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四十二梦:一切早已是定局。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 请君入瓮!

    听完了李筱玥的介绍,我对z国整体的政治和历史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看到了民间历史背后的故事,不得不承认,野史和正史都有些偏离事实,只有向李筱玥这些掌握了最根本信息的人,才能看到全局。

    我这次来本就是想接收裁决司的,因此等到李筱玥介绍完后,我直接就表达了我和老爸商量后的结果。

    “少祭司!”周扬和李筱玥明显有些诧异,显然他们对这个称呼有些惊讶。

    “怎么了吗?”我问道:“大祭司太过高大,我还不能胜任,所以我只能以少祭司的身份暂时接下大祭司的任务,不行吗!”

    李筱玥眉头微微一蹙,说道:“不是不行,只是,裁决司已经有了一个少祭司,如果你以少祭司之名去接管裁决司,怕有不妥。”

    ???我内心充满了问号,裁决司不是除了大祭司,后面的都是黑金令,龙牌、虎牌裁决人吗?

    “谁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我问道。

    “你听说过才怪呢,这个少祭司是一个月前才上任的,为了检察越来越混乱的裁决司,总司长刘宏派出了自己在天阁修炼多年的女儿刘莺莺担任了裁决司少祭司的位置,主在检查之责,隶属黑金令裁决人,属性是樱花!”周扬说道。

    “那么照你们的意思,如果我以少祭司的名义接管了裁决司,这刘莺莺就与我同坐了?”我问道。

    “不是同坐,而是在你之上,同为少祭司,她的武功和对裁决司的掌控力都在你之上,你根本接收不了裁决司一成的势力。”李筱玥说道。

    “那怎么办,你们想让我做裁决司的大祭司,可这大祭司本来是实力强悍的人才能当的,如今少祭司也这么牛,我真的能统领裁决司吗?”我问道:“你们不会是那我当诱饵,想让我老爸秦琼当大祭司吧!”

    李筱玥和周扬看了看我,周扬说道:“你爸肯吗?”

    “不肯!”我果断回绝,老爸当年因为爷爷的仇家劫走了老爸的未婚妻,至今对裁决司有抵触,让我接爷爷的位置,是因为爷爷本身就想让我接班,才教我飞针定穴的。

    “那不就得啦,如果你老爸肯,六年前就接了。”周扬说道:“裁决司是实力为上,但是我相信你的潜力是无限的,你只需挂一个大祭司的名号,慢慢成长就是了,谁都不是一口吃成一个胖子的。”

    “少来!”我说道:“我要是真的成了大祭司,那像今天的刺杀怕是每个月都会给我来一次吧!现在我可吃不消。”

    “可是如果你不是大祭司,那死的哪些虎牌裁决人,安警特警,上官家的保镖们又为谁而死呢?”李筱玥悠悠的说道:“你以为他们只因为你是秦丰大祭司的孙子而救你吗!”

    “什么意思?”我说道:“你这是拿道德来压我吗?”

    “在他们行动之前,他们收到的命令是保护大祭司,不管承不承认,现在至少有安警总部,虎牌裁决人,黑金令中四名裁决人已经当你是大祭司了。”李筱玥悠悠的说道。

    “黑金令四名,不是只有我、周扬和天仲哥吗?”我说道:“安警总部是什么鬼,虎牌裁决人为什么会尊我为大祭司。”

    听完我的一连串问题,李筱玥着实有些不耐烦,好像我作为秦丰的孙子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很不正常。

    “第一个问题,我也是裁决人!”李筱玥悠悠道:“我的黑金令属性是魔月!”

    我不由的一愣,但是李筱玥没有理会我张开的嘴巴,继续说道:“安警总司司长是我的外公,而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安警总司情报部的副部长,可以调动整个z国的安警,而为什么虎牌裁决会尊你为大祭司,你可以问周扬!”

    我扭头看向周扬,心道,这家伙不是黑金令裁决人吗,难道同时又是虎牌裁决人,这不合规矩啊!

    只听周扬不紧不慢的说道:“别心里瞎猜了,我不是虎牌裁决人的老大,我还是黑金令裁决人,只不过虎牌裁决人以前的老大是我的父亲,他们大都是我的叔叔或者哥哥,且对我的话十分在意。”

    “那现在呢?”我问道。

    “呵呵!”周扬一笑说道:“说来也奇怪,裁决司是一个认死理的地方,你爷爷秦丰大祭司死后,无人再信仰任何一个当上大祭司的人,而我父亲走了以后,虎牌裁决人愣是不认任何人当大哥,因此裁决司中现在十分混乱。裁决司现在鱼龙混杂,其中最大的一股势力是陈萍带领的龙牌裁决人,三十六名龙牌裁决人有二十名依附在她的手下,虎牌裁决人也有将近二十名在她手下,同时据可靠消息有十名黑金令裁决人与陈萍交好,再者就是我们这些人。”

    我把耳朵竖起,身体微微前倾,靠近周扬,周扬知我心思,便细细的到来了我们所掌握的裁决司势力。

    “黑金令中目前就只有我们四人,但是黑金令裁决人曾经都是你爷爷秦丰最得力的部下,一旦你上位成功,想必他们都很乐意支持你。”周扬说道:“而虎牌中除了陈萍拉走的二十人,和为了救你损失的十六名虎牌裁决人,剩下的三十六名虎牌裁决人都会支持你的。”

    “龙牌呢?”我问道:“剩下的十五名龙牌裁决人是不是也是我们的,我们胜算这不是很大吗!?”

    “呵呵!”只听李筱玥不由的一笑道:“你小子想的也太美了,你忘了还有刘莺莺吗,剩下的十五名龙牌裁决人都在她的手下做事,甚至剩下的很多黑金令裁决人也都在她的手下做事。”

    李筱玥起身走到一个柜子里面取出三瓶热饮奶茶,说道:“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无论是陈萍还是刘莺莺,他们都不是最大的威胁,最大的威胁是隐藏在其中的冥海会的间谍与神起集团的间谍。”

    李筱玥把热饮奶茶分别递给我和周扬,说道:“冥海会的间谍系统我们是了解的,没有任何电子或者纸质的信息传递,他们之间只靠各种各样神秘的现象和暗号传递信息,而且有的人可以潜伏一辈子而使人不知,但我们出身是一样的,因此很多东西他们传递不了。

    而神起集团,也是我们的出身之一,但是在苏小小死后六年的发展中,赵天洛在超人工智能这一领域,领先了我们太多,虽然我们有了苏小小留在天阁的系统做优化,但是也无法与之抗衡,神云智能有时候甚至能够入侵到我们最机密的内部文档,这一点我们研究了数年而没有结果,因此神起集团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间谍安插在我们的系统中。”

    “也就是说,无论是龙牌、虎牌裁决人,还是黑金令裁决人,都可能有冥海会和神起集团的间谍,这也是前几任大祭司死亡的原因?”我问道。

    “裁决司可以检察百官,有在各个阶层有相机行事的权力,裁决司大祭司可以自行处决司长部长以下的官员;

    黑金令裁决人可以自行处决省副司长及以下的官员,龙牌主负责检察取证,没有实权可以自行处决罪人,但是龙牌可以检察除总司长以外的所有人员,包括自身。

    虎牌负责行动和保护,龙虎牌一般可以组队,一旦龙牌信息准确,便可让虎牌行动。”

    周扬说道:

    “这本来是一个很完美的系统,而且很多裁决司的人都出身于天阁,但是上一次裁决司的洗牌因为陈萍的缘故,导致新旧两派发生了很大的冲突,很多人都被各方势力暗中收买了,从而导致了谁也不想让谁当上大祭司。”

    “因为谁当上大祭司都会让其他的势力消失,但如果是一个小白来坐的话,反而有可能起到平衡的作用。”我忽然明白了周扬他们真实的想法。

    说了这么多,他们其实一早就为我铺好了一切的道路,现在跟我磨嘴皮子不过是想告诉我裁决司现在的状况罢了,顺便想套一下我的爷爷到底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制胜的法宝。

    “既然你想到了,那我们也就达成这次谈话的目的了!”周扬说道:“你这个大祭司有安警总部,虎牌大部分裁决人,和隐藏在全国各地的黑金令裁决人注视着,有人想杀你,自然有人就会保护你。如今,你虽然未和赵小雅正式在世人面前建立关系,但赵天洛认了你这个女婿,且神起集团介于你老爸和赵天洛之间的关系,在情报上也会关照你的,没有了神起集团从中阻挠,又有了这次惨痛的教训,想必有人想在漠北市杀你,无异于难上青天。”

    我有些蒙圈,于是说道:“咱们说是大祭司就大祭司了吗,我需要做什么,还有,天仲哥的病情怎么办。”

    “当然不是,你真正当上大祭司必须要去参加明年的天阁大会,而你这个大祭司要想得到大家的认同,恐怕要很久很久。”周扬说道:“至于天仲哥的病情,我想有一物或许能够救他!”

    “什么东西!”我和李筱玥同时问道。

    周扬靠近我说道:“你记不记得,之前你跟赵小雅游萧山,我们见到的那个血莲!”

    “血莲!”我惊道:“血莲不是嗜血之物吗,它怎么救人!”

    “非也!”周扬说道:“万物相生相克,血莲虽然是嗜血之物,但是那贪狼粉却是坏血之物,我想看看吸收了贪狼粉的血莲会不会产生出一种抵抗贪狼粉的药物,要知道血莲的抗毒性很强的。”

    “可血莲遇血而生根,一旦进入体内那天仲哥不是变成植物人了吗。”我说道:“当时我就攥了那么一小会,那根须就已经进入我的血肉里了。”

    “血莲之所以会遇血生根是因为它里面含有一种激素,我们只需要提取哪种可以抵抗贪狼粉的单质就行”周扬说道。

    “可以一试!”李筱玥想了想以后说道:“血莲是天山雪莲的变异体,想必它的功效不一定输给天山雪莲。”

    “那我这就去取!”我急忙说道。

    “好,事不宜迟,现在是早上十点,下午四点之前我们能赶回来。”周扬说道。

    可随着我们的话落,却无人动身,相互看了看,说道:“你会开车吗?”

    “还是让葛叔开车吧!”李筱玥说道:“周扬你去准备工具,秦烬你去跟天仲哥说一声吧,我去找葛叔。”

    “嗯!”话不多说,我们三人各自行动。

    我来到袁天仲的房间,也许是身体太虚弱的缘故吧,向来机敏的袁天仲竟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静静的躺在那里,闭着眼,脸色苍白,如果不是看到显示屏上跳动的曲线,我很可能会以为他失去了生命体征。

    袁天仲平时穿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着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不能跟天仲哥告别了,我准备看一看那把软剑到底是什么样子。于是我拿起那已经洗干净了的腰带,那是一种我看不出来的一种合金制造的腰带,很坚硬,但是却可以折弯成圆,系在腰上,前面的卡扣制作十分巧妙,可以轻松合拢弹开,袁天仲的软件就藏在腰带之中,剑柄有些细,但握起来感觉十分舒适,我慢慢抽出来一点,一副栩栩如生的凤凰图刻在剑身上,这把软剑整体都是以凤凰为主题的,剑柄上更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凤凰。

    也许是我抽剑时发出了一点小小的声音吧,袁天仲哼唧了一声,睁开了眼,看到了我正拿着他的软剑。

    “秦烬,小心点!”袁天仲说道。

    “你醒了,天仲哥,是不是我刚刚拔剑惊醒你了!”我说道。

    “不是!是你的气息已经蔓延整个屋子了!”袁天仲说道:“这毒让我全身使不上力气,但是嗅觉却是提升了一个档次,呵呵!”

    “是吗?”我惊奇道:“那你以后就不能吃臭豆腐了!”

    袁天仲微微一笑,说道:“捏着鼻子吃!”

    袁天仲一般不开玩笑,只有与他熟识的人他才会开玩笑,其实我也很奇怪,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袁天仲变得如此熟悉的,算起来,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而且袁天仲大他整整十年。

    “还是天仲哥有高招,呵呵!”我说道:“天仲哥,我们商量了一个治疗你的方法,就是利用血莲的特性,制作抗衡贪狼毒的药物。”

    “血莲吗?”袁天仲低声重复了一句,然后说道:“其实当时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血莲是有灵性的,它在一个地方被砍了头以后,即使又生出了新的花苞,这个花苞也不再是血莲了。”

    “什么?”我惊讶道:“天仲哥你别骗我,哪里已经没有危险了,我们去取那个血莲是轻而易举的。”

    “呵呵!”只听袁天仲轻笑,说道:“我怎么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秦烬,你有没有想过,血莲是天下奇花,我活了二十几年也就见过两朵开花的,一朵是雪鹰阁主当年给红莲圣雪的定情信物,一朵就是当时跟你在萧山见的那朵,但那朵血莲都是假的,为了迷惑人类的,因此我才毫不犹豫的就斩断了那个已经长了至少四年的假血莲。”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