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二十五梦:差点越过禁区的双手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人生就是这样,总是在不经意间打断你的计划。

    小雅告诉了我关于她的母亲苏小小的一切,言语中虽然有些哀伤,但是小雅已经从哪些年的伤痛里变的不再那么懦弱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强。

    我忽然意识到,赵小雅还有一个哥哥啊,那赵小杰是谁生的,拿赵小杰之前为了赵小雅杀入王氏集团大厦的事来说,不应该是领养的啊!

    “我有个问题,小雅,你说你母亲在与你父亲结婚第二年生下你以后就一直在研究人工智能,那你哥哥是怎么回事!”我不解的问道。

    只见小雅莞尔一笑,说道:“他是我妈妈捡的孩子,我把他给忽略了,!”

    还真是领养的,我内心一震,我那丈母娘对赵小杰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大恩,否则赵小杰不会如此视小雅为珍宝。

    小雅接着说道:“那是在我三岁那年,爸妈忽回来了一个大哥哥,我当时高兴极了,终于有人能跟我一起玩了,从那以后哥哥便成了我的最好的伙伴,爸妈忙的时候,是哥哥照顾我的生活的,陪我上学、下学,给我做饭,带我去玩,虽然爸妈说哥哥是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但我觉得爸妈对哥哥十分的溺爱,甚至超过我。”

    说着说着,赵小雅的声音就冷了下去。

    “但自从母亲走后,哥哥就完全变了一个人,抽烟、喝酒、打架、纹身,一年交好几个女朋友,从家里偷了几十万去拉帮结派,最后沦落为漠北市最大的毒枭,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母亲的死对他的打击甚至大于我,虽然我不知道哥哥和母亲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记得哥哥说过,这一生他只为母亲而活,母亲死后他几度哭到昏厥,最后是看见了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害怕的发抖,他才停止了悲伤,后来他告诉我,当时他找到了他还活在世上的意义,那就是我。”

    赵小雅悠悠的说着,我静静的听着,心想一定是赵小杰将他对义母苏小小的执着移到了赵小雅的身上, 他要替苏小小守护赵小雅一辈子。

    “哥哥现在还好吗!?”我由心的说道。

    “被父亲关了禁闭,我也不知道藏在了哪里!但想必比在外面鬼混的好吧!”小雅轻声道。

    “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你哥哥也算是回来了,不再做哪些害人的事。”我说道:“小雅,不管你信不信,我会为你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的。”

    小雅微微一笑,说道:“嗯!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但是我不希望你冒险,那可是冥海会,那可是上百年的隐世大家族,父亲尚未有能力撼动他们,我们怎么去撬动他们呢,况且杀害母亲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帮派啊!”

    我神情一正,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只要背后的人和动手的人伏法。”

    也许是觉得我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吧!小雅没有反驳我,而是略带戏谑味道的说道:“好吧!那就先把你的烬武会发扬光大吧!烬哥哥!”

    我一愣,这小妮子是真的心大了很多啊,这刚刚说完母亲的冤情和传奇,就开始挑逗我了,不过想想也是,逝者已逝,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然后为他们正名。

    我把手放在小雅的肚子上,慢慢向下,然后撩起她的运动外衣,伸了进去,小雅没有拒绝我,只是在外面轻轻的摁住了我。

    “你想干吗?”

    “就一下!”我在她的耳边说道:“谁让你逗我的!我要泻火!”

    “忘了你之前的承诺了!结婚之前不许动手动脚的!”小雅右手抱住了我的头,嘴巴小声在我耳鬓厮磨道。

    我去,这明摆着是欲擒故纵啊,我怎么能不识趣呢,于是双手开始进入最里层的衣服,触手之肌温暖、光滑至极,我忍不住的幻想那双峰的样子,手开始不由自主的上游,一指、两指的不断向上滑,终于碰到了那软软的一点高地,双手呈托碗装就要摁上去。

    忽然,外面响起一个声音。

    “秦烬,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小雅听到有人靠近,一把就把我的手拉了出来,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老子还回味在那细腻柔滑的芳香地呢,一时没有回答外面的人。

    当当当!

    车窗传来一阵响动,我才反应过来,打开了车门,袁天仲和周扬已经拿着一些山货站到了车外。

    “这都什么东西啊!感情你们上山去打野鸡了啊!”我看着袁天仲手里拎着两只野山鸡和一些我叫不上来名字的植物,不由的说道。

    “你原来是去采药啊,这都什么时代了,去买多方便啊!”赵小雅也从车里下来了,看着袁天仲和周扬说道。

    “你的眼睛怎么了,还有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秦烬欺负你了,你跟我们两个说,我们替你凑他!”周扬拿着扇子在手里轻轻的敲击着,脸上却是一股邪笑。

    “没、没有,是刚刚风沙迷了眼,天气转凉了,脸冻红了。”赵小雅有些羞涩的说道。

    但是周扬不怀好意的看着我,那眼神仿佛在说,兄弟好样的。

    我急忙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快上车吧,这雪是越下越大了,再不走,该回不去了!”

    说着我帮着袁天仲将那些山货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和小雅坐在了后面,依然是袁天仲开车,周扬在副驾驶。

    路上,小雅跟周扬他们聊了一些关于萧山的知识,我第一次来,插不上什么话,事后我在咖啡馆约见周扬,通过周扬我才知道赵小雅也许知道萧山内有一个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就是当初苏小小发明出超人工智能的秘密实验室,只是这个实验室非常隐秘,每次苏小小带小雅来登山,就会在萧山住上一两天,期间苏小小总会莫名的消失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由赵小杰带着小雅到处玩。

    但是,历经六年的时间,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秘密实验室的,这个实验室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这次袁天仲和周扬本来是准备跟踪赵小雅的,但是察觉赵小雅根本就没那个心思,于是改变计划自己寻找。而赵小雅之前每次来萧山其实都是在伺机寻找哪个藏着让母亲崩溃的信息的实验室,唯独这次与我一起来玩,是真的来玩来了。

    因为大雪的原因,我们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周扬嚷嚷着要去我家吃饭,实际上是怂恿我带着赵小雅去见爸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的人,如果李筱玥真的喜欢我,而周扬这样做不是和自己的小主人对着干吗?

    袁天仲表示十分乐意去我家吃饭,赵小雅也是半推半就,于是我只好妥协,给老妈打了一个电话。

    “妈!有朋友晚上要到咱家吃饭,两男一女,少辣少盐啊!我朋友口味轻!”

    “阿姨,您随意整两个菜就行,打扰您了!”小雅对着我的手机说道。

    只听那边老妈传来兴奋的声音:“好的好的,你们赶快来啊,我这就去做。”

    说着,老妈连电话都没挂,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在穿鞋出去,同时传来一声高喝:“老秦,儿子带女朋友回来了,你把昨天买的中华鲟先炖了,我去买点新鲜的菜。”

    “什么!炖肉,好的,我早就馋了!”老爸的声音有些空旷但是我还是能听清的。

    我的心里一阵慌乱,我还没说什么呢,老妈就认定了说话的人就是我女朋友,这未免有点太、、、

    我急忙挂了电话,车已经进入市区后,先回了小雅的家,赵天洛不在家,小雅让保姆把血莲种在了院子里,这血莲天生就不是安逸的主,只有风吹雨打才能激发它生长的动力,于是我和小雅故意放了几块石头在它的周围。

    没有过多停留,我们便又出了门,袁天仲绕道青城,说不能空手去见我的爸妈,赵小雅亦是表示不能空手去,于是我拗不过他们三个,陪着他们一起去了躺青城,青城是一个高逼格商场,这里的商品都是货真价实的,一旦发现假货整个店就别想在青城里面待了,相对的是,这里的物品超贵,更有的贵的离谱,一件衣服都可能几千万。我一般不逛街,而且更不会逛这种奢侈的地方,其实赵小雅也不来,因为她的衣服都是定制的,这里的人眼神中都带着一丝金钱的味道,赵小雅不是十分的喜欢,但是唯有青城里面的东西,他们才觉得够贵重。

    本来我是想劝阻他们,不让他们买贵重物品的,但是一想到这三位那位都不是一个缺钱的主,于是也就作罢了,最后,赵小雅买了一条十分亮眼的铂金项链,做工精美,分量十足。周扬买了一块手表,亮黑色的,他已经把标签撕了,我只能大概猜测至少有四个零。袁天仲则买了两瓶酒,一瓶白的一瓶红的,虽然我对酒也没太多了解,但是从老板的眼中我能知道这两瓶酒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我们出去时,似乎是有人预先打了招呼,一路上有人专门来开门,摁电梯,卡电梯,我们几乎没有停留的就出了青城,直到回到车上。

    我看着他们买的礼物,幽怨道:“事先说好啊!我穷,下次去你们家做客,我只会带着我的一片真心!”

    周扬哈哈一笑道:“去你的真心吧!我才不要呢!你若真的想带,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老子有些无语,这小子是真的铁了心为上官洛当说客啊!

    “你的真心怕是只有赵小姐才会收下吧!“袁天仲少有的打趣道。

    “他的心早就被我吃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来送啊!”赵小雅白眼道:“要是来我家的话,还是直接带聘礼吧!”

    周扬扭身,对赵小雅竖起大拇指。

    “赵小姐不愧是女中豪杰,就是爽快!”周扬赞道。

    我一阵无语,但是心中却是欢喜的,赵小雅虽然大大咧咧的 ,但是有时候真心话就藏在日常随口而出的看似无心的话中。

    袁天仲的车技很好,对漠北市的交通也十分熟悉,不一会儿,我们便进了我们小区。

    上了楼,我敲了敲门,好给爸妈准备的时间,而不显得仓促,开门的是老妈,老妈围着围裙,双手还有点湿,明显刚刚洗完菜,在围裙上随便擦了擦。

    “阿姨你好,我是秦烬的同学赵小雅!”说着小雅就要给老妈一个拥抱。

    老妈连连退后道:“别别别!我这刚刚炒完菜,油的很!”

    “没事!”说着,小雅就抱了上去,说道:“我这还是穿了一天的衣服呢,还有点发臭呢!”

    “这小姑娘真会说话,身上这么香还说臭,那我家秦烬还不是臭的要命啊!”老妈看着面前的小雅,损我道。

    “快进来,在门口挤着干什么!”老爸急忙接过袁天仲手里的酒说道。

    “这是袁天仲和周扬,是我的朋友。”

    “叔叔、阿姨好!”

    一顿寒暄之后,老妈就去厨房了,临走时高兴的在我的背上拍了一下,说道:“好好招待人家,别只顾着自己吃水果!”

    “知道了!没见过你对你儿子这么亲过,这果盘怕是你把楼下坚果和水果都包圆了吧!”我讽刺道。

    “就你话多!”说着赵小雅将一个百香果塞到了我的嘴里。

    我为小雅削着苹果,忽然发现一个不怎么和谐的地方,那就是自从小雅进门,老爸和小雅几乎就没有眼神交流,或者说是刻意的在互相躲避对方的眼光,我以为是老爸不喜欢小雅的大大咧咧,于是便尽量和小雅保持着安静的聊天。

    老爸和周扬、袁天仲聊得火热,明显周扬这个少年老成的人与老爸似乎有很多共同语言,而袁天仲和老爸也都是爱好酒的酒鬼,当袁天仲拿着这包装精美的一红一白两瓶酒进来时,老爸的眼就发亮了。

    他们三人聊得火热,于是我只能带着小雅在家里到处看看了,我家就那么点,一会就转完了,赵小雅玩了一会我的健身器材,觉得无趣就又回到了座位上,但是始终感觉不舒服,于是干脆跟老妈要了一个围裙,去厨房帮忙了,两个人在厨房门口推来推去,最终在赵小雅强烈的坚持下,老妈同意她进厨房帮忙了,但权限仅限于洗菜,刀是绝对不让碰的。

    于是我腾出时间来进行男人之间的聊天,只是没想到,老爸一上来就把的老底翻了个遍,几岁还尿裤子,把芥末当糖吃,穿妈妈的高跟鞋,什么的乱起八糟的糗事都说了,周扬极度配合的人仰马翻,袁天仲也是笑的合不拢嘴,平时也没觉得老爸这么能聊天,如今算是见识了。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准备碗筷,小烬!”老妈端着一盘油闷大虾出来,对我们喊道。

    “哦!没什么,阿姨!叔叔在讲老烬的糗事!”周扬起身,接过了老妈手里的油闷大虾,说道。

    几个人分工协作,醒酒的醒酒,搬凳子的搬凳子,拿碗筷的拿碗筷,端菜的端菜,一时间,家里好不热闹,一派人间烟火的气息。

    终于,老妈端来了最后的紫菜汤,我们六个人围在一张圆桌上开始了丰盛的晚餐。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