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柒许 > 324 所有心血,终是付诸东流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可邪予尘听了他三人的话,却是面色沉凝。

    如果说太一玄君是鬼婴圣母的子嗣,那一切都可以解释的清了。

    因为鬼婴圣母和前魔尊是兄妹,所以在他杀了前魔尊的时候,太一玄君才会制造出妖毒,杀害凡人提炼阴气,要复活自己的亲舅舅前魔尊。

    但一切都可以解释的清了,就是唯独解释不了他为何要挑自己针对,十万年后再苏醒,羽川已是身份地位全无,他也不屑再和这个三界争什么。

    可太一玄君用穷奇祸害他在前,后有带兵追杀,硬生生将他逼成魔,如果说,太一玄君是为了更大的权利,也应该是针对清川,针对天庭。

    在一切事都陷入一个无解状态时,突如其来的噩耗,降临了!

    邪予尘先后收到了初尘和段末传来的急讯。

    初尘告诉他,高阶魔兵盔甲中的秘密被破解,而段末却告诉他噬魂塔十大魔王,被一夜屠杀!

    听到此消息的邪予尘,心中一片凌乱,他无意识地握起一盏琉璃杯,越握越紧。

    待江亦安察觉到不对时,杯子已经碎在了他手中,鲜红的血液沿着指缝溢出,滴落在书案如同朵朵凄然绽放红梅。

    看着他瞳仁里倏然蔓延出的愤怒,在场的黛长安,江晟和江亦安同时提了一口气。

    冰茬还被他握在手中,待江亦安上前将他的手掰开,取出碎片时,就感觉到他的体温特别低,低到比屋外的雪还要凉三分。

    江亦安心中惊慌,想要用法力帮他修复手心的伤时,邪予尘却又一次攥紧了手,白净的手背青筋暴突,他的脸变得铁青一片。

    “发生了何事?”江亦安终于忍不住发问,羽川的反应太过于强烈,强烈到他们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寂静中。

    邪予尘微启薄唇想要说些什么,可开口却是颤抖着吐出了一口气,他没有多言,便站起身。

    然而刚站起,大脑便一阵眩晕,脚还没迈出,身子已经重重向前方栽去。

    幸好江晟眼疾手快上前揽住了他,才没让他栽倒在地。

    他的心里紧张极了,邪予尘在他看来,可是如崇山峻岭般强大的存在,是何事会让他这般大受打击。为了缓和气氛,江晟语气轻诮的开口“怎么,是何人将你气成了这幅样子,还以为你……”话未言尽,邪予尘已经甩袖推开了他。

    下一刻,那红衣身影便消失在了寝殿中。

    殿内剩下的三人僵愣了一刻,随后便分头行动,让江亦安守在此处保护秋芯冉,江晟和黛长安便已经追了出去。

    直到来到魔教,二人心里多少有点数了。

    噬魂塔下,浑身是血的途生紧紧蜷缩着身子靠在塔下,眼前是手持长鞭的段末。

    邪予尘归来时,冷厉的眸光只是在途生脸上短暂停了一瞬,便朝噬魂塔而去。

    魔塔一层的白阴尸,一双血红鬼眼被挖,漆黑的骨架被打散碎了一地。

    魔塔二层的九英苍蛇’,被剥皮抽筋,只剩下血红色的身躯被切成三段倒挂在塔中。

    魔塔三层的“血鸠”,喉咙被开了天窗,两翅被斩下,狼藉满地。

    魔塔四层的“泣血蛛”,被挖肠剖肚,黑色的肠子流了一地。

    魔塔五层的“孽龙”,被戳瞎双目,削了龙鳞,龙身被一刀刀切开。

    魔塔六层的“真冥”,全身血红色的鬃毛被拔下,插入了腹部,死相瘆人。

    魔塔七层的岩浆体“赤炎”,头顶金黄的独目被戳瞎,身体冻成了寒冰砸碎。

    魔塔八层的“鴟炼兽”,被拔舌挖肺,肥甚至被踩成了烂泥。

    魔塔九层的“氏人!”百只触手,被一一砍下分段。

    魔塔十层的“魔嗜!”头颅被切断……

    邪予尘一路看到此处,已经是气到血脉逆流。

    黛长安和江晟跟在之后,排查分析,十大魔王是先被先下毒再被诛魂,最后被虐尸,二人的脸色比邪予尘好不了多少。

    从塔中出来后,邪予尘周身煞气凝重,行到段末面前刚问起缘由时,扬手一巴掌已经重重抽在了他脸上。

    暗沉夜色下,段末被打的鼻头发涩,泪花汹涌,还未来得及回答魔尊的问题,身后的途生已经先开了口。

    “邪予尘?羽川?我到底是该叫你邪予尘还是叫你羽川?”他扯唇大笑,虽然此刻满身污垢的跪在地上,但硬气的口吻和盛气凌人的姿态就好似是高高在上一般。

    邪予尘的脸色顿时一沉,转身看向他时,就听他继续高声道“十万年前就是你将我害到堕入凡尘,十万年后,没想到又一次栽到了你手上,不过此番我新仇旧怨和你一起算,你可知,噬魂塔的十大魔王都是被我亲手所杀,也是,告诉了天神,高阶魔兵的弱点。”

    他脸上泛起诡异的笑,途生的记忆恢复了,在太一玄君操控他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帮他恢复了记忆。

    只是途生没想到,十万年前的羽川殿下如今会沦落成魔,虽说他自己的处境也很可怜,但知道邪予尘的处境后,心里便十分痛快。当初一把炽魂剑就能讨伐三界众生的羽川殿下,今时今日活的不如一条狗,东躲西藏,甚至来到了这种暗无天日,不是人待的㘳冥城。

    邪予尘要储蓄兵力和天庭抗衡,可现在,他和太一玄君联手杀了十大魔王,将邪予尘所有的心思都付诸东流了。

    寒风凛冽,如利刃划过心头,邪予尘的心在绞痛,当初,他留途生一命,其一是为了留着他日后加强黛长安的魔心,其二便是因为当初在天墓途生不愿对付黛长安,所以,邪予尘多少是有点欣赏他的。

    在之后,知道他是无量音佛还容他,是因为十万年的惩罚在邪予尘看来已经够了,是他对途生生出了怜悯之心,但万万没想到,最后却是途生搅乱了他的所有计划,而恢复了记忆的途生还在推卸责任,拒不承认当年自己的罪过,从段末手中夺过长鞭时,邪予尘火红色的眸子里有悲悯亦有绝望。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