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天师之巅 > 第一卷 第163章 罪名:弑师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翌日,苍鸾神国的特使如期而至,流光剑宗也是盛情款待。

    “高特使远道而来,令我流光剑宗蓬荜生辉,来,我提议大家敬高特使一杯。”秦卓禹高举酒杯朗声说道。

    “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是带着皇命罢了,算不得什么,倒是秦兄的招待无微不至,令高某不胜感激。”高特使客气的说道。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

    高特使突然站起来,端着酒杯问道,“不知皇上的提议,南宗主考虑的如何了?”

    南尘坐在上位,一言不发,只是微笑。

    秦卓禹见状,起身接过话茬道,“高特使,我流光剑宗虽然不是什么大宗门,但之所以还能立足,且不畏惧其他大宗大派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有流光御剑诀这样威震云河域的一门绝学,只是我等学艺不精,没有将这门绝学发扬光大,才让旁人有了误会,认为我流光剑宗日渐衰败。”

    “你什么意思?”高特使不悦问道。

    “高特使切勿动怒,我只是实话实说,流光御剑诀对于宗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要用它换取宗门的安定,我想宗门上下鲜少有人会同意,所以,还请高特使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秦卓禹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

    “放肆!高抬贵手这话你不用跟我说,你若想说,我可以带着你去面圣,到时候看你有没有胆子说!”高特使将手中酒杯怒砸在地上道,“南宗主,我此次前来,便是给你下最后通碟。”

    “哦?说来听听!”南尘坐在上座一脸怡然自得的说道。

    “五日!五日内若不交出流光御剑诀,你们就等着灭门吧!”高特使言罢,拂袖而去。

    “高特使!高特使!”秦卓禹高呼两声,见高特使没有驻足,一脸幽怨的看着南尘道,“师父,这样不太好吧,说不定还有回旋的余地。”

    “哼!”南尘冷哼道,“他一个特使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即便是皇上在我面前,也得礼让三分!他自己走了也好,省的一会我还得出手赶人!”

    言罢,南尘也离席而去。

    待南尘离去,秦卓禹低语道,“我去追高特使,看看有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我也去!”米珞也自告奋勇的起身道。

    其他师兄弟见状,不知该不该走,原地坐着喝闷酒,林天起身道,“来,难得好酒好菜,大家高兴点。”

    众人这才又恢复了推杯换盏的样子。

    林峰玉长了个心眼,悄然离席。

    出门后,顺着廊道,一路追到前院,才发现秦卓禹、米珞和高特使三人在亭子中有说有笑。

    林峰玉本想靠近一些,听听他们说了些什么,可还未等他靠近,几人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互相行礼拜别,待林峰玉到能接近的最近距离时,高特使早已离开了。

    “师兄,你已经决定了么?”米珞问道。

    “当然,只是要牺牲一下你。”秦卓禹抚摸着米珞的脸颊道。

    “为了师兄的大业,这点牺牲算什么,只是……”米珞犹豫了一下道,“不知道日后师兄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师兄胸怀天下,又岂会计较这点小事。”

    “嗯!”米珞用力的点点头,和秦卓禹相拥在一起。

    林峰玉见到这一切,一气之下离开了。

    翌日,南尘唤林峰玉来到房内,交给了他一份竹简道,“这便是流光剑宗的流光御剑诀了,你今日起好好修炼,过不了多久,就需要你一展拳脚。”

    “徒儿明白。”林峰玉接过玉简,却迟迟没有打开。

    “峰儿,可是有什么话想对为师说的么?”南尘见状,问道。

    “师父,为什么传给我,论天赋秦师兄更合适啊。”

    “呵呵呵,峰儿,虽然卓禹的天赋在你之上,但相对于其他人,你俩都是天资纵横的人,不过,卓禹太急于求成,心性还需要再锤炼,日后等你继位宗主,若想传他也可以。”南尘笑道。

    “难道师父就不怕秦师兄心生不满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怕,但也要做选择不是么?无论是祸是福,你接着就是了。”

    “徒儿……明白了。”

    几日后的晚上,林峰玉独自揣摩着心法口诀,无意间,透过窗子,看见窗外的树下有一个婀娜的身影,正端着一坛酒喝着。

    “米珞师姐?”林峰玉下意识的起身想要出门阻拦,走到门口时却又停了下来,打了自己一耳光道,“林峰玉啊林峰玉!你居然还在担心这个贱人!”

    稍微清醒了一点后,又坐回原位继续揣摩心法口诀。

    可感情这种东西,又怎么能轻易左右。

    林峰玉看着米珞一口一口的喝着酒,揪心不已,最终感性还是战胜了理智,冲出门外,一把夺过米珞的酒坛道,“师姐,少喝点酒!”

    米珞醉眼朦胧的看着林峰玉,口中喃喃道,“不要管我,让我喝,让我喝!”

    林峰玉将酒坛摔碎,道,“现在酒没了,不用喝了!”

    “嗝!”米珞打了个酒嗝,吧唧了两下嘴道,“我知道哪有,我再去拿!”

    林峰玉闻言,拦住米珞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要喝这么多的酒?”

    “你不要管我……”米珞轻轻的推开林峰玉。

    “可是你喝这么多,万一……”

    “万一啥?哈哈哈哈,能有啥万一的……”

    “不行,我不允许你喝!”

    “不要管我,我说了不要管我。”

    “今天我就非要管了!”

    “你撒开!”米珞喊叫道,“你算我什么人啊,你管我!”

    “我……”林峰玉一时语塞,但又十分不忍心看着米珞如此,只能牢牢地钳着她的手。

    米珞挣脱了半天,也挣脱不掉,索性靠在一棵树上,不住的叹气。

    “师姐,你怎么了?”林峰玉凑近轻声问道。

    “滚!你们这些负心汉!”

    “负心汉!?”林峰玉心中一凛,道,“难道……”

    话说了一半,才想起自己是偷看到她和秦卓禹的事,于是连忙闭口。

    米珞此时两眼微微圆瞪,但转瞬又恢复了惺忪的醉眼,身体微微一斜靠在林峰玉身上道,“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指着林峰玉的脸道,“只想着得到我,却没有一点的真心实意!哼!”

    此时林峰玉嗅着迷人的香味,脑中早已忘却了当日捉奸的场景,一把攥着米珞的手,在她耳边呢喃,“我不是!师姐,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米珞缓缓抬头,香唇几乎要贴在林峰玉的嘴上,问道,“真的么?”

    林峰玉点头,正要说话,米珞却用如玉雕一般修长的手指抵住林峰玉的嘴,道,“别说话,吻我!”

    四唇相贴,清风拂过,两人你侬我侬,柔情似水。

    第二天正午,林峰玉才缓缓的从大树下醒了过来,身边却早已没有了米珞的身影,内心有些空虚,慢慢起身,整理衣衫,才发现,空虚的不止是内心,扶着腰进入房内沉沉的睡去。

    没过多久,便被一阵匆忙的叫喊声拍醒,顶着惺忪的睡眼道,“师兄,怎么了?”

    来人正是林天,林天大呼道,“不好了!苍鸾军要攻山了!师父叫咱们去大殿,你快起来!”

    “什么?”

    林峰玉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一番,来到大殿,见众人都已到齐,路过米珞时,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心中羞涩万分。

    “人到齐了,师父。”林天向南尘禀报道。

    “好!众弟子听令!苍鸾军既然要犯我流光剑宗,那我们也不必再客气,你们的任务就是守住山门!不求与宗门同生,但求与宗门同死!”南尘朗声喝道。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众人齐声道,声音震耳欲聋。

    苍鸾军与流光剑宗的弟子在山下厮杀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两方都伤亡惨重,苍鸾军甚至已经军心不稳,而流光剑宗这边也不容乐观,弟子死伤过半,宗主南尘也重伤卧床,若不是林峰玉用流光御剑诀屡立奇功,恐怕流光剑宗早已覆灭。

    山外厮杀声震天响,而南尘的卧房内,林峰玉却一步不离的守着南尘。

    “峰儿,今日应该就是决战了吧!”南尘突然开口问道。

    “嗯,不出意外的话,今日便可以击退苍鸾军了。”林峰玉看着山外的战场道。

    “唉……看来天要灭我流光剑宗啊。”

    “师父为何这么说?”

    “苍鸾军虽然死伤惨重,可班师回朝之后只需调整数月,就又可以再来攻山,可剑宗数年都不一定恢复得了元气。”

    “师父莫要难过,我一定会带着流光剑宗走向辉煌的。”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弟子从门外冲进来道,“太师父,师叔,不好了!”

    “怎么了?快说!”林峰玉焦急道。

    “秦师伯和米师叔被苍鸾军生擒了!”那弟子慌忙说道。

    “什么!”林峰玉闻言大怒道,“怎么会这样!”

    “去吧,峰儿!”南尘欣慰一笑道,“今日一战只许胜,不许败!既然卓禹和米珞被擒,那么前线需要你这样一个指挥。”

    “可是师父!我的任务是留在你身边守护你!”林峰玉跪倒在南尘面前道。

    “无妨,去击退他们,我不需要守护!”南尘缓缓起身道。

    林峰玉犹豫不决之时,南尘又开口说道,“难道为师的话不管用了么?”

    “好!师父,我去去就回!”林峰玉最终丢下一句话,同那弟子一同杀向前线。

    林峰玉刚到前线,带领着众人杀入苍鸾军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米珞的身影,怒喝一声,“米珞师姐!我来救你!”

    御剑决在手中收放自如,杀的苍鸾军丢盔弃甲。

    “师弟!”米珞看到林峰玉落在她身边,挑眉一笑道,“小心点!”

    林峰玉点头,又一次杀向苍鸾军。

    两方一只厮杀到傍晚,直到林峰玉取了敌方主将首级,苍鸾军才匆忙撤军。

    “师弟!你立大功了!”林天上来高兴道。

    林峰玉看着撤走的苍鸾军,心中也多了些许安慰。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秦卓禹走过来问道。

    林峰玉解释道,“方才周胜通报,说你和米珞师姐被生擒了,师父让我来营救。”

    “周胜?”秦卓禹托着下巴思忖着。

    米珞这时也来到林峰玉身边道,“我们并没有被擒住啊。”

    林天也纳闷道,“我一直在,秦师兄和米师妹一直在杀敌,我也没看到。”

    “糟了!调虎离山!”秦卓禹大喝一声便朝着南尘的卧房飞奔而去。

    众人也随之跟去。

    林峰玉心中也惴惴不安,跟着大部队回到流光剑宗,可还未进南尘的房门,一众师兄弟便冲出来,拿着剑指着林峰玉,表情个顶个的凶神恶煞。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林峰玉怒喝道,提剑防御。

    “说!”秦卓禹走出房门怒喝道,“你为什么要弑师!”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