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三十七梦:神仙打架!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调虎离山、声东击西、欲擒故纵、暗度陈仓。

    客厅内,我们喝完了一瓶啤酒,便不再喝了,毕竟接下来可能面临生死之境,袁天仲猫在了阳台的角落里,呼吸非常的轻,即使你就在他的眼前也听不到他的呼吸声,这是习武者的龟息之术,有的人甚至可以让人察觉不到一丝呼吸,陷入假死的状态。

    分针指向了六,已经十点半了,在漠北市的冬天,大多数人这时候已经睡了,我忙活了一天,有因为紧张过度,竟然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不由得那手敲了敲有点昏沉的脑袋。

    忽然外面一道黑影闪过,就听闶阆一声,袁天仲已经长剑出鞘,一剑便将那人逼出了阳台,我家在三楼,外面没有铁栅栏,但二楼有,只听一阵窸窣之声接连响起,袁天仲跟那个黑影已经打了起来。

    我的神经一下子被刺激了,从沙发上弹起,手上拿着三根银针,准备前往阳台一观,帮助袁天仲制服那个刺客,但就在我迈出两步的一瞬间,忽听嘎吱一声,似乎是里屋床板被掀开的声音,我的背后立刻就出现了冷汗,刺客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天仲被调虎离山了,好一个声东击西啊。

    只见一位穿着白色衬衣和白色运动裤的男子拿着一把弯月小刀从我的房间悠悠的走了出来,男子带着一个白虎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微笑着的嘴。

    “袁天仲!天阁新生一代的翘楚!你小子真是有贵人相助啊!”男子笑道:“不过此时在我忘忧的眼中,你小子就是一个死人了。”

    “阁下就这么自信吗!”我强壮镇定道,同时背后的右手蓄力,准备射出银针。

    “飞针定穴,秦丰大长老的孙子,你的身份瞒得住寻常人,但是在我的眼里,就跟透明人没什么区别。”忘忧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准备,我已经输了半招。

    但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先给他来几针,然后逃到爸妈的屋里,我记得老爸有一根高尔夫球棍,是老爸有一次打高尔夫比赛赢的,分量可以,很适合来当武器。

    于是我迅速甩出三个银针,同时边向爸妈的房间跑,把身上的银针统统射了出去,忘忧似是信手拈来,不但躲过了我密密麻麻的银针,更是接住了我几根银针,但同时也被我减缓了向我冲来的速度,我得以进入爸妈的房间。

    但忘忧真的太快了,我刚进门,门就被一脚踢开,我被门撞了一个踉跄,向前扑去,眼看忘忧的弯月小刀就要刺进我的后背,我的上方忽然出现一个黑影,一脚踹向忘忧的面门,忘忧显然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房顶竟然有人,好歹这次他没有使出全力杀我,得以收住步伐,向侧面滑去,躲开了黑影的袭击。

    我倒在了床边,迅速起身靠近衣柜,而他们两人一黑一白就像是雕塑一样站在了那里,互相凝视着,像是宿敌一般。

    “欲擒故纵!”白衣男子忘忧说道。

    “暗度陈仓!”黑衣男子说道。

    “你是怎么进来而不被我发现的,我自信我来之前这屋里没人。”白衣男子说道。

    “声东击西!你们会,为什么我不用呢,在袁天仲出去的那一刻,便是我进来的那一瞬!”黑衣男子说道。

    “好手段,不愧是诏命,就连众天也没有发现你。”白衣忘忧说道。

    “那个人是众天吗!”黑衣诏命说道:“怪不得,能在袁天仲的快剑下全身而退,动用两位杀手榜排名第二的杀手来杀秦烬,你们背后的主子不简单啊!”

    “呵呵,他背后的人不也是吗?动用千金难请的诏命,和天阁新生代翘楚袁天仲,又怎么能是简单的角色。”白眼忘忧说道。

    “呵呵!现在怎么办?来一架?”黑衣诏命说道。

    “争个第二吗?”白衣忘忧苦笑道。

    “赐你第三吧!”黑衣诏命说道。

    我看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我不由的头大,这尼玛,保护我的人和杀我的人显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啊,真是不知道,是那个瘪犊子请的人杀我。

    “诏命下,命必达!”

    “令即出,自忘忧!”

    二人悠悠的念了一句,随即寒光闪过,诏命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军刀,与忘忧的弯月小刀就缠斗在了一起,爸妈的卧室不大,二人施展都有些束缚,但却打的十分激烈,不一会儿!墙上,柜子上就留下了无数的划痕。

    诏命一个飞踢,拉开了二人的距离,暂时留下了喘息之机,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二人就过了几十招,互有受伤,忘忧脸上被划了一道小口子,但是诏命的肩膀却是被忘忧的弯月小刀狠狠的刺了一刀。

    二人的呼吸就算是已经暂停了战斗,似乎也很小心,没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是谨慎的小心呼吸着,紧盯着对方。

    忽地,两道寒光闪过,黑衣诏命和白衣忘忧同时一愣,随即把兵器,挡在身前,同时划出,两根长长的银针就被二人挑飞到了房顶,再看二人的手,竟然是有些微微颤抖。

    “青龙针!”诏命骇然。

    “他还敢说没有学飞针定穴吗!”忘忧说道。

    “走吧!他回来了,你也没有继续追杀下去的理由了!”诏命说道。

    “你怎么知道!”忘忧诧异道。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天阁之人中,你们几个我还很了解的,虽然我们各为其主,但是对大长老的敬仰从来不是说说而已,这世界上厉害的人很多,但是能像秦丰大长老那样厉害的如此纯净无暇的人凤毛麟角。”诏命说道:“你根本没有打算杀秦烬,那么你能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你不仅仅是王家派来的,更重要的是你是上面派来的,这也是众天肯帮你的理由。”诏命说道。

    “呵呵!不愧是文武兼修的诏命啊!告辞了!”说完,忘忧一个飞身就从三楼跃下了,老子惊到了,三楼虽然不算高,但是也不低啊,我自信自己现在没胆量从三楼跳下,更别说下面是水泥地了。

    我出于好奇,就想去窗户那里往下看,但是被诏命一把拉了回来。

    “站住,你找死啊!”

    “干嘛!”我问道。

    “忘忧不想杀你,不代表别人不想杀你,这周围埋伏着多少狙击手你知道吗!”诏命对我吼道:“你真的是个棒槌啊!”

    老子内心十分憋屈,老子今年才十七好吗?我哪里经历过暗杀啊,这是我第一次被人暗杀啊,而且他么竟然还是z国排名第二的两位杀手。

    “你才是棒槌,既然选择保护我,直接跟我回家不就得了,搞什么突然袭击。”我不由的反驳道。

    诏命听到这话,不由的嗤笑道:“真不知道小雅喜欢你哪里,我跟你回家,那隐藏在角落里的杀手还会出来吗?你以为杀你的人仅仅就是忘忧和众天吗?你以为保护你的人就仅仅是我和袁天仲吗?”

    “什么意思?”我诧异道,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局其实已经预谋已久了。

    “自己去调查吧!我能告诉你的是,所有人都在用善意的谎言来保护你,如果你想自己保护自己就要加速自己的成长。”

    说完,诏命竟也是飞身下了三楼,老子当时真的怀疑万有引力了,但是有了诏命刚刚的话,我这次忍住了前去一看的冲动,而是返回我自己的屋子,没有窗户,自然也谈不上什么狙击。

    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思考着诏命的话,显然,以他的实力和态度,骗我的概率很低。但是小雅,老爸也会骗我吗?李筱玥骗我我觉得还能接受,毕竟她身为政府的人,有些秘密肯定是不能全部告诉我的,但是小雅和老爸会吗,小雅已经将她心底最大秘密 已经告诉我了,她对我又有什么好忌讳的呢。因此相比之下,我觉得老爸更是那个会用谎言来保护我的人,老爸又有什么谎言的。

    从刚才射向诏命和忘忧的两根青龙针来看,那人很有可能就是老爸,没想到老爸也是一个高手,但这并不算什么啊!我早就猜测老爸得到了爷爷的亲传,只是不愿意摄入政事而选择了忘却。

    就在我苦思冥想之际,客厅内传来了一阵响动,我透过门缝看去,幽幽的月光中,老爸已经褪去了外衣,肩膀上留着鲜血,我急忙走了出去。

    “老爸,你怎么了!”我说着就像开灯为老爸检查。

    “不要开灯!他们还没走远。”老爸喝住我。

    我急忙停下手上的动作,同时来到老爸身边问道:“你的肩膀怎么了!”

    “子弹从骨头中间穿过去了,万幸,否则这胳膊就废了!”老爸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同时打开了药箱。

    “帮我处理一下!别让你妈知道了!”老爸说道。

    我学过一点简单的包扎,于是便帮老爸上了药,擦拭了身上的血迹,进行包扎。

    一切收拾完后,已经十一点多了,老爸起身拉上了窗帘,拉着我来到了他的卧室,我们两个稍微改变了一下被诏命和忘忧打乱了的房间,同时老爸把他刚刚发的一万块钱奖金加工资给了我藏起来,准备伪装室内被盗的现象。

    之后,我们来到了我的房间,在我渴望的眼神中,老爸说出了这次事情的经过。

    刺杀我的人,是王家的人主导的,但是谁下的令还不知道,王石、王之远、王彦、王龙都有可能,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人可以联系到南国最大的帮派冥海会,这次冥海会派出了一百个精英前来暗中刺杀我,但是在路上被一些神秘人杀了一半,到达漠北市的只有不到五十人。

    在袁天仲带着我兜圈的一路上,这五十人中又有二十人被暗中杀害,老爸有着神云系统的最高权限,可以任意调看漠北市任意街道的地图,但是这些人愣是不知是如何出来和消失的,只有对漠北市的每条街道都十分的熟悉的人才能做到,在袁天仲带着我回到家后,老爸便借机肚子疼和老妈先告别了,一路上他跟着这剩下的三十人便到了我们家对面的楼层。

    但同时发现有十几个陌生人出现在那个楼,于是老爸按兵不动,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谁。

    十点半的时候,众天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三下五除二便来到了我家的阳台外面,但被袁天仲打了下去,这其实也在众天意料之中,没有耽搁便与袁天仲厮打着溜了下去,二人在小区内大打出手。

    于此同时,对面楼的四层的几个房间内展开了激烈的生死搏斗,冥海会剩下的三十人个个都是冥海会的精英,里面有三个神枪手,所有人的枪声都装着消声器,埋伏的十几个陌生人在一开始杀了十几个人后便被反杀了七八人,被逼在了一个死角内,眼看就要被杀,老爸心知这些人是为了保护我,不能见死不救,于是便冲下来与他们搏斗,最后与剩下的九名陌生人前后夹击,消灭了这最后的十几名冥海会的精英,包括那三名神枪手,老爸的肩膀上和腿上都中了神枪手一枪,只不过腿上是被子弹擦了边,而那哪些保护我的陌生人也只剩下了三人,各自带伤走了,也没有留下姓名,只是感谢了老爸的救命之恩,可老爸却是感到羞愧。

    他们与我非亲非故,却为了我奉献了性命,而老爸救了他们,他们还要感谢他。

    解决了对面楼的敌人后,老爸才查看家里的状况,正好看见了诏命和忘忧的打斗,但是怕误伤我便没动手,直到二人暂时休息,方才射出两根青龙针。

    “怪不得,诏命告诉我,不止我看到的人在准备刺杀我或者保护我,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这样说来,哪些神秘人和陌生人会不会是小雅派来的。”我问道。

    “不会的,赵小雅没那个实力,且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在大街上截杀冥海会的神秘人与在对面楼里截杀冥海会的陌生人不是同一路子。他们杀人的手法不一样,哪些神秘人,干净,利落,甚至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哪些冥海会的人死的很快,现场处理的也快,肯定是潜藏漠北市多年的势力。E

    而对面楼里的陌生人,手狠,心狠,大开大合,不怕死,反应能力很强,这也是他们死的人数比神秘人死的人要多的多的原因。”老爸说道。

    “不会是,赵天洛和上官洛同时保护了我吧!”我说道。

    “我不清楚,他们两个的心思都是极重的,按道理来说他们是不愿意和冥海会结仇的,但是他们想改变朝局,就必须有所打破,而你很可能是一个他们看好的棋子,但是我不允许他们这么做!”老爸愤然道。

    我忽然想到,老爸如今已经被逼出山,这何尝不可能是他们的算计呢,于是不由的感到一种愤怒。

    就在我想要跟老爸说出我的想法时,门响了,想必是老妈回来了,于是我们开门去迎接,没想到竟然是伤重的袁天仲。

    “小雅、、有危险,快、去救她!”

    袁天仲说完便晕了过去,老爸探了探他的鼻息,微弱,但尚存,大致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胸口和背上布满了刀伤,有的白肉翻出,血肉模糊。

    “他交给我,你去找小雅,带上这个!”老爸说着扔过来一个卷着的腰带包,上面竟是一排排长长的银针,那便是爷爷曾跟我提到过的,四相神针。

    “嗯!”我应了一声急急地就跑下了楼,骑着老爸的摩托车就飞出了小区,走到半道时,我听见了安警鸣笛的声音向我家的方向而去,想到袁天仲伤成那样前来告诉我的消息,内心不由的紧张起来,油门也加到了最大,摩托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无人的街道。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