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二十梦:萧山约会!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不经意说出的一辈子,并非是年少轻狂,而是感情最真挚的回馈。

    我和老肖、徐云海回到一楼,洪升已经将一切打理妥当,而台球厅的老板知道台球厅出事以后也赶了过来,最后和洪升签订了协议,我们拿三成的利润收入,但是所有人员都必须由我们自己提供和支付工资,他只提供物品和场地等。

    我想了想,平时上课,洪升的一些学员可以帮忙照看,其他时间由烬武会的人照看,而且台球厅本来就是周末和晚上最忙,那时候我们也放假了,正好可以照看。这样一想,也不失为一个正当的来钱手段。

    与洪升寒暄了几句,我把老肖和徐云海留下来学习打理台球厅,自己则一个人回了家,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老妈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老妈边拿碗筷边说道:“快去洗洗!”

    “去同学家帮他补课去了,对了,老爸今天又不回来吗?”我看着空空的客厅,边洗手边说道。

    “说是有个文件亟待处理,晚点回来,说不用等他吃饭了!”老妈说道。

    “哦!”我应道。

    桌上是简单的两菜一汤,却是营养搭配均衡,有荤有素有汤,匆匆的吃过晚饭,老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便回到屋内去跟小雅煲电话粥了,老子那是头一次觉得时间竟然可以过得这么快,头一次觉得一个人声音竟然可以这么的抓人心魂,头一次觉得女人真的是男人的兴奋剂。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什么新奇的事情,烬武会进入正常的训练,洪三、老肖、洪升都在极力的寻找可用的人才,虽然都不理想,但三个人仍然没有气馁。

    李筱玥、董晓梦、李小冉、乔巧联合班里的哪些女生和男生,在准备各种各样的节目;孙浩也没有来台球厅找事,吴飞在第二天的晚上不出意外的带领着数十号兄弟加入了烬武会,刘胜辍学了在洪升的跆拳道馆工作,王龙曾经的小弟因为与烬武会以前有了太多恩怨纠葛,无法融入进来,刘胜一走,王龙的小弟们彻底的散了。

    赵小杰袭击王氏集团大厦事情也慢慢的被各种各样的花边消息淹没了,神起集团和王氏集团拿出来大量的资金来赔偿给受难者的家属,哪些人本来就是混社会的,因此没有一个家属提起上诉,纷纷拿着钱走了。

    而这几天对我来说,就只有一个字,溺!我沉溺在了和赵小雅的世界里,吃饭、逛街、去公园踏青,穿情侣装,情侣鞋,情侣袜,带情侣项链,情侣手表,情侣帽子,感情迅速升温,甚至到了用同一个杯子、同一双筷子的地步,感觉就差结婚同居那个啥了。

    连我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这么的能玩,以至于连续两天都是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家中,被老妈一顿训斥,但老爸似乎看出端倪了一般,说男孩子注意安全就行,晚点回来没事。

    终于到了周末,我和赵小雅约好了要去萧山爬山,一大早我便起来好好的把自己倒腾了一下,穿上和小雅一起买的运动装,带上与小雅配套的情侣帽,带上运动情侣手表,穿上情侣运动鞋,可以说,我和小雅这一身上下,除了我少了的那件,其他的我们都是情侣配套的,本来对于某件贴身之物我还是很尴尬的,但是人家一个女孩子都那么坦荡,我怎么能反驳呢,于是就买了两件配套情侣的贴身衣物。

    我收拾完毕,喷了些许香水,刚刚走到楼下,就见到了从红色越野上下来的赵小雅,一身红色运动装和我的灰色运动装款式是一模一样的,为了躲避邻居的目光,我们急忙上了车,周末年轻人起的都晚,哪些起得早的老头老太太也早早在广场上晨练了,因此我们走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小区的其他人。

    我和小雅坐在后面,前面开车的是袁天仲,副驾驶是周扬!

    “怎么会是你们?”我惊讶道,要知道虽然李筱玥和赵小雅表面上和好了,但是李筱玥的势力与神起集团是敌对的啊!

    “怎么,不欢迎我们吗,别忘了你还欠我们呢!”周扬说道。

    “不是!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李筱玥安排你们来祸害我的吗?”我问道。

    “你问问赵小姐吧!”周扬看向赵小雅。

    赵小雅这才跟我解释道:“今天刘姐有事回家了,最近神起集团的事又多,她不想麻烦父亲的人,所以就找了周扬和袁天仲。”

    听到这里,我似乎有些更加疑惑了,赵天洛是什么人,他会任由自己的女儿跟来历不明的人接触吗,而且赵天洛如果知道李筱玥、周扬、袁天仲的真实身份,他为什么敢如此大胆将女儿交给自己的敌人?

    想到这里我又忽然想起了李筱玥当初说的话,赵小雅是赵小雅,赵天洛是赵天洛。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否则赵天洛不会如此放心的将赵小雅交个周扬他们,李筱玥也不会在意赵小雅的安危。

    “哦!是这样啊!”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把手放在了周扬的肩膀上,说道:“你们要是敢当电灯泡,小心我发飙啊!”

    周扬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放心,到了萧山我们还有其他事呢!”

    我不以为然,问袁天仲,“天仲!我信你!”

    “是真的,我们不单单是送你们去萧山,更重的是我们有一些事情要调查!”袁天仲诚恳的说道。

    我这才相信他们,随即安坐在后面,赵小雅毫不忌讳的躺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轻轻的拥着她,问着她身上醉人的体香,抓着她洁白修长的玉手,温热,光滑。袁天仲是一个对武学痴迷的人,定力是很好的,周扬也是一个颇具城府的少年,虽然大我一岁 ,但是心智至少大我七八岁了,只是斜着看了我们一眼,便戴上了耳机闭目养神。

    到萧山有一段路程,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们下了高速,袁天仲的车技是很好的,下了高速后我们沿着山路又走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我们都睡着了,愣是没有被颠醒。

    “到了!”袁天仲对着我们喊道,同时拍了拍我和周扬。

    我揉了揉双眼,向窗外望去,一片翠绿,这在寒冷的冬天确实少见,那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松树林。

    由于地热的原因,萧山积雪不多,看上去有些灰蒙蒙的。

    我打开车门跳了下去,伸手去扶小雅,小雅故意蹲在车门框上,然后嘴里“嘿!”

    的一声,蹦到我的怀里。

    “小心点!”我放下小雅,提醒道。

    小雅笑的十分灿烂,挽住了我的臂膀。

    “秦烬,车钥匙给你们,我们下午三点在这里碰面!”袁天仲把钥匙递给了小雅。

    “你们开车走吧,来接我们就行。”赵小雅说着就要把钥匙给袁天仲。

    袁天仲推辞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开车不方便,就留在这吧!告辞!”

    “告辞!”

    相互道了别,我们从后备箱拿了各自的背包,各自离开,我们停车的地方是一个简单的停车场,有一间小的便利店,供回来的人休息、吃饭、补充物资。

    我背着一个硕大的旅行背包,里面有帐篷、蚕丝被、水壶和一些吃的,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都是赵小雅塞进去的。

    而赵小雅一身上下就两样东西,一个一亿像素的单反相机,还有一部神起集团制造的最新的神云20S手机。

    等我背上硕大的背包拄着特制的手杖前进时,赵小雅忽然跳到了我的身前,举起相机就给我来了一张。

    我笑道:“你在拍下你虐待我的证据吗!?”

    赵小雅没有马上回我,而是看了一眼刚刚拍的照片,苦着脸说道:“本以为你会累的吐舌头、满脸通红的,没想到你看起来却神采奕奕的,无趣!”

    我一脸黑线!

    “你把我累惨了,谁陪你登山啊!”我喊道。

    “算啦,既然你这么有劲,就连我一起背了吧!”

    说着,赵小雅竟然跑过来,转身就要往我的背包上跳去。

    “别、别,你小心点!”我急忙喊道。

    只听见赵小雅扑哧一笑,“逗你了,我帮你把石头拿出来!”

    、、、、、、

    我一愣,头上一万只乌鸦飞过!

    我的内心是无法形容的,这姑奶奶真的是各种奇葩想法层次不穷啊,栽到她的手里,真不知是福是祸啊!

    赵小雅拉开背包,真的从里面抱了出来两块硕大的石头,我顺手从她的手中接过扔了出去,每块差不多有七八斤,真是服了这赵大小姐。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赵小雅却是给了我一个吻作为奖励,虽然是脸上,但别有一番风味。

    “走吧!第一个目标点,迎客松!”赵小雅兴高采烈的向前跑去。

    “慢点,小雅!”我喊道:“地上都是石头!”

    “知道了!”赵小雅大声回道,同时停在了一处开阔的路边上,拿着相机对着满是翠绿的山峰不断的拍着。

    我不快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每遇到一个她觉得很美的地方,她总是让我站在前面拍照,刚开始我还有些推脱,但是到后来就已经习惯了,没等赵小雅说话,我就自己走到了她认为美的地方。有时她也会过来拿出手机跟我合照,或拥抱,或贴脸,或比心。

    终于,我们到了第一个目标点,迎客松,这棵迎客松是萧山的一个象征,迎客松已经数百年了,树高十二米,胸径70厘米,地经80厘米,枝下高2.6米,树干中部伸出长达6、7米的侧枝,仿佛在欢迎来客。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和小雅都没吃早餐,于是便在迎客松下休息,开始野餐,萧山近些年游客少了很多,而且现在是冬天,登山的人就更少了,所以,我和小雅一路走来就遇到了一个下山拉货的山夫。所以此时,我们在平时人们络绎不绝拍照的迎客松下,十分的安静。

    我打开背包,拿出来垫子、水壶和赵小雅准备的各种各样的零食。

    赵小雅撕开了一袋肉松,递到我的嘴边,说道:“辛苦了 ,帅哥!”

    “不客气,美女!”我一口吞下。

    “你慢点,差点咬到我的手!”赵小雅躺在我的腿上打了我一下。

    “小雅啊!你为什么喜欢冬天来萧山啊!夏天的萧山会更美吧!”我摸着小雅的头发说道。

    “因为冬天的萧山,才是真正的萧山,才是我喜爱的萧山,有些萧瑟,但有一种凄凉之美。”赵小雅静静的说道。

    我知道,赵小雅是想她的母亲了,在她的心中始终留有冰山一角封存着她和她妈妈的记忆,那记忆变成了她最美好的回忆。

    “那我答应你,每年我都会跟你来 一次萧山,一起感受这萧瑟之美!”我深情的望着小雅,小雅也深情的望着我,一些莫名的因素在爆发着。

    望着那晶莹剔透的俊美脸庞,媚眼离离,我的心魄已经被小雅那深邃迷人的样子勾走了,抱起小雅的身子我深深的吻了下去,小雅手中的薯片滑落在了垫子之上,双眼迷离,我以为她在看我,于是我急忙闭上了双眼,全心全意的享受着双唇间带来的刺激,紧紧的拥抱着小雅,每一次都想将她融化进自己的身体之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风袭来,小雅被我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小雅淡淡的粉色唇彩已经被我亲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亲吻时间太长而被亲红了的娇艳红唇,我的双唇也变得十分鲜红。

    小雅转身躺在我的怀里,我从背后抱着她,她侧着脸向上看我,我们只是傻笑着,享受着这一刻带来的美好。

    “你说,要是我们能一辈子就这样坐着,多好!”我触景生情道。

    “那我们就约好了,一辈子我都在你怀里,你在我的背后抱着我!”小雅静静的说道,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我的手上不断的抚摸着,我的手任由她的摆弄。

    “当然,等到了年龄我就娶你,你可不要嫌弃我!”我说道。

    “放心,即使你一无所有,只要你是爱我的,我就一定嫁给你!”小雅诚恳的说道。

    “真的吗?”我笑道:“如果我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乞丐的衣服,拿着一个破瓷碗走到神起大厦的大门前,大喊一声,上天啊,把高贵大方、美丽动人的赵小雅赵大小姐嫁给我吧!你会出来吗?”

    赵小雅闻言扑哧一笑道:“那我就穿着碎花大棉袄,大棉裤,头戴狗皮帽,穿着棉布鞋,拿着一条红手帕跑着来见你。”

    “那我转身就走!”我假装不屑的把脸一扭,随即大腿上传来一阵揪心的痛。

    “你敢!”赵小雅嘟着嘴向上看着我,俏皮的样子着实让我春心荡漾,我忍不住的就在上面蜻蜓点水了一下,羞得赵小雅站起身来,羞愤的说道:“你太坏了!不跟你玩了”

    我急忙起身想要抱住她,想要继续刚才的长吻,谁知这小妮子竟然一个转身脱离了我的魔爪,兴奋的笑着向外跑去,我急忙追去。

    我们在迎客松下追逐、嬉闹,安静有些萧瑟的萧山此时仿佛有了生机一般,充满了我们的欢声笑语。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