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秦烬之风流大祭司 > 噬梦 第五十三梦:鸿蒙乱象!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出淤泥而不染,从来就是个笑话;

    来到鸿蒙中学的学校门口,因为是走读,因此很多人回家吃完饭后陆陆续续的从外面向里面走去,不得不说漠北九大高中里面鸿蒙中学是最放的开的,即使是冬天,一些女生还是穿着超短裙和黑色丝袜,上衣也是小夹克之类的,曼妙的身材展现无遗。

    我总觉得他们会冻出老寒腿,后来才从小雅和李筱玥的口中得知,那漂亮的黑色丝袜和肉色丝袜都是特制的,十分的保暖,而且那些女生在一些地方还贴上了暖宝宝,可以说比我们这些穿着三四层衣服的男生暖和的多了。

    我和洪三把车停在校门口外一个卖红薯的小摊前,要了两个烤红薯就在那欣赏鸿蒙中学的美腿,呸,不对,是“美景”。

    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我们的眼帘,一个吊儿郎当的少年,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女生,一只手还不断的先女生的衣服里伸进去,哪有一丝学生的样子,老子也是服了,这鸿蒙中学的校规竟然已经被破坏到了如此地步。

    这个吊儿郎当的少年正是三刀会臭名昭著的孙浩,孙浩走在大门口前,引来了无数鄙夷的目光,他身后的很多小弟也是低着头不敢看周围的同学,显然他们对少年的举动也很不感冒,孙浩一边搂着一个姿势不错的小女生,一边还拿那双色眼盯着周围有些姿色的女生,怀里的小女生还不断的撒娇,我想这就是男人最内心的释放吧,但是这样的释放跟畜生又有何意呢,人之所以为人,贵在有自己的操守、道德,爱之所以伟大,在于它的真心、无私、相互。孙浩这种单方面的需求与释放只能得到最虚假的东西,一旦有一天他被收拾了,我想他现在怀里的女生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他并啐他一口唾沫。

    “有他这种人在,鸿蒙中学好不了,走吧!下午还有课!”洪三对我说道。

    “嗯!看来只有期望孙浩离开鸿蒙中学后新的老大能好点吧!”我感慨道。

    “离开个屁,他老爸是现在鸿蒙中学最大的幕后股东,这小子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乐园了,高中是可以留级,这孙子才不会离开呢!”

    卖烤红薯的大叔忽然对我们说道,我一听,这大叔是明白人啊,想来在鸿蒙中学卖红薯有些年头了,于是急忙向他请教关于鸿蒙中学的内幕。

    “啥情况,叔,跟我们讲讲呗!”我做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卖烤红薯的大叔十分受用,就喜欢我们这些后生仔仰望他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们两个小子想听,又买了我的烤红薯,我就跟你们讲讲。”

    烤红薯的大叔像是打开了话匣子 一般,说了起来。

    “这鸿蒙中学,原本是由神起集团出资建造的,能来鸿蒙中学的大部分都是神起集团的员工的子女,那时候,鸿蒙中学要什么有什么,师资力量和硬件设施无不是漠北市最好的。

    但就在几年前,神起集团好像发生了什么变故,鸿蒙中学被一个叫川田一郎的R国人买了,这个川田一郎后来改名孙正中,还娶了一个我国的媳妇,刚开始鸿蒙中学在他的打理下还没有出什么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知道了鸿蒙中学早已易主,没了神起集团的资助,哪些富家子弟就再也不把孩子往这里送了,老师的工资也越来越低。

    最后,在两年前出现了老师骚扰学生的事件后,鸿蒙中学就彻底的栽倒了沟里,吸收了本市所有的劣等生,可以说整个漠北市,爱捣蛋的,爱打架斗殴的,不思进取的差不多九成都在鸿蒙中学。”

    “哦!原来如此!”我回应道:“叔,你刚才说那个川田一郎改名孙正中,莫非他就是孙浩的老爸?”

    “正是!”

    老子恍然大悟,这鸿蒙中学的校长是个女的叫冯萍,但却是一个平庸至极的人,我听人说过,冯萍不过高中水平,是花钱买到校长位置的,如今看来,这冯萍根本就是孙浩的母亲,孙正中的媳妇,这鸿蒙中学就是人家自己的。有其子也必有其父,子不教,父之过。有这一家子在,鸿蒙中学能好了才怪。

    “唉!不过我看他们有些人也不想调皮捣蛋的啊!为什么他们不选择其他学校。”我问道。

    “呵呵!”大叔一笑说道:“还能因为什么,便宜呗,z国十几亿的人口,真正能上的起好学校的人能有多少,私立的学费高,公力的门槛高,想那些中考分数中下等的,没钱又想好好学习,就只能选择鸿蒙中学,那样他们还有一丝希望去上大学。”

    “哦!”我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说头,与他们相比,看来我是幸福多了啊!”

    “是啊!以前还总埋怨我爸逼我学习,但却不管我!呵呵!”洪三苦笑道。

    “是啊,小伙子,要珍惜在学校学习的机会啊,要知道我们现在想学都来不及啊!”大叔忽然感慨道。

    这时,一个身穿不是那么白的白色棉袄的男同学匆匆略过了烤红薯的小摊,大叔的眼睛明显的动了一下,紧紧的盯着那个学生,看着那个学生渐渐远去。

    顺着学生远走的身影,我们又看到了孙浩,此时孙浩已经放开了怀里的女生,拦着了一个将要通过校门口扎着双马尾的女生,那个女生远远看去皮肤十分白净,个子不高,有一米五五左右,也穿着一件白色的小棉袄,不过确实十分的白,十分的干净。

    女生将书包抱在胸前,孙浩单手将女生抵到了校门口边上的墙上,自以为很帅的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显然女生是不情愿的。

    刚刚那个穿着不是那么白的白棉袄的男生,走到校门口时,忽然停顿了一下,大叔的心猛地一紧,嘴里碎碎念道:“别管闲事,别管闲事,快走啊,臭小子,快走啊!”

    我不明所以,但心中有了几分注意,紧紧的盯着那个男生,那个男生在校门口呆立了有一分钟,身边已经陆陆续续过去了好多人,显然大家已经对孙浩的所作所为司空见惯了。

    嘎吱,我似乎听到了男生踩着雪地上的声音,只见男生一个转身,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了孙浩等人所在的地方。

    那一刻,大叔的心猛地紧了一下,有两个红薯都烤焦了也不在意,我闻到了红薯烤焦的气味,看了看烤焦的红薯,刚想提醒大叔,但是被大叔的表情惊到了,只见大叔满脸愁容,眼眶竟然泛起丝丝泪珠,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那个男生,我的心中似乎有了答案。

    “胖子!吃人最短,拿人手软,这回干一次咱们的老本行吧!”我拍了拍洪三的肩膀说道。

    “好嘞!”洪三没有注意大叔的表情,一直在看着孙浩等人,但听到我这么说,一股子正义的气息就充满了他的身体。

    当我们走到孙浩等人的后方时,那个男生也走到了孙浩等人的面前。

    “你他么谁啊!”孙浩看着来的男生,骂道。

    “我、、我是她的同学!”男生有些唯唯诺诺的说道。

    “李子枫!”那个扎着双马尾女生柔弱的喊道,让人听了有种酥麻麻的感觉,想不起保护欲都不行,

    “哦!老子明白了,你他娘的是想英雄救美是吗?!”孙浩邪笑道:“行,老子给你个机会。”

    名叫李子枫的眼中泛起 一丝希望之光,紧紧的盯着孙浩,但我和洪三知道,这孙浩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是在玩李子枫。

    “你听好了,只要你跪下了,舔一下我的脚,我就放了她!”孙浩一脸邪笑道。

    李子枫愣了一下,但反复看了看那个女生和孙浩,经过了内心的挣扎,最后竟然真的跪了下去,可正当他准备舔孙浩的脚时,孙浩一把把鞋脱了,那臭气直接让旁边的小弟都后退了一步,看着孙浩冒烟的脚纷纷捂住口鼻,孙浩也不在意,直接将脚伸到李子枫的脸前。

    “舔啊!”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大叔从后面跟了过来,这时就算我是傻子也知道李子枫跟大叔是啥关系了,但是孙浩现在有二十几号人,以大叔的身子根本打不过这些人,我急忙拦住大叔。

    “叔,放心,我说过了,吃人嘴短,那人手软,有我们呢!”我看了看洪三,洪三看到了大叔,也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叔,看好了吧您。”洪三大声说道。

    洪三此时正好在孙浩一个小弟的身后,因为洪三体格大,那个小弟不敢招惹,就只当我们是来看热闹的,也没在意,此时洪三忽然大声说话,引起了旁边一个刺头的不满。

    “喊你麻痹啊!没见过泡妞吗?”

    “你说啥!”

    洪三假装没有听清楚,用手扶着耳朵对着那个刺头,让他再说一遍。

    “我说,喊你、、、”

    没等那个刺头说完,洪三一拳就将他的话塞进了肚子,刺头闷哼一声撞到了后面的两个人。

    “有情况!”

    孙浩的小弟们纷纷喊道,同时将我和洪三围了起来,孙浩此时也急忙穿上了鞋跑了过来,同时让两个小弟看住了李子枫和那个女生。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三哥啊!”孙浩嬉皮笑脸的从人群中走出来,同时带了两个身强体壮的大汉,那大汉明显就不是学生,而是打手,显然孙浩以前是真的被洪三坐怕了。

    “别来无恙啊,孙耗子!”洪三大声道,仿佛要让所有人听见一样。

    孙浩的脸,明显耷拉了下来。

    “三胖子,别说老子不给你面子,在老子的底盘你还敢这么嚣张,你是不是找死。”

    “找不找死,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洪三握了握拳头,嘎吱嘎吱的响着。

    “你、你想干嘛,告诉你,我分分钟就可以叫一百个人 石欠 死你。”孙浩拉着两个打手说道。

    “哦,那你还等什么?!”洪三笑道。

    “你到底想干啥,不好好在你的地盘待着,来鸿蒙中学干嘛!”孙浩说道。

    “你猜啊,耗子!”洪三笑道。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不想跟孙浩再废话,直接上前说道:“那个两人,我保了,今后只要你不找他们的事,鸿蒙娱乐场有你玩的地方。”

    “你他娘的是谁啊,有你、、”孙浩显然是一个只顾吃喝玩乐的主,就连是谁真正从他手里拿走的台球厅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洪三呢,而且竟然都不知道烬武会的存在。

    没等孙浩骂出声,洪三身形一动,一拳就打了过去,那两名打手也是一愣,这两名打手其实也就二十来岁,是一个健身房的保安,经常与人斗殴被孙浩收买了,之前在鸿蒙娱乐场见过洪三,也知道洪三的厉害。

    两名打手一个护住孙浩,一个对上洪三,可洪三的拳头那是积年累月打来的,皮厚的不行,力道也大,那么对上洪三的打手的手一下子就折了,疼的他直吸冷气。

    “孙耗子,你他娘的把嘴巴给我放干净了,这是我们烬武会的大哥,烬哥!听清楚了!”洪三大声道,吓得孙浩后退了两步。

    “烬你妹!”孙浩露出狰狞的面孔,大喊道:“都他娘的给我上,他们就两个人,给我往死里打。”

    孙浩一声令下,那二十几个小弟不得不听,而且知道了校门口的变故,学校内孙浩的小弟也在源源不断的赶来,这也是他们的底气所在。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洪三大喝一声,左右开弓,将拦在孙浩面前的小弟们一一打翻,但随着人数越来越多,孙浩也退到了最外面,远离了洪三。

    相对与洪三,其实老子才是最苦的一个,洪三五大三粗一看就不好惹,反而去打他的人相对较少,而打我的多。

    但是他们还是太天真了,早已将人体穴位了然于胸的我,可以让他们瞬间感受到天堂般的‘快乐’。

    我手指凝力,不断的躲避穿梭于人群之中,前些日子老爸又教了我一些点穴的精髓,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我的身边已经倒下了十几个人且都哭笑不得,吓得一些人连连后退。

    “你他娘的不是人!”孙浩显然没有见过我出手,或者可以说很少人见到我出手,这一次我彻底在一些人心中留下来阴影,孙浩在他的保镖搀扶下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学校里面,剩下的小弟自然也就散了,纷纷扶着自己的兄弟向里面跑去。

    我和洪三走到李子枫和那名女生的面前,说道:“没事了!”

    “不!事情才刚刚开始!”李子枫脸色阴沉的说道:“你们过瘾了,但鸿蒙中学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老子愣了,这是什么逻辑,老子替你报仇解恨换来的是赤裸裸的讽刺吗?

    但又一细想,便明白了李子枫所担心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我和洪三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他们不能啊!

    “你他娘的、、”

    洪三刚要骂出口,我便制止了他,同时对李子枫说道:“他本就是你们的灾难,我和洪三只不过是让你们更早的看到了你们的未来,如果你还想有尊严的活着,就不能屈服于他的淫威,更不应该辜负你的老爸,记住,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老爸,你被孙浩玩死也没有人管你。”

    我不知道此时大叔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只听扑通一声,大叔跪了下去,吓了我一跳,转过身我和洪三急忙将大叔拉了起来。

    只听见李子枫幽幽的说道:“出淤泥而不染,从来就只是个笑话,我永远都只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

    “子枫!爸爸错了,你原谅爸爸好吗?!”大叔说着话身子就要跪下,在我和洪三极力搀扶下,大叔才没有给他的儿子跪下。

    “天下哪里有老子给儿子跪的道理,李子枫,你他娘的是人不!”洪三说着就要打李子枫,被大叔拦了下来。

    “是我有罪,是我有罪,你们别打我儿子。”

    “紫莹,我们走!”李子枫不顾大叔的哀求,拉着那个双马尾女孩的手向学校内走去,气的洪三直喘气,打一场架也没这么憋屈。

    “叔,别哭了,就当没这个儿子,见色忘义的家伙!”洪三一把拽起大叔,想红薯摊走去,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慢慢的散了,但烬武会这个名字也在鸿蒙中学彻底的响亮了。

    后来大叔才跟我们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大叔年轻时一时糊涂沉迷赌博喝酒打架,不仅气走了李子枫的母亲,还把房子也输了出去,现在他们还住在棚户区,靠着微薄的收入勉强度日,李子枫学习很好,但是根本没有钱去上其他学校,就算是最便宜的公立漠北市第六中学一年也需要近一万的各种费用,所以李子枫只能上只需要交两千便可进入的鸿蒙中学。

    因为这件事,李子枫彻底的与父亲断绝了关系,自己勤工俭学住在月租五十的地下室内,那件妈妈曾经留给他的白色棉袄,他总是洗的干干净净的,但是也渐渐的没了以前的纯白色。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