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四十七梦:李筱玥的初吻!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霸道的女人,霸道的心,霸道到不肯分一点点的爱。

    山洞中,李筱玥热身过后,慢慢进入水中,适应了一下,周扬也跟着下水了,而我压根就没上岸,一直在水里适应着。

    “前面有一处很窄的口子,哪里容易产生乱流,所以你们两个必须跟紧我,抓牢了,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遇上向外走的水流,记住,宁死不要放手,否则你们卷入了其他地方的暗流我救不了你们。”

    李筱玥郑重的说道,我和周扬自然不敢怠慢。

    “我可以自己游一段时间的,你刚开始可以不拉着我!”我说道。

    “放心,抓着你的头发我不费力!”李筱玥半玩笑半谨慎的说道。

    弄得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毕竟我没有经历过,周扬却是一脸木然,也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又一番交代后,深吸一口气,李筱玥开始下潜,我紧随其后,周扬则慢了我十秒钟。

    李筱玥不愧是专业的,那优美的身姿仿佛一条灵动的美人鱼,如一支离弦之箭般,飞速向前游去,我急忙追去,但依旧慢慢拉开了十米的距离,就在我以为我再也追不上李筱玥时,我的屁股被人狠狠的向前踹了一下。

    我刚想骂人,忽然意识到这是在水里,于是急忙闭嘴,不过这一踹还真是起作用,我瞬间向前行进了五六米,距离李筱玥近了很多,但随即又拉开了距离。

    紧接着又是一踹,而这次因为李筱玥在前方停了下来,我与她的距离就只差三四米了,她在哪里悬浮了十秒之久,而周扬也带着我来到了她的面前。

    李筱玥悬浮在哪里一动不动,我想催她快走,我顶不住了,但是周扬意识到我的想法,对我摆了摆手,同时抓住了我的手,似乎是要跟我一起游了。

    又过了五秒钟,我忽然感受到一股水流向我袭来,就在这时,李筱玥一把薅住我的头发,就游了起来,老子当时一脸蒙逼,头上传来一阵剧痛,周扬却是不敢怠慢,双腿急速摆动,携着我往前走,意识到他们想做什么,于是我也拼尽最后一口气拼命游动。

    这时我头上传来的疼痛才渐渐消失,我想如果不是周扬带着我加上我自己拼命的游动,我的头发都要被李筱玥一把扯掉了吧!

    我们经过了一个水中峡谷,当时我是被机械爪拉过来的,因此没感觉有多长,此时被李筱玥拉着走,却感觉是如此的漫长。

    渐渐的,我肺部感觉就像要炸裂了一般,我知道一旦我释放了这一口气,我就要溺水 了,那时候我就会向一条死狗一般被李筱玥拖着,这无疑会加大他们带我出去的难道,于是我强忍着,憋着气,双腿已经不再摆动,任由周扬和李筱玥拉着我前进。

    我的眼前开始闪过和小雅温馨的画面,闪过老爸老妈的身影,闪过这些天我经历的一切,终于,我再也撑不住了,陷入昏厥,水灌入我的鼻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受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压在我的嘴唇上,一股气流传进我的喉咙,也不知是我的肺还是我的胃,一阵痉挛,一口水被我从嘴里鼻子里喷了出来,连连咳了很久才缓过劲来。

    “你醒了!醒了就赶紧走!”

    我的脑袋还嗡嗡的,就听见李筱玥冷冷的话。

    周扬费力的将我搀扶起来,向宾馆的房间走去,来到房间,擦干了身子,喝了一杯热水,我才缓过劲来。

    我的内心一阵后怕,还真的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啊,但忽然想到迷迷糊糊间那个压在我嘴上柔软的东西,我联想到那些电视剧情,不由的对周扬说道:“老杨,那个,是谁对我做了人工呼吸吗!?”

    “你猜啊!”周扬边穿裤子边邪笑,弄得老子很不自在。

    “不会是你吧!”老子一想到周扬给老子做人工呼吸的场景,就一脸恶心,随即开始有些反胃。

    “你这是什么反应!”周扬不满道:“想我也是一代翩翩少年郎,英俊潇洒,哪一点配不上你了!”

    “打住!”老子急忙制止道:“真他么是你吗?老杨!”

    我忽然意识到,如果这是真的,我必须堵住这家伙的嘴,否则我的一世英名,一世清白就这么没了。

    “不是我,难道是小姐吗!?”周扬说着,抹了一下嘴唇,装作很享受的样子说道:“烬哥味道十足啊!”

    “我去你妹的!”我拿起一个抱枕就甩了过去,再砸周扬脑袋上不痛不痒。

    我一脸沮丧的洗了一把脸,见桌子上竟然有口香糖,就一把全塞进了嘴里。

    穿好衣服,在门口等了有两分钟,李筱玥才从房间里出来。

    “走吧!”李筱玥略过我们两个向电梯走去,看也没看我一眼。

    “嗯!”我和周扬应道。

    来到前台,李筱玥付了钱,我们坐着快速缆车下山,这期间需要半个小时,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周扬故意让李筱玥坐在了中间,李筱玥带着一副墨镜凝视着山下,因为头发是湿的,所以李筱玥只能扎起了马尾,因为长年披散着长发,因此李筱玥露出的脖颈白的胜雪,仿佛不曾沾染天地一丝尘埃一般,我只看了一眼便立马坐正,目视前方,守住本心。

    我嘴里还嚼着大量的口香糖,周扬一声不吭的斜躺着,气氛有些尴尬,这种尴尬的气氛差不多持续了十分钟,李筱玥忽然问道:

    “你的嘴里难道很臭吗!吃那么多口香糖!你很嫌弃吗?”

    我以为她是要为周扬谋不平,意思他救了我,我还这么嫌弃,于是回道:

    “嗯!关于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一想到那个画面,我就不由的恶心,虽然我知道是为了救我,但是我就是说服不了我自己,只能靠口香糖寻求心理安慰了。”

    “你!”说着李筱玥举起来拳头就要打我。

    “你想干嘛!”我急忙用手挡住。

    “救你就是一种悲哀,真不知道秦丰那样的人物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懦弱、无能的孙子。”李筱玥讽刺道。

    “喂!说话归说话,别老拿我爷爷说说事。”我严肃道:“又不是你亲身体会的,要是你被一个女人亲了嘴你会、、、”

    我忽然意识到好像女生之间亲了一下真的没有什么,于是急忙改口道:“算啦,说了你也不懂,反正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保守秘密。”

    李筱玥听完我语无伦次的话,愣了一会儿,看了看在一边偷笑的周扬,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露出一丝异样的笑容。

    “哦!可以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件事!”

    “抢劫啊,三件事,不可能!最多一件事!”我反驳道。

    “还有我!”周扬听到这里,连忙凑过来说道:“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老子当时杀了他的心都有,于是吼道:

    “你他么是当事人好不好,你不要脸的吗?”

    听到这里,李筱玥忽然捂住了嘴,把脸瞥向一边,不让我看到,但是我知道她在笑我,老子当时以为老子在她的心里永远留下来笑柄,不由的一脸铁青,关键这个时候,周扬嬉皮笑脸道:

    “要什么脸啊,脸多了不成二皮脸了吗?”

    “我日!”说着我拉过周扬就要打,但是李筱玥坐在我们两人中间,我这一拉却把李筱玥撞了过来,李筱玥身上淡淡的体香十分好闻,甚至有几分让我神清气爽的感觉。

    最后因为在缆车上,又隔着李筱玥,我只能用右手狠狠的给了周扬肩膀一拳。

    “好了!好了!一件就一件!”李筱玥制止道。

    “行,只要不违背法律道德,我可以答应你一件!”我解释道。

    “ok!”李筱玥高兴的打了个ok的手势。

    “说吧!”我说道。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李筱玥一脸得意,傲气的说道。

    我一愣,随即明白自己掉进坑里了,跟这个女人玩心眼,两个我也不是对手啊!

    一声叹气,我不在说话,把口香糖用塑料包起来准备下车时找个垃圾桶扔了。

    一路无话,但是李筱玥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反刚刚上车时的冷酷表情,甚至轻轻的哼起了小调,周扬则无所事事的看向天空,跟个没事人似的,老子真的怀疑他是gays。

    缆车嘎吱嘎吱开始减速,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我们的越野车了,只见一个带着口罩、白了一半头发留着寸头的中年男子站在我们的车前向我们挥手。

    下了缆车,来到车前,我们才意识到这个中年男子就是那个天阁的神秘人。

    “年轻人,多跑两步不行吗,坐什么缆车,让老人家我等了十几分钟。”神秘男子说道。

    “前辈说笑了!”周扬急忙上前说道:“前辈的轻功恐怕普天之下也找不到一两人!”

    “葛叔呢?”李筱玥上前问道。

    “老葛!”神秘男子大喊道。

    “唉!”杂货铺内传来葛叔的声音,原来葛叔去买烟去了。

    葛叔一路小跑过来,竟然先给神秘男子递了一根烟,神秘男子接过烟,竟然摘了口罩开始点烟,那是一张略现苍老的脸,有些许胡子茬,国字脸,双眼皮,鼻梁微微高于常人,黑色的眼眸中却暗含着精光。

    “邢哥,这是我家小姐!”葛叔介绍到。

    “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李筱玥神情严肃道:“葛叔,怎么回事,你们认识吗?”

    “嗯!邢哥是我当兵时候的班长,对我们都挺仗义的,我们有十几年没见过面了!”葛叔说道。

    李筱玥心中一紧,心说难道这个人根本就是跟踪他们来的吗,可是他又有什么企图呢。

    看着李筱玥冷冷的表情,那个叫邢哥的神秘天阁男子早已了然于胸,于是直接回答了李筱玥心中的答案。

    “我是来看望故人的,血莲对我来说不值得一提,并且,你们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要想除掉你们根本用不着我动手。”

    听到这里葛叔有些惊讶,连忙问道:“什么情况!邢哥!”

    同时葛叔的手已经不经意间摸向了腰间,邢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紧地盯着李筱玥的眼睛。

    他们两个一老一少就那样对视了十几秒后,李筱玥的脖子后面都渗出了丝丝水珠,不知道是因为她的湿发还是身体温度上升的缘故。

    最后还是李筱玥开了口!

    “走吧!救人要紧!”

    “走吧!”邢哥微微一笑,拉开了车门。

    于是,葛叔开车,邢哥邢哥坐在前面,我们三个坐在后面,天煞的周扬又把李筱玥放在了中间,似乎有意捉弄我,周扬很瘦,但却故意占了很大一片位置,让我不得不紧挨车门,但即使这样,因为那山路的十八弯弯,李筱玥不时地挤压在我的身上,虽然大家穿着厚厚的冬装,但是挡不住那种 异样的感觉啊。

    前面,葛叔边开车边和他的班长邢哥聊着往事不堪回首,我承认邢哥是老司机,但是有几个弯过的实在是惊险,但葛叔和邢哥两个人看起来跟没事人似的,丝毫不在意,李筱玥和周扬似乎也习以为常,但是这葛叔上山的时候开的挺稳的啊!这就有点让我摸不着头脑了,我估计这家伙在杂货铺肯定喝了点小酒,这要是被查了还不得行政拘留七天啊!我不由的担心进城的路上我们的车被卡,那样会耽误救天仲哥的时间,但是又想到李筱玥的身份,也不知道这官家到底能不能真的想那些电视上演的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我才发现,我想的太简单了,官家做事滴水不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而且李筱玥后来无意中告诉我,正因为是官家才更应该秉公手法,否则他们拿什么治理z国。

    车行驶到漠北市郊区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正直下班高峰期,我正发愁堵车呢,忽然!四辆凤凰牌的摩托车伴随着轰鸣声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还以为遇上了机车党打劫的呢,不由的一愣,周扬拍了拍我的肩膀,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与那些人交流了一番,向我们摆了摆手。

    下了车,李筱玥直接走向了一个带着紫色头盔的骑手的摩托车,翻身而上,带上头盔,十分利索,而我和周扬、邢哥也纷纷坐上了剩下的几个黑色头盔骑手的摩托车,那紫色头盔的骑手明显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是专门来接李筱玥的。

    四辆凤凰牌的摩托车都是火焰装饰,属于大型机车,十分拉风,就这样,八个人四辆摩托车,在漠北市郊区的街道上开始狂飙,引来无数人的围观,但随着走的路越来越偏,路上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从坐上摩托车到医院,我们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而当时葛叔开车用了十五分钟,可见这些机车党的速度之快,而我下车的一瞬间,真的恨不得好好的亲吻一下这个大地,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