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钥之旅 > 第268章 不吃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意识到这,玥隐隐不安。

    霆霓加快步伐,到果月宫补给后马上出发,他会让一切顺利的。

    步调一下紧张,大白驹识相配合。

    这两人的默契,他自是比不上,所以气氛瞬间凝固的原因,他听不懂,自然看不懂,但肯定和他有关,和小白驹有关?

    不一会,玥忍耐不住。

    “你说殴打这家伙能让白驹醒过来吗?”

    “估计不行,重击可以尝试。”霆霓不留情的提议。

    大白驹感到脖子一紧,这两人……竟然在本人面前肆无忌惮的说,是瞧不起他?

    重击——

    之前交手也知道了,小打小闹的,白驹以为自己在做梦而已,她是能用一些旁门左道困住大白驹,但小白驹依旧活动自如,白驹大不了做着他的噩梦继续睡。

    “你自己说的,他们的行动一致,动机不一,虽然都是白驹同时又是相对独立的个体,思维方式不一样。”那处事也不一样。

    万一重击弄不醒白驹,反而会拖慢他们的脚步,白费了力气。

    “怎么会有那种的事情,太狡猾了!”她撇撇嘴,竟用这种方法躲过她的“眼睛”。

    “马上就到果月宫了,若你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就休息一下。”省得关键时刻各种矫情。

    霆霓现在的脑袋也是一团糟的,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被人类小孩一分析,似乎变得很复杂。

    这白驹比表面看得来得复杂多了,晷景和云翳知道吗?

    什么嘛!这么一说,她打了和哈欠,是有点困了。

    “呦,算你走运。”趴下前,玥指着大白驹。

    这有什么的?松了口气之余,大白驹回忆起之前被一个人类小孩打败,还被她识破在装睡,一个小孩子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

    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人,连心镜清明的云翳公主也看得不如她多。

    巫女能看见内心,所以亦能看见他们之间的差异,杀她的目的——原来是那个意思。

    他从来没有想过,三者之间除了外型外,有着迥然不同的差别。

    人类小孩为难云翳公主,提出要她离开“光”这种无稽的要求,他觉得这人类小孩很莫名其面,她会妨碍“光”的安宁,想给点教训,于是向小白驹说出自己的想法,小白驹没有反对,至于白驹,他则什么都不会知道。

    他以为只是这样,而事实是从人类小孩脖子飞溅出来的鲜血,会溅到三个方向被染成三种不同的颜色,可能吗?

    他们真正的动机跟他的是不一样?

    若分离出相同的个体就没有意义,他们是白驹的阴暗面,与白天的白驹相驳的一面。

    这都能理解,但似乎理性却不是那么的容易接受,的确有好好坐下来谈谈的必要。

    大白驹抬起头,即看见迅走的霆霓和竟然发出鼾声的人类小孩,不觉笑了。

    笑什么?

    因为霆霓殿下说他们是独立的个体。

    独立的个体吗?

    若如人类小孩的那套人界的说法,和原人格走极端,人格分裂,正常人不会那样的。

    可是他们却说他是独立的个体,有不一样的想法。

    她还会问他的“想法”。

    难道他们不会觉得他很另类,是怪物?

    那是他的秘密,不能和别人分享的秘密,正如他是注定不被认同的存在般。

    而人类小孩只是觉得很有趣,甚至认为那是一种能力,别人做不到的能耐而已。

    虽然,他只有在白驹睡着的时候才能出现。

    或者只是为了减轻白驹的痛苦,他们的存在如此而已。

    而现在,他知道了可能不仅仅如此。

    “出了这条洞道就是果月宫的侧殿。”

    霆霓话刚落,从洞口那边迎面一股热风。

    太阳正在低点浮现,天已经亮了。

    ——这是什么妖风?

    语蛙突然从霆霓的影子伸出脑袋。

    大白驹吓了一跳。

    “人类小孩还没有把你召回去?”霆霓也吓到了。

    语蛙抱着玥的腿。

    ——我还不想回去。现在还不能回去,霆霓殿下表明立场了,若殿下对玥小姐下手,作为魔兽的我定将誓死保护。

    原来如此。

    作为兽?

    霆霓瞟一眼他的影子。

    “你们也一样?”

    影子里一阵沉默。

    ——如果是玥小姐要求的话。

    狮鹫首先发出声明。

    ——对一个小女孩下手,我们都看错你了霆霓。

    ——难怪那时候他的心跳那么奇怪。

    ——竟然趁人之危,想不到霆霓是那种人。

    魔兽们又在开始吭他的坏话。

    反了!

    具体原因,它们不也是知道的!那时,那时它们也没有现身保护他……

    ——不过,我的情况不一样,霖是巫女的契约者。而那一切只发生在玥小姐向你们发出求救信号,而她通常不会那样做的,所以霆霓殿下的魔兽们,你们还是洗洗睡,不要得罪你们原雇主。

    语蛙语重心长的道。

    魔兽们总算安静下来,语蛙说的是,霆霓无法成为巫女的契约者,这是玥的痛,也是它们的痛。

    ——或者我们该协助把玥小姐给……

    影子彻底安静了!

    这个时候觉醒也太晚了。

    霆霓无所谓的耸耸肩。

    真蠢!

    人类小孩也自嘲过,把两个对它们来说看似等同却非可同日而语的东西,却早在潜意识作出了选择的……

    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就会往天平的一边倾斜,然后做出背叛一方的行为!

    咕——

    霆霓感到背脊一震,睡着了也会肚子饿?

    “知道厨房的方向吗?”

    “是!”大白驹马上跳到前面带路。

    走出洞道,他们随即进入树林,被又闷又湿的暖空气包围。

    果月宫地处海拔较高,也是迎风坡,雨水较为充沛。

    而这里特殊的地理构造使湿气困在山里,经地底涌上来的热量加温后,形成又闷又湿的暖气让人极不舒适。

    “前面就是侧殿。”大白驹指指绿叶中伸出的红一角,“那边升起了炊烟,殿卫就在附近,我们……”

    霆霓抓抓后背——她已经跑了。

    大白驹只听到树木间摩擦声,人类小孩一下融入其中不见了,简直像林中的野兽般。

    “她怎么做到的?”动作非常纯熟,林中的兽也不避忌她。

    “听说她是被野生动物养大的。”

    咦?真的?

    大白驹大吃一惊。

    瞄准时机,殿卫前脚刚走,玥即跳进厨房。

    肉骨汤正在熬制,灶头边上有番茄,蘑菇,不知名的各种颜色的蔬菜,还有肉、蛋,和揉好的面团。

    这个可以做点……

    “喂,随便吃点就好了。”霆霓警告。

    不!

    热腾腾的汤面,不只有在天冷的时候好吃,在闷热的天气中别有一番风味。

    “大白,你来把面捏成一块一块,一片指甲那么大,我来烧水,霆霓,你要碍事的话去找水囊和干粮。”她围上围裙就动起手来。

    霆霓转身,他当然要那么做。

    十五分钟之后,三碗冒着烟雾的杂锦汤面端上桌面。

    “这是烩面。”霆霓嗅了一口,肚子立即有了反应。

    “魔族,你知道得太多了。来,赶紧趁热吃!”吃完这顿可能得回人界才能吃到了。

    霆霓坐下,先勺了一口汤送进嘴里。

    烩面的精髓在于汤,这肉骨熬成的汤正属上品,人类小孩不假思索的啥都放点进去,看得他心惊胆跳,她不挑吃,因为任何新鲜东西都要放进嘴里尝试,但似乎不妨碍她舌头的挑剔,小孩子的味蕾也比较灵敏。

    味道之于他有点偏淡,却能尝试到各种的食材的鲜。

    大白驹来回看着霆霓优雅地快速进食,人类小孩毫无仪态的大快朵颐,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经的盯着面前花花绿绿的面,没有动手。

    “怎么了,你不吃?”

    “一般来说,睡着的时候是不用吃东西的。”他没有那种欲望。

    “从来没有吃过?”玥惊讶地再问。

    大白驹摇头。

    “看着食物也没有食指大动?一点食欲都没有?”玥把碗往他跟前推进。

    大白驹推开面。

    是吗?

    “这种态度和坚持很令人欣赏,这世间的东西一旦尝过了就像中毒一样。”她笑,笑得诡异。

    毒?

    霆霓看着空空的碗,连汤汁都勺干净了。

    “那好,我帮你解决了。”玥义无反顾的站起。

    “分我一半。”霆霓赶在她之前夺过大白驹的面碗,一个劲往自己的碗里倒。

    “是谁要随便吃的,你去把干粮随便吃就好了。”啊——快没了。

    “不吃白不吃。”虽然这烩面做得一点都不地道,但汤好,食材新鲜,怎么做味道也不差。

    “好吃就直说。”

    “哈提的厨艺很差劲吧。”这是第一次看到她下厨,她连他做的都能毫不犹豫吃下去,而且旅程途中从来不沾油烟,还以为她不挑嘴也不会做。

    “对!”差劲透顶!吃他煮的东西简直是遭罪,“你知道吗?他连白米饭都做不好,那到底有多难呢?”

    的确,他连烧个水也能干锅。。

    “他来过了?”刚碰上那会,他嗅到了那股浓浓的臭狼味,还有她短发里的白色长毛。

    “心虚了?”霆霓说的那番话应该让哈提亲耳听听,看他把重要的女儿托付给一个心怀不轨的魔族!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