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青云相声社 > 第十六章云笙出事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第十六章云笙出事

    转眼五年过去了,陆云鹊也慢慢的适应了陆令望的生活,在编剧这个行业里混的风生水起。如果就你问陆云鹊这五年的时间像什么,那陆云鹊会给你一堆乱七八糟的比喻,像飞驰的野马,像飞流直下的瀑布,像布满马赛克的图片,总之一片模糊。

    陆云鹊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了,一睡着就会做梦,梦里全都是些不开心的事情。

    “师哥,师哥,我不能说话,不能说话了!!!!”陆云鹊一身冷汗的在床上不停的翻来覆去,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最终还是从噩梦中惊醒,一翻身坐了起来。

    “令望姐,你怎么了,是做恶梦了么?”住在同房间的小助理宁陌,连忙将手里的水递给了陆云鹊,一脸关切的问道。

    “啊?我?没事。”陆云鹊冲宁陌笑了笑,下了床来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自嘲的笑了笑,镜子里的女人留着一头浅咖啡色的短发,皮肤白的有些憔悴,带着长时间熬夜留下的一对深深的黑眼圈。

    陆云鹊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令望姐?!是啊,自己现在是小有名气的影视编剧陆令望,不再是陆云鹊了,再也不是那个站在台上神采奕奕,有着天籁之音的角儿了,陆云鹊一边想着,一边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就明白了沐云笙当年的感觉,时间果然是万能的,连热爱都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就在陆云鹊对着镜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宁陌拿着手机进来了,“令望姐,你的电话从刚才就一直响个不停,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陆云鹊看了看来电显示,不由得有些意外,按下接听键就听见电话里一个急冲冲的声音说道:“师姐,我,我是龙升,你能去N市的第一综合人民医院么一趟吗?”

    “龙升啊,怎么了?怎么慌里慌张的?有事慢慢说。”陆云鹊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安抚着问道。

    “师姐我知道你在N市那边跟组,云笙师哥,在N市演出,喝多了,不小心摔了一下,我在牡丹楼这边还有演出,我现在过不去,您能先去看看吗?”电话里顾龙升的声音不停的颤抖着,尾音甚至带了哭腔。

    “行,没事的,我一会就过去,不就摔一下吗?你别着急,你不知道你这大师兄呀,小时候就皮的很,天天呀,爬树掏鸟窝,上房顶追猫的,摔的次数啊多了去了。你就好好演出,我一会儿就到医院去。”陆云鹊挂了电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嘱咐好宁陌就急忙换好衣服出门了。

    一路上不知闯了多少红灯,陆云鹊终于来到了医院门口,停下车,却发现自己手脚都抖的厉害,连打开车门的力气都没有。

    其实电话里,她听出了顾龙升说话时带着的哭腔,自己也慌的要命,顾龙升叫自己一声师姐,仅仅因为入门比自己晚,早些年也在社会上历练过,平时又倔又硬,还有个‘四喜小霸王’的称号,能让他这种混世魔王慌里慌张带着哭腔,只怕,是伤的很厉害吧?!

    陆云鹊来到急诊科平复了下心情,来到护士台问道:“您好,我是沐云笙的家属,请问他在哪里?”

    “沐云笙??那个说相声的??他现在在手术室,伤的很厉害呢。在二号手术室,他家里已经来人了。”一个小护士立马直接了当的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谢谢。”听完小护士说沐云笙伤的很厉害,陆云鹊仿佛全部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只觉得浑身发冷,陆云鹊长舒了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恐惧,踉踉跄跄的的往手术室走。

    结果却手术室门口,望见了许久不见的熟悉的身影,“爸?!”陆云鹊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云鹊,你怎么也来了?谁打电话通知的你啊?!”坐在手术室外的秦伯仁看见陆云鹊,勉强的笑了笑开口问道。

    “爸,我最近刚好在这边跟组,龙升打电话给我,我就直接过来了。”听到秦伯仁叫自己的云鹊,陆云鹊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眼泪差点又要流了下来。

    “傻丫头,爸在这呢,不要怕。”秦伯仁拉着陆云鹊坐在自己的身边,轻声安抚她说道。

    “爸,我听护士说云笙摔得很厉害,到底怎么了?”陆云鹊看着强颜欢笑的秦伯仁不安的问道。

    “今天演出完,喝了点儿酒,一不小心从高铁站上摔下来了。”秦伯仁叹了一口气说道。

    “高铁站??那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陆云鹊整个人都惊呆了,虽然师父说话的语气和往常一样慢条斯理字正腔圆,像是在说一件平常的事,但是,陆云鹊N市的高铁站是新翻盖的,高度达到十四米,从上面毫无防备摔下来,意味着什么已经很清楚了。

    这时手术室里一位医生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秦伯仁急忙上前一步回答道。

    “你先把这个通知书签一下吧。”医生递给秦伯仁一份通知书。

    “好。”秦伯仁从口袋里掏出笔,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秦伯仁。

    “死亡通知书?他没救了么?你们要放弃了么?他还那么年轻,他才开始……”陆云鹊看清通知书上的字之后一把抓住医生焦急的问道。

    “这是医院的规定,人我们会尽全力抢救的,家属请冷静。”医生用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解释道,可是陆云鹊依旧紧紧的抓着医生的手说什么也不放开。

    “云鹊,你冷静下来!听医生说。”秦伯仁一把拉住陆云鹊呵斥道,随后向医生问道:“医生,这孩子活下去的几率有多少?”

    “这个不好说,毕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前天有个运气不好的因为从凳子上摔下来就去世了,但是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医生叹了口气继续说,“但是就算能救活,以后也不能保证以后怎么样,毕竟伤的太厉害了,从医学上来说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只求医生能救他一命,哪怕是植物人我也认了。”秦伯仁说完话后退一步,深深地向医生鞠了一躬。

    “这位先生,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您放心吧。”说完话,医生就带着死亡通知书进了手术室。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