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四十梦:重伤的袁天仲!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义不知所来,一往而真。

    吃过早饭,带了一份回家给老妈,我拿上书包便去上学了,路上我带着十几个烬武会的人慢跑着,老肖、洪三和徐云海早早的就在下一个街口等我们了。

    于是我们边跑边说起了昨天的事,我不想他们过多的担心,只是简要的说了一下,至于冥海会和那些神秘陌生人的事我一概没说,只是提到了诏命、忘忧、众天和袁天仲四个人的事,老爸的事当然也不能说了。

    “没想到袁天仲竟然能重伤!”老肖惊讶道:“那样的高手都受伤了,刺杀你的人当真是国内顶尖的杀手啊,我就说烬哥你肯定不是平凡之人。”

    这老肖的马屁拍的是恰到好处,也是就事论事,真的让人感觉到不想是在恭维,但是听起来确实是拉高了我自己的身份。

    洪三听了我说的以后,也是一阵后怕,说道:“老烬啊,你到底得罪了谁啊,王龙那小子不是已经去了南国吗,谁他么这么大的派头啊!”

    “王龙走了,不还有王家的人吗?”徐云海说道:“烬哥,我听说上次的事让王家赔了整整一个亿。”

    “一个亿都是少的!”我愤愤道:“一个亿买王龙的命,值了!”

    “就是不知道你的人头值不值一个亿啊!”

    忽然,一个穿着校服的人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我 一看,竟然是朱默。

    “朱默,你他娘的是不是找抽!”洪三总是第一个替我骂出声的人。

    “呵呵!不错啊,能在天阁杀手的手下安然无恙,看来,我是跟对人了!”朱默根本没有理会洪三的谩骂,而是笑着对我说道:“烬哥!以后我朱默就是你的人了,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

    “哦,是吗?你说的!”我邪笑着看向朱默,朱默背后一凉,察觉不好,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他向来是讲诚信的,说一不二。

    “我说的!”朱默的脸变得有些紧,恐怕大脑也在飞速的旋转,准备应对我的刁难。

    “把车子扔了,下来给我跑步。”

    我说着就摁住了他的车把,我也跟着停了下来,说道:“烬武会的规矩,每天必须慢跑十五分钟以上,以后漠北第五中学的烬武会小弟都要执行,否则便不配待在烬武会。”

    朱默看着我愣了一下,但看到身后不断经过的漠北四中的烬武会小弟们,也就理解了。

    “放心,漠北四中能做到的,我们漠北五中照样可以。”说着,朱默将自行车放在了附近的停车点内上了锁,与我一同跑了起来。

    “你跟我一起跑什么,五中在后面啊!”我对朱默说道。

    “问你一件事!”朱默说道。

    “说!”

    “李筱玥是不是烬武会的成员!”

    我一听,这情况不对啊,尼玛原来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是在打李筱玥的注意。

    “你他娘的到底是看中了烬武会,还是想借此认识李筱玥啊,你要是敢利用烬武会,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横在街头!”我怒道。

    “烬哥,你想哪里去了!”朱默一脸鄙夷,说道:“咱们烬武会不是在广收人才吗,我认识五中好几个学霸,但是你知道的,他们都很高傲,如果咱烬武会有李筱玥这个学霸中的学霸,收拢他们就跟玩似的,而有了他们在,我相信五中的烬武会质量会提升一大截。”

    “哦!原来如此啊,老朱你这脑子可以啊,放心吧!昨天我也和李筱玥谈过了,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加入烬武会,也会成为第一个加入烬武会的女生!”我对老朱说道。

    “好嘞,那接下来我在五中的事就好办多了!”朱默说道:“那,告辞了,烬哥!”

    “再见!”我摆手,朱默渐渐向后跑去。

    忽然间,我总感觉那里 有些不对劲,于是快跑了两步,来到老肖、洪三、徐云海他们身边,将朱默说的事提了一下。

    还是老肖脑筋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只听老肖疑惑的说:“烬哥你不也是学霸吗?全班第三,全校第十的成绩,即使是放在整个漠北市高中,也是能排进前五十的!五中的平均成绩本来就靠后,历年来不是第六就是第七,如果不是还有一个青莲班在,怕是直接就垫底了,老朱说的哪几个学霸都是青莲班的,其实烬哥你的名头就够了,而老朱想让李筱玥进会,我想他是想泡哪些学霸中的一个妹子,现在的你名花有主,妹子们不可能冲着你来,而能让妹子心甘情愿进会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奉为女神学霸的李筱玥,李筱玥在他们这些女生的眼中就是一个信仰!“

    听完老肖的分析,就连洪三都不禁的竖起了大拇指,徐云海本就是老肖以前的手下,更是十分佩服老肖。

    “这老朱,可以啊,把我都绕进去了!”我说道。

    “其实这也是所有人的想法,平时看不出来,但是信仰这回事真的很玄妙,但还有一点我想提醒你,烬哥,李筱玥进会以后一定要以你为中心,否则便会喧宾夺主,到时候烬武会到底是姓秦还是姓李!”老肖提醒我道。

    我神情一凝,说道:“老肖,你错了,烬武会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他都姓天下!”

    众人迷茫的看着我,于是我继续说道:“烬武会的宗旨是第一位的,任何人不得凌驾于宗旨之上,即使是我,如果 有一天我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你们必须把我踢出烬武会,甚至将我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烬哥!”徐云海有些担心的喊道,生怕我真的就离开了烬武会似的。

    “说什么呢你,老烬,咋跑着步还深情了起来!”洪三说道。

    “好,我答应你!“老肖郑重的说道,我与他对视了一眼,那眼中充满了坚定,信仰。

    “你想干嘛,老肖,告诉你,你要是敢谋逆老烬,我洪三第一个废了你!“洪三以为老肖要造反,骂道。

    “洪三,我说过了,宗旨第一,老肖是在维护我的尊严!”我高声道:“就算是你,以后如果背叛宗旨,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而你更不要对我心软。”

    “狗屁,你是我兄弟,我管他娘的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只知道烬武会是你老烬跟我的家,你会背叛我我死都不信。”洪三骂骂咧咧道。

    我心知这家伙就是五大三粗认死理的人,但也正是这样,洪三是我最信任的哥们,于是便不再跟他废口舌。

    “好了,我们的路还有很远,一起努力吧!”我喊着,开始冲刺。

    老肖和徐云海急忙跟上,洪三在后面大骂,“唉,我 、你们三个瘪犊子给我慢点!”

    我们没有理会洪三,小弟们中能跑的纷纷的开始冲刺这距离学校的最后一百多米,洪三的手下的老人纷纷越过洪三,拍了拍洪三的背。

    “三哥,加油”

    “三哥,慢慢来!”

    “三哥,你看得见我的尾灯吗!”

    “三哥你鞋带开了!”

    洪三鄙夷的眼神望着这最后的一百米,默默提速。

    走进教室,我褪去了外套,看到李筱玥的桌子上空空的,不由有些纳闷,这李筱玥总是比我先到的,如今都七点五十五了,她竟然还没来。

    “李筱玥怎么没来!”

    我向李小冉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身体不舒服吧!”李小冉回道。

    “哦!”

    我应了一声,带着忐忑的心情坐在了我的位置上,想到袁天仲昨天受伤了,可能在家照顾他吧,不过李筱玥又不是护士,而且她们家肯定有高级护工啊,不会让李筱玥陪床的吧!

    在我的疑惑声中,噔噔咚的上课铃响起,班主任语文老师李师师走了进来,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班主任李师师是漠北四中腿最长的老师,一米七八的个子却有着看似一米二的腿,即使现在穿着平板鞋,那逆天的大长腿也是被展露无遗,黑色紧身牛仔裤更是勾勒出曼妙的腿部曲线,上身是一件宽松的牛仔小褂,里面是黑色高领毛衣。

    “今天,我们的学习委员李筱玥同学请了三天的假,这期间收取作业,辅导同学学习等的重任就先交给我们的班长萧鹏同学了。”

    萧鹏,我们数学老师萧岚的弟弟,二人整整差了十岁,不过智慧的基因却是没有偏袒,萧鹏学习成绩是漠北市四中的万年老二,只出现过一次第三,原因是他自己实在是不想当那个万年老二了。因为为人老实,诚恳,待人宽厚,又是数学老师萧岚的亲弟弟,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老师与同学们中间最合适的桥梁。

    “好的,我一定会替李筱玥同学做好学习委员的工作的。”董鹏笔直的站起来说道。

    大家都在鼓掌,但是我却没有兴趣,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李筱玥请三天的假,小雅和乔峰的事情?还是袁天仲的伤势远比我想象的重,我得不到答案,脑子就一阵不爽,想要去找李筱玥问个清楚,看看袁天仲的伤势。

    于是我站起身来,说道:“老师,我能回家一趟吗,我家昨天遭贼了,我想到了一些细节,想要跟警察说明。”

    “哦!是吗!秦烬同学,你不会想借故逃课吧!”显然这种借口在四中用的人多了,班主任李师师迈着她的大长腿就走到了我的跟前,我就比她高那么一些,因此我们现在是平视,班主任李师师的眼中充满着一种霸气,哪种班主任有着决定你生死的霸气。

    “我爸可以作证!”我伸手去跟班主任李师师要手机,班主任的手机上存着各个家长的电话,如果用我的打,老师肯定以为我在演戏,随便找个人来搪塞她,那我不如直接用她的打。

    班主任李师师今年只有26岁,硕士生毕业也才一两年的时间,但是为人却是十分成熟,有魅力,见我如此大胆高调的向她要手机,当下便对我说道:“老师相信你,早去早回,下午自习课上来找我补课!”

    说完,迈着健硕的步伐走上了讲台,写了一张出门条,我的书包压根就没打开。于是,我拿起书包,接过班主任李师师给我的出门条便飞奔了出去。

    我给周扬打了电话,直接问李筱玥我总感觉她不会说真话。

    “喂!老杨,发生什么事了,李筱玥为什么会请三天的假!”我问道。

    “额、怎么说呢,你现在在哪!”周扬问道。

    “学校,马上出去了!”我回道。

    “你在学校门口等我,我这就去接你,别乱走!”周扬说道。

    “嗯!”

    于是我就在校门口忐忑不安的等了半个小时,周扬向我招了招手,我便上车了,开车的是一个没有见过的中年人,带着墨镜,周扬坐在后面,一脸凝重。

    “到底怎么回事,天仲哥现在在哪!”我问道。

    “到了地方说吧,正好也跟谈谈以后的计划!”周扬说道:“小雅小姐的事情我们也收到了消息,你保重。”

    “嗯!我会的!”我应道,但是心里却是担心的,小雅打小没有离开过漠北市,走过的最远的距离也不过是萧山。

    一路无话,这次周扬没有蒙住我的眼睛,我们开出市区以后,来到了一个年代久远的郊区医院内,通过长长的地下甬道,来到一个地下的类似仓库的大门前。

    周扬走了下去,对着摄像头说了几句,门 就开了,里面是两个带枪的守卫,简单的查看了一下车辆后,我们便开了进去,一进去,便是一个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停车场,下了车周扬带着我;来到一处甬道的尽头,推门而入,里面有十几个忙碌的医生和护士。

    我们转了几个弯来到一间重症监护室,换了洁净服,我和周扬便走了进去,里面有一个人正在和躺在床上的袁天仲说着话,看那身材很像李筱玥。

    “筱玥,秦烬来了!”周扬提醒道。

    “哦!”李筱玥只是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而我看着插满管子的袁天仲不由的心里一酸。

    “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说都是皮外伤吗?”我急忙来到袁天仲的身前,问道。

    “小意思!我挺得住!”袁天仲不在意的说道,但我明显感受的到现在的他十分的虚弱。

    我看向周扬,周扬知道我不问出来是不会罢休的,于是将事情经过完完全全的告诉了我,我才知道,原来为了我,上官洛派人与裁决司的二十几个虎牌裁决人与冥海会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刺杀我的人不仅仅是王家的忘忧和钟家的众天,更有冥海会的十二贪狼,十二贪狼是南国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十二贪狼什么人都杀,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还未出生的婴儿,他们的宗旨就是不留后患,手段极其恶劣,有些女甚至被先杀后间,但由于十二贪狼做事干净利索,被很多黑道饲养,最后被安警中的特警大队逼得走投无路才被冥海会收入麾下,此次为了刺杀我,十二贪狼中出动了六位。

    冥海会派出的杀手总共一百零六人,其中有一半的人被李筱玥的外公李长峰的特警大队杀死在了半道之上,其中包括两名十二贪狼的人。

    到了漠北市,上官洛又利用经营了十几年的地下特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二十个人,又杀死了两名十二贪狼的人。

    而剩余的三十二人潜伏在了我家的对面,最后虎牌裁决人付出了十几个人的生命消灭了这最后的一波人,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十二贪狼最后剩下的两名成员并没有和那剩下的三十人在一起行动,而是潜入了一楼的一家被人包养的少妇的家中,二人色向胆边生,生死关头竟然行起了猥亵之事、床抵之欢。但也因此躲过了虎牌的暗杀。

    当老爸回家,虎牌剩下的几人离开后,二人看见在小区角落里众天和袁天仲在打的火热,于是决定先解决了袁天仲,再刺杀我。

    当时,袁天仲本就处于劣势,众天心系袁天仲是天阁后辈中的翘楚,不忍心下死手,这才打的如火如荼,忽然出现的十二贪狼让众天心生不安。

    果不其然,十二贪狼下手阴险狠辣,袁天仲在刚刚与众天对战的过程中已经受了多处刀伤,体力也损耗甚巨,在两名十二贪狼的手下险象环生,根本就不需要众天再动手了。

    但人越是到了危险的时刻越能爆发自己的潜能,察觉这二人下手不留余地,招招致命,袁天仲拼死一搏,长剑如蛇,快如闪电,剑花飞舞,那两名十二贪狼一时大意,瞬间便被刺穿了肩胛骨,废了一条手臂。

    而在天仲以为性命无碍之时,忽然一阵晕眩,原来,那两名十二贪狼早就在刀上涂了剧毒贪狼粉,贪狼粉是十二贪狼自制毒药,中毒的人会陷入迷幻之中,全身丧失力气,很像迷药,但是贪狼粉的副作用却是败坏人的血液精气,如果不加以治疗,只需三日便可化为一具干尸。

    那两名十二贪狼,邪笑着就要结果了袁天仲的性命,众天却不忍看着袁天仲这样的天才就这样死在两个猥琐的败类手中,出手结果了最后两名十二贪狼的性命,同时告诉了袁天仲,他们真正的计划是掠走赵小雅,完成天阁的任务。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