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弥天记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他的命,你要不起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修门一声震天哀嚎。

    跟着梵音仰天大喝,运足了周身之力,用力拔起。只听那分筋错骨的断裂之声顺着修门的背脊脊柱传了过来。

    修门惊恐万状,他此时才恍然明白。先前几次背上传来的麻痛根本不是梵音拔下他的狼毫所致,而是她用十指锥扎分割了他的椎间皮肉,拔下狼毫不过是障眼法,让他无关那些“痛痒”。

    就在几次袭击过后,她早就知道,修门全身狼毫密布,骨如精钢,无法一招致命,更伤不到他要害心肺。在她有限的攻击范围内,她唯一能触及到的只有离修门皮肉不深的脊椎骨。

    跟着,她几次扛住修门的狼毫攻击,俯身下去,冲向他的脊背,手起刀落,十指锥扎连续刺进修门骨肉之中,松筋动骨。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伤其一节筋骨,不足以制敌,伤其三节筋骨,不足以致命。唯有拔下他整条脊柱,才能让他再无翻身之力。

    只见梵音以力拔山河之势,一节粗壮如她身形般的白骨,被梵音从修门身体中抽出。修门的哀嚎天崩地裂,夜丧之声再次宣肺而出,震得大地撼动,冰层开裂,梵音骨麻作痛,手臂上的冰甲瞬间分崩离析。

    她死不松手,继续往外拔着,不管修门的毒毫离自己有几分。夜丧之声不停,梵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她再次大喝一声,只见三节煞白脊骨被梵音狂猛拔出。修门庞大的狼躯在冰面上使劲蜷动着,活像一只正在被刮着鳞片的活鱼。

    此时菱都城之内,人们发出鼎沸之声,欲与第五梵音并肩而在。然而修门的垂死夜丧近乎毁天灭地,声浪席卷苍空万里,天空被他的嘶吼声撕出千百道裂纹一般,灵力飞走。所有人的声音也被他盖过,只同鸦叫一般。

    只听第五梵音怒吼之声愤然而起,震耳欲聋。菱都之人无一不睁眼屏息望去。

    “他的命!你要不起!”

    “北唐北冥!”修门残喘之声仍如烈嚎,筋骨抽搐犹如排山倒海之势,震得冰层深裂,“你让我给他填命?”

    “给他填命?他的命,你这条贱命赔不起!他的命,你更要不起!”说罢,梵音铆足最后的力气,用力一撤,修门的五米脊柱骨被她生生一连串拔了出来,血花四射飞溅。

    修门的夜丧登时停止!

    修门浩然大躯轰然倒地,梵音一把把他的脊柱骨抽到了一边,轰的一声砸在了冰面上。她喘着粗气,用手掩着胸口,浑身上下已满是鲜血。

    修门即将幻灭的狼瞳盯着梵音,怨怒道:“第五梵音……”

    “去死吧。”梵音道。

    修门的狼瞳最终涣散了。凄凉的冰面上尽是他的血气腥臭。梵音看着他,久久没有撤回目光,他的强悍让她不能有一丝侥幸,心有余悸。

    许久,梵音离开了那片血腥之地。她用手捂着胸口,闷痛的咳着。一身的冰甲寒冑已经不知在何时褪去了。漆黑的短发再次顺着她的脸颊落了下来。凌厉的五官变回了以往甜美精致的模样。

    她走到空场,仰起头,闭上眼,大口呼吸着。清丽的睫毛上挂着水珠。人们看着她的样子,揪着心,却不敢一言,好像先前的恶战还没有停止。

    半晌,梵音低下头,把手缓缓扶向了自己的腹部。刚才被修门拦腰一咬,虽抗住了那一击,可生疼的感觉久久不能缓解。她低头看着,心想“还好,没伤到。”

    她又慢慢把手扶拂到颈间,痛楚随即而来,梵音疼的一咬牙。锁骨上,肩头上的几个“冰窟窿”此时已经没有了,变成了触目惊心的血窟窿。她慢慢偏过头去,看着自己的肩膀,鲜红的血流了下来。“还好,没中毒。”梵音心想着。

    野鬼一式,不仅能扛得住外界强悍的攻击,倍增自身机能。更是由于自身机制被灵化改变,身体的每一处都像是被冰化制成。即便狼牙入骨,狼毒也被止于外界,不能侵入体内,除非野鬼一式被破。而就在梵音拔出修门脊柱时,她手臂间的冰甲已碎,但梵音全不顾及,定要置修门于死地。幸而那时,修门的灵法也已经褪去,狼毫无锋,大势已去,没伤到梵音。

    她解开衣扣,露出右边锁颈,鲜血已染红了她的肩头。她从腰间卷袋里拿出药粉,撒了上去,用绷带迅速缠好后,穿上了衣服。

    直到这一切都处理完,只听梵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下垂,摔在了冰面上。

    “部长……部长……部长怎么了……”国正厅的广场上,终于有人怯生生地开了口。随之而来的,是嘈声漫天的询问和担忧。

    梵音就这样躺在冰面上,一动不动。她哪里知道东菱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她意识里只有军政部的同僚在时刻注视着她的战况。

    两分钟过去了,她的眼睛轻转了一下,瞟到了半空中的影画屏。只见她的唇齿轻启,幽幽道了一声:“太累了,休息一会儿。”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反正军政部里的同僚无不长出了一口气。

    崖雅抱着爸爸,呜呜呜地哭了出来。冷羿仍旧面色无缓,他现下心中千头万绪,烦乱如麻,既担心梵音安危,又不知她为何会自家秘传的野鬼一式。

    北冥紧紧盯着梵音的眼睛,方才只见她杏眼一动,一道柔光投来。他捉到了她的眼神,她便幽幽开了口。听她说完,北冥也不敢落下心来,眼睛还一直守着她。

    国正厅的广场上,人们听到了梵音的声音,顿时山呼海啸一般,沸腾雀跃起来!

    “部长她没事!部长她活着!”

    姬仲的脸色越发难看。姬菱霄攥着袖口上的白色兔毛边心里狠狠啐了一口:“没用的畜生!连个女人都搞不定!”裴析的脸上忽阴忽晴,交杂难定。

    当人们欢呼之时,梵音却庆幸,如果修门一开始不贸然动用夜丧和狼毫远距离大范围攻击她,致使他消耗了大量灵力,梵音也许还不会就这样干掉了一名狼族悍将。

    忽然,北冥感到一阵寒意向他袭来,他看着梵音的眼睛,只见她朝影画屏凛凛撇了一眼,那极其微小的动作对于影画屏外的人们毫无察觉,可对于北冥来说却是如芒在身。那道埋怨的目光正是冲他瞟过来的。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