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我得到了很多天赋 > 第八章当皇帝?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作为整个秦国名义上的主人,以及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江继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迎接天使的主角。

    午时刚过,当天使距离阳翟城不过十里的消息传来,以江继为首的诸多秦国权贵当即乘车出了阳翟城。

    江继独自一人安然的坐在宽大的车厢之中,放眼望去。

    只见八个手执旌旗的步卒雄赳赳的位于车队最前方开路,立着大斧,战戟的战车肃穆相随,鼓吹车在其后,其上有乐者跪坐在车上演奏,以壮威仪。

    在其后四辆坐着秦王宫之中的诸如少府等官吏的吏车,其上的官吏个个庄严严肃,身着宽大的黑色官服,腰间配着宝剑,一看就威武不凡。

    吏车后面则是江继的座驾,也就是主车,车上竖立着高大的黑色车盖,车两侧被涂成金色,车之前后各有八个雄壮威武的骑兵护卫。

    主车前面拉车的是六匹好似一团团火云一样的火云马。

    火云马也属于异兽,能够喷吐火焰,奔跑时四蹄如踏火焰,整体如同一团火云,因此得名,属于珍稀的名马,江继这六匹还是当今天子赐予的。

    主车后面则又是两辆吏车,里面也是秦王宫之中的各种小吏,最后的车辆之上则是一些侍从。

    在车队的最后面,则是一小队骑兵。

    不仅是江继,其他人按照身份的不同,也有着规模大小不一的车队,如此多的车队浩浩荡荡的一起出城,显得极为热闹,吸引了不少百姓的注意。

    此次来的天使为九卿之一的廷尉的属官——廷尉正。

    廷尉为大宇帝国最高的司法审判机构的主官,遵照皇帝的旨意修订法律,汇总全国断狱数,负责诏狱。

    若有大臣犯罪,皆由其审理,甚至如果州郡发生重大案件,也会派遣隶属于廷尉的吏员前往协助、监督办理。

    而秦王遭人谋害致重伤无疑是重大案件,再加上当今天子的重视,于是此次来的是在廷尉这一系之中仅次于廷尉的廷尉正。

    廷尉正秩仅千石,比起江继的诸侯王身份无疑要低上很多,不过此次他代表的是朝廷,是天子,因此即使江继也必须出迎。

    当然,也不用出迎太远,三五里即可。

    很快江继就看到了属于廷尉正的车队,由于是代表天子,车队几可与江继的车队相媲美。

    而对方显然也发现了江继等人。

    双方快速接近,然后都停了下来。

    江继主动下了车,走到队伍最前面,而其他人如陈磊、郭渠等人,也是按照身份高低跟在江继身后。

    片刻之后,江继便与廷尉正相见。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左右的美男子,五官有如刀削,显得十分硬朗,再加上挺拔且高挑的身形,还有身处廷尉正这个位置养出的气势,整个人都如同庙宇之中的神像一般,庄严而又大气,带着几分冷硬,看起来似乎不太好接触。

    “见过秦王。”

    廷尉正魏云恭敬的朝江继见礼,不过由于此时他代表的身份,却是没有行跪拜大礼。

    江继亦是还礼:“廷尉正辛苦了,这一路行来,舟车劳顿,不如先随孤回宫休息片刻,待晚些孤为你接风洗尘?”

    “多谢秦王殿下好意,云感激涕零,只是职责所在,恕云只能心领,云只想尽快了解案情,查清楚意图谋害秦王殿下的贼人,不负天子信任。”

    魏云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冷硬的语气更是让一众人感觉有些不适。

    不过江继却没有在意,面对诸多权势更在自己之上的人物还敢如此说话,要么是背景深厚的脑残,要么是有真本事,一心为公,但不屑于交际的才华横溢之辈。

    魏云如此年纪就能成为廷尉府里的二把手,而且深受廷尉信赖,显然不是那种只有背景的狂妄自大的脑残,所以只能是有真本事的人。

    对于真有本事的人,有些个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江继也能够容忍。

    江继赞道:“廷尉正能够如此尽心尽责,实在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是孤唐突了,来人,待回城之后,将案情所有相关之文书送到邮置交给廷尉正。”

    “同时带上美食美酒,给廷尉正果腹。”

    眼见魏云张口欲言,江继又道:“廷尉正不想耽搁公务,孤理解,孤刚才所说并不耽搁廷尉正办公,既然如此,莫非廷尉正是看不起孤,不愿受孤之好意?”

    魏云见江继脸色似乎带着几分怒色,他终究不是一点不通人情世故的钢铁憨憨,连忙说道:“云不敢,秦王殿下好意,云收下了。”

    江继这才转怒为喜,上前一步握住魏云的手臂:“走,一同乘孤的车回城。”

    “这……”

    魏云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继续挣扎,随着江继往前走。

    再跟其他人见过礼之后,魏云才跟着江继上了车。

    他对于江继的胸怀还是很佩服的,刚才他如此冷硬的态度,换作是其他人就算表面上笑嘻嘻,心中不定在怎么咒骂他。

    而江继不仅没有在意,还要在不耽误他的情况宴请他,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除了那些老家伙之外,他还是首次遇到这样的年轻人。

    这秦王真人比来之前所收集的资料之中的要强的太多,不仅是心胸、城府,还有修为。

    刚才江继握住他的手臂的时候,魏云下意识的反击了,他本来还惊了一下,怕自己伤到江继,但是他的力量触碰到江继之后,就如同泥牛入海,没有一点波澜。

    由此魏云察觉到江继的修为实力不凡,最少也不在他之下。

    而事实上江继的实力确实不逊色魏云,不过刚才魏云的攻击是被《归墟不灭体》形成的护体气劲自动磨灭的,江继根本没有刻意去化解,论实际修为,江继比起魏云还要差一些。

    当然这只是指修为,战斗力方面江继可以完爆魏云。

    车内,在江继有意的引导下,两人聊了起来,从风土人情到奇闻异事,无所不包。

    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魏云在讲,江继在听,毕竟原身见识不足,谈学识江继还能以自身的底蕴与其交谈,见识则受限于原身的见闻。

    “秦王殿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您的学识云都自愧不如,不过对于实际的风土人情,百姓的具体情况,殿下却一知半解,如此如何能治理一国?”

    “孤又不需要治理国家,了解这些又有何用?”

    魏云意有所指:“现在不用,以后未必不会用上,有备方才能无患。”

    当皇帝吗?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江继心中暗暗想着,面上却依然如旧,只是说道:“廷尉正所言甚是,孤受教了。”

    顶点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