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十二梦:天阁出手,我恋爱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御姐变得小鸟依人,只因,她爱你。

    操场一个角落的树荫下,老子被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年人用抢指着头,那是老子第一次被抢指着头,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老子八辈子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对枪支管控如此严格的国家被抢指着头。

    但为了能救出小雅,我只能故作镇定的说道:

    “你想怎样!”

    “想怎样?”王龙邪笑着,放开赵小雅,向我走来,两名小弟则在王龙的示意下抓着赵小雅。

    “秦烬,老子提醒过你的,别掺和到这件事里面,赵小雅不是你能对付的,李筱玥也不是,但是,老子更不是。”王龙走到我的面前,拍着老子的脸,一脸痞子样。

    “你不是对李筱玥有感觉吗?怎么还他吗的跟老子抢小雅,你知不知道老子为了小雅什么事都肯做,就算是杀人,老子也不在乎!”

    我默不作声,现在我的命在人家的手里,一切反驳都是苍白无力的,但我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后脑的手枪已经上了镗,我不能轻举妄动,也不知道后面的人是不是一只老鸟,如果不是,那自己一动,抢就可能走火,老子就会稀里糊涂的去见阎王了。

    于是我只是把手慢慢的移向腰间,那里有几根银针,算好角度便可以定住那人持枪的手。

    “王龙,你放了秦烬!”赵小雅被人从地上拉起来后对王龙喊道。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他!”王龙对赵小雅喊道,十分的愤怒。

    说着就向老子踹了过来,身后的中年男子则移开了手枪,老子被王龙一脚踹的后退了四五步才稳住。

    这时才看清那名拿枪的人,虽然穿着校服,但是面容有些松弛,嘴巴周围明显是刮了胡子后的青痕,只是白色的脸让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显老,他手中的枪口朝着地面,但是从他手上的茧子我可以判断的出来,我一个妄动便会挨上一个枪子,心想这次算是栽了。

    操场上弄出的动静不小,但是王龙似乎给学校的一些人打了招呼,学校的大喇叭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在操场打架的情况当然 也很快的传到了洪三和老肖的耳朵里。而吴刚也接到了王龙小弟的电话,从外面回来。

    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学校操场上聚满了人,几百号的人密密麻麻的站成了两个阵营,将赵小雅、我与王龙等人围在在中间,而那名中年男子也趁机收了抢在怀里,毕竟影响不好。

    “王龙,你他吗的作甚,当初说的话还算不算数了!”

    洪三上来就骂。

    王龙倒是一副无所谓,阴阳怪气道:“我与我女朋友亲亲我我,关他秦烬什么事,他上来就打上我十几个弟兄,同为一个学校的上来就下死手,你他娘的问我做什么!”

    “众所周知,小雅姐仰慕我烬哥,欲向我烬哥表白,为此还和李筱玥打了赌,整个漠北市都传遍了,你说小雅姐是你女朋友,有人信吗?”老肖自从上周在吴刚手下死里逃生后胆子变得愈发的大了,竟然敢直接刚王龙。

    烬武会和洪三的小弟起着哄,喊着“救嫂子“

    “你他娘的又是那根葱,我们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吗!”王龙说着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根铁棍,指向老肖。

    洪三起身欲挡,吴刚则微微上前一步,挡住了洪三,老子被那个中年男子盯着,看他的手就知道,即使没有抢老子也不一定能打的过他,于是我和洪三便分别被吴刚和那个中年男子挡住了,王龙直向老肖而来。

    而在一分钟之前,操场外。

    李筱玥、周扬、袁天仲站在操场大门口闲聊着。

    “都说北国的校园霸凌很厉害,看来还真是啊!”周扬说道。

    “关我屁事!”李筱玥秀眉一簇,转身就要离去。

    “不关你的事,你为什么比我们两个还先到呢?”周扬轻笑道。

    “看热闹不行吗?”赵小雅傲气道。

    “好,那我们兄弟二人就陪着大小姐看这场戏,看看这秦烬究竟有多少本事。”周扬故意说得玩味,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小杨,洛叔让我们暗中保护一下秦烬,我见王氏集团的二号杀手刘瞎子就在里面,别出了什么变故啊!”袁天仲提醒道。

    而周扬却是闭目养神的说道:“我们还要保护小姐呢,小姐的安危更重要啊!况且这小子是为了救小姐的情敌赵小雅啊,你说咱们为了咱家小姐,这事咱能去吗?”

    “这、、、一码归一码吧!”二十二岁的袁天仲自从周扬十岁以后就没有说得过他一次,顿时呆在了原地。

    “谁是我的情敌,周小杨你给我搞清楚,秦烬不过是一个被我遗弃的垃圾!”赵小雅羞愤道:“不要把你们的懦弱当借口,人家一个二号杀手就把你们吓退了,本小姐对你们的能力着实有些担忧!”

    周扬内心一笑,却是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对着袁天仲嘲讽道:“天仲哥,听到没,小姐挖苦咱俩呢,你再不表现一下,这上官家就没咱俩的饭吃了。”

    袁天仲听不出李筱玥和周扬话里的云雨雾,只知道自己的智囊兄弟说可以上了,便静悄悄的溜进了操场之内,不断靠近中心地带。

    回到现在!

    王龙提着铁棍来到老肖面前,老肖那里是王龙的对手,立马就有些怂了,但是他现在是烬武会二号人物,如果他怂了,那烬武会的心就散了,就是硬着头皮挨上两棍子也不能怂。

    “你他娘的想做英雄是吧,想为老大尽忠是吧!老子就成全你!”老肖说着一棍子就向老肖的脑袋砸了过去,而老肖吓的愣在了原地。

    这一棍子下去,老肖不死也成了痴呆了,我提脚就要上,哪怕挨上一枪子,却被一只手摁住了肩膀,不是那个中年男子,而是悄悄溜到我身后的袁天仲。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铁棍到达老肖头上一寸的地方之时,一道寒光闪过,铁棍被一分为二,那个王氏集团二号杀手刘瞎子,立刻反应过来有高手在场,提抢欲射,又是一道寒光,那手枪竟然被斜着切断,枪头滑落在地,周遭的小弟们看见了断抢纷纷后撤,一下子中间就只剩下了我、赵小雅、王龙、洪三、老肖、吴刚、刘瞎子和手里拎着一把细长且闪着寒光软剑的袁天仲。

    “凤血剑,你是天阁的袁天仲!”

    刘瞎子一声惊呼,随即从背后抽出一把钢刀。

    高手过招,一招就见胜负,吴刚也意识到袁天仲绝不是等闲之辈,拿出钢刀严阵以待,洪三则扔给了我一根铁管,抓着赵小雅的那两个小弟早就逃之夭夭了,赵小雅重获自由急忙来到了我的身前,我抓着她的手把她拉向了我的身后。

    于是我在中间,洪三和袁天仲分别在我的两边,老肖则和赵小雅留在了我们的后边。

    “公子,这家伙是天阁的人,你们先走,我断后!”刘瞎子对王龙说道。

    “我不!”王龙气道:“给我杀了他, 有事我扛着!”

    刘瞎子心里暗骂一声傻x,在杀手的世界里,天阁就是神域一般的存在,而袁天仲则是天阁近年来的翘楚,但王龙是他主子,他不能,也不敢。

    “公子,你不清楚,天阁是凌驾于规则之上的一个存在,此事有蹊跷,容后我再向您禀明!现在您快走!”刘瞎子神情严肃,十分紧张,那不是装的,他自信打不过天阁之人,如果王龙有个三长两端,那自己的命也算是没了,自己殊死一搏反而有一线生机。

    “哼!你等着!”王龙愤恨的拿刀指着我,随后转身跑向自己的小弟们,吴刚也不恋战,心知袁天仲的厉害,见王龙走了,立马掉头跟上,而刘瞎子则是稳中有序的慢慢后退,他可不敢把后背对着天阁之人。

    “留人吗?”袁天仲看着我轻轻的说道。

    这话问的,让洪三和刘瞎子一惊,这么强的人竟然对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如此的恭敬。

    我也是一愣,轻轻的说道:“算、算了吧,他们也没怎么着,事情闹大了不好!”

    “好嘞!”

    袁天仲见刘瞎子慢慢的退到了十米之外,旋身收剑,老子愣是没有发现他是怎么把剑藏在腰间的,而且收完以后没有一丝痕迹。

    见到袁天仲收剑,刘瞎子转身狂奔而去,而我则扶着赵小雅向旁边的木椅上走去。

    “洪三、老肖,让兄弟们散了吧!”我说道。

    “行!”洪三应道:“我去安排几个人放哨!老肖你带着其他人散了吧!”

    “好的,烬哥,三哥!”老肖惊魂未定,诺诺的说道。

    操场上一时间人烟散尽,李筱玥与周扬站在操场外,看着我和赵小雅坐在了树荫下的长木椅上,袁天仲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威胁后则慢慢的退出了操场。

    “后悔吗?”周扬轻轻的说道。

    “就你有嘴吗?”李筱玥轻骂一声,落寞的转身离去。

    周扬看在眼里,脑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望着李筱玥远去的身影,忽然喊道:“放心了,他心中也是有你的,只是现在的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李筱玥远去的脚步顿了一下,若有所思,转而又恢复了向前的步伐。

    袁天仲走出操场与周扬汇合,周扬拿出来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我是周扬!天仲已经出手,天阁!入局了!”

    操场上,我与赵小雅并排坐在长木椅上,赵小雅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理了理自己的长发。

    “有地方受伤没!”我关切的问道。

    “没有,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只是我不想被他碰到,于是便与他厮打了起来。”赵小雅十分小女人的样子,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弄的我心痒痒。

    于是我连忙转变话题,说道:“你也是的,平时出门不是带了很多保镖吗,这次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抓单了,下次直接在班里聊吧,这偏僻的地方太危险了。”

    “我不想我们被别人打扰,于是便只带了刘姐一个保镖,刚刚小薰她们已经给我来了短信,说刘姐被打昏了,她们已经把她安置好了,让我安心。”

    “想必这件事以后,王龙是不会轻易了之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这件事伯父会怎么处理。”我不由的问道。

    “想必王氏集团已经通过某种不正当的手段占据了神起集团董事会的一席之位,我爸爸不能拿神起集团自己的资源对抗董事会的成员,而我也没有受什么伤,这件事很大概率上会被王氏家族的公关给解决了。”赵小雅说道。

    “这怎么解决,他这都算调戏未成年少女了,够判刑了!”我严肃道。

    “呵呵!你太天真了,秦烬!”赵小雅笑道。

    而我却被她这莞尔一笑,迷了心魂,特别那一声秦烬,叫的我是酥麻无比,我的手不由自主的环住了赵小雅的腰身,赵小雅也顺势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股特殊的芬香传来,我急忙思考远方。

    “对了,你早上为什么生我气啊!”

    “你还提这事!”赵小雅腾地坐起身来说道:“人家李筱玥不过是自卫点了你的定穴,而且你自己也能解穴,你为什么要如此处心积虑的欺骗人家一个软弱的女孩子,而且下手之重我都看不下去。更重要的是,你竟然敢利用我,让我放下尊严去求李筱玥,把我当做了棋子!”

    赵小雅越说越气,站起身来就要走,而我也是恍然大悟,原来小雅是气我利用了她,把她当做了棋子,想起早上的种种,确实是我过分了,袁天仲是李筱玥的义兄,这次如果没有他,这次老子我也算是交代了,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也是一阵惭愧。

    我急忙拉住赵小雅的手,鬼使神差的一个使劲就将赵小雅拉入了怀中抱住,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知道错了,晚上你陪我一起去跟她道歉吧!我们请她吃饭。”

    赵小雅被我抱在怀中,少女的脸变得发热,微红,心跳加速,虽然平时的她大大咧咧的,但是她很少有如今这般的心动不已,那一刻我便知道,其实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烈性如火的女子,他们之所以烈性如火是因为她们没有遇到能让她们小鸟依人的男人。

    “嗯!”赵小雅莺莺的答道,把脸埋在了我的胸膛中,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彼此的心跳,温暖。

    直到,那一声噔噔咚的上课预备铃响起,才依依不舍的手牵着手走向教室。

    那一天是我第一次恋爱,第一次牵着女孩的手,第一次发觉感受另一个人的心跳是那么美,第一次感受到拥抱是那么幸福的一件事,第一次深深的想把一个女孩完全融进自己的身体里,第一次觉得海誓山盟是真实的,第一次觉得一个人便可以是我的整个世界,第一次觉得爱原来这么的简单、幸福。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