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青云相声社 > 第八章六年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第八章六年

    “丫头,你怎么了?”沐云笙看到陆云鹊一脸的心疼,伸出手,看到了自己掌心的细小的伤痕和手上的茧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些啊?没什么的。”

    “师哥,我真的想不到,再见到你,会是这样的。”陆云鹊想起那天第一眼见到的沐云笙,依旧止不住的伤感和心疼。

    那天陆云鹊正好要在东升茶馆演出,陆云鹊正在后台收拾东西,忽然柳云天走了进来,“云鹊,有没有钱?”

    “钱,有啊,你借多少?什么时候用?”陆云鹊看了看柳云天一脸纳闷的问道。

    “有多少借多少,现在用。”柳云天有些着急的说道。

    看着柳云天一副既着急又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陆云鹊更加的怀疑了,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现在就一百。三哥,怎么回事?”

    “云笙在外头呢,问我借钱吃饭,我今儿出门也没带啊。”柳云天认真的回答说道。

    “师哥?”陆云鹊一听说沐云笙在外头,就立马兴冲冲的往外跑,只留下了柳云天一个人现在原地嘀咕:“云笙不让我和别人说,可是云鹊不能算别人吧。”

    陆云鹊刚跑到门口,就看见顾龙升在门口和一个男人在拉拉扯扯。

    “顾龙升,你又干什么呢?”陆云鹊连忙冲着顾龙升着急的喊道。

    “师姐,这次不怪我,我刚准备进后台,就看见这个人躲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还说认识你。”顾龙升一边回过身和陆云鹊解释,一边另一只手还紧紧的拉着沐云笙不放开

    “师哥?”虽然经过六年的时间沐云笙长高了,五官也更加的立体,但是陆云鹊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沐云笙,高兴的冲了上去,伸手抱住了沐云笙。

    看到陆云鹊的举动,顾龙升一脸震惊的问道,“唉唉,唉,师姐这个人是?”

    “这就是云字的大师兄,沐云笙。”陆云鹊拉着沐云笙的手认真的介绍说道。

    “就这个人?”顾龙升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上上下下么打量着沐云笙。

    陆云鹊察觉到了沐云笙的尴尬,连忙摆了摆手和顾龙升说道,“嗯,你快点去后台收拾东西吧。我和师哥聊一聊。”

    等陆云鹊确认顾龙升真的离开了,将手里的钱放在了沐云笙的手里,一脸担心的看着沐云笙说道,“师哥,三哥说你要用钱?我就带了一百,你先拿着,需要再问我要,我最近半个月都在东升茶楼这边。”

    “一百就行,我先走了,别和我姐说。”沐云笙接过钱,看了看眼前的陆云鹊笑了笑嘱咐说道。

    “哎,怎么不回家看看呢?”陆云鹊看着离开的沐云笙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陆云鹊和沐云笙拥抱的时候,就闻到沐云笙身上奇怪的味道,是一种夹杂着烟味,潮湿味道,还有一些其他味道的混合气味,再看到沐云笙衣服上的褶皱和污迹,陆云鹊知道沐云笙一定过的不好,打小沐云笙就是个稍微有一点洁癖的人,衣服上从来没有过什么奇怪的味道,很不用说出门穿的衣服裤子都一定是干干净净的。

    于是陆云鹊思考了好久还是拿出手机给齐文娟打了电话:“妈,我见到云笙师哥了,他在A市,过的不太好,来问我借钱。”

    “行,我知道了。我去找他。”齐文娟一听立马回答说道。

    等陆云鹊再见到沐云笙就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了。

    “师哥,你这六年一定吃了很多苦吧。”陆云鹊看着沐云笙的略显粗糙的手,一脸心疼的说道。

    “其实也算不上吃苦,最开始回到家的那两年还是很轻松的,每天泡在网吧里,后来就去打台球,整天呆在台球厅里,台球厅就和我家一样。”沐云笙苦笑了一声说道。

    “后来呢?”陆云鹊心疼的问道。

    “后来?后来十六岁了,就我过生日那天,那天我从网上看到了有人上传了青云社的相声,是你和师父说的一段《打灯谜》,觉得自己也大了,不能老是在家里混了,就出去打工了。”沐云笙淡淡的说道。

    “你?你去做什么了?”陆云鹊好奇的问道。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披萨店打工。”沐云笙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你还会做披萨了?”陆云鹊看着沐云笙吃惊的说道。

    “哪里那么厉害?给别人端盘子。”沐云笙想起打工的那些日子,常熟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那时候才去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偶尔会上错,那些客人骂人,比姐夫厉害多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后来也就习惯了。”

    “师哥……”看着沐云笙一脸的落寞,陆云鹊连忙拉着沐云笙的手,安慰说道。

    “没什么,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沐云笙笑了笑,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可是你……”陆云鹊想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她和沐云笙从小一起长大,她知道沐云笙从骨子里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特别的心疼。

    沐云笙笑呵呵的继续问道,“对了,你知道么?我还在奶茶店打过工。”

    “奶茶店?”陆云鹊疑问道。

    “嗯,不过后来我就因为偷吃水果,偷吃小点心,偷吃奶油什么的,被开除了。”沐云笙一脸淡定的说道。

    “你真是……”听到这里陆云鹊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倒是很沐云笙,沐云笙小时候就是这样,不管看到了什么吃的,就总是要先尝尝,以前还都吃过师父摆的供奉的果子,被师父捉住打了一顿。

    “再后来我还做过很多,比如房屋中介,还有电话的话务员,还有其他的一些工作。”沐云笙继续问道。

    “师哥,你嗓子什么时候好的?”陆云鹊一本正经的问道。

    “年前,我的嗓子就好了,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不想说相声了,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回A市来。”沐云笙故作平常的说道。

    “师哥,你不会怪我打电话给师娘吧。”陆云鹊看着沐云笙认真的问道。

    “不会……傻丫头,我为什么要怪你啊。”沐云笙看着一脸愧疚的陆云鹊啼笑皆非的说道。

    “那天一抱你,我就知道你过的不好,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过得那么不好,师娘打电话回来说,说你住在溜冰场里,晚上半夜还要给冰场打蜡,我真的………”陆云鹊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说着说着眼泪就又流了下来,哽咽了起来。

    “哎,哎,你别哭啊,我这都没哭,你就别哭了,都过去了。”沐云笙一看见陆云鹊的眼泪一双一对的往下掉,连忙心疼的说道。

    “师哥……”陆云鹊擦了擦眼泪,哭哭唧唧的说道。

    “丫头,我和你说我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不是为了惹你哭,而是,我想和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现实,很残酷,虽然在青云社,师父会骂人,有时候还会对动手,但是比起外面来,真的很好。至少在这里还有我们这些师兄弟陪着你。”沐云笙看着陆云鹊意味深长的说道。

    “嗯,我知道,没事的,我不会离开的,等过两天我的嗓子好了,我给你来段《探晴雯》啊,师娘说,我这段唱的可有她当年的风范了。”陆云鹊笑着点了点头,一脸显摆的说道。

    “好啊,说好了,我可等着呢。”沐云笙看着陆云鹊得意洋洋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