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二十二梦:血莲!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人世间最珍贵的‘礼物’不是礼物,而是为礼物所付出的一切心血。

    “小雅!等等!”我将小雅放到地上,将那能承受几顿重的登山绳系在了自己的腰间,右手抓着绳子,说道:“我看见下面有一朵非常好看的花,觉得非常适合你今天的衣服,我帮你取来!”

    “啊!”小雅惊讶道:“这下面,不、不要了,太危险了!”

    小雅急忙阻止我,抓着我的手臂。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就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吧!小雅,证明我爱你的决心!”我郑重的说道。

    小雅知道我的心意,如果不让我证明自己,那我肯定就过不了刚刚自己与她生气的那一关了,于是抱着我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吻,说道:“一定小心,我爱你,秦烬!”

    短暂旖旎之后,我放开了小雅,看了绳子的距离,紧了紧腰间的登山扣,就走向了老鹰嘴的边缘,然后告诉自己,我能行!

    我学着那些登山视频上的人的样子慢慢的踩着山壁,慢慢滑下,那夺娇艳美丽的花并不是太远,就在崖下两米的一个石头缝中,我一会就滑到了哪里,伸出左手就要去摘。

    就在这时,忽然一只蝙蝠就从石头缝前面一块凸起石头的后面盲区中飞了出来,吓了老子一跳,听到我惊呼,赵小雅在上面急忙问道怎么了。

    “没事,一只蝙蝠而已!”我回道,然后继续伸手去摘,哪成想那夺娇艳的花朵的根须竟然是如此的坚韧,我用手拔了好几次都没有拔掉,石头缝里的泥土都被我带出来了不少,那朵娇艳的花却是温丝未动。

    于是我从兜里拿出多功能军用刀,准备隔断哪些根须,就在我准备隔断哪些根须之时,忽然间,我听到密密麻麻的声音袭来,仿佛有无数的翅膀在煽动,就是从刚刚那个蝙蝠出现的盲区传来的。

    于是,我收紧军用刀,紧紧的抓住绳子,以应对将要面临的危险。

    “小雅,下面有东西,你注意点,一旦有危险立马就跑,背包里有酒有打火机!”

    随着我的提醒,那声音越来越大。

    “我拉你上来吧!”小雅担心的就要拽绳子,我急忙喊道:“来不及,小心!”

    只听嘭的一声,像是炸裂了一般,那朵红色娇艳花朵前方盲区的石头被撞开,无数的黑蝙蝠就冲了出来,不要命似得摩擦着石洞边缘,拼命往外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巨响,只见一只硕大的黑色巨蟒就从石洞中蹿出,整个洞口被扩大的一圈,周围的石头纷纷被震得碎裂掉落悬崖,那红色娇艳的花朵的根须也露了出来,竟然如大树一般盘根错节的深深的扎进了哪些石头缝隙之中。

    硕大的黑色巨蟒收力不及,半截身子就探了出去,剩下半截身子,扭曲着死死的抵在了洞口之中。察觉上当,巨蟒猛地一转身就要往上走,于是老子就赤裸裸的展现在了它的面前。

    赵小雅惊叫一声,随即反应过来我还在下面,捡起地上的石块便拼命的砸向巨蟒的黑色脑袋,但那黑色巨蟒皮糙肉厚,似乎没有感受到一点痛楚,反而激发了它的兽性,向我猛扑过来。

    看到巨蟒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开始狂跳,但是我知道现在巨蟒半截身子是悬空的,虽然它可以摆动身体,但始终角度受限,就在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我时,我一个飞身,抓住了那朵红色娇艳花朵密集的根须,开始不断的向洞口爬去,老子手里的军用刀是开过刃的,锋利无比,我必须把这黑色巨蟒处理了,否则我无论如何是爬不上去的。

    我顺着哪些根须爬到了洞口,黑色巨蟒开始调整角度再次向我咬来,我一个飞跳离开了悬崖,跳到了巨蟒距离洞口的不远身子上,登山绳猛的一震,好歹,我提前有了心理准备,虽然勒的很疼,但是还能承受的住。

    趴在巨蟒的蛇腹上,我的军用刀就插了下去,几乎不做停留,老子就狠狠的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黑色巨蟒疼的翻滚,我被狠狠的甩了出去,撞击在山壁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裂了似得,待我稳住身形,就见那黑色巨蟒被我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处,开始流出大量的鲜血,随着巨蟒的摆动,一些红黑色的液体不断的流出。

    也许是巨蟒的胡乱摆动扩大了洞口,也许是巨蟒因为流血过多乏力了,渐渐的,巨蟒的后半截身子再也支撑不住暴露在悬崖的那半截身子了,纷纷的就从洞里面滑落出来,于是,巨蟒就扭曲着从万丈悬崖掉落了下去,

    看到巨蟒掉落悬崖,我长舒一口,赵小雅在上面喊着我的名字,我高声回道:“我没事,我这就采了花上来!”

    “你快上来吧,别采了!”赵小雅在上面大喊道。

    “马上就好,你等一下!”我回道。

    于是我慢慢的跑到那朵鲜艳的花的下面,开始拿出军用刀,慢慢的切割,而就在这时,山洞中忽然传来啪嗒、啪嗒的声音,老子心里一紧,难道还有什么东西在后面,于是握紧军用刀,紧紧的盯着洞口,要是再有什么幺蛾子出现,老子这把一定先给它飞一刀,然后直接上去。

    随着啪嗒、啪嗒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呼吸也慢慢的变缓,直至屏息。

    忽然 一张英气勃勃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紧接着一张略显苍白的少年的脸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二人肩并着肩半佝偻着身子,探出洞口。

    看到悬在山壁上的我,二人大惊,那名少年更是猛地一抬头,撞在了山洞上方。

    “秦烬,你在这里干什么!”少年瞪着双眼,揉着脑袋轻声说道。

    “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搞什么!”我回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少年急忙压低声音道:“赵小雅在上面吗?”

    我轻声回答:“当然了,不然还能在哪!”

    少年眉头一紧,似乎有所顾虑的说道:“不要告诉她下面有个山洞,就说你在跟我们打电话。”

    我顿时明白了少年的算盘,于是说道:“放心吧你,上面风大的很,我们不大声喊,她一点也听不到。”

    “哦,那太好了!”少年如释重负。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裁决人有行动了?”我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在调查一件六年前执行的计划遗迹,事关现在z国最大的智能系统神云智能!”少年说道。

    “神起集团的神云智能?”我疑惑道。

    “是的”少年回道。

    “那根萧山有什么关系,一座荒凉的大山,怎么会有什么互联网啊!”我诧异道。

    “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这萧山内藏着一座先进的巨大的云端服务器,就是神云智能系统的源头,如果你想了解跟多,来咖啡馆找我便是,现在你赶紧上去吧,别让赵小雅起疑。”少年说道。

    “好吧!”我应道,随即开始用刀割那朵娇艳的鲜花。

    “你做什么?”另一名英气勃勃的青年男子忽然喝道。

    “摘花给小雅啊!”我回道。

    “那是血莲!”青年男子说道:“血莲一旦离开它那数十米盘根错节的根须就会立刻枯萎的”

    “是吗,有多快?”我问道。

    “我曾在天阁见阁主取过一次血莲,即断即枯萎。”青年男子说道。

    “袁天仲,你别骗我,然后自己来取?”我诧异道:“哪有什么花会立刻枯萎的!”

    “你不信!?”袁天仲说道

    看我不信的眼神,袁天仲对身后少年说道:“小杨你退后些。”

    然后就见寒光一闪,那朵血莲慢慢滑落,我急忙抓住,但血莲刚刚掉在我的手里,就变成了枯黄的颜色,不过须臾之间花瓣就全部脱落随风而飞了。

    这时传来赵小雅着急的声音,因为看不到我现在处的的位置,赵小雅急道:“秦烬,你好了没有,摘不了就别摘了,快上来,雪大了一会儿!”

    “好,我这就上去!”我高声回应。

    “你这手也太快了!”我埋怨道:“不摘就不摘呗,你把花砍了,这老鹰嘴不是少了一处风景吗?”

    只见袁天仲也不恼怒,而是指了指刚刚被斩断的血莲的断茎之处,只见一个小小的花骨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

    明白我的疑惑,袁天仲也不在打哑谜,直接对我说道:“血莲的根须及其广泛,怕是已经伸到了萧山的腹地,直接吸取萧山山脉的精华所在,因此血莲的生长速度不是一般花朵可比的,但是血莲生长到了一定大小就不在生长了,转而去发展自己的根须。”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有不甘的说道:“看了我注定讨不了小雅的欢心了啊!”

    “非也!”袁天仲看我神情落寞,于是便说道:“你真的想要这血莲吗!?”

    我当然想要,只有如此娇艳,遗世独立的奇花才配得上我的小雅。

    “当然,不然我费这么大劲下来干嘛,刚刚又差点被大黑蟒吃了!”我白眼道。

    “好吧!那大黑蟒本来是追我们的,算是我们对你的赔偿吧!”袁天仲说道:“要取得血莲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有些损人精魄罢了,现在这血莲还只是花骨朵,只需要少量的鲜血就可存活一日。”

    “什么意思!”我问道。

    “要取血莲,必须先以血养之,将断茎之处附在鲜血之处,可保血莲一日不败。”袁天仲说道,当年老阁主为了讨圣女红莲圣雪的欢喜,硬生生的以自己的精血摘了一只完全盛开了的血莲,据说老阁主因此休养了半年的光景。“

    “真的假的,你别吓我!”我惊呼道:“如果我连爬上去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怎么回去。”

    “放心,这花骨朵才这么点,用不了你多少血的,完全盛开的血莲千年都难见一次的!”袁天仲说道:“准备好了就做吧,把血滴在上面,我以最快的速度帮你切下来,然后将断茎握在你的手心伤口处。”

    “我这军用刀刚刚杀过蛇,不干净!”我探出手掌对袁天仲说道。

    袁天仲看了看我说道:“你可知道我这剑见过多少血???你确定要我为你划一剑!!?”

    袁天仲满脸写着疑惑,仿佛在质问我,你的军用刀见过的血与他的剑见过的血犹如一滴水和汪洋大海。

    “算啦,老子自己来,周扬,打火机借我一下!”我对着那名少年说道。

    “你小子怎么知道我有打火机,我又不抽烟!”周扬略有疑惑的问道。

    “你小子天生的操心命,来荒山野岭的萧山中,又是进乱七八糟的山洞,不带火是不可能的,你虽然信现代科技,但更信自己求生的本事!”我急忙说道:“快点的!”

    周扬笑了笑,递上打火机,说道:“你小子还挺有点脑子的,但是我可不是为了求生!”

    我没有理他,接过打火机便把军用刀烤了烤,高温消毒吗,然后拿出纸巾把刀上的黑色擦掉,稍等了片刻,我稳住身形,右手持刀在左手手心划了一道口子,急忙将鲜血滴在血莲花骨朵的下方三寸处,袁天仲眼疾手快一剑划出,归鞘,由于天气、地形的原因,他这次出剑慢了平时几分,我得以见到他的剑鞘,那是一个缠在 腰间的有着凤凰图案的金属腰带,腰带的头正是凤凰的头。

    我急忙接过血莲,将断茎握在手中,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像是被一个小小的舌头在吸一般。生怕再有变故,我右手抓着登山绳,开始攀爬,借着裸露出来的血莲根须,我很快便出现在了赵小雅的视线里,见我左手拿着花骨朵满手鲜血,赵小雅担心的叫道:

    “你手怎么了,把花扔了吧!我拉你上来!”

    “我才不呢,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拿到的,放心吧,我这就上来!”我喊道。

    于是,小雅在上面拉着,我脚蹬着凸起的石头,左手挽绳,右手挽绳,不一会就爬上了悬崖,摊在地上,脸色红润。

    深吸了几口气,我拉着小雅离开了老鹰嘴的悬崖,生怕又有什么东西冒出来,急忙来到望月石旁边,打开了手掌一看,那血莲花骨朵的根须竟然就那样明目张胆的布满了我整个手心,有的竟然已经伸进伤口之中了,我急忙摘下,袁天仲说过,这够他们活一天了。

    “怎么回事,那个红色的花呢,你怎么会拿着花骨朵上来!”小雅一边从背包中取出急救品,一边说道。

    “说来话长,这个就是那个红花的花骨朵,养好了就会长出来和那朵娇艳的鲜花一模一样的花。”我说道。

    赵小雅拿出来止血药和纱布帮我包扎,一边包一边说:“以后不许做这样的傻事了,那蟒蛇真的吓死我了!”

    听到小雅提到蟒蛇,我也是一阵后怕,想想如果不是蟒蛇大半个身子悬在空中不能自由行动,自己的小命还真难保啊。

    “嗯,不过为了你喜欢,我甘愿冒一次陷,况且这不是有突发情况吗,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说道。

    “那也不许这样了!走吧!再不走,下午就回不去了!缆车只有星月酒店才有!”小雅扶着我说道。

    于是,我们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子,并弄了一些泥土将血莲的根部包裹,放进了背包的侧面袋子里。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