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携父成神录 > 第四十九章 叠浪冲锋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战阵中的各氏部族,又惊又妒地看着调兵出战的大纛,从自家面前奔驰而过,直接跑到了叶家阵前。

    稍远的各阵离得远了,根本听不见雷皇的口谕。但是,紧邻叶氏的安家人却听得真切。

    “裂焰天军!”

    安家战阵中哗然一片。雷皇竟然恢复了叶家的军名!

    雷皇把“天”字还给这些叛徒了!

    由于前任国主叛蔚投澜,雷氏继任皇位后,“天军”这个名号已被篪夺多年。

    即使是如今举国攻入澜国境内,叶家人也只能跟在乌家人的灵兽身后,做做支援罢了。

    如今在两军阵前,雷皇不但将与澜国对阵的殊荣交给了叶家,竟然同时把这叶家最珍视的军名也还了回来。

    在无数仇视的目光中,整个叶氏战阵中一下子迸发出了无比的激情!五千健儿不约而同地拼命高喊:“吓哈!吓哈!吓哈!”

    震天吼声中,丘度罗狂笑着翻身上马,举起了沉重的方头战刀。

    “都督,交给我吧!”

    叶朗都督紧咬嘴唇,努力地压下了内心的滔天波澜,瞪着狂野的老兵,高声大喝:“裂焰天军千夫长!丘度罗!听令!”

    “干他们!”

    “吓哈!”

    千夫长丘度罗带领一支全由老兵的百人骑兵队,从蔚国战阵中狂涌而出,直冲到了战场边缘,才拨转马头。

    面对澜国最精锐的骑兵,叶家人没摆什么阵型队列,只是渐渐冷静了下来,默默地盯着对面的敌人。

    对手已经发动了。

    短短不到一百多步,以高速机动著称的澜国骑兵已经完全跑出了楔形阵势,锋锐的箭头直指正西的叶家百人队。

    裂焰天军也动了。几十骑暗红色的战马咆哮着奔腾而出,瞬间提至极速,扑出去的阵型松散,却声势如雷。

    急速袭来的楔形锋芒中,射出了第一蓬黑色箭雨。

    亲兵营人手一架速射短弩,据称是大帅亲自改装的,是军中著名的杀器。

    不过,只有芳邑人知道,这东西是柏夜十五岁那年研究出来的。而现在芳邑用的,比亲兵营配备的还要精良。

    对冲而来的叶家骑兵全都举起臂上圆盾护身。但一波箭雨后,仍有十几匹战马猝然倒撞在地。

    后续的天军不避不让,紧拽马缰腾空跃起,跃过了倒地的同伴,向敌人冲击的速度不降反升。

    抬驽射箭的澜军骑手低估了天军的速度。只来得及射出一箭,还没收回弓弩便骇然发现,大片猩红色的影子已经完全笼罩了视野。

    短短两息之后,两股铁流就在战场正中,轰然对撞在一起。

    十几名仓促间随手抛驽的亲兵,连骑枪还没端稳,人已被巨力掼到马下。

    强横的天军根本不按规矩来,他们凭借速度冲透了两倍于己的澜国阵型后,却并不恋战,分头继续向南北阵角冲击,聚拢。

    亲兵们正调转马头寻找冲到身后的敌人,观战的澜军大阵中却抑制不住地发出海潮般的惊呼声。

    后面还有敌人!

    叶家骑兵冲过来时扬起了漫天烟尘,澜国人正在掉头之际,第二波猩红的骑兵浪潮,就冲破尘障,狠狠地撞了过来。

    二十年的太平日子,让世人似乎都忘记了,裂焰天军赖以成名的“叠浪冲”!

    五十名浑身赤红的重刀骑兵,在丘度罗的带领下,刁钻地咬到了待在原地晃神发愣的敌人,一举切散了澜国阵型。

    枪刀交错之间,亲兵营的军士们发现,这些只着护胸皮甲,赤裸着上臂的敌人不光悍勇无比,灵活程度也远远高于自身,就连火炭色的战马也是攻击力十足。

    虽然它们比澜国的云州良马矮了一头,却是连撞带咬、暴戾异常。

    亲兵们有些绝望。他们很难刺中这些花白胡子的老兵,只能倚仗千锤万锻的甲胄,和仓促间开启的秘术防护罩,硬接顺劈而下的斩马重刀。

    接连两波冲击之下,三四十个澜国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骑兵喷血挂彩,失了战力。

    第二波裂焰天军的骑兵仍不恋战,撕裂了亲兵营千疮百孔的阵线后,照旧分散开来,而此时第一波骑兵已经调头冲了回来。

    贴身缠斗的双方骑兵逐渐陷入了拉锯,一方甲厚,一方马快,狭窄的战场被反复地犁了几轮,双方还能在战场上继续跑动的士兵已经不多了。

    浑身浴血的丘度罗,此时也不好受。这帮铁罐子实在太硬了。

    若论战术和单打独斗的实力,这些澜国人远不是他和他手下这些老家伙的对手,但敌人的防护水平也着实令人头疼。

    短短功夫,已经瞥到身边几个老哥们儿使岔了力,被那种紫色的秘术屏障震偏重心,失了手。

    丘度罗收拢起还能再战的血色骑兵,啐了口唾沫,看了看身边的同袍,缓缓举起了沉重的方头战刀。

    老兵们不言语,纷纷甩开马镫,单手捉缰,蹲在了马鞍之上。

    下一次对冲。

    就是扑,也要把对面的敌人扑下马。

    就是锤,也要把这些澜国小子锤烂。

    反正,裂焰天军的名号,既然已经回来了,就不能再倒。

    亲兵营的士兵们只剩下三十来骑,他们惊讶地看着敌人的怪异举动,终于意识到对面的疯子们要干什么了。

    仗着人数占优,他们要鱼死网破,一个换一个地拼命了!

    约战,本就是站着撑到最后,才会笑到最后!

    年轻的澜国士兵们不由自主地带动坐骑,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第三屯城墙下的本阵中忽然鸣金。几乎是同时,雷皇大阵中的鼓声也忽然有了变化。

    咚咚,咚咚。

    连续的两短鼓点之下,裂焰天军的老兵们忽地坐回鞍上,撇下愣在沙场之上的澜国人,高声呼和着撤回到角落里的战阵中。

    来去如潮的蔚国铁骑只在战场上留下了二十九具尸体和三十几匹战马,身上大多插着见血封喉的的毒箭。

    七名在战斗中失去马匹的骑兵留在战场当中,他们并没有追赶部队的意思。

    在几万澜军士兵静静地注视下,他们拖着带伤的身躯,绕过了呆在原地的亲兵营骑兵,来回翻检着战场上倒伏的尸体,干脆地剁下阵亡战友的头颅,挽在腰间,然后互相搀扶着走回了阵中。

    战场寂静无声,连刚冲出营寨的澜国医兵都杵在了原地,忘了救治仍在地上翻滚呻吟的同袍。

    天军悍勇,三军为之气夺。兄弟们死得其所了。

    叶朗都督沉稳地带马迎出本阵,与浴血归来的老兵们一一击掌。

    坚毅的脸上仍旧是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叶家的士兵们都感觉得出,他们主帅好像有些变了。他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跳跃的火焰。

    第三屯城墙上,小白和乙弛面面相觑。刀刀见肉、你死我活的搏杀,这几天他们经历得多了,这接连两阵比拼也算不得什么。

    但是擂鼓收兵后,那些血甲士兵带回同袍头颅的熟稔举动,让交战双方在场的所有人都脊背发凉。

    这帮狠人,比灵兽还恐怖。

    第一次约战就这么结束了。两国派出的传令兵交换了新的战书,蔚国军阵正中的雷皇銮驾就飘然回转,隐入阵后。横列于战场上的五座大阵一起有序地缓缓后退。

    战场上只留下了监视蔚国退军的一小队云州弓骑,和同样来监视澜国动向的十几名谷家侦骑。

    白凌羽正准备走下城头,忽然注意到,大帅的旗号还在屯外阵中展着,但大批亲兵营的骑队已经率先冲进了第三屯的大门。

    小白刚开始还有些诧异。按父亲的脾气,亲兵营应该留在最后才进城啊!

    片刻之后,他就反应了过来:肯定是出事了!

    他一下子有些慌了,顾不得伤势,连蹦带跳地叫着乙弛一起奔下城墙。

    不明所以的乙弛追上去扶住白凌羽,刚下到一半台阶,就看见屯内的兵道上,大队银甲骑兵疾速奔驰而过。

    冲进屯内的马队,根本没向营房方向开进,他们直接冲向了军屯后门。

    白凌羽劈手拽住一匹掠过身前的军马,大力之下险些差点把马拉倒。

    “怎么了?”

    被拽住马缰的,恰好是白校尉手下的亲兵。

    “小爷!回小爷。也,也不知道要去哪。只密令命我们加急奔袭。”

    看着亲兵营的两千重甲骑兵就快全部进城了,而父亲率领的先锋早已冲出了第三屯的后门。小白起了急,一把拽下亲兵,自己纵身跳上了战马。

    正调转马头之际,身边忽然传来喊声:“小爷哪里去?”

    白凌羽回头看见来人,正是押后的亲兵营游击将军姜波。顿时大喜过望。

    “出了什么事?我爹这是要干什么去了?”

    “接到战报,芳邑那边出事了。大帅只带亲兵营去救援。希望来得及。”

    小白点了点头说道:“果然猜的没错。不过你放心,肯定来得及。”

    白凌羽刚要跟上队伍,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找了半天才看到了淹没在人群里的乙弛。

    “你回不不回去?”

    “当然!但是我得回营拿弓!

    “好!给他一匹马!”

    “两匹!”

    远远传来了一句斩钉截铁般的“命令”,清晰地钻进了众人耳中。

    白凌羽惊讶地抬起头来。

    半空中,一位身着布衣的美貌妇人,从远处的营房顶上纵跃而至,几步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那妇人把手中的阎王骨弓扔给了乙弛。

    “儿子,一起回家。”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