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天门谣志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死亡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月上柳梢头,观月楼再次客满为患,施夷光在队长和白九的帮助下,换上一身简便的男装,戴着高大的斗篷溜出了观月楼,上了一辆新到不久的马车。

    狄凡也在马车里,穿着干练的绣蟒衣袍,腰间配着狮头长剑,颇有些卖相。这小子好好打扮起来还真挺不错的,这要是长大了,肯定也是个风流佳公子。

    狄凡仔细瞅了瞅施夷光,确定不是冒牌的,顿时咧开嘴笑了:“你还真来了,你可真够义气,为了两个萍水相逢的朋友,就和我这个出了名的浪荡子私奔了。”

    “什么私奔了,谁和你私奔了。”施夷光没好气的道:“少贫嘴。”

    “你胆子还真够大的,就不怕我是骗你的,这边才把你拐走,转头就把你卖给其他的教坊司,或者拽过府里当小妾!”狄凡笑嘻嘻的问。

    “哼,哼!”施夷光不屑的冷哼,指了指身后两个貌不惊人的‘侍卫’,充满底气的道:“知道这两位是谁不?妈妈配给我的武林高手,一个能打千八百。”

    “这位是混元霹雳手独孤求败,一套龙象波若功,能生撕虎豹,锤死大象。这位玉面郎君更厉害,精通各种武林绝学,什么碧海潮音功,黯然销魂掌啊,随手就能打出来。”

    “就你这小细胳膊小腿,他俩吹口气都能把你给整残喽。”施夷光虚张声势的满嘴炮火车。

    “这么厉害的吗,武林高手?”狄凡配合着惊奇异常。

    施夷光哼哼两声,回头看了眼易容的白九和队长,稍稍安定些。有这两位大佬保驾护航,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的吧。

    马车先是沿着皇城道走,直行了大半柱香功夫才上了朱雀大道,背着皇城朱雀门往长安城门方向南边正门驱使,又是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靖善坊,旁边的是靖安坊,南边的是兰陵坊,西边的是崇业坊,看,崇业坊里面围墙最长,门房最高的就是我家。”狄凡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正和小伙伴炫耀自家的好东西。

    “嗯嗯嗯。”施夷光应和,心里却不以为意,这最高不过三层的宅子很豪气吗?那学院地下几百层的蜂巢该算什么?

    不是她施夷光夸海口,就是把这长安最豪华的皇宫拎出来,也并不是蜂巢十分之一的庞然规模,两边世界的生产力完全不成正比的呀。

    施夷光从帘子露出的小缝隙往外望。

    “大牢在哪边?”

    “地牢入口在靖善坊,不过地牢的主体部分不仅仅是靖善坊,大概还需要延伸到下面的靖安坊。”狄凡指了指远处的一片宅子道:“那边就是靖安坊。”

    “地牢很大吗?”施夷光疑惑的询问。

    “如果只是钦天监的私牢的话不算大,应该只有二百五十间,不过这边可不止钦天监的私牢。这片地下很多地牢,有大理寺的,有天师府的,还有京兆府的,刑部暂押的,甚至还有些内廷牢里装不下转过来的。”

    施夷光认真听这,而她后面的队长和白九学长低着头,面无表情,似乎地牢什么模样与他们无关。可施夷光清楚的很,这两个肯定是装的,实际上耳朵怕是早就竖起来了。

    “各司的监牢都是分开的,陛下只将钦天监的监牢分给了我家管,所以我们只能去钦天监的地牢。你们待会可要跟紧了我,前往不要乱跑,如果跑进其他区域的监牢里。不要说你们,就是我都要倒大霉的。”狄凡认真的嘱咐道。

    “哦哦哦,不乱跑。”施夷光答应的很干脆:“不要你交代,我都会紧跟着你的。”施夷光怂怂的道。

    “知道就好!”狄凡点头,随即带头跳下马车。施夷光以及身后的两个‘保镖’也跟着跳下来。

    跟着狄凡走进一间大宅子,又七拐八拐才算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三四米长宽高的铁笼子,被粗粗的铁链挂在滑轮上,铁笼下面黑蒙蒙中隐隐有火光。

    “居然有电梯!”施夷光立马认出这铁笼子的用途。

    “何为电梯?”狄凡疑惑的问,接着又指着铁笼子道:“此为马梯,可以送我们去钦天监监牢所在的第五层。”

    “哦哦哦。”施夷光了然,心想这恐怕是马力拉动的。

    狄凡带头走进去,施夷光和两个‘保镖’也跟上去。狄凡抓着旁边的铁铃铛摇了五下,这大铁笼子就缓缓的下降。周围的火光顿时暗下来,周围氛围也逐渐凝重。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有些什么施夷光不知道,只觉得里面不是好地方,马梯都没停留,就有淡淡的血腥味和腐臭味弥漫开来,搞得施夷光忍不住捂了捂鼻子。

    从第四层开始,这地下监牢就有些与众不同了,前三层监牢之间相隔不过半米宽的土层,可第三层和第四层之间却隔了足足七八米的人造土层。

    第四层给人的感觉和前三层相去甚远,一改之前的血腥昏暗,匆匆一瞥之下,施夷光就看见第四层走道上镶嵌了一枚枚蓝色的夜明珠,让那条走廊萦照在一片蓝色的光晕中。像是置身于蔚蓝的海底世界。

    “这是天师府的监牢,没有天师府天师们的手谕或者皇帝陛下的诏令,谁都不准进去的,便是我老子也不能,擅自踏足的话,轻则罚俸削官,重则满门抄斩。”

    “原来是天师府的啊。”施夷光心中依然有了些明了。

    天师府,钦天监、神武军,作为大唐的官方血裔组织,神秘程度自然非常高,不是一般权贵能接触到的,按照大唐对血裔的遮掩程度来看,恐怕只有帝国最上层的那些人才有资格知道。

    狄凡的老子虽是当朝国公爷,还有着一品的官爵,可说到底还只是个承蒙祖荫的二世祖,根本挤不进大唐权力的中心,自然不太可能了解天师府。

    不过话说回来,这钦天监到底搞什么鬼,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宣布破产了呢,而且就算是破产,大唐的皇帝怎么会把这样一个神秘势力监牢的审核交接任务发给一对‘街溜子父子呢’。

    真是让人费解。

    马梯又往下十来米,终于到了,这是一条黝黑的走廊,墙壁上镶嵌着一种白色的矿石,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马梯才停稳,外面守着的几个铁甲卫士就贴上来了,恭敬的对着狄凡拱手道:“二少爷,小公爷吩咐属下跟着您,并且把每一位人犯的处置结果递呈送于他过目。”

    狄凡招呼施夷光走出马梯,扫了眼旁边的甲士,皱眉的道:“这不是我爹从陛下手里得来的差事吗,怎么我大哥也插手进来了?”

    “回禀二少爷,其实这件差事朝廷本就是想交给小公爷处置的,只是因为小公爷身子弱,受不起劳累,这才转托给了国公爷。”那甲士恭敬的回禀。

    “哦,是这样啊。”狄凡了然,伸手往前指了指道:“我知道了,你在前面带路吧。”

    “是。”那甲士点头,在头前带路。

    狄凡跟在后面,施夷光,队长大大,白九学长跟在后面。

    不知为何,狄凡一改前面的嬉皮笑脸,竟然沉默不语起来,只是跟着那甲士往前走,一路上小半盏茶的功夫,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的。

    一路上,除了嗒嗒的脚步声,就是一行人若有若无的喘息声,这让施夷光很不舒服,提防着周围,生怕狄凡突然跳狼,反手过来就对他们动手。

    施夷光偷看了一下队长和白九学长,发现他俩神情也有些严肃,似乎也不太相信狄凡。

    又沿着青石走道前行了一阵,狄凡终于打破了平静,随口的问道:“我大哥的病情如何了?”

    “启禀二少爷,小公爷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最近胃口也好了很多,甚至能下床绕着花园走几圈了。”

    “能下床了?”狄凡闻言脸色反而难看了些,沉声的说道:“是他让你对我这么说的?他那个身体,不死都已经是万幸,怎么可能下得了床。”

    那甲士不再说话,似乎是默认了狄凡的猜测。

    “他到底怎么样了?”狄凡又问道:“你给我老实说。”

    那甲士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无奈的道:“小公爷的情况没有恶化,一天十二个时辰,还是要睡八九个时辰的,就算是醒了,也多是混混沌沌。”

    狄凡又沉默了好久,才缓缓的叹了口气。

    施夷光一直竖着耳朵听着狄凡和那甲士的对话,心里好一阵意外,听他们的意思,这狄凡居然有个哥哥,好像还是个病秧子,整天就知道睡觉的那种。

    这样的病秧子居然是要承袭怀国公爵位的小公爷。这就很古怪,要知道施夷光可是见过狄凡和怀国公关系的,那简直比‘父慈子孝’,一起逛青楼铁哥们。

    就这么得自己老子欢心的狄凡,居然不是小公爷,而是一个病秧子。

    这怀国公家里有故事啊。、

    施夷光脑补的厉害,不经意突然撞到了前面队长的后背,一探头,这才发现通道到了尽头,眼前是一门刻画着古怪纹络的厚重石门。

    狄凡取出一枚铭刻着地动仪模样的令牌,摁在了石门对应的凹槽中,那石门缓缓的打开,随即映入施夷光眼帘的,便是十几个铁甲罩身的重甲兵,他们身后是被紫金色栏杆分隔的牢房,牢房里关着一个个身穿白色囚衣的人犯。

    钦天监的大牢,真的就这么简简单单混了进来,施夷光有些恍惚。

    “把花名册拿过来。”狄凡吩咐道。

    有个重甲兵赶紧双手碰上了一卷蓝色的账簿。

    “你自己找吧。”狄凡把账簿递给了施夷光。

    施夷光受宠若惊,赶紧捧着账簿,一排排的寻找人名,同时隐秘的用斗笠下的针孔摄像机把账簿的信息拍摄下来,传给后面的队长和白九。

    翻了几页,施夷光终于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轩辕昊。”是稷下学院这五年期里面踊跃出来的天才,虽然只是大一的小学弟,可实力厉害的很。

    东白九,西昊天,南柳刑,北轻语,中张三清,稷下最近几届脱颖而出的天骄。其中的西昊天,就是指的这个轩辕昊,施夷光见过他打架,轻松的打翻了她大一学期的刀法课代表。

    施夷光身后的两位保镖之一的白九学长,就是五尊中的东白九。

    继续往下翻,结果又找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名字,女娲轻语,五尊中的北轻语。

    不过与轩辕昊不同,女娲轻语的名字后面被用红笔画了一个小小的×。

    “这怎么有个×!”施夷光疑惑的问道。

    “被红笔勾画的,为受刑之后死掉的。”旁边的重甲兵平静的解释道。

    “死掉了?”施夷光瞬间愣在原地。

    女娲轻语,大一小学妹,觉醒的契约是五十几名的【苏妲己】,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联欢晚会中最耀眼的女孩,无数学弟学长的女神。施夷光现在脑海里还有她蓝衣飘飘,咯咯咯掩嘴笑模样。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就因为翻到了一个名字,就没了呢。

    施夷光瞬间体悟到,原来死亡离她真的好近。

    施夷光又往后翻,却发现后面还有好多红钩,有好几个都是她有印象的,是从九州来的血裔世家传人们,一个个列在那里,名字醒目异常。

    施夷光继续往下翻,终于在账簿的最后翻到了她想找的两个人命。

    “张三清,戒色。”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