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四十九梦:千面鬼手!雪鹰!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年轻人,千万别相信别人给你的眼睛!

    看着空无一物的病床,我大喊道:“来人啊!封锁整个屋子!”

    保镖急忙进来,有些蒙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精神已经集中了。

    “傻愣着干嘛!袁天仲被劫走了。”

    我大喊道,保镖才意识到屋里发生了什么,保镖急忙用对讲机呼喊道:

    “A区有情况,红色警戒!”

    一时间,上百个人拿着枪将整个基地戒严了,不一会儿!一个貌似是中队长的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早已经把所有人都控制了起来,刺客不是已经走了吗?”

    “那你怎么解释刚刚天仲哥还在我的面前讲话,转眼间就消失了。”我质问道。

    那个中队长有些不信,带着三名士兵进屋搜查,其实根本不用搜查,这里虽然是特殊病房,但是一目了然,三把椅子一个桌子,一张床,和角落里的一些仪器,中队长不信邪,将仪器和桌椅都检查了一遍丝毫没有发现。

    于是,中队长走出房间,询问守在门口的保镖。

    “到底他娘的怎么回事,好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报告长官,我敢拿性命担保,小姐走后,这间屋里就没有出去一个人!”

    “怎么就你一个人,老刁呢?”中队长问道。

    “报告队长,去拿吃的了!”

    “什么吃的、?”中队长疑惑道。

    “天仲哥说饿了,我这才跟保镖要吃的,就几句话的工夫,我一转身,天仲哥就没了。”我替保镖说道。

    中队长思索了一番,而我也在飞速的思考,这他娘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好!赶快去追老刁。”中队长忽然大喊一声向厨房的方向跑去,众人急忙跟上。

    在路过一个面包车时,下面露出的一根手指,引起了我的注意。

    “停,车下有人!”我大喊,众人急忙围上。

    在中队长的示意下,两名士兵将那根手指的主人从车底下拖了出来,正是老刁,不过是被扒的只剩下秋衣秋裤的老刁。

    “报告队长!人没事!”

    “他么的到底是谁再捣鬼!”中队长缓缓的凝视整个基地,眼神中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气息,如鹰眼般扫描着一切可疑之物。

    忽然,一个黑色物体从高空坠落,摔在了地上,零件散落的到处都是,里面还参杂着一个小型的狙击枪。

    吓得众人一个激灵,中队命人将零件都收集了起来,放在一处,却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在这时,李筱玥和周扬回来了,正如洪三所说,他们两个受了伤,不过都不是太重,被炸弹震晕了而已。

    周扬的胳膊折了,打着吊带,来到此处,一眼便认出此物。

    “神起集团的黑蜘蛛!怎么回事!”

    “还怎么回事,我还没问你呢,你跟李筱玥是怎么会,当不当我是朋友,隐瞒我也就算啦,禁闭我是什么意思。”我有些气愤道。

    “这件事,稍后跟你解释,先跟我报告这里的情况!刘队!”周扬转身对那个中队长说道。

    于是那个叫刘队的队长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周扬,周扬的脸慢慢变成了铁青色,而此时李筱玥也从车上下来了,正好听到了刘队的报告。

    李筱玥愣在了原地,周扬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周扬第一时间跑回了房间观看现场,又在发现老刁的地方到袁天仲房间的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便,看了看黑蜘蛛掉下来的位置,翻看了一下黑蜘蛛的零件。

    最后有气无力的感叹道:“这次我总算是见识到了阁主千面鬼手的能力了!”

    “什么意思!”我问道。

    只听周扬悠悠道:“传说阁主之所以没人能找到,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没人见到过阁主的真面目,阁主曾是云川省变脸继承人的说法看来也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现在阁主可能就藏在我们中间?!”我惊讶道。

    “不,现在的他已经走了,而且是以袁天仲的身份走的!”周扬悠悠道。

    “什么,天仲哥是阁主?!”我惊讶道。

    “动动脑子好吗?”李筱玥白了我一眼说道:“阁主会被十二贪狼那几个货色打伤吗!”

    我一听也是,刚刚是有些着急了,没有细想。

    “那老杨你什么意思!”

    “阁主,先是利用葛叔迷惑了我们,让我们错以为他接着葛叔的车出去了,实际上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将天仲哥掉了包,如果我没猜错,之前发现的那名护工已经被掉包成了天仲哥,而真正的刺客接着葛叔的车逃出了基地,但殊不知他这样正中阁主的下怀。”

    周扬分析道:“葛叔和阁主的关系应该匪浅,否则不会让大家以为他就是阁主,而上演了一场城市追逐战,最后那名刺客也被大火烧死,各路杀手纷纷暴露行踪,葛叔也身受重伤被我们擒获了,如今葛叔借着老刁的身份离开基地,这下有哪些杀手苦头吃的了。”

    “他想做什么,他不已经是杀手之王了吗,不需要在用别人的失败来证明自己了吧!”我问道。

    “呵呵,鬼知道呢,如果我能每步都猜到阁主的想法,那我岂不是更应该当阁主!”周扬不由的感叹道:“悲哀的是,我这么一个天才竟然到现在才看出来这些幻像,而且还因为群战而受伤。”

    “收拾一下吧!凌晨准备搬离基地,先去看看天仲哥吧,他现在还在停尸房呢!”李筱玥提醒道。

    于是,众人纷纷赶往停尸房,果不其然,那个护工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袁天仲,此时袁天仲正睡的安稳,看起来身体已经无大碍了,但是由于毒素很深,袁天仲陷入了昏睡。

    我们将天仲哥移回原先的房间,加强了警戒,最后李筱玥派人把我送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老爸在看新闻,正是今天晚上的直播,关于西环发生的一系列枪战。

    “过来坐!”老爸秦琼轻轻的说道,电视声音很小,看来老妈已经睡了。

    “你怎么看!”老爸问道。

    “周扬和李筱玥参与了其中,那个人不是阁主,是葛叔,在李筱玥家当了近十年的司机,真正的阁主在我回来之前才刚刚出动。”我如实说道。

    “哦!是吗,他还真是敢玩啊!”老爸秦琼轻笑一声。

    “你怎么看,老爸!”我问道。

    “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我只知道,漠北市从此将成为杀手的禁地,谁胆敢在漠北市动天阁的人就是找死。”老爸秦琼悠悠道。

    “老爸你这么说,难道阁主是为了天仲哥?!”我惊讶道。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他在威胁哪些已经忘了天阁规矩的人。”

    “那还是在说阁主是为了天仲哥而开杀戒。”我白眼道。

    “你这么理解是你的事,我不否认也不承认!”老爸秦琼有点无赖,弄得我也不是十分肯定。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冥海会十二贪狼确实是有些不把天阁放在眼里了,袁天仲是天阁新生代中的翘楚,将来是一定会成为诏命、众天、忘忧那样一等一的人物的,甚至在剑术的研究上袁天仲会超过他们,这样一个天才,天阁怎么会不去呵护。

    “别想了,早点睡吧!今天是月黑风高啊,不过过了今天,漠北市能平静好些日子了。”老爸说道。

    “哦!好吧!我去睡了!”打完招呼,胡乱摸了几把脸,我就回屋躺下了,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身体累,心更累,于是乎不过一分钟我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我梦到了小雅,梦到了一扇大门,小雅被几个黑衣人拉着拽进了那扇大门,我拼命的跑,拼命的跑,但是就是到达不了那里,等我终于到达那扇大门时,发现那扇大门大的离谱,有十几层楼那么高,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动不得它分毫。

    接着画面一转,我回到了班级里,李筱玥对我回眸一笑,画面再转,我被当初那个在萧山的大蛇顶到了空中,我看到了小雅急切的样子;画面又一转,我看到了雨夜中一连串冒着火星的枪口哒哒哒的射出一串子弹向我袭来,我的身体,一个冲击,陷入了深眠。

    我就这样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梦中穿梭着,直到天亮,闹钟响起。

    来到阳台,推开窗,一股凉风袭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气,天空也是灰蒙蒙的,雪花慢慢的飘落着。

    老爸习惯性的打开了电视,听新闻。

    “漠北电视台早间新闻播报,昨夜凌晨时分西环附近再次发生多起命案,多名死者身上只有一处致命伤,据安警给出的最新资料显示,死者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有R国E国A国的人。根据路人局非官方消息透露,这些死者很可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杀手,为了争夺一件宝物而互相残杀。在命案发生之前,西环发生十三车连撞的枪击事件,想必两者之间很有可能有着密切的联系,漠北新闻早间播报,实时关注最新新闻,请关注公众号漠北新闻,接下来请观看具体情况。”

    老爸拿了一片面包和一杯牛奶,坐在了沙发上,我也拿了一个汉堡跟着坐在沙发上。

    电视上播着昨夜的画面,先是十三车连撞的录像,完全就是蓄意的,因此别没有人死亡,接下来就是枪战,枪战导致很多汽车爆炸,十三辆车几乎全部报废,我看到了李筱玥和周扬被送上救护车,周边全是安警保护,李筱玥和周扬只是被拍到了背影,因此只有我才能根据衣服和实际状况知道那是李筱玥和周扬,只是看画面就算是李小冉和董晓梦也不可能认出来那是紧挨着他们坐着的李筱玥。

    最后,安警特警赶来,才结束了混乱的枪战,这次枪战是z国近五年来不曾发生的大事件,而且也是近二十年来不曾发生的涉及到四个国家的枪击事件,画面中死亡的有R国人、A国人、E国人、Z国人,总共死亡十人,重伤三人,轻伤、失踪人数不详。

    安警特警逮捕了五人,但是没有最新消息流出,之后便是关于凌晨多起命案的报道,与前面的枪击事件不同,后面的报道画面显得格外安静,而且时间显示是凌晨五点钟,专家指出死亡的时间在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但发现的时间是凌晨五点,多起命案是枪杀,但是附近的居民都没有听到枪声,显然这发生在凌晨的枪战的抢都撞了消声器。

    周边的摄像头都已经被破坏了,能捕捉到的画面少之又少,只拍到几个黑衣人行走的画面,雪是凌晨四点开始下的,正好掩盖了凶手的足迹,因此这次连环杀人案很难阵破。

    “这世界是怎么了,一向安稳的漠北市怎么会发生这么惨绝人寰的事!”老妈于晴喝着水不由的说道:“弄得我今天都不敢去上班了,要不老秦你送我吧!”

    “行!”老爸一口答应。

    “那我也搭个顺风车要不!”我附议。

    “你小子不是要锻炼吗!怎么!要偷懒吗?你的小弟、、”老爸忽然发觉说错了话,急忙改口道:“你的小同学们不是都等着你呢吗?”

    “好吧!我就一个多余的!唉!”我假装唉声叹气,不情愿。

    老妈急忙走过来说道:“别听你爸的,现在外面那么乱,我怎么敢让你一个人走着去上学,你也坐车。”

    说着,老妈退了一下老爸说道:“你能不能有点父亲的担当!”

    老爸苦笑,我的内心却是一暖,父爱如山,母爱如水,山水环绕,我又有多少牢骚可发呢,于是我急忙说道:“老妈,我说笑呢,你跟老爸一起走吧,洪三还在下面等我呢,我先走了!”

    说着我背起书包就出门了,临走时还听到了老妈数落老爸的话。

    “都怪你,下次在这样,你就睡沙发吧!”

    我想老爸内心已经五味陈杂了,不过我的内心好像也是五味陈杂,怀着温暖玛丽苏的心情慢跑着出了小区,洪三他们已经在等我了。

    “昨天你小子竟然挂我电话!”洪三上来就是给我来了一个擒拿手,但是被我麻溜的一个转身别了过来,转身压住了他,但洪三的身子真的是太他么壮了,一个挺身就将我弹开了。

    “有事说事,他们看着呢!”我喝道,随即对那些小弟们说道:“你们先慢跑着,我和你们三哥聊聊人生。”

    “好嘞,烬哥!”说完,他们一个个咧着嘴笑着向前跑去

    “你昨天请假一天去干吗了,听说李筱玥也请假了,还有,嫂子怎么没来学校。”

    洪三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恍然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是啊,从周日晚上到周一晚上,我仿佛做了我这一年都没有做过的事,不由感到一丝荒诞,原来人忙了起来真的就可以暂时的忘记悲伤。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