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二十一梦:凤凰图!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刻在石上的字也许终将被风化,但刻在心里的字,它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深!

    我们休息了半个小时,随便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继续向下一个目标老鹰嘴前进,从迎客松到老鹰嘴没有了宽敞的大路,只有蜿蜒曲折的小路,但好歹是有人工铺垫修理的,走起来虽然费力,却相对平稳。但这里的路都是一边山壁一边悬崖,也着实令人有些心惊。

    我让小雅走在内圈,自己走在外面,虽然距离悬崖边还是有一米多远,但我还是不放心这个爱蹦跶和充满好奇心的女孩,万一她一个心血来潮,我岂不是后悔莫及。

    山路蜿蜒曲折而上,有的地方宽一点,有的窄一些,最宽的地方有七八米了,而最窄的地方只有一米五,这对于胆大的赵小雅来说,毫无压力,反而是不怎么登山的我,在看到那窄窄的路时,不由的有些心慌,可看到小雅若无其事的走过去,老子怎么能认怂,于是不紧不慢的紧跟在她的身后。

    在来到一处山凹处的山路上时,我们看到了一幅刻在山壁上的字画,一幅栩栩如生的凤凰,旁边还有一句诗‘风夕风夕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署名:凤凰会!

    “凤凰会!”我诧异道:“难不成是凤凰中学的凤凰会?”

    “据我所知,整个漠海省就这一个凤凰会!”小雅说道:“能有如此手笔,恐怕也符合凤凰会的风格。”

    “此话怎讲!”我问道,

    小雅绕着凤凰图看了很久,忽然说道:“这幅凤凰图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注意到过。”

    我看着那刻在山壁上有十米高的凤凰图,也是诧异道:“不会吧,这么大的凤凰图,只要是经过这里一定会看到的!”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从凤凰台的腐化程度上来看,肯定不是今年才凿出来的。”小雅秀眉微蹙。

    “唉!有时间找个人打听一下不就得了,或许是因为以前被一些杂草挡住了呢?”我说道。

    “不对!”小雅忽然跑到了凤凰图的下方,哪里似乎刻着一些行书小字,说是小字,那每一个字也有碗口大小。我们走近一看,虽然有些风化了,但依稀还能分辨,那是一个时间,二oo六年九月初九。

    看到这个时间我和小雅都是一愣,因为我们都记得这个重要的日子,九月初九是小雅母亲去世的日子,也是我们不打不相识的日子,那一天我无意中救了她。

    “小雅!”我轻轻的呼唤了一声,小雅轻轻的嗯了一声,说道:“我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

    “那就好!”我抱住了小雅说道:“我会替阿姨好好的保护你一辈子的!”

    “嗯!”小雅搂着我的腰,似乎在想着这什么,也不说话,我也不敢把她放开看她在做什么,只能任由她把头放在我的肩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雅终于动了,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东西,放开我,蹲下身来,摸着那刻着的九月初九的最后一个‘九’字,那个九字的最后一瞥,力道十足,一笔划出,最后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我也好奇了起来,要知道在纸上我们很容易做到一笔划出,但是这可是在山壁上刻字啊,那要一斧子一斧子的凿出来啊,那样肯定会留下凿痕的,即使后天处理,也不可能完全像这般平滑顺势。

    “这最后一笔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替小雅说出了心中的疑惑,然后又看了看整个日期的手笔,更是有些疑惑了。

    “不单单这一笔,这一串日期似乎是一气呵成的,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顿!”说着,小雅拿起我的手杖在地上试着以最快的速度写着,我发现小雅写的字竟然与山壁上的字如出一辙,十分的神似,但是小雅只写到了年就戛然而止了,于是小雅开始不断的改变步伐手势,我在一边看得出神,此时的小雅似乎是在练什么剑法一般。

    我看了看时间,小雅已经不间断的写了十分钟了,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我拿过纸巾,走到了她的身前,帮她擦了擦汗,说道:“我想你一时半会儿也练不到那个人的境界了,先休息一下吧!”

    “嗯!”小雅看了看地上写到最后的九字,心有不甘,但是也明白这是自己现在的极限了。

    “先喝点水吧!”我拿了保温杯出来,给小雅到了一杯,天很凉,一会就能喝了。

    小雅喝过水,我才问道:“现在能跟我说说,你这是发现了什么吗?”

    “嗯!”赵小雅这才跟我道出她看出的端倪。

    原来,这刻下日期的人的手法像极了他爸爸的保镖,一个叫诏命的人的剑法走势,诏命也时常教小雅一些剑术、拳法之类的,但小雅只学了其形,小雅的力道和意念都远远达不到诏命的程度。

    诏命出自天阁,小雅是知道的,而漠北市哪些出自天阁的人就那几个,已知的有神起集团的诏命,王氏集团的忘忧、钟家的众天,还有最近才来到漠北市的袁天仲。

    但能一口气在山壁上写下这个行书日期的人,不仅要在书法上有很高造诣,剑法上也要有很高的造诣,且腕力惊人,小雅很清楚诏命的实力,力量上她是远远不及的,但是速度上诏命只能比她快上一倍,他刚刚以最快的速度在地上写字,只写到了年后的‘九’字,如果是拿剑在山壁上写字,恐怕只能写到‘六’字,所以诏命只能写到‘初’字,而最后的那个‘九’字,入石三分,最后一笔,力道掌握的又十分精准,这不是诏命能达到的境界,而忘忧和众天在书法上的造诣是平庸的,袁天仲的出剑她见过,没有诏命快。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能写下这样的字,除了诏命向他提过的杀手榜排名的第一的雪鹰,小雅不做其他第二人选。

    当年小雅母亲真正的死亡地点便是萧山,这一切不得不让小雅联想到自己的母亲当年有可能不是被黑帮杀害的,有谁敢杀一个杀手榜排行第一的人爱着的女人。

    那幅凤凰图,明显就是对小雅母亲的悼念,凤的眼睛像极了小雅的母亲,凤的脚上带着一个刻着弯月的环,那正是小雅母亲脚上的印记。

    “你是说,杀手榜排名第一的雪鹰,爱着你的母亲!”我惊愕道。

    “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妈妈的日记本里提到过雪鹰这个名字,只是我以前不曾想到那个雪鹰就是杀手榜第一的雪鹰。”小雅说道。

    “雪鹰不过是一个代号,那你的父亲可不可能、、、”我疑惑道。

    “不会的,如果雪鹰是就是我的老爸,他已经得到了妈妈,就不会写下这句诗了!”小雅说道。

    我想也是,已经得到了,还求个什么。

    “那接下来有什么想法吗?回去问问伯父?”我说道。

    “你傻啊!这个雪鹰九成是老爸的情敌,我去问老爸,那不是找骂吗?”小雅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说道:“当年妈妈表面上是被集团里的龚家害死的,老爸以此为由将龚家彻底了赶出了北国,但是我知道这只是老爸铲除异己的手段罢了,真正杀害妈妈的另有其人,但是六年来任何人都不准我去调查有关妈妈的一切,而有关妈妈的一切信息也被神云智能系统屏蔽了,我得不到一丝的线索,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丝希望,这个雪鹰一定知道妈妈的死因。”

    “你想要找到雪鹰???”我瞪着双眼问道。

    “嗯!”赵小雅点了点头。

    我的内心却被这丫头的狂妄想法打败了,那可是杀手榜排行第一的魔鬼啊,他要是能轻易的找到,还轮的着你吗,为了争夺第一的位置,诏命、忘忧、众天,三个万年老二早就去了。但是我又忽然想到了自己,当年赵小雅还不是凭着我的一缕头发就找到我了吗,这丫头的毅力可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思考,她说找雪鹰,怕也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念头。

    想到这里,我还不如在精神上支持她呢,于是说道:“好,我也帮你找,等我把烬武会发展到全国后,让全国的人帮你找。”

    “就你?还把烬武会发展到全国?”赵小雅故意讽刺道:“你咋不发展到全世界,全宇宙呢?”

    我一把把她拉到怀里,说道:“怎么,不信我吗?我告诉你,小雅,我一定会把烬武会带向全国、全世界、全宇宙的,到时候我带着你跟孩子们一起去周游世界,畅游宇宙!”

    “得了吧你!还全宇宙呢,你先过了联谊会这一关吧!”

    小雅双手在我的胸前敲了一下,羞涩道:“还有,谁要和你生孩子了!不要脸!”

    “我要脸干吗?要你就行了,为了你别说不要脸了,嘴我都不要了!”说着我就要俯身去亲小雅,这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阴暗了起来,看起来要下雪。

    “来的时候不是看了天气预报吗?怎么会阴天呢!真晦气!”我不由的有些不爽。

    “萧山周边的气候十分异常的,天气预报只能给个大概,我们快去老鹰嘴合照吧,然后去最后的目的地摘星亭,哪是一个很大的亭子,可以露营,如果雪下得太大我们可以去摘星亭下面不远的星月酒店。”

    说着,赵小雅趁机逃离了我的魔爪,把手杖捡起来扔给了我,向不远处的老鹰嘴跑去,我接过手杖,背上背包,快速的向小雅追去。

    老鹰嘴,顾名思义,就像一个老鹰的嘴一般,从山崖上伸了出去,那是一块伸向深渊的一块巨石,上面有一些枯黄的杂草,还有一块人为放置的石台,名为望月石,人们可以在上面刻下美好的纪念,但是历经数十年,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字,甚至有的字被重叠了,我本来也想找个地方刻上去我和小雅的名字的,但是实在是找不到地方了,而且感觉有点low,就没有下手。

    “秦烬快来,我们一起来这里拍张照,绝对震撼!”

    只见,不知何时,小雅已经坐在了老鹰嘴的最前端,距离悬崖仅有半米之遥,仿佛一翻身就能下去。

    “你、你小心点!我这就过来!”我急忙喊道,同时拿出一根绳子,绑住了望月石,一手牵着绳子来到了小雅的身边。

    “还以为你很胆大呢,没想到也恐高啊!”赵小雅笑着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可还没有跟你结婚生孩子呢!”我故意说道。

    “讨厌,没个正经,来!茄子!”

    说着赵小雅拿出手机,躺在我的肩上,给我们两个来了几张不同姿势的合照,身后就是万丈悬崖,老子心里也是服服的,这千金大小姐的兴趣真的是不一般啊!

    忽然,赵小雅往后面一趟,吓得我急忙把手放在她的身下,我们两个人就躺在了悬崖的边上,我的头皮甚至能感受到来自深渊的泠风。

    “你干嘛,小雅,太危险了!”我大声说道。

    似乎察觉了我的气愤,赵小雅有些生气的说道:“我就是喜欢这种在悬崖边缘行走的感觉,喜欢身在云端的感觉,如果你不喜欢,那你走吧!”

    老子一下子懵了,这是什么情况,上一秒亲亲我我,下一秒恩断义绝吗?

    “不、不是!小雅,我没有凶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出什么事啊!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活的下去啊!”我急忙解释道。

    “以前没有我,你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再说了,不是还有李筱玥吗,你的女神!”赵小雅生气的说道。

    “不是,你怎么了,忽然提李筱玥干嘛!”我侧身质问道。

    “你看,我一提她你反应就这么大!”

    “我!”

    老子一时无话可说,女人这生物真的是有些难以理解,我都和她确定关系这么久了,李筱玥我当然是不可能再去亲近的啊,而且以李筱玥的性格也绝对不想跟现在的我走的很近。

    一时无话可说,我躺下身来,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左手,她想反抗但是我的力量明显压过了她,于是她妥协,我们两个就静静的看着天上的云,慢慢的飘过。

    直到,星星点点的白雪开始飘落。

    “走吧!我错了!”我躺着说道。

    “哪里错了!”小雅平静的问道。

    “我不该凶你!”

    “还有呢!”

    “我不该反对你喜欢的事情!以后你上悬崖我就上悬崖,你想在云端我就陪你在云端。”

    “还算你有觉悟!”小雅忽然转过身来,压在我的胸口深情的说道:“秦烬,其实我很怕,我很怕你忍受不了我这些年来养成的小姐脾气,很怕你说我大大咧咧不女人,很怕你嫌弃我是个什么都不会的拜金女!总之,我很怕我输给了李筱玥!”

    我听到这里,内心一阵悸动,原来她这样一个锦衣玉食,众星环月的大小姐也有如此脆弱、害怕的时候,但转念一想,如果她不是真的爱我,又怎么会怕这些呢!爱真的是让人可以卑微到泥土里,也真的是可以超越一切的物质。

    我望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抬头吻住了小雅的红唇,随即分开,说道:“傻瓜,你这么善良美丽的女孩我怎么会伤害你呢?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

    赵小雅扑哧一笑,说道:“好土的情话啊!不过、、、我答应你!”

    我抱起了小雅,说道:“走吧!一会雪大了就不好走了!”

    “嗯!”小雅低声呢喃,环着我的脖子,就在我将要离开老鹰嘴的边缘时,崖下一朵娇艳的花朵印入我的眼帘,寒风白雪中,那娇艳的花朵仿佛一个傲视天下的女王,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万物枯唯我独荣。

    一个大胆想法在我的脑海中出现,那就是我要拿了这朵娇艳的花送给小雅。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