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十一梦:赵小雅被侵犯!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山外有山,永远不要自以为是!

    “秦烬!”

    一记耳光在我的脸上响起,打我的当然不是李筱玥,而是赵小雅。

    老子蒙逼了,转过脸看到赵小雅气的小脸通红。

    “你打我做什么!”我疑惑不解的看着赵小雅。

    “你个流氓!”说着赵小雅又要扇另一边,我急忙闪了过去。

    “你发什么疯啊!”我后退半步,正好抵在小胖子李爽的卓沿。

    小胖子李爽悠悠道:“烬哥,你最后点的位置是不是有点、、、”

    李爽一语惊醒梦中人,为了防止李筱玥也会寸移穴位,我最后在她心脏的位置点了一下,稍微一偏,便是无尽绵绵之意的柔软地带啊!只是当时老子满脑子的都是如何制服她,根本不会想这么多啊,并且,现在是冬天好不好,搁着那么厚的衣服,又是双指凝力,老子能有个屁感觉。

    “赵小雅,你、你误会了,我只是在点穴啊,而且我并没有、、”我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

    “并没有什么??”赵小雅冷冷道:“你以为我是因为你揩油而生气的吗?”

    一听这话,我愣了,“要不然呢!?”

    “哼!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中午放学,操场上来见我。”说完,赵小雅气呼呼的扭头带着几个闺蜜走了,老肖则色眯眯的还在门口看戏,老子抄起一本书就要扔过去,这家伙笑着跑了,临走还不忘拍马屁。

    “烬哥威武!”

    赶走了外来人员,我只感到一股股阴冷的目光在看着我,李筱玥、董晓梦、李小冉,就连我的前桌,一向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乔巧都用一种难以言语的表情看着我。

    我轻喝一声:“喂!干嘛,是她先欺负我的,你们都看在眼里的,我是受害者啊!”

    老子无力的反驳着,全班的女生的眼都紧紧的盯着我,恨不得把我吃了一般,这也就是我吧,要是换做班里任何一个男人,恐怕立马就被生吞活剥了。

    “算啦,算啦,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内心却是不甘的,刚刚还想着如何如何羞辱一番李筱玥呢,此时却被全班女生逼着又要道歉。

    老子心中郁闷,却是不想李筱玥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回去,否则老子的头算是抬不起来了,于是心生一计。

    “李筱玥,不是我不解穴啊!只是最后那一下,我是为了防止你自己解穴,下了保险。”我对面前的李筱玥说道:“所以我只能帮你缓一缓不能动的关节让你坐下来,你要清楚,我不是故意的!”

    眼见就要八点了,数学老师萧岚萧老师是很准点的,李筱玥也顾不得其他了,羞愤的骂道:“死秦烬,你等着!”

    我眉头一拧,“你这算是默许了吗,我到底是动不动啊!”

    “少废话,快点的!”李筱玥厉声道。

    见时间只剩下不到一分钟了,楼道里也传来了高跟鞋的咔哒声,我开始动手了,双手在李筱玥的肩膀上一摁,李筱玥的的手臂便自然松弛了下来,我又在她的周身一顿拿捏,当然,有些地方是必须的,有些地方我则是故意的,对于那双纤细的小腿也是下足了工夫。

    最后,就在老师将要进门的那一刹那,我抱着李筱玥就放在了她的座位上,并把她的双手放在了桌上,同学们一声惊呼,我急忙蹲下去,去捡一根不知是谁扔在李筱玥桌子旁边的纸团。

    “秦烬,你干嘛呢?”萧岚老师看我蹲在李筱玥的身边,不知手里拿着什么,以为我在欺负李筱玥,急忙问道。

    “没什么老师,不知道谁的草稿纸掉在了李筱玥的桌下,我看到了就捡了起来,爱护卫生吗!”我解释道。

    然而随着我的解释,班里传来一阵唏嘘之声,但是老师不明所以啊,以为大家在讽刺我的行为,于是急忙为我辩护道:“嘘什么嘘,以后你们都要以秦烬同学为榜样,要爱护这个班,把班集体当做你们的家一样,这样才能在快乐安稳的环境中学习、成长,知道吗?”

    “知道了,我们一定以秦烬同学为榜样!”班里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大声喊道,老子认识他,他是王龙安排在老子班里的奸细,叫刘封,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就跟着附和起来。

    “一定向秦烬同学好好学习!”

    哪些男生一个个扯着大嗓门喊道,而女生一个个义愤填膺,死死的盯着老子,老子分明感受到了一股股的阴冷之气。

    而李筱玥不能扭头,只能挺直腰板目视前方,但我从侧面看到了那浸在眼里的一点泪光,突然心被什么揪了一下似得,有些心疼了,心说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于是我急忙回到自己的座位说道:“我一个菜鸟有什么值得崇拜的,你们要崇拜也要崇拜李筱玥学习委员啊!人家可是全年级第一的女神!”

    噔噔咚!上课铃声在这时想起。

    “少贫嘴了!上课!”萧岚老师说着把课件放在讲台上,开始了她的表演。

    而李筱玥似乎也稳住了心神,我这次下手有点狠了,手法又刁钻,如果我没有为她舒缓筋骨,那她在两节课内肯定是动不了分毫的,但即使是为她舒缓了筋骨,怕是下课之前她也是动不了了。

    不由的,我又有点担心起来,怕老师提问她,或者是让她去上面做题,于是这节数学课我是费劲了心思引起萧岚老师的注意,而且不论是她提问的是那一道题我都是第一个举手的,好在数学是我的强项,都难不住我,而萧岚老师也喜欢这样的学生,整节课除了我前桌乔巧被叫上去做了一道题后,剩下的无论是做题还是提问,全被我包圆了,而萧岚老师见到有这么积极主动配合的学生,整节课下来更是笑得拢不住嘴。

    而临近下课之时,老子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筱玥作为学习委员,又是尖子生,这节课几乎没说一句话,没回答一个问题,而且有些神游太虚,萧岚老师之前因为我的吸引也没注意,临下课之时看见李筱玥正襟危坐,双手摆在桌子上,课本竟然是一页没动,不由得下来查看,我的心一颤,心说要糟了。

    “李筱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萧岚老师下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老师,可能受了点风寒。”李筱玥目视前方,没有扭头看萧岚老师,这不是一个十分有礼貌的李筱玥会做的事,萧岚老师一下就发现不对劲了。

    “你的脖子怎么了!”

    也就是李筱玥心思活络、机灵,顿了一顿急忙说道:“哦!老师说我脖子啊,昨天睡觉枕头高了,落枕了!”

    “哦!我说嘛!”萧岚老师顿时释怀道:“落枕这事可大可小,不行就请假回家看看吧,我准假!”

    “不必了,老师,以前也得过,缓缓就好了!”李筱玥微笑道。

    “那行,你自己多注意点,有事,随时让同学通知老师!”萧岚老师说完就转身走了。

    “老师拜拜!”李筱玥不忘最后的礼仪,微笑的道别。

    老子如释重负,这件事要是败露了,被老爸老妈知道我用飞针定穴的手法欺负同学,那我便在漠北四中待不下去了,很可能都给我弄回老家上学。

    “谢谢啊!”我靠近了李筱玥轻轻的说道。

    只见李筱玥猛的一回头,眼露精光,与刚才判若两人,仿佛一个夜叉,老子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下。

    然而,李筱玥的嘴角又忽然上扬,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看似可爱却是阴冷刺骨。

    “秦烬,你好手段啊!”李筱玥语气阴柔,我连连摆手傻笑。

    “哪里!哪里!女神玩笑了,与您相比我差远了!”

    “记住,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人!”李筱玥咬着嘴唇说道:“也是最后一个!”

    老子脑海中忽然想起之前的漠北四中扛把子刘黑龙,那他那惨状,心里不由的一阵发凉,然而就在这时,窗外忽然飘来一个身影。

    “周扬!”我的内心一声惊呼,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老子不会真的就这样被李筱玥收拾了吧!

    只见周扬缓缓飘过,对我鬼魅的笑了一笑,竖起了大拇指,老子这才心安了几分,心想无论李筱玥的老爸上官洛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现在他们是不会轻易陷害我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会保护自己,否则也不会让袁天仲和周扬跟踪我了。

    李筱玥放过狠话后便不再理我,我们二人相安无事的渡过了一上午的青葱时光。

    中午,吃过午饭,我便去赴赵小雅的约会了,这个女人发起彪来比李筱玥更难对付,既然自己已经跳进了坑里,就不能在畏畏缩缩了,况且赵小雅帮了烬武会小弟张小六那么大的忙,那就是为我着想的啊,我不能忘恩负义。

    我走在操场的树荫下,并没有看见赵小雅的身影,只是看到了前方围了一圈的男的,里面似乎有两个人在争吵,我走近了一看,那些人都是王龙的小弟。

    心想,赵小雅八成就在里面了,这王龙想干嘛,霸王硬上弓吗,他不是很惧怕神起集团的吗?

    就在我走近之时,里面传来赵小雅的骂声:“王龙,你给我放尊重点,信不信老娘宰了你!”

    “现在我的父亲已经坐上了神起集团的董事局的位置,如果我们两家俩手,神起集团就完全掌握在了我们的手里,整个北国都是我们的,你怎么能为了那个臭小子而甩了我,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们才是天生的一对啊!你就答应我吧,小雅!”王龙大声的说着,里面却不断传来赵小雅的骂声。

    随着我的走进,里面似乎发生了越来越激烈的争吵,赵小雅的声音越来越气愤了,而王龙的小弟见我走来,纷纷上前拦阻。

    “小雅是不是在里面!”我冷冷的问道,虽然我对赵小雅的感觉还很模糊,但是现在赵小雅至少是我看重的朋友,我不允许我的朋友受到伤害,更别说一个为了我肯放下女人的尊严的‘女’朋友。

    “管你屁事,秦烬,劝你一句,这里面的事,你担不起!快走吧!”一名王龙的小弟好心提醒我道。

    赵小雅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急忙喊道:“秦烬,救我!”

    紧接着,赵小雅的声音便变成了呜呜、、的哽咽声,显然是被王龙捂住了嘴。

    “王龙,你王八蛋!”

    老子怒上心头,没想到王龙仗着势大,竟然在学校就敢如此嚣张。

    一个飞踢,老子一脚踹开最前方的一人,直接撞到了后面的两个人,王龙的其他小弟也终于意识到了我的到来,除了围住王龙和赵小雅的那七八个人为了挡住摄像头而没有走开,剩下二十几个人纷纷向我围了过来,同时有一个小弟打着电话,老子知道,他是打给吴刚的,王龙打架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一旦胖子洪三等人赶了过来,以王龙这些小弟是打不过我们的,要想救出赵小雅老子必须速战速决。

    心思下定,老子出手狠辣,一拳一脚都是实打实的力道,招招见血,一时间王龙哪些小弟也被打怕了,自从那次黑森林野地公园一战后,老子几乎没出过手,他们平时见到老子也是嘻嘻哈哈的,甚至因为老子有一段时间为了考试埋头苦读,他们都以为老子只是一个书呆子。

    一顿暴打之后,七八个人躺在了地上,剩下十几个人也被吓破了胆,没想到平时都没怎么动过手的我打起硬架来如此的狠辣,当初我三下五除二就撂倒洪三的事忽然又出现在他们的记忆中,一时间众人纷纷后撤。

    我顾不上在拖拖拉拉了,几个箭步上前,一个连环脚就踢开了挡住王龙和赵小雅的那几个人,只见赵小雅衣衫不整的与王龙厮打在一起,王龙死死的锁住了赵小雅的双手,并腾出左手捂住了赵小雅的嘴,赵小雅的羽绒服已经被拉开,里面露出白色的内衬绒衣,胸口露出大片的雪白,两个山峰因为呼吸急促而剧烈起伏着。

    “你个畜生!”

    老子抬脚就要冲上去踢开王龙,此时,一道冰冷的铁管贴在了老子的后脑。

    “小子,放老实点!”一个中年口音响起。

    我暗道一声大意了,这是个局,赵小雅的贴身保镖可是神起集团的高手,此时赵小雅受难却不见那些保镖的踪迹,很可能是已经被王龙的人控制住了,而且此次王龙肯定动用了他父亲的人。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