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青云相声社 > 第十七章手术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第十七章手术

    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秦伯仁和陆云鹊两人坐在手术室门口都没有说话,四周安静的令人窒息,过了许久陆云鹊先开口说:“爸,手术还要很长时间,不说你先去我住的酒店休息一下吧!”

    “不用,我就在这儿等的他出来,等他出来看我怎么教训他。”秦伯仁拍了拍陆云鹊的手玩笑着说道。

    “是啊,爸,可得好好教训他,不然他呀,就是不长记性!”陆云鹊点了点头勉强的笑了笑附和道。

    医生进了手术室习惯性的扫了一眼躺在手术台上患者的脸,不由的吃了一惊,十分惋惜的说:“我今天晚上和妻子就是去听他的相声,没想到居然在这里有看见他,唉……这个病人什么情况?”孟医生感慨完连忙向一旁的助手询问道。

    “情况很不乐观,从片子上看肋骨断了,刺伤了肺部,左胳膊粉碎性骨折,右脚粉碎性骨折,骨盆断裂。”助手指着一旁的密密麻麻片子简短的介绍到。

    “好,开始准备手术吧。”孟医生看了看片子长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接过护士递来的手术刀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腹腔。

    “这?”孟医生看了一眼腹腔里得情况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因为巨大的冲击力,沐云笙的膈肌被撞断,所有的器官都已经移位了,这个人怕是………

    “老师,这直接下死亡通知书吧,这没的救了啊。”一旁的助理看了一眼,向孟医生为难的说道。

    “不一样,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盆骨断裂,腹腔里居然很干净,没有血,也算是奇迹了,我们努努力试一试吧,这个孩子太年轻了。”孟医生摇了摇头,坚持着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陆云鹊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看着手术进行中五个红色的大字,大脑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陆云鹊才回过神来。

    “大夫。”秦伯仁连忙站起来上前问道。

    “手术很成功,命算保住了,但是后期还要进行几次手术,现在我们要把病人送进ICU,进行观察,家你们随着护士办下手续,家属和我来一下。”孟医生擦了擦汗平静的说道,心里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的坚持真的救了这个年轻人一命,只是以后………

    “云鹊,你去办手续吧,我和医生谈一谈。”秦伯仁借故支走陆云鹊说道。

    “嗯,好。”陆云鹊点了点头就跟着护士去安排住院的事。

    随着孟医生来到办公室的秦伯仁沉默了半晌,开口问道:“医生,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你是患者的?”孟医生犹豫着问道。

    “我是他姐夫,也是他师父,这个孩子打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和自己的孩子一样,有什么事我做的了主。”秦伯仁回答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实说了,我也不瞒您了,患者情况不好,因为多处都是粉碎性的骨折,他以后能不能站起来就都得看造化了。”孟医生一脸严肃的说道。

    “那其他方面呢?”秦伯仁继续问道。

    “其他方面,也要看他恢复的情况,一切都不好说。”孟医生一边说一边有些担忧的看着秦伯仁。

    “好,我知道了,辛苦您了。”秦伯仁说完话,告别了孟医生,就慢慢的一个人向ICU病房走去。

    等陆云鹊办完手续来到病房时就看见秦伯仁一个人背着手一动不动的站在病房的窗口,探着头向病房里面认真的看着,忍不住鼻子一酸。

    “爸,我给你安排地方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就行了。”陆云鹊上前一步来到秦伯仁身边,小声的说道。

    “哎,摔的这么厉害……”秦伯仁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陆云鹊继续说道:“一会儿队里会有人来,你去忙自己的事吧,不是在跟组么?去好好工作吧。”

    “爸,……”陆云鹊听完秦伯仁的话,一脸难以置信看着他,委屈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鹊,不要任性,还记得规矩么?遇上点事,撂挑子走人了么?”秦伯仁看着眼前的陆云鹊,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戏比天大。我会安排好手里的工作的。”陆云鹊看着秦伯仁点了点头说道,回头看见躺在ICU病房里,插满了管子的沐云笙担忧的问道:“爸,师哥他没事么?”

    “嗯,医生说要看以后的恢复情况,有太多的可能了。”秦伯仁勉强的笑了笑说道,宽慰陆云鹊说道。

    “太多可能?”陆云鹊不明就里的问道。

    “嗯,刚才医生说他摔的太厉害了,以后,都说不准……”秦伯仁并没有说完话,只是皱着眉头,坐在了病房前的的椅子上低下了头。

    “好,爸,我知道了,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看师哥。”陆云鹊看着低头坐在了椅子上的秦伯仁,一下子明白了秦伯仁后面没有说出的话,于是连忙找了个借口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一转身眼泪就流了下来。

    说不准?!……师父这样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都说不出口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真的伤的太厉害了。厉害到,秦伯仁都不愿意告诉自己。

    来到车上的陆云鹊,支撑着的力气仿佛瞬间抽走了一般,手更是抖得厉害,过了好久都没能打起车来,最终,一个人俯在方向盘上小声的哭了起来。

    陆云鹊怎样也不能将病床上那个毫无生机的人,和自己的师哥沐云笙联系起来,从小到大,沐云笙都是那种闹腾的性子,一天不惹事那一天就叫白过了的那种人,如今那个安安静静不声不响的躺着的人,怎么会是他呢?

    过年时明明才见过的,那时还是生龙活虎的啊,明明说好了八月节的时候要一起去师爷家拜访的,如今怎么就这样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