块龙骨,而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力量。

    可对安克兰而言,他是个再好不过的父亲。与时而欢欣雀跃疼爱他入骨,时而暴躁易怒充满莫名的恐惧的母亲相比,希梅诺温和又耐心,愿意回答他永远充满好奇的儿子所有的问题,如果有什么他也无法回答,他会与安克兰一起去寻找答案。

    他甚至在发现安克兰真正地创造出“生命”时也不曾责怪他,亦不忍心毁灭那些“渎神”的证据……那不过是一些无害的小动物而已。

    他心软却并不愚蠢。他小心地藏好了那些动物,他们一家住在格里瓦尔十分偏远的地方,有茂密的森林作为保护,他们的秘密本不该被轻易发现。那些小动物的生命本身就短暂而脆弱,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而安克兰也已经在他难得的严厉中得到了教训,保证不会再做出那样大胆的行为——可这并不是“创造者”想要的。

    所以一只背生双翼的小狗溜出了地下室,将一个好奇的精灵少女引到了那个渎神之地。而安克兰的母亲,毫不犹豫地把所有的罪名扔在了希梅诺的身上。

    是本能也好,是被控制也好,她想要保护她的儿子。希梅诺也一样,他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只希望精灵王和长老会能放过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安克兰不愿意。

    他从囚禁之中逃出去,试图救出他的父亲,却得知他早已尸骨无存。他的母亲不顾一切地带他逃出密林,为此扔下了她尚且年幼的小儿子——安克兰再也没能找到他。他们逃进了人类的领地,但在精灵追击而来时,那时犹视精灵如神明的人类并不敢给予他们任何庇护。

    他的母亲在反抗中死于如今的龙翼之峰下,精灵们至少给了她一具石棺。但被“创造者”的力量所牵引,她的灵魂至今不得安息。

    而安克兰消失在维因兹河汹涌的波涛之中,又在三百多年后,返回了格里瓦尔。

    “……他在地狱里待了三百年?”埃德问。

    “不。”曼妮莎摇头,“他也就在地狱里待了几十年。而在那之前近三百年,他都徘徊在大地之上,满怀仇恨与愤怒……却还是拒绝了他的‘父亲’。”

    说到这个她就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

    “列乌斯,”她说,“他其实是挑选过的,不只是挑选母亲,也挑选父亲——他是特意选了一个毫不出众的‘父亲’,安克兰却依然爱他远胜伟大的地狱之神……哦,那时候地狱还没有被叫做地狱,我们叫它永昼之地……在我们知道什么叫做‘昼夜’之后。”

    这个是让人感觉有些微妙的称呼,仿佛带着骄傲与希望,又仿佛带着怨恨与不甘。

    “你知道列乌斯最后拿什么说服了他吗?”她问埃德。

    “……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你就能让你的父亲死而复生。”埃德回答,“你能报复所有那些伤害过他的精灵……你能让整个世界以他为尊。”

    “……你挺了解他的嘛。”曼妮莎有些无趣地扁了扁嘴。

    埃德觉得他大概应该故作高深地笑一笑,可他笑不出来。这些愿望,除了最后一条,在瓦拉死去的时候,他都曾有过。

    无论如何,安克兰的确获得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但当他回到格里瓦尔,他却并没有如列乌斯所要求的那样,宣称他才是唯一的神明,更没有急切地把“神之子”的名号,加在自己的头上。

    他选择了一个更为古老的传说,将古神视为唯一的神明。那最古老的神明创造了一切然后离去,诸神也不过是他的造物,却妄称自己是创造者。

    这种说法,某种意义上并没有错,连巨龙都愿意承认。对正因为人类的迅速崛起而在疑惑与不安中摇摆的精灵,也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

    安克兰含糊的措辞里并没有说明精灵到底是如何被创造,但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也是古神的造物……他们事实上与诸神有着同等的地位。他们并不需要去依附,去仰望,去崇拜那些并不将他们放在心上,却控制着他们的灵魂的神明。

    他们本该是自由的。

    铭刻在安克兰的钱币上……也曾经刻在安克兰城宏伟的城门上的“终得自由”,因此而来。

    但安克兰自己所想要的“自由”,却有另一种含义。

    “那真的是个十分聪明的家伙。”曼妮莎不得不承认,“他在地狱待了几十年,想要的恐怕只有‘力量’。在意识到他并不能掌握神之语的时候,他还创造出了另一种‘语言’。”

    她在埃德掩饰不住的惊讶中笑了起来:“没错,那些符文不是他从地狱学来的,而是他创造出来的。你能相信吗?他的‘父亲’居然一直将此归功于自己,而我们也居然一直因此而感谢他,让我们终于能够控制我们身体之外的力量……那事实上源自他的力量,直到我们发现,在安克兰离开之后,他再也没有创造出半个符文——即使他能,他也并不会为我们去创造。”

    也是安克兰建议恶魔们建起了一座用灵魂砌起的高墙,它不只延绵在大地的边缘,也覆盖在天空之上,像蛋壳一样包裹着两个世界。虽然那时砌在墙上的,是无数小恶魔们原本就不成形的,微弱的意识。

    再微弱扭曲的灵魂里也有一点意识,有欲望,有恐惧,有好奇,有兴奋……而那些“有”,方能对抗“无”。

    虚无之海的侵蚀比诸神所预料的要快得多,完全是因为那位自认付出了伟大的牺牲的“创造者”。他的“牺牲”的确让他的造物得以生存,可那根本就是权宜之计——他从未放弃过从其中挣脱。如果不是欧默的谨慎,他甚至有可能已经成功。

    当无法借助外力,他只能吞噬他自己所创造的世界……而地狱原本就并不那么稳定。

    他其实有另一种方法可以离开他的囚牢——当他的身躯彻底融入大地,他被封于其中的意识便能得到完全的自由。那是他的同伴们为他留下的,最后的机会,倘若他的牺牲真是心甘情愿,他仍能回到他们之中。

    可他不是,他什么也不想失去。漫长的时间里,累积的怨恨燃烧成黑色的火焰,蔓延在整个地狱之中,浸染在所有的灵魂里。他深信他的同伴们对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嫉妒他能有独自创造一个世界的能力。

    他深信,如果他能够挣脱束缚,如果他能够得到更多的力量,他能像古神一样,成为一切存在和一切毁灭的源头。

    安克兰发现了这一点,甚至安抚了那骄傲又自私的“神”,告诉他,如果他想要离开那坚不可摧的囚牢,恶魔们对他全身心的信仰或许是更好的力量之源,正如精灵和矮人对诸神坚定的信仰。

    但首先,他得让它们相信,他值得它们信仰和崇拜。

    那时潘吉亚已经建成——专为安克兰而建。“创造者”从封禁之中钻出的意识,为自己创造了几个不同的躯壳,成为恶魔们用自己的力量所建起的城市的领主。统治潘吉亚的那一个,名为列乌斯。

    “我们叫他‘虚伪之主’。”曼妮莎说,“他算是那几个化身之中最好对付的一个……哄着他就行了。即使他明明能看透你真实的想法,却又喜欢自欺欺人地满足于‘即便如此,你们也还是得哄着我’——很有趣,不是吗?”

    埃德扯了扯嘴角,他觉得“虚伪”这个词用得不甚精准,但恶魔们应该也不在乎。

    总之,在其实极短的一段时间里,列乌斯听从了安克兰的建议,开始维持地狱的平衡,而不是把这个世界残存的力量当成自己的食物。那一半是因为他的确享受“被信仰和崇拜”的感觉,一半是因为他相信这一次,以安克兰为刃,他必然能击败他渐渐虚弱的昔日同伴。

    他甚至自以为是地觉得,他的“儿子”会是他最虔诚的信徒,可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真正得到安克兰的信任。

    安克兰怀着仇恨逃亡了三百年,他的灵魂冰冷而坚韧。他唯一相信的只有自己,并在冷静的观察中生出越来越多的怀疑。他那时大概就已经猜到是这位‘创造者’有意设计了他……不管是他突发奇想地造出那些怪异的小动物,还是他们的秘密那么轻易被发现。

    他的生命与灵魂终究与他相连,他并不能轻易摆脱他的控制,却也绝不甘心只是一柄扎向诸神的,复仇的利刃。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