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蚁的世界 > 第158章 奇怪的呼唤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火焰在桥梁上延烧,无数挣扎的身影很快被火光吞没,蚂蚁的身体被鲜艳的火舌一舔,便迅速佝偻成小小的一团死去。

    很快,绳桥就在一声不堪重负的“嘎啦”中,断作两截,把上面的尸骸拋入了水中。

    残余的绳桥还在燃烧,除了落入水中的一小节被冲向下游,其他的部分都很易燃,又有油脂加持,很快燃尽只剩一些灰烬

    这一切都在短短不到一分钟内发生,两岸的蚂蚁都惊呆了,一时间寂静无声,只余流水涛涛。

    就连空中的寄生飞虫和飞骑士们,都自觉离开了这一区域,避开那些上升的灼热气流和火星。

    朱爵此时在会议室里,很快接到了现场的信息包,是靠近现场的指挥官发来的。桥上的惨剧、北岸蚂蚁由此彻底溃乱的景象都生动的展现,朱爵默然无语,其他指挥官也都陷入沉寂。

    很快,由鹅卵石电报线传来了新的信息,这是“黑炭”大王愤怒的质问——黑火蚁军的指挥官们都以为是朱爵背信弃义提前下令烧断了桥梁。

    朱爵断然予以否认,虽然他也没有证据,负责点火的小队长已经在爆炸中死了,小队成员也或死或伤,亲历的伤者也不知道被送去哪里去了,一时间找不到蚁证。

    也就是很少有蚂蚁撒谎,朱爵的否认才暂时安抚住黑火蚁军指挥官们,依旧愤怒的他们还是希望能营救北岸的同胞,要求出动神使王军团的空军。

    朱爵想要拒绝,他的坏运气时不时会发作,今天似乎又是运气不好的一天,他有所感觉,实在不敢动用自己宝贵的空军力量。

    更何况此时空中并不安全,飞骑士们还在与越来越多的寄生飞虫缠斗,空中东一小群、北一小群的全是双方的空中力量在纠缠不休。

    寄生飞虫们已经学乖了,以小规模部队在防空炮射程外出没,时不时俯冲威胁地面上那些在防空网庇护外的蚂蚁,让飞骑士们也不得不分散成小群,追击那些寄生飞虫。

    双方的空战强度不大,但到处都是飞动的身影,整个空中哪里都说不上安全,缺乏自保能力的空中运输力量根本无法起飞。

    朱爵心里也觉得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千多只黑火蚁族民让空军去冒险,只是目前黑火蚁们情绪不稳定,不宜直接拒绝。

    好在,很快寄生大军给了他充足的理由!

    一群数百只寄生美洲大蠊驮着上千只寄生蚂蚁战士钻出草丛,抵达黑溪北岸,迅速对正沿着溪岸漫无目的徘徊的黑火蚁残军展开屠杀。

    黑火蚁残军的指挥官已经彻底失去抵抗意志,普通蚂蚁战士也由于精疲力尽、缺少指挥,又在刚才的烈火焚桥中受到经验,抵抗孱弱。

    黑溪南岸的部分炮兵阵地射程足以够到北岸,在朱爵的命令下,倒是轮番放炮,声势挺大,算是尽到了掩护的责任,也对黑火蚁一族有了交代。

    寄生部队数量不多,都是些速度极快的寄生美洲大蠊和寄生细足捷蚁等生物,火炮能否命中基本全靠蒙,炮兵也没投入全力,导致火力密度也不足,根本不足以遏制敌军的屠杀。

    没过多久,北岸敢于抵抗的的黑火蚁军残兵就被屠杀一空,剩下的呆滞的留在原地,已经被寄生,并且很快就被寄生蚂蚁们拦腰抱走,加入到了敌军阵营。

    北岸的黑火蚁残军就此全军覆没,留下了溪流边一地的尸体,有的浮在水面上,随着起伏的溪水不断北推向岸边,又不断被卷回去。

    这不过是黑溪防线接下来激烈攻防战的开端……

    ————

    当天下午时分,寄生大军的主力抵达了黑溪北岸。

    一些寄生步木蚂蚁开始沿着黑溪侦查,试图寻找可以涉渡的地点。这些地方联军早就已经清理了,原先的绳桥或简易木桥已经全都无存,没有可以直接渡溪之处。

    在炮兵不断的拦阻射击下,寄生斥候们丢下了数百具尸体,只在南岸的中部要塞群对面找到一处相对合适的地点。

    这里正是原先浮桥所在的地方,溪流中有几块大的岩石,岩石间距离很近,简单架上树枝就可以通过。

    这里也是黑溪防线上最容易北突破的敌方,所以联军兵力最集中的中部要塞群就建在此地,以蚁为城,弥补地形上的不足。

    天色已晚,寄生大军没有发动攻势,而是在北岸构建了营地,数十万寄生大军的营地与文明蚁族联军中部要塞群隔着黑溪遥遥相对。

    当天傍晚,朱爵在联席会议室里召开了战前动员会,除了还没抵达的毛林蚁和举腹蚁指挥官代表,其他蚂蚁都出席了。

    朱爵就今天的事情安抚了一番黑火蚁一族,提供了当事蚂蚁的信息包,表示这只是个意外。

    他能感觉到,黑火蚁一族情绪有些低落,虽然是巧合,但信奉火神传承的他们似乎将烈焰焚桥当成了不好的神谕。

    受此影响,其他各族也有些低迷。

    朱爵只能在会上给各族打气,同时寻思要通过什么手段来提振一下盟军的士气。这一次联军中其他蚁族总兵力不少,是朱爵麾下的重要力量,不能听任其陷入低迷之中。

    ————

    当天夜里,朱爵和神使王军团的各高级指挥官又开了会,直到大约11点来钟才回到临时寝宫睡下。

    这里地下略显潮湿,带着一股泥土的湿腥气,让他想起了同样有这种味道的故土的[临水城]地下。以前在[临水城]他可是住在干燥的树洞里,地下都是养殖场。如今他终于享受到了黄粉虫们当初的待遇…

    带着这样的联想,多日来殚精竭虑的朱爵疲惫的睡去。

    他的复眼是没有眼睑无法闭合的,可是眼中的闪动的神采消失了,这表明他已经睡熟了。

    突然,他眼中的神采又开始流淌,这不是清醒状态下那种有意识的神采,而是混沌混乱的,像是这具身体的主蚁在做梦。

    此时,在朱爵的意识里,他正听到一阵一阵奇怪的呼唤,不是声音,而是直达意志的呼唤信息!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