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三梦:士气之战!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群架,兵贵险招,出其不意。

    “怎么会是他!他这是怎么了?”我惊讶道。

    “还记得我们刚入学的第一周吗!刘黑龙向李筱玥告白被拒,想要强迫李筱玥,被李筱玥折断了双指,自此以后便消失了。”王龙说道,。

    “当然记得,自那以后,李筱玥的脸便是不能碰的传说了!”我说着,忽然内心产生一种可怕的想法,但是不敢确定。

    “当时刘黑龙被送进医院后,整个人已经不省人事了,这是在医院的急救室内拍到的,到后来,来了一批神秘人打着省里的名义便将刘黑龙接走了,自此以后,刘黑龙消失在了这个世界。”王龙说道。

    “什么?这是巧合吧,折断两根手指怎么可能成这样,你是不是听什么人胡说了!”我惊讶的质疑道。

    “是吗?”王龙微微一笑,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以赵小雅在学校的实力,李筱玥凭什么跟她横!那个传说?”

    “李筱玥不是有那个神秘人吗,黑头盔骑着哈雷那个!”我反驳道。

    “呵呵!你可知道赵小雅的老爸是神起集团的洛总!”王龙说道。

    “略有耳闻!”我如实回道。

    “看来你对神起集团还是有些不了解,就这么跟你说吧,神起集团如果想让一个人从世界上消失,只需要一个电话,一个名字。”王龙悠悠的说道,眼中尽是崇拜之情。

    “而赵小雅怕李筱玥!?”我说出了一直以来隐隐感到的事情。

    “是的!赵小雅怕李筱玥,神起集团也不敢正面对抗李筱玥身后的势力。”王龙说道:“所以说,这次赌约,看似是两个女神之间的对抗,其实其中大有文章。”

    我的心中一阵骂娘,“这他么的都是什么鬼,老子本来就是一个本本分分,安安稳稳的高中生,只是偶尔找点乐子罢了,怎么会摊上这些个要命的鬼差事。”

    想到李筱玥曾经的种种,特别是早上的那一番话,与王龙所说的事情全部不谋而合,老子的背后直冒冷汗,这他么该是一个高中生做的事吗!

    “等等!”我忽然想起李筱玥说王龙当时在窗外的情况,急忙问道:“昨天晚上,赵小雅找我,你在窗外吗?”

    “在!”王龙如实回答。

    “那,如果没有李筱玥的赌约,你会找我麻烦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怎么会,赵小雅不是你能吃得消的,况且,我不相信你会看上赵小雅。或者说你能和赵小雅走下去。”王龙眼中透着不屑,不想是在说假话,而且,也不需要。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自己被李筱玥套路了,那她的目的呢,拿自己与神起集团开战,我自信自己还没有危险到神起集团的实力,单纯的想气赵小雅也不是她这种人的作风,越想越头大,我双手张开,由前额向后搓着头皮。

    “总之,这次叫你来呢,就是想告诉你,赵小雅和李筱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好自为之!”

    说完,王龙便又去打球了,而我在长椅上待了很久很久,直到担心我安危的老肖过来告诉我快上课了。

    而当时,李筱玥就在楼顶上静静的看着我和王龙,这是后来我才从她口中知道的。

    回到课堂上,我像是失了魂一样,思考着这一切,李筱玥表现的和往常一样,标准的笑容,并未察觉我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赵小雅代表神起集团,王龙是王氏集团的接班人,李筱玥是神起集团都不敢正面对抗的神秘势力,而我,一个和父母住着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不足一百平米的破落小区的平民,为什么会和这群神仙产生交集。

    我百思不得其解,内心不由得感叹道“难道,是因为老子的个人魅力?老子很帅吗?”

    不由的,我借来前桌乔巧同学的小镜子开始端看自己,皮肤不算白也不算黑,经常锻炼的原因,脸皮紧,五官也还算精致,单眼皮,眉毛深黑有型,鼻梁微挺,耳朵不算大,但也不小,留着寸头,怎么看也没有电视上哪些留着长发的小鲜肉帅啊。

    “喂!干吗呢?真当自己撞了桃花运了!”

    一张大脸盘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原来,老师已经下课了,同属漠北市四大天王之一的洪三来了。

    洪三,跟我一届,本命洪三顺,寓意天顺、地顺、人顺。洪三一身横肉,打起架来,没有五六个人根本拽不住他,高一那场群架,他一个人愣是将十几个人打趴下了,于是手下聚集了一帮小弟,名列四大天王之一。

    洪三住在我家前面的那个小区,我老是能见到他,小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平时也切磋几招,但是他几乎打不着我,而我也撩不到他,随着切磋次数的增多,我们两个也成了铁哥们。

    “你怎么有空来了!”我问道。

    “听说,咱学校两大美女为你争风吃醋,这事是不是真的?”洪三坐在了乔巧的位置上,腆着大脸凑近问道。

    “少听那些八卦,跟我没有关系啊,她们两个比谁更有气质,跟我无关。”我劝他道。

    “少来了,现在网上都传疯了,就连我那漠北茗山区小学的侄子都知道了,打电话跟我要李筱玥的签名呢!还说我要是那个秦烬就好了。”洪三说道。

    “我曹!小学生现在都这么成熟吗?”我不由的惊出来脏话,急忙说道:“你这不能诱导祖国的花朵养成不良的风气啊!”

    “狗屁!我小学三年级就认识你了,你那时候就天天街上看美女。”洪三开始揭露我的老底。

    “放你娘、、狗屁,我什么时候看美女了,我可是天天向上的好孩子。”我言语隐晦,但是洪三却是一听就懂,哈哈大笑。

    “快上课了!”

    一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十分怯弱,原来,去上厕所的乔巧早就回来了,只是看到洪三那五大三粗的身子实在没有勇气开口,这快上课了才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呀,老妹回来了,坐坐坐!不好意思啊,那我走了,老烬,放学一起走啊,有些事找你谈谈!”临走,洪三竟然还用袖子帮乔巧擦擦了凳子,弄得乔巧一脸羞涩。

    而班里的其他同学看到这里,心中也是不由的一愣,“四大天王这么好心吗?”

    洪三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高中以后,洪三有了他自己的圈子,我们两个只是偶尔聚一聚,一个月也不一定正式的吃个饭啥的。

    这次他竟然在课间这么紧的时间内找自己,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来一定与此次李筱玥和赵小雅的比拼有关,我又是一阵心烦意乱,不由的后悔自己当时的一句玩笑。

    下午的课,我压根就没听,一直在思索着到底谁在说谎,这些事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在几张草稿纸上不断的整理着线索。

    忽然,脑海中闪现出,高一时那场群架的场面。

    当时,因为刘黑龙的失踪,漠北四中群龙无首,以王龙为首的富家子弟与以洪三为首的工人阶级子弟展开了一场漠北四中扛把子之争,王龙叫来了当时漠北打架最狠的吴刚,而洪三则拉了我来助阵,人家吴刚手下有着二十几号身强体壮的小弟,而我呢,独行侠一个,只是,我从爷爷那里学来了一套飞针定穴,可以在十米之内,精准无误的射中一些人体的穴位,最拿手的便是定穴。

    那场群架,约定是在周五放学之后,城北郊区的黑森林野地公园,双方聚集了怕有一二百人,怕事情闹大,没有人带利器,大多都是木棍、铁棍之类的东西,但就是这些东西,威力却是丝毫不减。

    双方分列两阵,在上坡上就打了起来,杀喊声不绝于耳,林里的松鼠都被吓得逃到了树梢,森林里,棍肉相撞的沉闷声此起彼伏。洪三拿着一个粗大的铁棍轮着就进场了,上来两个王龙的小弟,三下五除二就被洪三干翻了,见状,吴刚提着一根铁管就来了,吴刚的狠辣是出了名的,洪三不敢大意。

    吴刚,铁管看似随意一挡,却是卸下了洪三铁棍大半的力道,转身就劈向洪三的脖子,这一铁管下去,洪三不被打昏也头晕的够呛。洪三的铁棍刚刚轮下去,被卸了力道,来不及抽回来,就地一滚,呛呛躲开那凌厉的铁管,见洪三吃瘪,王龙的小弟们不由的大声欢呼。

    这种学生之间的群架,最怕士气被打压下去,一旦头被欺压,那小弟们一般也就散了。洪三看到这种情况,心知必须把吴刚给打的后退,不然自己这边的士气肯定就废了,于是,洪三连忙站起身来,紧了紧手中的铁棍。

    洪三对着吴刚说道:“都说你是漠北四中最狠的,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你三爷的横!”

    洪三的性格与二愣子就差一线之隔,这是我深有体会的,小时候几个伙伴争抢大哥的位置,比谁敢从五米高的桥下跳下河,这胖子想都没想就跳下去了,那水花溅起了两米多高,洪三的背部都被水拍肿了,红彤彤的一片,为此还被他老爸锁在家里整整一个月,被怀疑精神有问题。但是我知道,洪三从小就有一颗侠义之心,被他罩着的小弟,没有几个不是他从哪些流氓地痞手下拯救出来的。

    洪三轮着铁棍就冲向了吴刚,吴刚眼中尽是嘲讽、蔑视。能看的出来,吴刚是一个练家子,是专门学过武功的。

    “听说你很仗义,但是,你的仗义拯救不了你是个蠢人的事实!”

    吴刚也不畏惧,反而扔掉铁管,冲了过来,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吴刚竟然空手搏斗蛮横的洪三,那不是找死吗?

    眨眼间的工夫,吴刚和洪三已经打了个照面,只见,吴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角度闪过了洪三的铁棍,反手抓住铁棍,吴刚竟然与洪三这头蛮牛进行力量上的对抗,在众人眼中,吴刚这是疯了啊。

    见吴刚抓住铁棍与自己在力道上杠了起来,洪三内心一笑,整个漠北四中,比力气,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但见洪三双手把住铁棍,一下便将吴刚拽了过来,但是吴刚的手并没有脱离铁棍 ,反而一个翻身,以双脚揣向了洪三的下巴,这一脚如果中了,洪三的牙怕是不保了,但是吴刚死死的抓着铁棍,如果洪三不放手,就没法剁掉这双脚的朝天踢。

    “妈的!”

    洪三暗骂一声,松掉铁棍,双手一把抓住吴刚上踢的双脚,准备将吴刚摔向一边,但是吴刚反应也是不慢,抓着洪三松掉的铁棍,横着就轮了下去,洪三右大腿实实在在的吃了一棍,而吴刚也被洪三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肩膀着地,搓掉了一层皮。

    这一回合二人也算是各有胜负,但是洪三失去了铁棍,王龙和吴刚带来的人有点多,洪三这边明显吃了亏,此时没有一个小弟能帮上他的,除了我,但是我手中只有两枚从家里带来的银针。

    “秦烬!”洪三大喊一声。

    啊!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给我定住这小子!”

    啊!

    我似是非是的点了点头,但是吴刚他们并不知情洪三的意思,只是觉得我可能动手,王龙便与剩下的十几个小弟盯紧了我,不让我出手加入他们二人的战斗。

    吴刚和洪三稳了稳身子,洪三摸了模大腿,显然,这一棍子,不轻。

    吴刚是一个狠辣,但是又很自傲的人,见洪三没了武器,便扔掉铁棍与洪三来了一场实打实的肉搏,洪三一身横肉,五大三粗,吴刚一身肌肉,十分干练,抗击打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他二人的身材真的不是高中生应该有的。

    几个回合下来,吴刚嘴下渗出了血,洪三满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洪三如果不是靠着一身横肉,早就倒下去了,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常年的抗击打能力,早已让洪三对身上的青一块紫一块见怪不怪。

    就在大家看的心惊胆颤的时候,我出手了,心知在不出手,洪三就要被打趴下了,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根银针射向吴刚,吴刚顿时手脚一麻丧失了行动力,洪三的大拳头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吴刚的左脸上,这一拳洪三用尽了全力,吴刚直接昏了过去。

    见识不妙,王龙和十几个小弟急忙上前围殴洪三,洪三则是对着我嘿嘿一笑,开始乱战,而见到吴刚被洪三 一拳打昏了,洪三手下的小弟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拼死反扑,开始隐隐的占据上风。

    而我,当然也有人‘照顾’。虽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但是我肯定有问题,王龙的两名小弟提着木棍向我走来,我当然是不虚的,这些年跟洪三不知道切磋了多少次,他都打不过我,更别说这些喽啰了。

    木棍袭来,我身一动,后撤三分,闪了过去,显然在他们眼里,那时候看似彬彬有礼的我不该有这种身法。

    闪过两个丑陋的木棍,我 侧身上前,双掌击出,二人的下巴被我向上一抬,便翻到在地,我一脚将左边倒地的那位送到了几米之外,反过身来,右边那位已经滚到了一边。

    “王龙!讲和吧 !”我大声喊道:“安警要来了!”

    “你他吗谁啊,你怎么知道的!”王龙骂道。

    我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上面是一个视频通话,另一边是一条街道的画面,里面不时地有警车路过。

    “真他么是个天才!”

    我想王龙当时的心里活动肯定是这样的。

    王龙来到我的身边,看了看手机内的画面,认出来那是来城北黑森林野地公园的必经之地,凤凰街!

    “别打了!撤!”王龙大喊,身边的小弟也大喊。

    在学校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人也打怕了,听到别打了,大部分人都速度停止了战斗,唯独洪三那边,洪三像是一头杀红了眼的猛兽,不管不顾起来,十几个人愣是被他打得七躲八藏的。

    “洪三,你他娘的给我停!”我大声的骂道。

    但是洪三此时的眼中只有敌人和自己的杀喊声,根本听不进我的话。

    我内心一阵骂娘,这小子的二愣子劲又上来了,于是我冒着被他不知从哪里扯下的大木棍砸晕的风险慢慢靠近着他的背后,就在他打翻一名小弟后,瞬息的喘息之间,一个箭步窜到他的身后,食指弯钩,在他的几处穴位上快速点了下去,洪三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看见是我后才放心的闭上双眼。

    而王龙和现场的一帮小弟们无不是以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我,近乎疯狂的洪三在我的几下点击之下便瘫在了地上,在他们的认知中,如果我出手的话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打败在场各位大佬荣登扛把子的宝座。

    但只有我自己清楚,清醒的洪三,和有了防备的吴刚,以当时我的实力是根本打不过的。

    “还他吗的在哪里傻愣着干什么,救人回家!安警要来了!”我破口大骂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王龙的人作鸟兽散的离开了,临走时王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那意味这什么,但是我知道,我今后的生活肯定是不能平平凡凡的好好学习了。

    吴刚的人背着吴刚有条不紊的撤了,洪三的人大部分都没走,等着我发话,我看了看身后的几十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挂了彩,回去肯定都是被父母一顿臭骂,然后心疼的上药。

    “武器扔了,新天地网吧集合,网管是洪三的兄弟,我去搞点药!”我的声音不算大,但是铿锵有力,每个人也都听得到。

    于是,我和一名洪三的小弟轮流背着洪三出了黑森林,临出黑森林时,老子见到几只松树站在一根高高的树杈上,似乎在送别一般,一股怪异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内心,但是顾不上其他了,我骑上电摩将洪三绑在身后,离开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