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十五梦:最不想见的人!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但即使知道结局,我依然不后悔。

    把小雅送到了家,我坐着李筱玥的车走了,路上,我问起李筱玥,他们是政府这一边的,如今神起集团和冥海会纷纷打压政府势力,你们为何还要帮赵小雅。李筱玥却告诉我,赵小雅赵小雅,赵天洛是赵天洛。

    我想再问的清楚一些,但是他们却不在多说,只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隐隐约约的觉着,这李筱玥似乎是故意输了那场气质上的比赛的。

    天色已经很晚了,李筱玥等人将我送回了家之后,便匆匆离去了,我回到家中,爸妈似乎已经睡了,于是我蹑手蹑脚的洗漱后便一头钻进了被窝,顺手回了洪三和老肖的消息,一些关于训练的事和人员寻找的后续报告。

    12月28日,子时刚过,漠北市的底下的黑暗却悄然来临,这一日,注定不凡。

    漠北市最大的地下灰色头头赵小杰带着手下六百多名小弟,横扫了王氏集团的所有酒店、饭店、kvt、酒吧、夜总会、洗脚城,甚至是连王氏集团的超市也砸了两家,而那些安警只是逮捕了十几名有前科的小弟。

    子时刚过,赵小杰聚集了六百多名小弟在王氏集团大厦的楼下 ,已经得到确切消息,王龙就在大厦之内。

    王氏集团大厦的楼梯安全通道是螺旋设计的,每层有两到三个楼梯,上一层的入口与下一层的入口必须经过半个大厅才能到达。大厦内聚集了王氏集团养的所有保镖和黑道之人,足足有两千人,分布在一至五楼各个地方。

    夜幕下,刀光凛冽,赵小杰摸了一下那锃亮的光头,喊道:“这里面有两千个乌龟王八蛋,你们怕不怕!”

    “不怕!”众人其呼!

    “今天,老子就带你们抢个够,拿下王氏集团总部,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们的!”赵小杰喊道:“给我上!”

    一个小时后!

    赵小杰一步一步的走上了五楼,门口处是王氏集团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手里都提着大刀,更有甚者,腰间鼓鼓的,明显配着枪。

    “赵小杰,你别欺人太甚,我们已经加入了神起集团,并且入了董事局,你老爸也拿我们没办法的。”一名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

    赵小杰没有理会,而是自顾自的走着,直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今天我就是要废了王龙,谁拦我,死!”赵小杰贴着那个中年男子的脸说道,后面的人也听得清楚。

    看着浑身是血,仿佛地狱里的修罗一般的赵小杰,众人心中也是骇然的,一时间竟然纷纷的让出了一条路。

    穿过整个四层,竟然是无人敢拦赵小杰,赵小杰顺利来到了第四层通往第五层的入口,一名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子站在了那里,对他说道:“赵小杰,你想清楚了,这一层如果你上去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王彦!少假惺惺的了!”赵小杰没有理会女子的劝导,径直走了上去。

    王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成了这样!”

    赵小杰一步一步的来到了第五层,王氏集团的高层会议室,里面赫然坐着当今神起集团势力最强的三个人,赵天洛、王石、钟欣荣。

    还有北国杀手排行榜的并列第二的三位,皆是出自天阁,代号分别为诏命、忘忧、众天,传说杀手榜第一的是天阁的阁主,代号雪鹰!但是从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此并不知道第一到底是谁,只知道第一的代号是雪鹰,曾以半寸刀、半颗子弹取胜排名第二的诏命、忘忧和众天,因此位居第一,也被排名第二的三位认可。

    在看到赵天洛的那一瞬间,赵小杰就萌生了退意,看来王彦这次没有欺骗自己,但是他人已经来了,又有何惧呢?直面便是。

    赵小杰的步伐明显的沉重了,带着一丝恨意,悔意,来到众人身前。

    “看来,我来晚了一步!”

    “你从来就不曾早过!”赵天洛神情严肃道。

    “你又何曾早过!”赵小杰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赵天洛。

    “我不想跟你谈那些事,今天的事情就此收手吧!”赵天洛说道。

    “什么结果!”心知赵天洛已经与王家达成了协议,赵小杰低声问道。

    “你没有资格知道!”赵天洛没好气的说道。

    “好,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去知道。”说着,赵小杰看向侧方坐着的瑟瑟发抖的王龙,手中大刀不由分说就甩了过去,但是在三位绝顶高手的面前,那宛若一把孩子的玩具。

    三颗不同形状的暗器破空而出,几乎同一时间击中刀身,大刀瞬间被钉在了地上,王家的保镖则急忙挡住了王龙的身体。

    “你放肆!”说着,赵天洛一个烟灰缸就砸向了赵小杰的膝盖,赵小杰普通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赵小杰愤怒的想站起身来,但是身体已经乏力,膝盖受到重击,一时麻痹,不能支持此时筋疲力尽的赵小杰。

    “洛总!这事本来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孙子不懂事在先,如今打也打了,闹也闹了,我看,我们就按照合约执行吧,大公子看着也伤的不轻,这浑身是血的,别落下什么病根啊!”王石假装关心,悠悠的说道。

    “是啊,洛总,毕竟闹翻了对大家都不好,经过今天这一闹,怕是这整个北国都不敢再对小姐不敬,相信不会再出现相似的事情了!”钟欣荣说道。

    “诏命,带他回去!”赵天洛冷冷的吩咐道。

    于是诏命从赵天洛的身后走向赵小杰,赵小杰想反抗,但是无异于蚍蜉撼树,诏命一掌击晕了他,将他轻松扛起,向楼下走去,众人纷纷避让。

    而王石和钟欣荣却是一惊,要知道他们二人身后可都是杀手排行榜第二的人物啊,这赵天洛就不怕他们反水杀了他,但想归想,王石和钟欣荣却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等赵天洛收到诏命的消息后,赵天洛才起身笑着说道:“多谢王总款待,希望我明天一到公司就能看到王总的合同,否则,神起集团的大刀就要开刃了!”

    王石一愣,随即笑呵呵的说道:“那是自然,洛总放心。”

    见赵天洛要走了,钟欣荣坐下去也没意思了,起身说道:“王总就别出去了,我帮你送送洛总!”

    “好好好,那就多谢钟老弟了!”王石急忙谢道。

    于是赵天洛带着几名手下和钟欣荣一同走上了电梯,下楼,来到地下车库,看到一地的血迹,钟欣荣不由的感慨道:“还是年轻人气血旺盛啊,这血战打的,要是我能年轻二十岁也定在干上一波。”

    “怎么,现在就服老了!”赵天洛回身问道。

    “唉,不服不行啊,五十有六了!”钟欣荣感慨道。

    “呵呵!拳怕少壮,棍怕老狼,各有厉害之处的,别小瞧了自己啊!”赵天洛安慰道。

    “唉,不说了,困死了,需要货了说话,洛总,您私人购货,我至少给您打七折!”钟欣荣笑着说道。

    “哟!那钟总可是大出血啊!哈哈!需要私货的话肯定先找你!走了!”说着,赵天洛坐上了黑色越野车 ,吩咐一声,司机一踩油门飞出了地下车库。紧接着,钟欣荣的车也出来了。

    送走了两位大佬,王石那笑眯眯的脸瞬间就僵了,王龙跪在地上,前面还跪着一男一女,分别是王龙的父亲王之远和母亲林一莲。

    “爸!养不教父之过,您怎么打我骂我都成,儿子绝无怨言!”王之远带着一副金属眼镜,穿着朴素,文质彬彬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家财万贯的主。

    “你们两个起来吧!”王石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向落地窗前,说道:“你们过来看一下!”

    王之远和林一莲纷纷起身来到王石的身后,准备受训。

    “你知道吗,之远,为了打下这座北国的咽喉城市,我们王氏集团废了多少心机,流了多少血,耗费了多少时日?”王石脸色铁青的说道。

    “自您来到漠北市以后,一直就在酒店、饭店等场所布局,有二十年了吧!这期间,您亲自看过场子,上过战场,又大刀阔斧的改革,几次都是九死一生、濒临倒闭破产。最后与神起集团的达成合作,短短几年之内就垄断了漠北市九成的酒店、饭店,更是占据了漠海省七成以上的酒店业。”王之远说道。

    听到王之远的话,王石的脸上稍稍的恢复了一些血色,说道:“我王石一共三个儿子,一个吸大烟,一个好色,唯独你还让老子心里舒服点,不仅为了王家续了香火,还把王家的资产打理的井井有条,但是如今这王家唯一的香火竟然是如此不成器的东西,我是不是该考虑让老大的女儿来接任我王家的生意啊!”

    “不可啊!爸!”王一莲急忙说道:“自古以来哪有女子继承家族的,那样王家岂不是要改姓了!”

    “闭嘴!”王之远对着林一莲喝道:“爸没问你,多什么嘴!”

    王石转身看着王之远和林一莲,点燃了一根烟,神情总算是有些缓和了,于是悠悠的说道:“王彦是我的孙女,也是王家的后代,怎么就改姓了,彦儿的智慧、谋略、才华大家有目共睹,漠北市的酒店有六成都是她在打理,如不是她的苦苦哀求,她那不成器的爹早就被我扔到南国自生自灭了。”

    “是!彦儿侄女智谋过人,儿子早有所闻,只是、、、毕竟龙儿还年幼,少不更事,容易为情所困,乱了方寸,还希望爸给龙儿一点时间去改过。”王之远娓娓道出,话说的很是中肯,王一莲在一旁也是随声附和。

    “是啊!爸!龙儿还小,希望爸给他一点时间去改正,将来龙儿定然会出人头地的!”

    王龙混迹社会这么久也不是一个盲目自大狂妄的富二代,这一次赵小杰的追杀,让他清楚的看到了漠北市到底谁才是王的局面,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和青涩。

    只见王龙缓缓的跪着来到王石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

    “龙儿,你做什么!”王之远看着拿着水果刀的王龙,不由的一惊,就要上前去夺。

    “退下!”王石一声大喝,王之远不得不让开,但是还是大声对王龙骂道:“小兔崽子,不得造次,你若是敢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王石望着王龙,却是不以为然,自己的孙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虽然有时候有些狂妄,甚至自大,但是他的脑子却是机灵的,他不至于在自己身边站着忘忧这样一等一的杀手面前刺杀自己,而且,有什么理由呢?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决定将他送到南国的老家,王石自信王龙是有话要说,或者有什么事要他决定。

    王龙拿着水果刀,跪在了王石身前,说道:“爷爷,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为情所困,我不该一时脑热动了邪念,从今以后,我王龙只以我王家的事业为重,以血为证!”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王龙右手拿着水果刀就刺穿了附在地上的左手手掌,顿时鲜血直流,吓得王一莲一阵昏厥。

    但王石的脸却微微的露出了一个弧度,内心笑道:“我王家总算是有一位血性的男儿了!”

    “明日启程,不得怠慢!”

    王石转身离去,带上了墨镜,那墨镜之下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身后忘忧等保镖纷纷跟上,王之远急忙叫人去医院,这时王彦上来了。

    “二叔!受伤的兄弟们我已经派人送到医院了,小龙这是怎么了!”王彦说着就要上前查看,王一莲则一把拦住了她。

    “少在这假惺惺的,你巴不得我家龙儿早死的吧!”

    “闭嘴!”

    王之远喝道:“你扶着点,我去开车!”

    “用我的吧,地下车库里面到处是受伤的兄弟在排队上车,我的车在外面。”王彦说着拿出一把镶着红色宝石的跑车钥匙。

    “谢了,彦儿!”王之远诧异的看了一眼王彦,没有多说什么,扶起王龙就向电梯走去。

    等众人全部都离开之后,王彦站在空空的大厅内,坐在了当时赵天洛、王石、钟欣荣三人对面的一个红木茶几上,穿着职业装,黑色的紧身西服将王彦妖娆的身材展露无遗,王彦翘着二郎腿,左脚绕过细长的小腿勾着右脚,斜放着,姿势十分的优美,赏析悦目。

    啪嗒一声,王彦从拿出一跟细烟,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红唇轻启,烟雾微微缭绕,诱惑力十足。

    只见王彦紧紧的盯着前方的三个空座,手里的打火机不断的打开、合上,合上、打开,周而复始,不断的重复着,空荡的大厅内,传来,噌、咔哒、咔哒、噌的声音,很容易使人渐渐的陷入神往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了警笛声,应该是安警来收尾了,现在王彦是这里的最高指挥人,他必须马上下去解释。

    只见王彦从红木茶几上坐起来,笑了笑,十分的自信、迷人,顺手整了整衣服,掐灭烟头,拿了一杯水漱口,吐在了一个小花盆中,又嚼了一片口香糖,方才慢慢的踏着高跟鞋走了下去。

    此时四楼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只有几个跟着王彦的保镖在哪里闲聊着。

    “彦总,正想通知你呢,安警来了,咋办!”刚刚拦住赵小杰带着金边眼镜的男子说道。

    “把我的大衣拿过来,把武器藏好。”王彦若无其事的说道。

    不一会儿,一名保镖将王彦的白色貂皮大衣拿来,王彦伸手接过,披在了身上,走进了电梯,电梯内有些许血迹,那是王龙留下的,王彦生怕那血脏了自己似得,让保镖踩住了那血迹不要动。

    不一会儿,电梯到了一楼,王彦走了出去,迎面便碰上了漠北市安警的警长吴安国!正是吴刚的叔叔。

    “吴大警长!您这效率可是不高啊,我这王氏集团总部都快被人打穿了您才露面,这些年我们高达数千万的税款看来是白交了啊!”王彦言语间露出丝丝不满。

    “呵呵,王大小姐见谅。这不是太晚了吗,警员们都回家了,留守的人又太少,这么大的暴乱哪能是几十个安警就能制止的啊,这不,我连夜向地方军队请求援助,这才晚了一步啊!”吴安国急忙解释道。

    这些都是客气话,王彦和吴安国对这里面的事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只是在公众面前还是要做戏一番的,外面已经布满了记者,和各个私家侦探。

    “得了,既然你们也来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回去录口供的活儿就交个老金了,我要回去压压惊了,唉,这吓得皱纹都起来了!”王彦照了照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镜子说道。然后转身走向外面一辆黑色越野车,要是不仔细看,都没发现哪里还有一辆车。

    吴安国哪里敢拦王彦啊,他的兄弟们还靠着王彦给的钱吃饭呢,于是急忙跟王彦说了再见,跟带着金边眼镜的老金客套了起来,二人是老熟人了,不用过多客套,现场取证清理完现场以后,直接一起上车回警局去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