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四十六梦:神秘黑衣人!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不必伪装。

    几分钟后,那铁器嘎吱嘎吱的摩擦声消失,一名黑衣男子走了进来,他带着半边黑色面具,幽光下,显得十分神秘,只见他缓缓的向里面走来,直到控制中心所在的地方,才停了下来,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从大衣内拿出一个古朴的二两酒壶,上面刻着一朵血莲。

    拧开瓶盖,黑衣男子喝了一小口,拿出了一张照片和一朵玫瑰花放在了一张红木桌子上, 然后开始碎碎念,我们离得有些远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也不敢离得太近去听,周扬和李筱玥打字告诉我,那个人步伐十分轻盈,外形健硕,骨骼惊奇,走路带着霸气,定然是一个练家子,不可轻举妄动。

    又过了十分钟,黑衣男子不再碎碎念了,收起照片,男子站起身来,缓缓的环顾四周,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拧上盖子,收起酒瓶。

    “出来吧!”

    黑衣男子忽然叫道:“能知道这里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和小小有关系的故人,一种是杀小小的敌人。所以,你出来解释一番尚可活命,不解释,我只当你是第二种人。”

    周扬和李筱玥互相看了几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但是周扬忽然明白了什么,随即一拍脑袋,说道:“他么把通风系统给忘了!”

    “那怎么办!”我小声的不能再小声的问道。

    “他一处一处找肯定能找到我们,不如这样、、、”周扬计划道。

    一分钟后!

    我和周扬走出房间,向控制中心的房间走去,黑衣男子也看到了我们走来。

    “哦!竟然是两个少年!!”黑衣男子略微吃惊了一下。

    “我们只是来找血莲救命的,还请阁下莫要阻拦!”我喊道。

    “血莲?”黑衣男子疑惑道:“你们怎么知道这里有血莲,血莲可不是这世上常人能知道的东西啊!你们到底是谁!”

    黑衣男子虽然疑惑,但是显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而且当我们提到血莲时,丝毫没有一丝惊讶,想必对天阁的存在也是知晓的。

    “我的朋友因为中了冥海会十二贪狼的贪狼粉而濒临死亡,他是天阁的人,而我叫周扬,只是一名孤儿,现在是z国裁决司中一名小小的黑金令。”周扬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在周扬看来,这个人对血莲如此知晓又有如此态度,定然是一个对血莲知晓甚深的人。

    而刚才走进来时的步伐和现在走到他身前感受到的那股压迫感,都让周扬肯定,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他叫什么名字!”黑衣人轻松的问道。

    “袁天仲!西天阁灵玉大师的亲传弟子!”

    周扬有意说出灵玉大师的名号,想以此来让这个神秘的黑衣人有所顾忌。

    “灵玉的弟子!”

    黑衣人明显惊讶了一番,这让周扬心中有了底,这个人绝对是对天阁有很深的认识的。

    “是的,从阁下的行为来看,阁下对此地十分熟悉,是否可以告知在下血莲的下落。”周扬谦卑的询问道。

    “嗯!”黑衣人淡淡的嗯了一声,似乎想着什么,我们也不敢打扰,过了一会儿,黑衣人才慢慢的说道:“我好想想起来了,袁天仲是前三年连续三届的武冠吧!”

    听到此话,我一脸无语,这家伙刚才一直在想袁天仲是谁吗?根本没有把我们的中心思想体会到啊!

    周扬也有些无语,但还是有些不失礼貌的尴尬着说道:“是,是的,阁下,还请告知血莲的位置,在下和天仲哥将来定会报答。”

    “嗯!”黑衣人又是一个一声清淡的嗯,便没了下文。

    李筱玥躲在暗处观察,只要有一个不对劲,她就会给黑衣人来个突袭。

    过了几分钟,黑衣人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说道:“我想起来了,周扬,天阁书院围棋大赛的冠军,发现银河系统漏洞的天才少年!”

    黑衣人此话一出,周扬立马感觉不对,这个人那是对天阁有很深的认识啊,他就是天阁的人,而且很可能是天阁的管理层,天阁的银河系统是一项检测天阁弟子对计算机网络系统掌握程度的一次深度考试,但对整个天阁来说小事一桩,只有专门为此工作的管理层才会记得他们这些天才。

    虽然惊讶,但是周扬不能在耽搁了,于是不得不再次提醒黑衣人,袁天仲命在旦夕。

    “前辈!我不想猜测您的身份,但是袁天仲命在旦夕,他死了是天阁的重大损失,也是灵玉大师最大的遗憾!”周扬说道。

    “嗯!的确,不过,你们的诚意不够啊!”黑衣人悠悠的说道。

    “你指的是!”

    聪明如周扬和李筱玥,显然,李筱玥的存在并没有躲过黑衣人的察觉。

    “你指的是我吗?!”

    黑暗中,李筱玥一席粉色泳衣漫步而来,同时手里拿了三件大衣。

    自己披上了一件,扔给了我和周扬各一件,我和周扬急忙裹上。

    “为了不弄出声响,我连仅在眼前的大衣都没敢碰一下,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李筱玥不由的有些惊讶,她自信自己已经藏的够隐秘了。

    “老夫虽然不好色,但是少女的体香还是如此的迷人啊!”黑衣人言语中带着一丝哀怨,但随即正色道:“你是上官洛的女儿!”

    一语惊的李筱玥娇躯一震,像是一眼被人看穿了一般。

    “你到底是谁!”

    “算啦,不跟你们废话了,要是让灵玉知道我遇到他的宝贝弟子死去而不管不问的话,回头又要找我算账了!”

    “前辈,您的意思是、、、”周扬问道。

    “此处真正的血莲早已经被小小当年服用了,她当年得了癌症,其实就算没人谋杀她,她也活不过一年了,但她还是被谋杀了,所以哪些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黑衣人轻描淡写,但是肌肉却是不自主的紧绷的,周扬和李筱玥甚至感受到了黑衣人那一瞬间散发的丝丝杀气。

    “那我们怎么办,天仲哥已经危在旦夕了!恐怕熬不过今晚!”我紧张道。

    “放心,我自有办法为他续命,但是要彻底的解了贪狼粉的毒,还是要血莲才行,因为贪狼粉的毒已经进入了他的七经八脉,找不到血莲,他的一身修为就要废了!”黑衣人说道。

    “事不宜迟,还请前辈跟我们速速回去!”周扬说道。

    “你不怕我端了你们的老巢!”黑衣人悠悠的说道。

    “哪里,前辈说笑了,这天下有什么事是瞒得过天阁的。”周扬说道。

    “哈哈!上官洛真是收了两个好儿子啊!”黑衣人羡慕道:“我在山下等你们!”

    说着黑衣人慢慢的走向远方,不一会儿,便传来几声嘎吱嘎吱的铁器摩擦声后,便没了动静。

    “我们走吧!”周扬说道。

    “就这么走了,他的话可信吗?”李筱玥说道:“我想去哪个出口看看!”

    周扬说道:“你的体香并不重,因为寒冷和水浴过的原因,可以说你的体香已经降到了最低,可他还是闻到了十米之外的你,他的身份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还不敢肯定,毕竟那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找不到的人。”

    “你是说、、、”李筱玥下意识的就要说出名字,我在一边竖起两只耳朵,满脸期待。

    “不行,我还是想看看他怎么进来的,那个方向似乎就在外面山崖上。”

    周扬知道拗不过李筱玥,于是,我们三人来到黑衣人消失的地方,地上留下一圈擦痕,我们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开关。

    最后,周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那就是这道旋转暗门是被黑衣人用手硬生生的推开的。我们三人合力,竟然没有撼动这门分毫。

    “这门怕是专门为他开的吧!”我不由的感慨道。

    “别在耽搁了,走吧!”周扬说道:“这道门不仅仅是靠蛮力的,定然有着不寻常的办法,我们一时也想不出来的。”

    “嗯!”我和李筱玥应道。

    不再耽搁,我们三人裹着大衣从来时的甬道回去,路过当时那个女子骚扰我的地方时,我又不禁的多看了两眼,哪种旖旎的感觉似乎越来越熟悉。

    见我发愣,周扬不由的推了推我。

    “发什么愣啊,还在想你的艳遇啊!”

    “不是,我总感觉我认识了那个女人很久很久,仿佛我见过她很多次,你有没有哪种感觉,就像是抓住了梦一样的画面,记忆中感觉很真实,但是现实中却真的没有发生过,或者说,从我们所在的世界你看不到。”

    我说了一堆连自己都不怎么明白的话,但是周扬听到以后却是有些吃惊。

    “你所说的现象有很多说法,比如虫洞之类,回头我跟你细说,现在赶紧赶路。”周扬说道。

    心知天仲哥的事重要,我不在胡思乱想,跟着李筱玥快速的前进着,当时周扬在我的身后,表情凝重,似乎我刚才的话对他有了很大的触动,后来我才知道,我不是唯一有这种感觉的人,他已经研究了很多年关于这些类似的现象,而他自己尤甚。

    我们顺利回到当时那个机械爪把我抓进来的山洞中,但是我们的潜泳装备都消失了,显然是被那个女人拿走了,我不由的头大,虽然我们知道了来这里的路径,但是机械爪只管往里面拉人,不管送人啊,以李筱玥的潜泳技术,在知道路线的情况下出去是没问题的,周扬勉强也能出去,但是我就不行了啊!我那潜泳技术跟狗刨没啥区别,都是小时候学的了,多年未练习不说,当年也就是半把刀。

    望着深黑色的水潭,我止住了脚步,说道:“要不,你们先走吧!待会再来接我。”

    “接你个头,星月酒店不提供潜水设备的,这里又不是海洋宾馆,我们带的潜水设备就三套,都没了,接你!难道下山上山七八个小时再去救天仲哥吗?”李筱玥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好了,等你们救了天仲哥再来救我,不就是七八个小时吗!没问题的!”我说道。

    “有了那个女人的事情,你认为我和周扬会放下你不管吗?很显然她是冲着你来的,拿走我们的设备,恐怕也是在她的算计之中的。”李筱玥说道。

    “那怎么办,我真的游不到那么远的距离啊!”我苦着脸说道。

    李筱玥沉默了三秒钟,然后说道:“不走也得走,不能让那个女人得逞。”

    这话说的很霸气,但是我和周扬怎么听都有一些醋意,周扬下意识的瞥向其他地方,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李筱玥意识到自己话有些过了,但看到我无所事事的样子又有些生气,也不知道自己那根筋不对劲了,说出了如此吃醋的话,于是不顾我的反对,一把把我推进了水潭里。

    “你干嘛?!”我浮在水潭内,对着岸边的李筱玥喊道。

    “我和周扬带着你游,你不走也得走!”李筱玥不容置疑的说道。

    那一刻,我才真正的意识到,原来赵小雅才是温柔的哪一个,李筱玥才是霸道的哪一个。赵小雅的霸道是掩饰她内心的柔软,是怕别人因为她失去妈妈而怜悯她,而不需要别人怜悯,所以假装霸道,高冷;而李筱玥却是骨子里她说一,别人不能说二的霸道,外表的温柔尔雅不过是她不屑于与人交流的面具,作为情报部副部长,商务部部长上官洛的女儿,李筱玥定然少不了各种聚会,也定然少不了有权有势有钱家的公子哥的青睐,虽然李筱玥的权势就够高了,但仍然会有不能得罪,或者说不能不给面子的人物。所以说,赵小雅是一只披上了老虎外衣的绵羊,而李筱玥却是披上了绵羊外衣的老虎。

    周扬显然有些担心李筱玥的霸王硬上弓会让我陷入危险,于是提醒了一句。

    “小姐!确定吗!?”

    “你怀疑我的能力!”李筱玥用不可置疑的眼神看着周扬,虽然李筱玥说过他们是亲兄妹一家人,但是李筱玥明显是发号施令惯了,哪种到了关键时刻领导不容置疑的气势是不能隐藏的。

    “没有,我尽力!”周扬说道。

    “热身吧!”说着李筱玥开始做一些简单的热身运动,虽然现在不是欣赏她傲人身姿的时候,但是不得不说,今天一身粉色比基尼的李筱玥有点让人喷鼻血了。

    察觉我直勾勾的眼神,李筱玥将我和周扬头上的灯关掉,同时轻啐了我一句。

    “色!狼!”

    我心中暗骂,色&狼也打不过你这个母老虎啊!

    但是骂归骂,待会我的生死还掌握在人家的手里呢,我可不敢有一丝的反叛之意。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