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三十九梦:天阁的谋划!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最锋利的矛,最坚硬的盾,是一个悖论吗?

    一声爆炸的声音响起,九号天使之翼宣布死亡,我们失去了直升机的身影,不过很快,1号天使之翼便在前方捕捉到了直升机的身影,3号天使之翼也赶了过来,1号与3号天使之翼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开始追踪直升机。

    忽然,我国与E国交界处的一座大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直升机明显的慢了下来,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直升机在空中盘旋着,似乎是在等待命令。

    “这是、、、”诏命看着前方体型有异的山体,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是刚刚建成的北天阁!”

    “他们为什么会把小姐抓到北天阁,而不是南天阁!”诏命自问道。

    “他们想逼我开战!”赵天洛悠悠的说道:“看来,明年的天阁大会会有趣的多了,秦烬!你做好准备了吗?”

    赵天洛忽然问我,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什么!我准备什么,救小雅吗,随时可以出发!”

    赵天洛微微一笑道:“其实这次小雅被劫走并未有危险,只不过你可能要终身失去小雅了!”

    我急道:“什么意思!”

    赵天洛走到屋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书本大小的物体,放到我的面前,上面刻着苏如是之女赵小雅与徐长青之子徐泽诩,丹书共枕眠!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道,虽然我心中有了几分答案,但还是想听到赵天洛亲口说出。

    见我不死心,赵天洛说出了实情。

    原来,在苏如是也就是小雅的母亲苏小小生下小雅后,天阁的长老们便赶了过来,因为苏小小身份特殊,必须受到天阁的牵制,因此天阁的大长老便与苏小小定下了这丹书血誓,也就是娃娃亲,虽然这在现代人的眼里是荒谬的,但是迫于天阁的压力,苏小小和赵天洛不得不为之,而丹书血誓是天阁最高的法则,一旦确立无可更改,但凡违逆丹书血誓的人,都将受到天阁所有成员的追杀,而赏金更是高的吓人。

    但随着赵天洛的势力日渐壮大,就连天阁近些年最出色的诏命也被他收入麾下,天阁也就暂时放下了此事,否则小雅去年就应该去往天阁,与那个没见过一面的徐泽诩订婚,到了十八岁,也就是明年,举行盛大的婚礼。

    我听完这些,感到无比的荒谬,如此神秘的天阁竟然有如此的荒唐之事。但想到天阁杀手的厉害,也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小雅推迟了一年没有去天阁,显然是不想去,而且以小雅的性格让她跟一个陌生人结婚,是万万不可能的,而赵天洛也赞成了小雅的选择,这才让天阁不得不派人劫走了小雅。

    “有什么办法能毁了丹书血誓吗?”我问道。

    而就在我刚刚问出话之时,画面内响起了噼里啪啦铁器击打声,画面内,1号和3号天使之翼遭到了北天阁防御系统的打击,山顶上出现了两座炮塔,两座几米长的高射机枪疯狂的扫射着这两架天使之翼,但1号和3号天使之翼似乎比9号天使之翼要迅速的多,只是被打了几抢而已,并未伤到要害。

    直升机已经落到了山巅之上,哪里出现了一块停机坪,显然刚刚是隐藏在了皑皑白雪之中。

    “时间要到了!”诏命看着视频上的时间说道。

    “既然知道了在哪里了也就不必担心了,撤回1号和3号吧!”赵天洛说道:“一分钟后断开所有系统。”

    随即小小人工智能便发送了指令,同时说道:“您确定要关闭系统吗?!”

    “确定!”赵天洛冷冷的说道。

    “好的,小小即将陷入沉睡,再见!”

    也许是苏小小当年把自己的各种声音、各种语气完全的录入了人工智能吧,最后这几句话,十分的应景,苏小小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舍,留恋,哀怨,即使是我也能感受到,更何况是和她生活了十几年的赵天洛,真不知道赵天洛此时内心是如何的煎熬。

    话虽然如此,但是赵天洛却是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你想救小雅,就必须证明你自己的实力,一年,你只有一年的时间,明年的圣诞节是最后的期限。”

    “如何证明!”我问道。

    “打进天阁!”赵天洛铿锵有力的说道。

    我楞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诏命,诏命似乎知道我的忧虑,说道:“放心,天阁分两派,自由派和传统派,很显然,我属于自由派,但是我得提醒你一下,袁天仲属于传统派,他对那些古老的教条信则是敬若神明的。你和天阁对抗,实际上主要是和天阁的传统派对抗,也许会有自由派的人帮你,但是劝你别把重点放在这里,因为他们毕竟是天阁一手培养大的,就是帮也只是微乎其微。”

    “嗯,多谢告知!既然小雅暂时没事,我想回家看看了!”我说道:“告辞!赵伯伯!诏命哥!”

    说着我就开始往外走,而当我走到门口时,赵天洛大声说道:

    “小子,放开手去做,神起集团的所有资源都是你的!”

    我顿了一下,但是没有回头,三步并两步来到了大门前,那名保安 已经离去,想必是伪装的。

    拿出电话,打给了老爸,袁天仲已经送到了医院,但是又被李筱玥和周扬秘密接走了,于是我只能回家。

    神云居,小雅的家中,赵天洛看着投射在满屋子的视频,点燃了一根雪茄。诏命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在以花式刀法削着苹果。

    “您真的认为秦烬能够成为那个打破规则的人,可他实在是太弱了!”诏命说道。

    “他是秦丰的孙子,秦琼的儿子,秦丰曾经是天阁中最有威望的大长老,秦琼是最后见到小小的人,要说他们两个人没有留给秦烬一些‘遗产’,我是万万不信的,没有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会真的退出江湖,为了保护秦烬,他们一定会留下自己所有的本事与计谋。”赵天洛说道。

    “秦琼重出江湖,看来是政府那边已经动手了。”诏命说道:“老蒙和朱丹已经顺着李筱玥的线查到了她背后的势力,李筱玥是商务部部长上官洛的独生女,同时是安警总司司长李长峰的外甥女,周扬和袁天仲是上官洛的养子,袁天仲在十岁那年进了天阁,前两年刚刚出山,是天阁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我就知道!”赵天洛一拍大腿说道:“李筱玥的作风太有上官洛那老小子的算计气息了,呵呵,这李筱玥似乎比她爹更甚。”

    “确实,这上官家的大小姐,从初中开始,就没有得过第二名,各科成绩稳稳的第一,想起我当年的成绩,那是一个惨啊,真的很想说她是一个变态,但是偏偏她却长着一副大家闺秀,温柔尔雅的面貌。”诏命吐槽道。

    “当年小小帮了上官洛不少的忙,李筱玥其实小时候我还见过一面,但是已经很久很久了,她帮小雅处理乔山的事,说明她的母亲曾告诉过她关于小雅和小雅母亲的事,想来她若是想算计我,不会通过小雅。”上官洛说道。

    “说道乔山,洛爷您打算怎么处理,虽然小姐被劫走了,但是乔山的儿子乔峰还在医院呢,现在怕是已经醒了吧!”诏命问道。

    “南小杜,北老乔,着实有些难搞啊!乔山为人谨慎,机敏,老练,但他儿子乔峰却是一个莽撞,自大狂,想必他心知肚明,只要我们处理得当,乔山一定会乐意他儿子受这一次苦的。”赵天洛说道:“明天去一趟石漠市吧!”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诏命说着便向外走去,此时已经凌晨两点了。

    我回到家中,老爸老妈已经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了,不过老爸是装模作样的,我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道:

    “爸、妈!怎么了!”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去干吗了?”老妈语气有些生气的说道:“咱家被盗了知不知道。”

    “啊!抓到了没有,丢什么了没有!”我急忙说道。

    “你爸刚刚发的一万块钱奖金被盗了,周边的监控也都被破坏了,这小偷真的是胆大妄为啊,为了偷一万块钱竟然将整条街的监控都破坏了。”老妈愤愤的说道:“刚刚报警,安警竟然说今晚市区发生了很多暴力事件,忙不过来,明显就是推辞吗,真是的,我们可是丢了整整一万块钱啊!”

    “好了好了,就当老爸没发过奖金就是了,别最后奖金相当于没发,您还气出个毛病来!”我急忙安慰道。

    老妈喘了几口气说道:“其实你爸刚刚也是这么劝我的,但是就算没发奖金,但是那墙是怎么回事吗,好好的壁纸被划的乱七八糟,这小偷也太缺德了。”

    原来我跟老爸临时粘上的墙纸根本逃不过老妈的法眼,开灯的一瞬间便被老妈看出了破绽。

    “您不是一直想换一套粉色的壁纸吗,这下不正好有了机会,您就别难过了,快去睡觉吧,我明天还上学呢!”我拿上学来劝老妈赶紧睡觉,老妈立马就站了起来。

    “对对对,学业为重,你快睡觉去吧!我跟你爸在商量一下怎么办!”

    老爸一脸黑线,说道:“这都几点了,明天再说好吗,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呢?孩他妈!”

    “好吧!那你去睡吧,我今天睡沙发,总感觉屋里面今天不吉利!”老妈说道。

    其实老爸是准备借宿在我屋里的,因为他现在还带着伤,老妈的不小心触碰都会弄疼他,但一听老妈要睡沙发床,急忙说道:“好的,我帮你拿被子,今天我先帮你把屋里的晦气驱走了。”

    “嗯!”老妈应道。

    等我进屋后,听到老妈喃喃自语的一句,“我刚刚好像还问了小烬其他事吧,什么来着?”

    我一听不由的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安全通过了,老妈的质问,躺在床上,思考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到现在都不由的觉得背后发凉,想到那个忘忧的出现,我一把掀开被子,打开了床板,里面有一床被子,被人铺开,竟然还有一个枕头,这个忘忧竟然在刺杀我之前在这里睡了一觉,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气的拿出被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然后转身躺下,今天太累了,以至于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直到大早上天蒙蒙亮,父亲来到我的房间,把我叫醒,说是带我去吃早餐,同时给老妈留了信息。

    说是吃早餐,其实是我两个为了谈事而躲开老妈的借口罢了,我们来到一处早餐摊,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我们起的早人也少,老爸便问了我关于小雅的事情,我也正有心想请教老爸,关于赵天洛所说的事情的真伪。

    “没想到,这最后的推手竟然是天阁吗!?”老爸惊讶道。

    “怎么说?老爸”我问道

    “这徐长青是天阁上一代中威望颇高的大长老,是你爷爷之后最具影响力的长老,这个人清静无为,中年得子,传说有大智慧,其子徐泽诩自小在天阁长大,继承了他父亲的特点,打小就是一个聪明有教养的孩子,武功更是集百家之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今年应该20了,比你大四岁。”老爸说道:“小雅身上的秘密不比你的少,丹书血誓也是真的,天阁自古以来都是在z国古国中生存的,近些年来才开始向周围国家蔓延,但是 文化信仰的不同让天阁的脚步走得很慢,超人工智能很可能会弥补这一缺陷,让天阁真正的走上世界之巅,因此,暗杀你是顺王家和冥海会之意的虚招,他们知道你爷爷当初交结的势力肯定还在,暗杀你根本不可能成功,退一万步讲,你死了也只会让如今的江湖更加的乱,而天阁最擅长的就是在乱世中打出一手好牌。”

    “那此次的刺杀行动真的是天阁在背后谋划喽,他们实际上要做的就是抓走小雅?”我问道。

    “嗯!不过这里面怕还有一层用意!”老爸说道:“这次截杀冥海会和王家的杀手,与你爷爷交好的势力也浮出了水面,怕是裁决司又要有大动作了,这次裁决司很有可能面临着生死之刻。”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不能让爷爷辛辛苦苦经营了一辈子的裁决司就这样陨落啊,老爸!”我急忙道。

    “放心吧,裁决司成立了数十年,在你爷爷手下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想对付那些隐藏在角落的人不是那么容易的,怕只怕他们被遗弃的时间太久了,而不能回归。”老爸说道。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挽救现在的局面!”我问老爸。

    “上官洛不是要你做裁决司的大祭司吗!你不妨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你做不了大祭司,但是可以以少祭司的名义暂代裁决司司长之职,这样也给了大家一个缓冲的时间,同时,高考完后我会安排你进入天阁,因为大祭司必须要有天阁的支持,否则你永远做不了真正的大祭司,而在天阁学习的期间你必须争取到更多的朋友来进行改革,北天阁是传统派的产物,要想毁了徐长青和苏小小的丹书血誓,你必须有足够的影响力,否则你真的会被天阁列入红色名单,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包括我!”老爸严肃的说道。

    “可小雅明年就会与那个徐泽诩订婚了,她等不了我这么久啊!”我担心道。

    “呵呵!你放心,赵小雅的性子,我比你都清楚,徐长青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相反的,他会用情感去磨练赵小雅的性子,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据我估计三年之内,徐长青是不会胁迫赵小雅做任何事的,这次将赵小雅劫走,很可能是王家的人通知了天阁赵小雅与你打的火热,天阁这才为了避免丹书血誓被破坏而劫走赵小雅。”老爸说道。

    “那就是说,我在天阁之内必须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获得认可!”我说道。

    “不错!”老爸回答道。

    我不由的头大,那可是天阁啊,我自信现在的我在袁天仲的手下过不了三招。

    但既然只有这样才能救出小雅,我便用尽百分之一千的努力去做,哪怕最后学苏小小那样从天阁带着小雅逃走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