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五梦:老肖的执着!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年少的心可以轻狂多久。

    周六,休息!

    我依旧早早的就起来了,拉开窗帘,外面的积雪已经看不到多少了,晴天,城市里的积雪很少能存在超过两天的。

    拉伸,哑铃,拳击,我那自创的拳法,我照例来了一遍,出了一身细细汗珠,冲了一个热水澡便出门去买早餐了。周末老妈是不管做饭的,因此我只有自己解决。

    来到一个煎饼果子的小摊前,要了一份,我听见旁边卖豆腐脑的那边有两个初中生在拿着手机不停地叹气。

    “唉!这两个人,一个够辣,一个够甜,重要的是,也太美了,我实在不知道该选谁啊!”学生甲一声叹气。

    “那就两个都选喽!”学生乙说道。

    “不行的,听说到最后会把重复的人全部剔除奖励范围的,我还想要奖励呢!”学生甲说道。

    “不就是一张签名照吗!”学生乙明显的不屑。

    “你知道什么,还有特别奖励呢,女神会从所有留言里中抽出一位幸运者一同就餐呢!”学生甲一脸憧憬。

    “真的假的,昨天还没有呢!”学生乙疑惑道。

    “真的,你看,这条和这条,都是两个女神亲自发的。”

    学生甲在手机上翻出两条留言给学生乙看。

    “我去,真的啊!来来!给我号,我进去投一票。”

    说着学生乙拿出手机,开始一顿操作。

    我拿着煎饼果子来到卖豆腐脑的摊子前,与那两个初中生坐在一张小桌子上,对着老板喊道:“老板,一份豆腐脑。”

    其实我也不是太饿,但是你拿着煎饼果子坐在人家卖豆腐脑的区域内,实在有些过意不去,所以要了一份豆腐脑,避免被人家嫌弃。

    “哥们!能一起聊聊吗?”我说道。

    “你是!”两名初中生疑惑道。

    “我住后面的小区,听你们在谈论什么选票,又是辣又是甜的,干嘛呢!”我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大概的答案,以李筱玥和赵小雅的实力,和那些脑残粉,这一片的小学、初中、高中怕是早已沦陷了。

    “哦!这个,看你都上高中了吧,竟然还不知道漠北四中两大女神比美拉票的事!”学生甲讽刺老子我孤陋寡闻,老子我是欲哭无泪,要是他们知道那八卦后的男人秦烬,就是老子我,怕是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吧。

    “嘿嘿!我在家只顾学习了,没有时间看那些八卦!”我故作不知的说道:“听你们说,投票还有可能与女神共餐的机会!”

    “是啊,两位女神会从留言板中随机抽取一位幸运者共餐,无论男女,地点由我们这些投票的挑选。”学生甲说道。

    我的内心一阵无语,没想到她们二人为了这次比拼还真的是卯足了劲头,顿时我也有了想投一票的兴趣。

    而就在这时,旁边的学生乙小声的对学生甲说道:“别告诉他号码,少一个人,我们不就多一份机会吗?!”

    学生甲恍然大悟似得,急忙喝了几口豆腐脑,对我说道:“我们先走了,你慢慢喝!”

    说完也不等我回话,便和学生乙急忙离去,老子内心一阵苦笑。

    吃完早餐,我便回家了,打开电脑,登上我在F网站的账号,还没等我去翻李筱玥和赵小雅的空间呢,一连串的消息就在我的主页里炸了锅一般。

    滴滴滴!滴滴滴!

    老子连忙把耳机摘了,那魔性的消息提醒声滴滴滴在耳边久久不能消散。

    摘掉耳机,瞬间清醒了不少,略过那一溜红彤彤的数字,老子赶紧把状态改为离线,但还是被人抓了包,不过老子也不在意,直接无视。

    朋友验证里面已经堆积如山,我打开分组‘秋水共长天一色’,没错,老子其实很文雅的,秋水共长天一色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筱玥,一个是赵小雅,这是我专门为她们两个建立的分组。

    点开李筱玥的空间,我能看到她所有的说说、日志、照片,几乎她的每一个说说、每一篇日志、每一张照片我都仔细的阅读、观察过,早已烂熟于心,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看到了前天晚上凌晨发的照片,碎花裙,草帽,清纯可爱的小脸蛋,我怎么也不想相信李筱玥是那股无形的力量,是来窃取我的飞针定穴秘籍的。

    来到留言板,无一例外,全是女神加油,女神我爱你之类的助威词。

    我又打开了赵小雅的空间,我是在赵小雅前些日子的威逼利诱下才加的她,而她的空间对我也是全面开放的,她的说说、日志、照片我全部有权限观看。

    唯一和李筱玥不同的是,我对赵小雅,其实还不是很了解,于是我准备开始分析她的每一条说说和日志,仔细欣赏她的每一张照片,其中一些对我了解赵小雅十分有帮助。

    灵元纪2005年,我申请了Q网账号,准备开始新的生活,她早已离去,我只有长大才为自己的未来做主。

    Ps:我知道那是赵小雅母亲去世的第二年,赵小雅应该是初一。

    5月12日,西川地震,我捐出了我所有的零花钱,愿逝者安息,同时保佑在天上的她幸福快乐。

    农历九月初九,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一天我失去了她,这一天,他救了我。

    Ps:那是我与赵小雅打架的那一天,老子我都忘啦。

    日志《再也没人敢像他一样跟我打架了》

    内容:我又长高了五厘米,即使初中男孩子长个比较快,但是我想,他还是没有我高吧,我苦苦练习跆拳道,只为有一天能够打败他,征服他,同时谢谢他,虽然他是无意之举,但是他确确实实的救了我的命,天意使然吧!

    爸爸做了集团的老总,我有了两名保镖,他们很专业,并没有影响我的生活,但是我知道我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能看见我,能在第一时间内击毙威胁我的人,但是这就像是在我身上穿了一件带刺的软甲一般,让任何人都对我礼让三分,当初酣畅淋漓的一架,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九九重阳节,我想你们了!

    老子看到这里竟然有些莫名的伤感,仿佛能感受到赵小雅哪种强行乐观背后的苦涩。于是我急忙抽离出来,往上翻看着。

    1月1日,我从书上了解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基因是和另一个人相同的,人的基因可以从毛发,皮肤等等中探测出来,我想起了当初薅掉他的一撮头发,当时本来是想拿来诅咒的,呵呵!现在想起来真好笑,这一切仿佛是上天注定的一般。

    我用棒棒糖收集了整个年级男生的头发,让爸爸集团的哪些教授帮我做基因匹配,老爸自觉亏欠于我,便任由我做哪些无理取闹的事情。

    于是,我便开始了我大海捞针的计划,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他,也许他早已离开漠北市,但是,我总要去试一试,否则,我的人生又有多少值得走下去的乐趣呢。

    Ps:老子当真是对有钱人的时间产生了颠覆性的认识,但是又被赵小雅的执着弄的有些莫名感动,很想告诉那时的她,傻姑娘,哥哥在这呢?

    灵元纪2006年9月9日,赵小雅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赵小雅穿着长裙,迎着风,拿着一束菊花,站在山坡上,没想到那时的她竟然也是如此甜美可爱,犹如仙女下凡,地上有着一个魁梧男人的影子,八成是赵小雅的爸爸了。照片里的赵小雅双眸紧闭,嘴角微微扬起,似是怀念,似是释怀,似是落寞。

    在这天过后,赵小雅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走时尚路线,照片也多了起来,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赵小雅,很会拿捏拍摄的角度,每一张照片都像是艺术照,比起那些明星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一一欣赏,但是没有看街边大白腿的哪种猥琐的眼神,而是以一种完全欣赏一个美人的态度去看的。

    直到看到一个说说的出现。

    灵元纪2008年12月25日,圣诞节,最好的礼物,那个他,我找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赵小雅故意的,这条说说当时是公开的,下面清一色的评论:

    是那个猪拱了我家的白菜!

    其中夹杂着一句白话:你答应我了!

    而回答这句白话的不是赵小雅,而是一些趋炎附势的人。

    龙哥,你们好了吗?

    龙哥,恭喜恭喜!

    龙哥,什么时候发喜糖啊!

    赵小雅似乎也不在乎,就任由他们在下面胡言乱语,也不删除,就那样留着。

    但是,只有我知道,那个他,她说的是我,而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是被人偷看了洗澡的小姑娘,老子他么竟然在去年圣诞节就被人家盯上了。

    后面的说说都是一些赵小雅的闲事了,看起来很乐观向上,还有几篇日志,我正想打开看一看呢,门突然响了起来。

    咚咚咚!

    “什么事!”我回应道。

    “小烬啊!我跟你爸参加一个聚会,中午就不会来了,你自己做点吃的,或者去外面吃吧,钱给你放桌子上了!”老妈轻轻的说道,声音很好听,毕竟是学播音的。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我大声回道。

    片刻后,客厅传来关门的声音。

    看了很长时间电脑,眼睛也有些疼了,于是我走出客厅,打开冰箱,倒了一杯果汁喝,这时,洪三发来一条短息,说:“你的烬武会出事了,老肖被抓,速来鸿蒙台球厅!”

    烬武会,我的脑袋一大,老子根本就没有在烬武会露过一次面啊,完全是那个老肖自吹自擂的,但是想到老肖平时给自己买水,买零食、买文具等乱七八糟的杂事上,我还是要去看一看的,毕竟老肖也算是我的朋友了。

    关了电脑,拿了钥匙,跑步出门,打了车,直奔鸿蒙娱乐场。

    到了鸿蒙娱乐场,我直奔台球厅,只见,那里已经聚集了数十号人,围的水泄不通,保安不明情况,也不敢前去。

    我来到众人身后,找了一处相对人少的口子。

    “哥们,让一让!”我客气道:“里面咋的了!”

    “听说有人不小心碰到了刚哥的女朋友!”前方的一名瘦下的四眼仔说道:“我劝你别往里挤了,里面都是刚哥的小弟,万一你碰到了那个愣子,就不好了!”

    我呵呵一笑。

    “多谢了!”

    “让一让!”

    我不断的轻轻拍着前方人的后背,提醒他们,后面的人还好说话,一听有人想进去,倒是也不阻拦,只是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

    眼看前方就两三个人挡着我了,前方一名手臂上纹着一把斧子的地痞,手一挡就拦住了我的去路。

    “你他么那里来的,挤什么挤,找死啊!”

    心知这些地痞流氓只能以暴制暴,我一声轻笑,“呵呵,你想知道吗?”

    “笑你、、”

    没等那个地痞动手,老子一个上勾拳就打了上去,那个地痞口吐鲜血就向后仰去,顿时就把前面的两个人给挤向了两边,我一个箭步就跳了进去。

    “老烬,你可算来了!”洪三一看是我,急忙上前把我拉住,同时眼睛瞥向那个地痞,示意小弟处理被我打得那个地痞。

    “老烬,吴刚这次是动怒了,老肖不知道那个女的是吴刚的新女朋友,就骂了她两句,而他的小弟竟然趁机揩了一把油。这事我们不在理,你做好心里准备!”洪三在我耳边快速的说道,老子瞪着他,真想给他一脚,这事就不能短信说一下吗?好让我想一下对策。

    “刚哥!”出门不打笑脸人,老子该放低姿态的时候绝不手软。

    我嬉笑着来到吴刚的面前,只见吴刚的身后站着一名娇艳风骚的女子,即使现在是冬天,仍然能看到那极致的S型,胸脯大片的雪白和深沟,不由得令人遐想,怪不得被人揩油。

    “这是嫂子吧!嫂子好,嫂子真是人美心善,起落大方啊!”我连连恭维。

    转身又看到一名男子被打的奄奄一息,老肖的嘴角也留着血,我的笑容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等待吴刚的回话。

    “秦烬!”吴刚冷冷道:“你说你他么也不想当大哥,为什么还要搞这个烬武会,当初我们是怎么约定的。”

    “我也不想啊,奈何这老肖他不听我这老人言啊,如今这不是被刚哥你教训了吗?”我语气平和的说道:“如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被你打成了猪头,老肖你也教训了,这事就这样翻篇了,如何!”

    见吴刚不为所动,我继续说道:“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不会有什么烬武会,烬武堂什么乱七八糟的与我有关的组织了,这样成了吧!”

    没等吴刚说话,那边嘴角流着血的老肖却先说话了。

    “不成!”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