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四章 正确的理财方法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没过多久,屋外传来一声尖叫。本在休养调息的徐绍风又一次被魔音穿脑。

    原来,路小花懊恼地想起明天就是小镇的集市之日,但她没有储备多少山货,还把草药用光了,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出售。而且粮食也吃光了,必须去集市上购买。

    强忍着拔剑的冲动,徐绍风问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以后,黑着一张脸说:“我给你的钱袋里不是有钱吗?你拿去用!”

    路小花却说:“钱是要存着的,怎么能随便用呢。”在她心里,钱理所当然是应该存着的。

    “让你用你就用!”徐绍风的一张脸更黑了,这个小山姑真是不可理喻。

    “要不是因为你用光了存货,我这次集市就不会没货卖,就不会没钱买东西。”路小花觉得江湖人乱花钱的想法才真是不可理喻。

    “钱袋在你那里,里面的钱你可以随便花。”

    “不行,不能花钱袋里的钱!”

    “为什么不能?”

    “钱是要存着的,不能随便乱花!”路小花再次说出自己对钱财的看法。

    “钱给你了,就是你的,你就可以随便花。”徐绍风强忍着怒气与她讲理。

    “钱给我了,就是我的,我就是不花,我要存着!”路小花顶了回去。

    “那你就别去买东西!”徐绍风觉得自己快被这个不讲理的小丫头逼疯了。

    “不行,再不买些粮食回来,咱俩就等着一起饿死吧!”

    “那就拿钱去买!”

    “钱不能乱花。”

    ……

    终于,徐绍风被路小花没有逻辑的话语逼得发狂,再次拔剑相向,“你到底有完没完!”

    路小花看着他的剑突然灵光一闪,“你不是会削木碗吗?多做一些去卖不就好了。”

    徐绍风此时已经出离愤怒了。他冷冷地笑道:“你让我用寒铁星霄剑去削木碗?”他手上长剑名为寒铁星霄剑,是师傅在他出师时赠予的宝剑,对他而言贵比性命。

    可惜路小花压根没有感受到他的愤怒,甚至于看到他的剑时,眼中竟然涌动起期盼的光芒,“是呀,你不是削过一只吗?再多削几只我拿去集市试试,说不定能卖些钱呢。”

    望着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徐绍风忽有一种无语的感觉。他心中甚感纳闷:想他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八尺高的壮汉见了他也会垂首避目,为什么这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小山姑竟是一点儿都不怕他呢?

    “你就削几只试试嘛。总比明天什么都没有可卖的,换不来钱,买不回食物,一起饿死强。”见他沉默,路小花继续一句接一句地劝说。

    “再说若不是你来,东西也不会被用光。你得赔我啦!”路小花抛出了杀手锏。

    ……

    最后徐绍风觉得与其跟这个不讲理的山姑讲道理,还不如削木碗省事,他认命地削起木碗。

    路小花又在一旁叮嘱:“要卖得出价钱的木碗才行啊。我一背篓的山货能卖50文呢!”

    50文!自己竟然要做一件只值50文的工作!徐绍风恶狠狠地想着,把一股怒气全都发泄在眼前的木头上。

    …… ……

    没想到他做的木碗这么好卖。对了,让他再多削几只出来卖好了。正午刚过,路小花就从集市回到了家。

    她兴冲冲地推开门,朝里面大喊:“木碗都卖掉啦!”

    然后,她愣住了。

    小屋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上面什么也没有留下。若不是小花床单上还隐隐留有清洗不掉的血迹,就好像某个冷冰冰的家伙从来没有住过似的。

    路小花本是轻飘飘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什么人嘛,走了也不知道和她打声招呼。路小花忽然觉得有点伤心,有点委屈,眼前朦朦胧胧的,似乎被雾蒙住了。亏她还这么早就赶回来了,连最喜欢的集市也没来得及好好逛逛!

    过了一会儿,她吸了一下有点发酸的鼻子,毅然决然地想:那个人最讨厌了,说话冷冰冰,又爱生气,动不动就拔剑唬人,弄脏了小花床单,还打碎了小花碗,这样讨厌的人走了最好!

    “你挡在门口干嘛?”凉嗖嗖的话语自后脖梗子飘来。

    是他!路小花猛地回头。

    看到路小花的眼眶里含着泪珠,徐绍风奇怪道:“你哭什么?”

    “我才没哭呢!”路小花抬手抹了抹眼睛,笑着说,“是被风吹迷了眼睛。”

    这丫头就是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徐绍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用剑鞘碰了碰她的胳膊,道:“那就别挡路。”

    路小花侧了侧身,见他一瘸一拐地进到屋里,坐在床上。

    她问道:“你刚才上哪儿去了?”

    “去解手。”他面无表情地答道。

    “你去解手为什么还拿着剑?”

    “不关你的事。”

    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讨厌!路小花把嘴一噘,道:“你腿上的伤还没好,不要乱走路。”

    “不关你的事。”他依旧面无表情。

    路小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徐绍风奇道。

    “没什么。我自己觉得好笑。”路小花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削的木碗全都卖掉了,还卖了个好价钱呢。你猜有多少钱?”

    她眼角的泪痕未干,却忽又笑得如此开心,真是个怪丫头!徐绍风看着她亮闪闪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不自觉地接口问道:“多少钱?”

    “有100文呢!”不等他再问,路小花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平常我的一篓山货也就能卖个50文,这次你削的木碗居然卖到了100文,你说棒不棒?不过,多亏半路上遇见了杂货店里的‘棍子’哥,要不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其实,对于徐绍风来讲50文和100文是没太大区别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阳光般的笑容,他的嘴角也不由得跟着扬了起来。

    “喏,这是我给你买的衣服,你穿穿看合不合身。”说着路小花从背篓里取出一套衣服。

    徐绍风接在手里,穿了起来。他原先的衣服已经被路小花剪碎了,现在穿的是路小花父亲的旧衣服,衣服有点紧,也短了一大截。

    这件新买的衣服是白色土布做的,因为土布的颜色不纯,有点微微发黄,但长短肥瘦正好,土布透气,穿起来挺舒服。

    “很合身啊!你喜不喜欢?”路小花拍了一下手,眼睛闪亮亮地问。

    “唔。”徐绍风应了一声,心中飘过一丝暖意。

    “饿了吧?我现在就做饭。”路小花变戏法般地不断从背篓里取出各种东西,米,盐,青菜,红枣,最后居然还有一串猪肝。“今天给你做猪肝红枣羹,卖肉的大哥说这个最补血了!一会儿你一定要多吃点儿。”

    饭菜的香味渐渐飘出,徐绍风看着像个小蜜蜂般不停地忙碌着的路小花,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心中的暖意随着饭香逐渐扩散开来。

    不知道是不是饿了的原因,他这一顿饭吃得特别的香。

    “好吃吗?”收拾好碗筷,路小花捧着一张笑眯眯的脸,在他面前问道。

    “好吃。”徐绍风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老实地回答了。

    “你会住在这里吧?”路小花继续笑眯眯地问。

    “会。”徐绍风想到他现在的惨状,还是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修养好了再出去见人比较妥当。

    “那你就再多削几只木碗吧!”就等你这句话呢,路小花贼贼地笑了。

    徐绍风不由脸色发青,下意识地护住寒铁星霄剑,道:“不要!”

    “由不得你哦,”路小花掰着手指算起来:“这顿好吃的饭菜价值10文。你身上的衣服价值60文,剩下的30文我买了米和盐,也就够咱俩吃3天的,如果你不削木碗的话,3天后咱俩就又得挨饿了!”

    徐绍风迟疑了一下,犹豫地说:“钱袋……”

    “里面的钱不能花,要存着!”路小花断然说道,“另外,给我的就是我的了!以后不许你老惦记着。”

    徐绍风有些地吃惊地看着路小花,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不怕他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就不怕他呢?

    他转念一想,算了,削木碗就削木碗吧。本来他也打算在这里好好修养一阵子的,现在腿又行动不便,就把削木碗当成是一种修炼好了。

    ……

    然而,令徐绍风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他居然喜欢上了这项工作。

    每天清晨太阳刚一露头,路小花就背上背篓上山采摘,徐绍风则在小院中调息练功顺便削削木碗。中午,路小花回来做饭。吃完饭,徐绍风继续休养,路小花则又出门上山,黄昏的时候才回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日子过得简单而又平静。

    一连几天的休养,不知是不是路小花草药的作用,徐绍风伤口恢复得很快,愈合的速度快到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这一天上午,他练功完毕,开始专心地刻着木碗上的花边。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山中的清风吹过,鼻间满是草木的清香,他什么都不想地刻着花边,任由气息在体内缓缓游走,渐渐地达到忘我的境界。

    忽然,一阵清脆的歌声自茫茫的大山里传来:

    哎~~~

    绵绵的青山呦,花正开

    涛涛的江水呦,鱼儿肥

    靠山吃山呦,靠水吃水

    山水有靠呦,好福气

    我唱歌呦,你来听

    一唱唱到月弯弯

    一阵风儿爬上了坡

    遍山的花儿笑弯了腰

    徐绍风的嘴角微微扬起,漾起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他听出这是路小花的歌声,她的歌声清纯质朴,宛若百灵鸟般动听。清脆的歌声在大山里回荡不绝,仿若天籁。

    徐绍风仰头看着天边悠然飘过的白云,远远的青山深处正袅袅地升起几缕炊烟,忽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他的心湖间轻轻划过。

    这样平静悠然的生活似乎也不错啊。他竟然生出这样的想法。

    突然,一道不寻常的劲风自小院外刮来,他警觉地直起身子,握紧剑柄。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