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十六梦:北国最大的武器商!钟家!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我们不生产武器,我们只做武器的搬运工。

    漠北市,蛟河湾!

    “这批货怎么办?钟爷!”一名渔夫指着船上的箱子对钟欣荣说道。

    “买到南国吧!他奶奶的,还以为这次赵家和王家能大干一场呢,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老子这次又亏了!”钟欣荣骂骂咧咧道。

    “赵天洛的确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当年他能在天阁六个杀手的追杀下而不死,足以证明此人的胆略、武功皆是不弱,不过他也是一个自大的人,他故意支走诏命,就是想证明他自己一个人也不怕我和忘忧,同时也是在赌你们不敢对他下手,这样一个人,渍渍、、、很适合做对手。”众天直立在在码头上,悠悠的说道。

    “我管他武功多高呢,还不是一颗子弹撂倒,只是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先一步前来议和,打了王家一个措手不及。”钟欣荣说道:“这个老狐狸也是真的无情啊,那个瘪犊子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猥亵他的女儿,他竟然还先来议和。”

    “这就是他现如今坐在神起集团最高位置的原因啊!”众天望着天上的黑暗说道:“我总感觉这黑暗之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指引着我去探索关于赵天洛的一切,但那股神秘力量是什么,我不得而知,曾有幸和诏命比武,他似乎对赵天洛也不是十分的理解,甚至有时候,赵天洛的行踪他都摸不准。”

    “唉,别管他们了,先想一想这批货卖给南国的谁把,这些枪要是放在我们手里就跟废铜烂铁差不多了,而且一旦被人告发,老子又要亏一大笔。”钟欣荣急道。

    “不如!卖给我喽!”

    黑暗中,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了蛟河湾的码头上,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白色貂皮大衣的娇艳女子。

    “王彦!”钟欣荣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当然是你的人告诉我的喽!”王彦说着看向众天。

    众天一愣,语气冷冷道:“王小姐开玩笑最好有个限度,否则,在下不介意辣手摧花!”

    “哼,着实无趣,做杀手的,看来都是无情无义的种!”王彦讽刺道。

    “你!”众天轻怒,但是知道王彦的为人狡诈,城府极深,只能先稳住自己,不被王彦带进沟里,内心安慰道好男不跟女斗。

    “说实话,我时间很紧的!”钟欣荣不耐烦道。

    于是,王彦也不再逗他们。

    “之前你说过要给我们提供一批货,但是因为洛总的出现而不得不中止,我查了今晚漠北市所有车辆船只的进出记录,但以您的谨慎自然是不可能被我查到的,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看看那个码头今晚停工了!或者收工收的早了,这一个个的找下来,于是就找到了您老人家喽!”

    听完王彦的分析,钟欣荣背后发凉,这女人要是自己的对手,那自己可能在几年前就已经伏法了啊!

    看到钟欣荣发呆,王彦自是猜出了他心中所想,于是安慰道:“钟爷不用担心,现在漠北市的安警与几年前是没法比的,即使有人跟我一样猜出来了您的地点,想必最后也会被人泄露消息的,不是吗?”

    “说的也是!”钟欣荣笑道:“这些年神起集团在安警中部署的势力也着实有了很大的成就。”

    “闲话我们也不多说了,你那一船的硬货我全收了,还请您帮我送到一号仓库,至于钱吗,因为明天早上要与洛总和神起集团做财务上的交接,我只能等到明天下午才能给您,我先自己垫付一百万,您看成吗?”王彦客气的说道。

    “彦总哪里的话,以我们两家的关系,这点钱还在乎吗,我这就给你送过去,钱不钱不重要,啥时候给都行,只是,这一号仓库,保险吗!”钟欣荣谨慎的问道。

    “放心,您把货放哪就行,自会有人接替您的人,出了事我负责,钱我照付。”王彦爽快的保证道,钟欣荣不再耽搁,急忙让人把货送到一号仓库。

    只是钟欣荣觉得自己这件事办的太小家子气了,还不如一个女人爽快,人家几乎没给自己压价就照单全收了,这让他的老脸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钟欣荣临走时对王彦说道:“彦总,这批货我给你打七折,以后只要你要货,我统统八折!”

    “好啊!那太谢谢钟爷了!”王彦露出迷人的微笑,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钟欣荣这才觉得胸中的那口气消散了不少,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王彦看着货进了一号仓库,转身回到车上,发动汽车,心中轻骂道:“死老鬼,还八折,你这批军火买来的时候怕是连一成的钱都没有吧!”

    但王彦说归说,心里却是明白,在z国北国,对枪支管控及其严格,漠北市虽然现在在安警中有了势力,但是在军队中是丝毫没有根基的,若是被人利用军队扫黑,那谁都吃不了好,钟家能在这么严的戒严下搞到这么好的军火,实际上也是九死一生的。

    而对于南国来说,对于枪支管控虽然严格,但是南国有很多大帮派都有自己暗中制造枪械的能力,因此南国相对与北国来说,搞到枪支相对容易。但是想搞到钟家在中间倒卖的这些枪支是非常难的,这些枪支有A国的也有D国和Y国的,十分丰富。

    因此,钟欣荣给他的价钱其实也合情合理,一切事情办妥之后,王彦开车向自己的家走去,回到家中,王彦褪去厚厚的大衣和紧身职业装,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宽松的红色睡袍,钻进了柔软的被窝中,手机上设置了早上六点的闹铃,便沉沉的睡了过去,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那疲惫的脸庞,有着些许的红润,那是洗完热水澡的结果,如果有人此时掀开王彦的被子看一下王彦的的小腿就会发现,到现在,王彦细白的小腿都是僵硬的,那是因为穿着高跟鞋不断的走或站立时间太久而变得麻木的样子。

    王彦是王氏集团大公子王之国的独生女,王之国生性懒惰,不思进取,整日游手好闲,在妻子有了王彦之后,更是染上了大烟瘾,以至于王石彻底放弃了他,也断了他的财路,但是王之远还是时不时的接济王之国,王之国因为抢货被人打断了一条腿,最后一直经营一家表面是小吃店的烟土分赃点,勉强维持他的烟瘾和生活。

    随着王彦的渐渐长大,出落大方,王石对这个孙女也是喜爱,就让王彦母女两个跟了他生活,后来王彦读了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开始帮助王石打理酒店的生意,作为学工商管理的高材生,王彦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理清了王氏集团所有的业务,并且开始独自接管一家酒店,在王彦没日没夜的策划下,王氏集团的酒店开遍了整个漠北市,整个北国的酒店业到现在有七成都是王氏集团的。

    但是,五年来,王彦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睡的最长的时间也不过五个小时,往往都是只有三四个小时,不断的赶赴这个项目或者那个项目。可以说,如果没有王彦的努力,王石如今是坐不上神起集团董事局的位置的。

    早上六点,优雅的钢琴曲响起,王彦骨子里还是很女人的,他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不奢望,她知道她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王家给的,她将用二十年去回报王石对自己这个孙女溺爱的二十年,将王家推上顶峰,然后归隐,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但王彦殊不知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是不会再来的,到时候便追悔莫及。

    刷牙,洗脸,简单的化了妆,换了一套相对简单牛仔裤加白色上衣,披了一件黑白格子大衣,少有的穿了一双运动鞋,王彦便急匆匆的下楼了,王龙的飞机是七点就要起飞的。

    坐上自己的黑色越野车,发动,王彦一脚油门便飞了出去,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可以开这么猛的车。

    作为机场的至尊vip,在安全的范围内王彦早已可以自由出入机场内部,越野车在飞机的侧方不远处停了下来,来为王龙送行的只有寥寥十几个人,都是王之远的心腹手下,还有王家养的杀手榜排行第二的忘忧,这一点是王彦所料不及的。

    “你怎么来了!”林一莲见到王彦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因为王彦的实力强悍,是王龙以后上位最大的绊脚石。

    “作为小龙唯一的姐姐,我有不来的道理吗!?”王彦说着走向王龙。

    王之远看着也不说话,想看看这个王彦到底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忘忧哥!”王彦看到王龙身边的忘忧打了声招呼。

    “彦小姐不必多礼,我不过是个保镖,直接叫我忘忧就行!”忘忧客气道,但是内心却是欢喜的,高傲的人更是自傲,王彦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老总,王氏集团暗中的二把手,她对自己毕恭毕敬,忘忧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小龙,这是黑金令,你拿着,z国高级裁决人的身份象征,是我替你弄来的,顺便我帮你买了一批军火,这是接收地点。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你不得动用,清楚吗?”王彦仔仔细细的嘱咐着,王龙连连的点头。

    “彦姐,你放心吧,经过这件事我成长了不少,不会在意气用事了,我一定会在南国闯出一片天地的,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小龙没齿难忘!”

    “王彦!你做什么,少来这里猫哭耗子、、”

    林一莲说着就要拉开王彦,却被王之远一把拽住,“你给我回来,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王彦根本没有理会林一莲,只是抱住了王龙,说道:“记住,小龙,你是我王家的唯一希望,我王家的将来就在你的手里了,这个重担你必须一点一点的给我扛起来。”

    王彦一字一句的说着,更像是对自己的鞭策,忘忧听在耳边,也记在了心里,同时对王彦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好!”

    王龙低声应道,拍了拍王彦的肩膀,随即传来工作人员的提醒。

    “王龙先生,请登机!”

    二人不再耽搁,随即分开,王龙和几名保镖上了飞机,当王龙走到舱门时,忽然回头,望着王彦、王之远和林一莲等人,眼神中尽是不舍,但最后转为了坚定。

    “姐!等我回来!”王龙喊道:“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多少!”

    王彦一愣,王之远和林一莲更是一脸蒙。

    随即王龙走进机舱,王彦等人则返回车里,林一莲想问王彦做了什么,让他的儿子如此对她,但是被王之远强行拉回了车里,匆匆离去。

    车里,王彦独自坐着,眼神空洞,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轻轻的开启红唇。

    “吴刚吗!?”

    12月29日!

    漠北市出现一道奇观,近二百名学生组成十个队伍纷纷跑步上学,市民们争相拍照上传,称赞当代青少年的风气。

    然而漠北市热搜排名第一的,竟然不是我所带领的烬武会近二百人的跑步锻炼,而是关于漠北市第四中学的四大天王的。

    坐在班里,同学们的八卦都已经传疯了,李筱玥把她的平板电脑给了我看,上面是一则新闻。

    昨日凌晨,王氏集团大厦发生帮会重大恶性斗殴事件,轻伤1025人,重伤301人,死亡12人,漠北市安警部联合地方军队倾尽全力调查此案,嫌疑人赵小杰、吴刚、王龙正在调查之中。

    底下还有一些小道消息,但是评论却是已经上万了。

    据说王龙和吴刚都是漠北市第四中学的学生,是漠北四中四大天王中的两位,可见如今青少年的政治教育之不足,学校管理之混乱亟待解决。以下是关于近两年了,四大天王所犯下的种种恶行。

    “这么严重,这赵小杰怕是疯子吧!王氏集团的总部他都敢打!”我惊讶道。

    “自从赵小雅的母亲去世以后,这赵小杰就性情大变,与赵天洛势同水火,对赵小雅却是百般呵护,简直就是宠妹狂魔。”李筱玥说道:“现在王龙已经去了南国老家,吴刚在昨天就提交了退学的申请书,想来是早有准备了,准备藏匿起来,赵小杰听说也被赵天洛带走了,这件事最终也只会被神起集团和王氏集团联合压下来,拿几个小喽啰顶罪,现在你知道要你做的事的重要性了吗?”

    我默然,但是老子现在还是不想以裁决人的身份去完成那个理想,因为裁决人本身就在体制之内,而体制之内可能早已千疮百孔,如果没有一剂猛药从外面注射到其中,z国是治不了根的。

    “我自有打算,你不必费心!”我说道。

    “你!”李筱玥看着我那毫不在乎的脸,气的皱眉,一把夺过来平板电脑,返回了座位。

    于是我拿出手机,给洪三和老肖发了一个消息,哦,顺带说一下,禁止带手机那是对于高一新生的管控,到了高二,几乎是管不了的局面,这就是学校不成文的规矩,就像大学住宿查寝,那个学生会的敢查大三大四学生的寝室。

    “洪三,老肖,中午操场开会,通知王龙和吴刚以前的小弟们,取消四大天王的由头,想办法让他们加入烬武会,想些点子出来改善一下漠北四中学生给社会的印象,否则我们的小弟会越来越少的。”

    发完消息,叮叮咚的上课铃响了起来,我翻开了书本,心思却是已经不再书本之间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