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三十六梦:小茶馆的约定!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这世间真的存在一种介于爱情与友情之间的感情吗!?

    别过洪三、老肖等人,我只身一人来到小茶馆,之前我便是和乔峰在这里喝茶的,茶小妹还是穿着一身旗袍,穿着丝袜,只是这次穿得是一件淡青色的旗袍,看起来十分朴素,倒是有了几分茶的味道。

    茶小妹一眼就认出了我,给我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我问了她的名字,叫丁宁。

    “很好听的名字,谢谢了!”我说道。

    丁宁放下沏好的茶,说道:“不用客气,这是李小姐已经订好了的茶。”

    “哦!那李小姐说她什么时候来了吗?”我问道。

    “这倒是没说,不过李小姐已经买了一晚上的茶点,您可以随意点。”丁宁笑着说道,虽然有些瘦,但丁宁笑起来是真的很甜。

    “哦,那你去忙吧,我等会她!”我说道。

    “好的,有事您吩咐!”丁宁说着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我百无聊赖的喝着茶,想着今天的事情,最后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晚上将要面临的刺杀,哪种感觉很恶心,明知道自己要被刺杀,但还没地方躲的感觉真的是够了,虽然我想到了袁天仲,但说实话我的内心是没底的,天阁之人我就只见过袁天仲,天阁的事我也从老爸的口中得知了大概,天阁高手之间差距都很小,万一袁天仲不敌怎么办,还有就是来两个人怎么办。

    我的手摸到了藏在身上的银针,自己的飞针定穴虽然可以出其不意,但是天阁之人会中招吗,我几乎看不清袁天仲的出剑方式,怎么能知道射不射的中他们这天阁之中的杀手。

    我想着想着,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终于,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李筱玥拿着一个红色小包,穿着白色的板鞋,灰白色的牛仔裤和一件宽松的白色小棉袄,内衬一件蓝色的线衣,带着一个红色的吊坠,一头过肩的长发,飘飘然的就向我走来。

    我起身说道:“来了!”

    “嗯”李筱玥应道。

    “坐吧!”我指着早已摆好的椅子说道,同时向丁宁招手。

    “丁宁,来杯清茶!”

    “好嘞!”丁宁应道。

    我坐下身来,准备着怎么开口,这时,丁宁走了过来,说道:“玥姐,这小子还算老实,那边那么多美女他都没看一眼!”

    “哦!是吗?他刚刚不是叫你的名字了吗!”李筱玥轻轻的说道。

    丁宁明显一愣,随即有些尴尬道:“玥姐,我、、”

    “好了,不必说了,我还有事,你走吧!”李筱玥冷冷的说道:“周围几桌就别安排客人了。”

    “好的!那我告辞了!”丁宁抱着托盘急忙离去。

    我却是看傻了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乔峰的茶馆吧,这丁宁怎么会对李筱玥言听计从。

    “什么情况,这不是乔峰的茶馆吗?”我问道,

    “是有怎样,丁宁就不能是我的姐妹了吗?”李筱玥说道。

    我妥协,说道:“好吧,你厉害,怎么样,来烬武会吗?”

    李筱玥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件事我们先放一边,眼下有一件紧要的事需要你处理。”

    我一愣,说道:“眼下难道我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吗?”

    “有!”李筱玥信誓旦旦的说道。

    “说说看!”

    “赵小雅!”

    “什么情况!”我的身体微微上前,盯着李筱玥说道:“小雅怎么了!”

    “坐下!”李筱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本不想就这样被她牵着走,但是迫于无奈,我只好坐下,稳住心神。

    “我接下说的事,你要向我保证冷静,否则我立马就走。”李筱玥郑重的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

    缓和了一下,李筱玥开始把下午乔峰骚扰小雅,袁天仲将乔峰打晕的事细细的说给了我听。

    “王八蛋,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前两天还请我喝茶呢!”我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好算这桌子是实木的,没有造成多大响动。

    李筱玥提醒道:“注意的你的行为,这可是乔峰的底盘,现在你也了解了,有什么想法吗!”

    “我管他爹是司长还是部长,赶在老子头上动土,我迟早 要他玩完。”我恶狠狠道,但是却唬不住李筱玥这种人。

    “行了!”李筱玥撇了我一眼说道:“这乔山可不是简单的人物,z国政界一直有着南小杜、北老乔的说法,他们两个纷纷师承大家,是南国黄浦和北国华府的高才生,如今他们的同门师兄弟大多都依附着他们二人,即使是我老爸也不能轻易搬动他们的。”

    “那裁决司呢?”我问道。

    “裁决司的实力远不如你爷爷在的时候了,而间谍的渗入,更是令裁决司失去了往日的威严,总司长已经不在完全信任裁决司了。”李筱玥说道。

    “小雅身为赵天洛唯一的女儿,请他出马呢?”我问道。

    “那只会让赵天洛引火烧身,王家和钟家,甚至是远在南国的冥海会都巴不得赵天洛得罪政界的人呢!”李筱玥说道。

    “不对啊!”我忽然想到李筱玥所代表的实力本应该是和神起集团对抗的啊,为什么此时如此费心的想要保全赵天洛。

    “你们为什么要保护赵天洛和小雅,你不是曾经跟我说过、、、”

    李筱玥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势力这东西,有着微妙的平衡,我们不想神起集团做大,但是更害怕冥海会吞并神起集团,那样将直接让z国的百姓陷入独裁。”

    我细细的想了想,觉得还能接受,于是说道:“我认识的最大的官就是你老爸了,你老爸都解决不了的人,我有什么办法!”

    “唉!看来我还是白问了。”李筱玥说道:“其实我也没想你有什么对策,只是想看看你到底对赵小雅关心到了什么程度。”

    我听到这里,想到了晚上可能被刺杀的事,不由的说道:“关不关心又能怎样,可能我都熬不过这个晚上了,也许我该试着与小雅借此分手是不是。”

    李筱玥听到我的话,明显一愣,问道:“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和小雅分手,你叫我来不是谈我入会的事吗?”

    “本来我们这次的谈话很单纯,很唯一,但是现在看来,有三个问题摆在了我的眼前,真是多事之秋啊!”我不由的感慨道。

    “说清楚!第三件事是什么!”李筱玥问道。

    “我得到消息,今天晚上会有人来刺杀我,而且是天阁中杀手榜上有名的高手。”我说道。

    “不可能,漠北市的天阁之人,我全部知道,除非今天下午有人从外面赶来杀你,但是这不可能,漠北市现在由陈萍负责,刺杀前任裁决司大祭司的孙子这样的大事,不可能逃得过她的眼睛。”李筱玥说道。

    听到这里,我呵呵一笑道:“陈萍,呵呵,就在昨天还想杀了我呢!”

    “陈萍想杀你?”李筱玥惊得长大了嘴巴,一脸难以置信。

    于是我把我和小雅遇见陈萍的经过说了一遍,李筱玥却是不由的讽刺道:“你这么嘴上不饶人,小心迟早有一天被刺了舌头。”

    “不用刺舌头!”我叹气道:“人家这不是要我人头了吗?”

    听到我的失落,李筱玥收起玩笑,说道:“你多虑了,如果知道了你的身份,陈萍不会杀你,毕竟你爷爷秦丰对陈萍也有栽培之恩。”

    “哦,是吗?”我不由的一震,没想到爷爷和陈萍之间还有这一层关系。

    “那是哪个大人物闲着蛋疼要杀我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我疑惑道。

    “不管是谁,敢在漠北市动用天阁之人杀你,那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李筱玥说道:“你是想让天仲哥保护你吧!”

    我点了点头,李筱玥想了想说道:“如果真的有人想杀你,恐怕天仲哥一个人是不够的,晚些我再去请一个人,时间不早了,我这就打电话让天仲哥来接你回家,恐怕你现在已经被盯上了。”

    李筱玥说完话,我顿时感到背后一冷,仿佛一只被猎豹盯上的羔羊。

    我环顾着四周,手上已经捏了三根银针,李筱玥给袁天仲打了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让袁天仲带上了抢。

    本来我还想故作轻松的跟李筱玥聊一聊入会的事情,但是被李筱玥这么一说,我的神经被绷得紧紧的,丝毫没了兴趣,李筱玥却是不紧张,点了一些茶点吃了起来,同时打包了一些。

    临近九点,袁天仲终于来了,我瞬间送了半口气。

    “你可算来了!”我看着袁天仲欣喜的说道。

    “什么情况,这么急。”袁天仲问道。

    “秦烬怀疑有人在今天晚上刺杀他!”李筱玥说道。

    “什么,刺杀秦烬,在漠北市?”袁天仲惊讶道。

    仿佛在漠北市刺杀我是一件永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样,我一脸蒙逼,就算我爷爷曾经是裁决司的大祭司,但是爷爷早已去世多年啊,还有那样的威慑力吗?

    “你送他回去吧,路上小心,我去找赵小雅,不用管我,我待会一个人回去。”李筱玥说道。

    “还是别了吧!我们一起去找小雅,然后回家吧!”我说道:“你们两个出了事,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该说你花心呢,还是油嘴滑舌!”李筱玥说道:“放心,小喽啰打不过我,大喽啰不敢动我。”

    、、、、、、

    我一脸黑线,袁天仲似乎也没有过分的要求李筱玥跟随,只是提醒李筱玥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要大意。于是,我只能乖乖的在袁天仲的护送下,回家,本来想见小雅一面的,但是想到可能给小雅带来危险,于是作罢。便让李筱玥替我说明情况,并劝解小雅不要做什么傻事。

    李筱玥欣然答应,在她眼里没有太多的欢喜,也没有太多的惊慌,仿佛任何事在她的眼里都是一道道题目,只需解题。偶尔的喜怒哀愁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平常,以至于人们看不透她的内心。

    与李筱玥分别时,李筱玥静静的看着我们离去,我回头想说替我照顾小雅,但是李筱玥忽然莞尔一笑,我竟然张了张嘴巴,说不出话来,心道:“我的女人,难道有人会比我更用心吗?”

    从那一刻起,我才意识到,我的功夫必须快速的提升,而唯一的途径,便是天阁。

    袁天仲开着车,带着我在充满了霓虹灯的大街上飞驰,周边流光幻影闪过,忽然,一辆黑色面包车出现在了我们的后方,尾随了我们三条街,最后,袁天仲过了几个急转弯,绕了两圈才甩掉他们。

    “看来是真的有人盯上你了啊!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袁天仲说道。

    “没有谁啊!王龙去了南国,吴刚藏了起来,但是我跟吴刚一点仇没有啊,三刀会的孙浩,他没那个胆子;乔峰现在算是有点梁子了,但是这家伙才昏迷啊!”我疑惑的说道。

    “难道是你爷爷以前的仇人知道了你的身份,来报仇?”袁天仲说道:“可在裁决人龙牌之首陈萍的地盘上动用天阁之人杀你,岂不是自找苦吃吗!”

    “你们说裁决司势力不如从前了,又说陈萍势力很大,你们不自相矛盾吗!”我说道。

    “不矛盾啊!”袁天仲说道:“裁决司是日渐式微,但是陈萍不一样啊,她是龙牌的头领,又是凤凰会的会长,同时又是天阁长老会的一员,你说动用天阁之人在她管辖的区域内作案,不是打她的脸吗!?而杀的人还是以前天阁长老、裁决司大祭司的孙子,这在裁决司和天阁都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事情,那是对圣人和权力的亵渎。试想一下,作为高高在上的天阁长老,你的孙子被你所训练出来的弟子杀害,那将会是怎样的荒谬,作为有如神殿的天阁,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听着袁天仲的解释,不由的头大,这他么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啊!

    没有了尾巴,我们很快便回到了我的家中,今天是周末,老爸老妈又去聚会了,一般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才回来,此时是晚上九点五十,我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了两瓶啤酒,给了袁天仲一瓶,我需要冷饮来冷静冷静,这家伙竟然轻车熟路的开始煮酒了,还说什么喝凉的拉肚子,小心明天不能上学。

    我一脸鄙视,但是看到袁天仲这么轻松,我也跟着没那么紧张了,想着这杀手最好十二点之前来,或者永远别来,否则惊动了我爸妈就不好了,我爸还好,经历了那么多事,心理承受能力是有的,老妈就不行了,在我老爸眼里,那就是软妹子一枚。

    我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听着里面嘚不嘚的相声,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