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青云相声社 > 第一章收养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第一章收养

    陆云鹊清晨一起来,简单的洗漱后,就拿起包包要出门,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师娘齐文娟的声音,“一大清早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去?饭还没吃呢。”

    “妈,我去练功啊,我今天今天晚上在牡丹楼有演出,《汾河湾》,倒二。”陆云鹊回过头来,向着齐文娟呵呵一笑,说完话转身就又要跑,却被齐文娟一把拉住了。

    “以前也不是没在牡丹楼演过,回回是倒二,怎么,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了?平时抓你练功,不是你爸生起气来,你哪儿就这么早啊,今天怎么的格外特殊呀?”齐文娟看着陆云鹊又生气又好笑的问道。

    “妈,今天不一样,云笙师哥回来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在师哥面前演节目呢,就是觉得有点慌。”陆云鹊不好意思的冲齐文娟笑了笑,一脸纠结的说道。

    “这你有什么可担心的,还用担心云笙笑话你吗?要说你们两个孩子呀,云笙一大清早就出门了,说是晚上有惊喜要给你。”齐文娟看着一连忐忑的陆云鹊连忙安抚她说道。

    听到有礼物可以收,陆云鹊高兴地连连点头,向齐文娟摆了摆手,又要向外跑:“好嘞,我知道了,我先走了,去剧场了。”

    “急什么急,吃完饭再走,这一大清早起来,我做了这一桌子菜,你们都走了?!”齐文娟看见一心只想往外跑陆云鹊,想起早上起来没有拦住的沐云笙,气得直跳脚。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陆云鹊已经跑到了大门口,向齐文娟摆了摆手说道:“我回来吃,一个小时。”

    “好,好,好,我一会儿出去逛逛,给云笙买点他需要的东西,你有没有什么想要买的呀?我帮你带回来。”齐文娟无奈的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买就行,对了,妈,晚上我想吃可乐鸡翅,和糖醋排骨。”陆云鹊回过头来,想了想笑嘻嘻的说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早上饭还没吃呢,就开始想晚上饭?!”听到陆云鹊的话,齐文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回答说。

    “妈妈最好了,谢谢妈妈!”站在门口的陆云鹊冲齐文娟,笑了笑随手给了齐文娟了一个飞吻,转身就跑了出去。

    “那我给你把饭放锅里了。”齐文娟看着陆云鹊,急匆匆出门的身影,有高兴又无奈的感慨道,“这些孩子一个都不省心。”

    陆云鹊出了家门,慢悠悠的往小剧场走,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自从大师哥沐云笙十三岁倒仓执意离开后,已经过了整整六年。

    这六年,青云社更是一路的风雨飘摇,万幸,都过去了。整整六年变化真的是太多了。

    六年前师哥已经可以登台表演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只能坐在后台等着师哥下台带自己出去玩的小丫头,没想到现在也成了剧场里可以演倒二的角儿,身边的师兄弟也多了起来,除了云字科的八个人,后来又有了起字科,龙字科,青云社不停的有人加入,有人退出,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想起这些年发生了许多事啊,陆云鹊觉得有些感慨,可是一想起到了晚上,沐云笙会来看自己的表演又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忐忑,和心慌。

    就这么一路纠结着,陆云鹊很快就来到了小剧场,还没进门就听见了二师哥丁云鸣和师叔唐昭的声音。

    “师哥,师叔。”陆云鹊推开门乖巧的打招呼说道。

    “云鹊来了,难得这么早。”唐昭笑呵呵的打趣陆云鹊说道。

    “呵呵,今天起早了。”陆云鹊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说道。

    “别说你睡不着,你看你师哥,一大清早就把我叫起来了。”唐昭看了一眼一旁的丁云鸣说道。

    “今天晚上师父也要来,大师兄又回来了,当然觉得……”陆云鹊看了一眼丁云鸣,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

    唐昭连忙安慰两个人说道,“咳,没事,云鹊,你现在是真的挺不错的了,云鸣现在更是,要我说呀,不用担心,今天晚上的演出一定会顺顺利利的。”

    “谢谢师叔,我知道了。”陆云鹊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云笙回来啦,你们是云字科八个人,第一次这么齐,你们师父可算可以高兴点了。”唐昭看了看丁云鸣和陆云鹊欣慰的说道。

    “嗯,对了,云启呢?”陆云鹊点了点头,环视了一圈,一脸纳闷的问道。

    “没见着,你也知道自从出过那件事之后,云启他一直……”提起方云启,丁云鸣一脸无奈的说道。

    “就因为易成飞那个家伙?我看他就是挨揍挨得少,我告诉方叔再打他一顿,他就老实了。”

    易成飞是原来起字科的大师兄易起渝,一提起他,陆云鹊就气不打一处来。

    作为起字科的大师兄,师父秦伯仁对他当然十分重视,想尽办法帮助他成名立万,可是就在青云社刚刚出现一点舆论问题的时候,易成飞居然选择离开青云社。如果仅仅是离开也就算了,可是还差点骗走了方云启,现在还到在网上处抹黑师傅。

    “云鹊,你又不是不知道云启和他的关系好,你看云启这不是回来了么?”丁云鸣见陆云鹊一副气的不行的样子,连忙劝解她说道。

    “我是生气,方云启就是个大笨蛋,你说他倒完仓之后,现在就是个破锣嗓子,除了青云社哪里有人要他啊,易成飞那个家伙就是看他现在稍微有点名气想拉他走,等过两年呢,万一发展不好,易成飞还能要他不?”陆云鹊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

    “所以说呀,云启这件事情就咱们几个人知道,以后都别提了。”唐昭一脸认真的说道。

    陆云鹊和丁云鸣都点了点头。

    唐昭看着依旧一脸不乐意的陆云鹊,无奈的摇了摇头,来到台下,摸了摸陆云鹊的头。

    唐昭知道对于陆云鹊而言秦伯仁和齐文娟两个人就是她的全部。

    那时候青云社还没有成立,秦伯仁和齐文娟两个人过得十分窘迫,为了生活也为了提升知名度,两个人经常带着几个人到处去走穴,给人家说相声,唱大鼓。

    直到那天,两个人去到了下面的一个小村里演出,演出结束的时候,齐文娟在后台看到了一个穿着脏兮兮的破棉袄,一条已经漏棉花的棉裤和一双左右不一的鞋子的小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齐文娟和秦伯仁结婚多年,但是都没能有孩子,齐文娟一直觉得十分遗憾,于是一见到陆云鹊就觉得十分的喜爱,连忙从箱子里拿了两块糖果,快走几步来到陆云鹊的身边。

    那时候陆云鹊的年纪虽然还小,可是啊,她却清楚的记得那一天齐文娟拿着糖果走向她的时候,她的整个世界都被点亮了。

    “小丫头,你看什么呢?”齐文娟看着年幼的陆云鹊笑呵呵的问道。

    “看你。”年幼的陆云鹊抬起头看着齐文娟笑呵呵的说道。

    “为什么看我?”齐文娟继续笑呵呵的问道。

    “你长的好看,衣服好看,唱歌也好看。”年幼的陆云鹊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你爸妈呢?”齐文娟看着陆云鹊纳闷的问道。

    “都死了。”这时一边的一个中年妇女回答说道,“你是来这表演的演员,不知道情况,这个小丫头命硬,把她爸妈都克死了,就剩她一个,命太硬也没人敢养她,就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

    听到村里人的说法,齐文娟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可是。低下头一看见那对水汪汪的眼睛,齐文娟的心就化了。

    “小丫头,你想不想像阿姨一样唱大鼓?”齐文娟笑眯眯的问道。

    “想,唱大鼓好看。”年幼的陆云鹊开心的回答说道。

    这时秦伯仁来到了齐文娟的身后,一动不动的看着年幼的陆云鹊,陆云鹊被严肃的秦伯仁镇住了,但是依旧仰着头看向秦伯仁,丝毫不示弱。

    就这样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秦伯仁笑了出来:“是个好孩子,你又喜欢她,咱们带她回家。命硬什么的,不要紧。”

    听到秦伯仁这样说,齐文娟也高兴起来,拉着陆云鹊的小手问道:“丫头,阿姨带你走,给阿姨当闺女好不好?到阿姨家,阿姨叫你唱大鼓,看见后面那个叔叔没有,他是说相声的,到时候也让他教你说相声。”

    “相声?什么是相声。”年幼的陆云鹊迷茫的看向秦伯仁。

    “相声?相声就是相貌之相,声音之声啊。”秦伯仁蹲下来,一把抱起了陆云鹊,认真的说道。

    “嗯?”陆云鹊依旧一脸的迷茫。

    秦伯仁一脸慈爱地说道,“你还太小了,这八个字,你也许要用很长时间才能明白。”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