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青云相声社 > 第十一章云笙回归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第十一章云笙回归

    一天一天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就青云社封箱的前一天。

    这天一大清早啊,陆云鹊就发现沐云笙不见了,家里没有人,各个园子里也没有人,陆云鹊问了很多人,可是谁都没有看到沐云笙,陆云鹊找了很多地方却始终没有见到沐云笙,最后只能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家里。

    “爸,你说是不是咱们逼得太紧,师哥又走了,自从那天师哥唱了《百山图》,就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也不说话,就吃饭的时候出来一下,是不是又走了呀?”陆云鹊寻找一圈无果后,来到书房,看着依旧气定神闲的秦伯仁又委屈又难过的问道。

    “不会的,别人可能会,小六儿不会,他如果真的要走,一定会给咱们一个交代的。我看他这些天都待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我觉得这件事咱成了。”秦伯仁看着眼泪含在眼眶里的陆云鹊,安慰的拍了拍陆云鹊的头,胸有成竹的说道。

    就在两个人谈话的时候,书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陆云鹊连忙去开门,一开门就看见沐云笙像一根柱子一样直直的站在门口。

    陆云鹊看了看秦伯仁又看了看沐云笙,连忙转身离开,还顺带关上了书房的门。

    “我的儿啊,你怎么了?”秦伯仁看着一眼纠结的沐云笙,只是淡淡的问道。

    “爸爸,我错了,我要说相声,我以后就跟着你说相声,什么也不干了。”沐云笙走了几步,来到秦伯仁的面前,跪在地上流血眼泪说道。

    “好孩子,明天准备上台吧。”秦伯仁连忙把沐云笙从地上拉起来,一脸欣慰的说道。

    “我?我这,我一会儿去把头发剪了。”沐云笙看着秦伯仁一脸局促的说道。

    “不用,就这样。”秦伯仁看着沐云笙,摆了摆手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这,那我不带耳钉了。”沐云笙紧张的说道。

    秦伯仁看着沐云笙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带着,挺好的,挺有特色。一会儿去找云鹊,云鹊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大褂了。”

    “好嘞。”沐云笙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沐云笙出了门,看着站在门外的陆云鹊,笑了笑:“师妹,我的大褂呢?”

    “在,在我,在我房间。”陆云鹊听到沐云笙这样说就知道,沐云笙同意回来了,一时间又惊又喜,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磕磕绊绊的说道。

    “傻丫头,怎么这也哭啊,来师哥给擦擦。”沐云笙一边看着眼前的陆云鹊,一边拿出手绢给陆云鹊擦眼泪,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可是语气里却都是宠溺。

    谁知道陆云鹊看着眼前的沐云笙哭的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哼,你还笑话我,我从早上起来就没看见你,我到处找你,我以为你又走了,啊………我哪儿都去了,就是没有找到你……”

    沐云笙眼看着陆云鹊越哭越来劲,想到眼前的这个丫头一定是发现自己不在家里,就立马跑出去找,不知道去了多少地方,走了多少路才回家和师父嘀咕,沐云笙就不由得觉得一阵心疼,一脸焦急的安慰陆云鹊说道,“我就是出去转转,想想事,我不走,师哥再也不走了,你别哭了,姑奶奶,我打小就怕看你哭,我,我刚给师父磕了一个,要不然我也给你磕一个吧………”

    “我才不要呢,你是师哥,你就是给我磕,我也不敢接着啊,明天去后台给祖师爷和两位师爷好好的磕一个,上柱香。”听到沐云笙这么说,又看着沐云笙一脸焦急的样子,陆云鹊知道沐云笙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忍不住破涕为笑的说道。

    “我知道的,你可别哭了,我大褂呢?”沐云笙见陆云鹊终于不哭了,连忙转了个话题说道。

    “和我过来拿吧。”陆云鹊说完就抽涕着往房间走,进了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箱子,放在床上,慢慢的打开,一件朱红色的大褂正静静的躺在箱子里。

    “师父让我给你定个大褂,我去看了半天就选了这个颜色,这算你回来后第一次场演出,红红火火的,开个好头。”

    “嗯,我知道。”沐云笙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答应说道。

    晚上沐云笙躺在床上看着挂在一旁的大褂,觉得莫名的心安,这几日里的忐忑好像都被这件大褂一扫而空了,想到这里沐云笙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取下了大褂,正准备上身,却发现大褂里面的,被人用金色的线绣了自己的名字,还有四个和大褂颜色一般无二的四个个小字“平安喜乐。”

    沐云笙看着那几个字,忍不住轻声的笑了起来,“这个丫头。”

    青云社的封箱演出如期开始了,节目一场又一场的过去,很快就到了返场的时候。

    秦伯仁上了台,看着台下的观众拱了拱手说道,“今儿在座的各位都算是青云社的老观众了,今天青云社又多了两个演员,算不上新人,一个是云字科的大师兄沐云笙,另一个是我的儿子也是我搭档的徒弟秦无羡,以后还演出的时候还请大家多多捧场。有老一点的观众呀,对这个牧云笙熟的很,那个云笙,来,来一个《白蛇传》。”

    此时台上热闹非凡,后台一些没什么事的演员都已经离开,陆云鹊一个人呆在后台听着前面的热闹,忍不住欣慰的笑了笑,虽然台上的那份热闹不是她的,但是看到如今的青云社这样繁华,陆云鹊也觉得很知足。

    陆云鹊一个人来到东方朔和两位师爷的照片前,慢慢的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祖师爷,师爷,秦伯仁门下云字科陆云鹊,吃不了相声这碗饭了,在这儿给你们磕一个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