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四十四梦:神云实验室!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许多惊天动地的事件往往都发生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然后盛名。

    来到露天温泉,我们便急忙跳了下去,因为实在是太冷了,这个露天温泉就是当时李筱玥给周扬看的那个山凹处,因为地热的原因,这里出现了温泉,我们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开始潜泳。

    因为不知道入口的具体位置,于是李筱玥选择自己一个人先探路,我们三个人中只有李筱玥的水性是最好的,而她祖上也是水帮出身,潜水对于她来说像是天生就具备的技能。

    在连续下潜了三次以后,李筱玥开始了第四次下潜,我和周扬不由的有些担心。

    “李筱玥,换我去吧!你休息一下!”我说道。

    “不,你能探索的地方太少了,根本进去不,放心吧,我相信我的能力!”李筱玥自信道。

    “小姐,找不到就不要逞强,遇到情况就马上回来。”周扬说道。

    “嗯!”李筱玥没在多说,深吸一口便又潜了下去。

    但是这一潜,足足过了七八分钟,远远超出了常人的体力极限啊,我和周扬不由的担心了起来,纷纷下潜寻找李筱玥的踪迹,但是带着潜水镜的我们两个沉到水底只能看到无数的沙石,和一片看不到头的黑色的水域。

    我实在是闭不住了气了,急忙往上游,周扬显然是经过训练的,还在水底摸索着。我上来以后又过了两分钟,周扬还没有上来,我不由的有些紧张,这周扬不会也溺水了吧,于是就准备再次下潜,而就在这时,似乎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腕,我以为是周扬想接力上来于是也就没有在意,而是就抓住了上面吊着的一颗藤蔓,让自己不下坠,然而事情却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只手并没有想拉我接力的意图,而是顺着我的腿慢慢的摸了上来,十分的痒,似乎故意扫弄我一般,一点一点的滑向我的大腿内侧,老子初中时候是经常看鬼片的,妖艳水鬼的记忆里面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

    我虽然不想相信,但周扬此时担心李筱玥的安慰不会做出如此无聊之事啊,不由的我的背后已经冒出了冷汗,那只手已经接近了我的神秘之物,老子可不想被女鬼上了啊,想着我就要接着藤蔓起身,忽然另一只手摸到了老子的屁股,接着一扯,老子的泳裤被她扯掉了。

    “我草泥马,死就死了!”

    我大喊一声,其实脑中当时想着一个十分无厘头的念头,与其被羞辱至死,不如下去弄一下这个女鬼,也算是开了荤。

    我猛地一沉,看到了那两只手的主人,那是一个带着面具穿着粉色泳衣的女人,但绝对不是李筱玥,因为她带着一个简单的呼吸器,没想到我会反抗,那女子一愣,随即远遁而去,我急忙穿好泳裤就追了过去,而就在这时,一个拖着长长的钢丝的金属爪向我的袭来,我一个躲闪不及便被金属爪抓到了脚腕,金属爪的爪尖是圆弧,想来并不是为了伤人的,而是特意用来抓人的,而李筱玥和周扬很有可能就是被它抓走的,于是我也不准备逃了,任由它抓着我向深处而去。

    就在我将要憋不住时,我的脚上忽然松了一下,那个金属爪放开了我,而我直接从水中被甩到了水面之上,呈现出抛弧线落在了一处沙滩之上,那个金属爪悬挂在我的头顶上方,哪里似乎有一个机械装置,不远处的墙壁上有一个类似开关的扳手和液晶屏,一男一女正拿着手电筒看着液晶屏周围的情况。

    看到那粉色泳衣下那双又细又长又白的腿和那黑色泳裤包着的瘦下的男子,我确定了那是李筱玥和周扬,但是刚刚那么穿粉色泳衣带着呼吸器的女子是谁,为啥对自己耍流氓。

    “喂”我起身拍了怕身上泥沙喊道:“什么情况啊,吓死我了!”

    “先找门吧!待会儿跟你说。”周扬喊道。

    “什么门,长啥样!”我走向周扬问道。

    “这里是一个因为水流而形成的空间,当年苏小小 应该利用这个空间建了一间神云实验室,这个神云实验室是神云超人工智能的初始,也是那个蟒蛇背后的空间,是萧山的山脉精气所在,血莲如果有可能存在,就一定在这实验室的某一个地方。”周扬说道:“而这实验室的门应该就在这附近!”

    “那液晶屏不是门的开关吗?”我说着就要去点击液晶屏周边的开关。

    周扬急忙拉住了我说道:“那只是一个抓人的智能机器人,就是它抓的你。”

    “哦!那里面就不可能有门的开关了吗?”我反问道。

    “我和筱玥都看过了,那个智能机器人很简单,而且苏小小不会把入口设计的这么简单。”周扬说道。

    “也是啊,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那里确实是有些不安全。”我自言自语道。

    我的手触摸着液晶屏,传来一丝丝凉意,忽然间屏幕上出现一个绿色手印框,我心中一惊,莫非是指纹开关,于是就怀着好奇的心思就按了上去,只听到嘀铃铃一声轻响,液晶屏传来了一声女人清脆的声音:

    “欢迎回家,主人!”

    老子愣了,李筱玥和周扬更是第一时间来到了我的身边,李筱玥用一双不可思议又带着三分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做了什么!”

    “你们不是说这是一个简单的智能机器人吗,我本来也不打算看它的,但是我来到这里时上面出现一个绿色手印,我出于解锁的好奇就摁了上去。”我解释道。

    李筱玥不信,将我拉到一边,手指快速的在液晶屏上点着,我看到一串串代码不断的刷新着。

    过来几分钟后,李筱玥带着一股怀疑的气息质问我。

    “说,你是不是早就来过这里,还是说赵小雅已经找到了这里,并且这系统上留下了你的指纹作为解锁。”李筱玥盯着我说道:“你和赵小雅上次来萧山是不是做了什么。”

    我内心顿生一股气,要不是看着袁天仲为了救我而重伤的事情上,就算我对李筱玥有好感,此时我也会先定了她。

    我上前一步,我的脸距离李筱玥的只有五厘米,我俯视着她,说道:“李筱玥,我告诉你,如果我来过这里,我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跟你们去挖地穴,天仲哥为了救我中毒受伤,危在旦夕,如果我知道地方而故意耽搁时间,那我还是人吗?”

    周扬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急忙上前,拉开我们说道:“秦烬,筱玥也是无意,大家都是为了救天仲哥,不管怎么说,救人要紧,筱玥你说说,到底怎么了,这门能打开吗?”

    李筱玥也知道时间紧迫,不再跟我多说,而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他在这个简单的智能平板上查到的东西。

    “这个智能系统是分三级的,之前我们看到的只是初级,而秦烬不知怎么的就进入到了最高级,我分析了里面的程序,秦烬打开的最高级权限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包括实验室的整个地图结构,内部信息,各个权限,但是就在我查看到最后核心服务器所在时,整个系统忽然关闭,前面所有我改的权限,全部封锁了,现在就连这进去的门我们也打不开了。”

    我听完李筱玥的话,不由的一阵冷笑:“到现在你们还想着盗取神云智能,只是无可救药。”

    “你知道什么、、我、”李筱玥急忙解释道。

    但我不想听,于是我直接打断她说道:“停,我不想听你的那些大道理。”

    说着我重新来到智能平板前,但是那绿色的手印框没有再次出现,我在周边鼓捣了一阵也没有出现,于是我直接将手掌摁了上去,还是没有反应,又换了一只手,一样没有反应。

    “看来,真的借了你的光,这系统自锁了,如果天仲哥出了什么事,你就后悔一辈子吧!”我说完后,又想了想补充道:“不!在你李筱玥眼里也许我们都是棋子吧!你不会后悔!”

    “秦烬!”周扬对我喝道:“你过分了!筱玥不会把我们当棋子的。”

    “哦!是吗!?”我轻笑道:“也许我真的就该顺着你们所有人的意思去想吧,这样我会活得轻松一点。”

    “你什么意思,秦烬,把话说清楚!”李筱玥厉声问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以你们在政界的实力,真的就没有提早察觉出来天阁与冥海会的联合行动吗?”

    周扬和李筱玥的脸微微一沉,没有反驳,我便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顺了你们所有人的计划。

    于是 我继续说道:“天仲哥是个性情中人,我想他是不知道你们具体的计划的吧,因此才拼了命的想要保护我,我想当时就算天仲哥临时逃走,那两头贪狼也不可能杀了我吧!”

    周扬见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于是对我说道:“继续讲,我想看看你能推算出多少。”

    我们似乎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但是隔阂已经产生,如果不能全部说开,一旦接下来遇到什么危险,我们将很难同心。

    “第一,冥海会想进北国,逃不了安警情报部的眼睛,而你李筱玥作为情报部副部长能不知道冥海将在漠北市有大动作吗?

    第二,你们之所以放冥海会的人进来,并杀死一半的人,是因为天阁说话了,但是你们又必须安抚裁决司中哪些与我爷爷要好的人,才做了一场戏,想必杀死的哪些人都是实力很低的普通帮众。

    第三,你们利用漠北市经营多年的地下特工去解决自己放进来的人,一是想博取我的感激,二是赵天洛一个下马威,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第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死的二十几名虎牌裁决人,是只忠于我爷爷秦丰的人。”

    我说完第四条,周扬明显感到气场变了,周扬为我拍了拍手掌,悠悠的说道:“你小子脑洞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好,我现在来回答你的问题。”

    周扬在我面前踱步,说道:“第一,北国与南国,虽有南北之分,但是没有南北之隔,能进北国的方式很多,安警总司确实是得到了情报,但是那时候冥海会的人已经进来一半以上了,我们能截杀一半,全靠我们在冥海会的眼睛,你以为冥海会霸占江南上百年是浪得虚名吗?”

    周扬厉声道:“第二,天阁是找过我们谈话,但是我们是拒绝的,因为天阁是法外之地,而作为政客,其实最恨的就是法外之地。”

    “第三,我们展现我们的地下实力不是给赵天洛看的,而是给陈萍看的,现在裁决司有很多人都在漠北市,那是因为他们都在等着你秦家的态度,而陈萍在裁决司中的人几乎全部向漠北市而来。”

    “第四,这一点你说的没错,那二十几名虎牌裁决人是你爷爷秦丰的旧部,不属于陈萍,更不属于我们,他们忠诚的是你和你的父亲秦琼,是你爷爷的托孤之人,但你父亲并不认识。”

    “最后说一遍,冥海会的人不是我们放进来的,而且告诉你,永远不要小瞧冥海会的人,我们在漠北市的实力阻止不了最后那些刺杀你的冥海会的精英,哪些人是和守护你的虎牌裁决人是一样的人,他们不畏生死,只有信仰,其中不乏天阁中出来的老人。”

    “天阁高手,一不打二。”李筱玥接着周扬的话说道:“你以为十二贪狼才是哪些人中最强的吗,恰恰相反,论武功他们二人可能是最弱的,如果天仲哥对上的是他们其中的两位,很可能早已命丧当场。”

    “呵呵!那当初在小茶吧,你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又作何解释!”我问道。

    “我当时确实是不知道,我只知道冥海会有人进入漠北市准备刺杀,但我以为目标是赵天洛,是龚家的复仇!”李筱玥解释道。

    我一想,确实是有这个可能,

    “好,就算如此,你为什么要去请诏命,而且,为什么诏命会答应你的请求,小雅知不知道这件事。”

    “呵呵!”李筱玥一声冷笑中带着苦笑,说道:“看来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把你将被刺杀的事情告诉赵小雅,诏命也是二十八黑金令之一,至于我用什么方法请到了他,我不想说。”

    李筱玥语气冷漠带着一丝嫉妒,我忽然发觉我可能真的误会她了,但是也好,也让她尝尝被误会的滋味。

    “好了,无论有什么恩恩怨怨,以后再说,我们现在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找到血莲,救天仲哥。”周扬说道:“秦烬,、筱玥,一定还有其他开门的方法,苏小小不会只留下智能开门的方法的,我们找找有什么手动开关的装置。”

    我和李筱玥的目光交叉了一下,立马分开,同时应声

    “嗯!”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