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九章 第三十七人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同是午后,同一片蓝天,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碧水县衙后院,几棵青翠的柏树笔直地挺立着,人影晃动,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知~~知~~”,一只知了不顾主人的烦劳,不识趣地在柏树上叫个不停。屋内银光一闪,吵人的鸣叫顿时失声。仔细看去,一枚极细的飞针不偏不倚地扎在知了的背中,将它死死地钉在树上。

    屋内,一人正背手立于窗前,看他身上装扮,应是一名捕快。

    “请问刘名捕还有何事需要在下效劳?”碧水县的查知县顶着一副苍白的面孔,小心翼翼地向这名捕快问道。

    若是普通百姓看到这副场景不免会大吃一惊,堂堂一位知县竟对一名捕快毕恭毕敬,但查知县却是有苦难言。几日前,他所管辖的碧水县内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江湖械斗,在场之人全部死亡。此事是十几年未曾发生过的重案,事情之大,已上动皇听。这位刘名捕便是从京城而来,专门负责此案。虽然他官位不高,但因为被全权受理此案,所以碧水县知县也得听他的调遣。何况如此大案竟然发生在他所管辖的县内,查知县真是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位京城来的名捕身上。

    正临窗凝眉而立的刘名捕听到查知县的问话,缓缓转过身来。他粗眉方脸,三十岁上下年纪,几天来不眠不休地查案,并没有让他精神萎靡,反而神采奕奕。

    他望着查知县,和蔼地安慰道:“暂时没有。知县大人这几天辛苦了,先下去好好歇息歇息吧。”

    “那么在下告退了。”查知县恭敬地退下。走出屋门后,他喘出一口长气,抹了抺额头,这才发现自己已是满头大汗。

    听说这位刘名捕探案如神,故在京城里有“神不留鬼不留,名捕留下来”的美誉,意思是指不管多么凶恶难缠的歹徒到了刘名捕手里,都会被他留下来抓捕归案。查知县从心底里希望他不负盛名,能够快速查清此案。否则的话,他头上的这顶乌纱帽怕是就要不保了。

    “报!”知县刚出屋不久,一名探报前来禀报。

    “讲!”

    “启禀大人,在临县车瓦山的山道上发现一具尸体。据查此人应是一名江湖人,名为‘飞轮’程截。”

    “他如何死的?”

    “被他所用的金日飞轮切中胸部所杀。”

    被自己的武器所杀?刘名捕浓眉紧锁,停了一下,继续问道:“他身上可还有其它伤口?”

    “似乎没有。”

    “立刻派仵作去查个清楚。”

    “是!”

    “且慢,他可有何遗物?”

    “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好了,你下去吧。”刘名捕挥挥手道。

    探报出屋后,刘名捕负着手,在屋内不停地踱起步子。

    “第三十六人?”他皱着眉喃喃自语,直觉地感到“飞轮”程截很可能与此案有关。那么他是如何逃脱案发地点的?为何又会死在临县?自杀亦或是他杀?刘名捕的眼前似笼罩着重重迷雾。

    此次在碧水县大鹊山的虎末坡一共发现了三十五名江湖人的尸体。其中共有七名一流高手和二十八名各个派别的江湖好手。如果“飞轮”程截也与此案有关,那便是死亡的第三十六人。

    死亡的七名一流高手分别是少林派达摩院副座“伏虎杖”智通禅师,展虹山庄庄主“一剑飞虹”叶飘零,崆峒派大长老“长臂通神”袁树飞,点苍派退隐高手“繁花一笑”李自得,青城派二当家“铁马金戈”张中原,以及清源派素有清源七君子美称的孝君子付守慈和信君子郭辉。除此七名高手外,还有二十余名各派好手。此案涉及门派之广,牵连人数之多,实是十数年来罕见!

    一直以来,朝廷对江湖上的械斗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此大规模的械斗已引起皇城内的注意,刘名捕便是因此而来。

    一日前,他曾经亲自去往虎末坡查看,这些死去的江湖人身上每个都是伤痕累累,根据他们身上的伤痕,刘名捕得出了连他自己都难已置信的推断:这些人竟是互相残杀致死!

    继续细查下去,这些江湖人虽然涉及了众多门派,却大多数并无怨仇,甚至许多人互为亲朋好友。那么,虎末坡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众多江湖高手忽然之间反目成仇,竟然相互残杀到全部死亡?难道他们突然集体发疯了吗?刘名捕不可思议地摇着头。

    “报!”传令兵在门外报道:“展虹山庄大主管金玉春到!”

    “有请!”

    刘名捕本来想请虎末坡死去的七位高手的门派代表共同商议此案,但一来路途遥远,二来江湖中人向来不喜欢与官府打交道,故此,离此地最近、又没有自立门派的展虹山庄最先派人前来。

    脚步声匆匆响起,门外走进一人,他身材微胖但动作敏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中闪着精明的亮光。他就是展虹山庄的大主管金玉春。

    此刻他却一反平日的沉稳,白胖发福的面孔上流露出几分惊慌。庄主平日里交游甚广,四海之内皆朋友。他经常出游,常常一去就是一、两个月不回,有时候甚至长达一年半载,所以他此次去了十来天未归,并没有引起庄里人的注意。但前日,突然来了位官差,告知庄主已死,这叫他如何能不慌张。

    “金主管你不必惊慌,我问你话,你慢慢答来。”刘名捕请他坐下,安抚地说道。

    “是是是,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金主管毕竟是跟随展虹庄主多年的人,欠着身子坐下,不大会的功夫便稳住了情绪。

    刘名捕等他安稳下来,这才开口问道:“贵庄主平日里可有仇人?”

    金主管恭敬地答道:“回大人话,庄主平日里待人极好,小人跟了庄主整整十三年,未曾见过他与人结怨。”

    “那么他去往虎末坡前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回大人话,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刘名捕诱导地说道:“你再仔细想想,什么事情都可以讲一讲。”

    金主管想了想,道:“如果一定要说有事,就是庄主在前往虎末坡之前,曾在庄内设了一次大宴。”停了一下,他又道:“不过这是常有的事。庄主喜欢与人结交,只要庄主在庄内,每月总会设几次大宴小宴招待来客。”

    刘名捕沉吟了一下,又问:“那次宴会一共去了多少人?”

    “应该来了三十六人。”身为展虹山庄的大主管,金主管的记性甚好。

    三十六人!刘名捕暗自点头,如果算上“飞轮”程截,那么便与虎末坡上的人数正好吻合。他问道:“你为何如此确定?”

    金主管计算地说道:“因为我记得安排的是八人大桌,一共摆了五桌,其中一桌未满,只有五人。那次宴会共去了七名一流高手,二十九名江湖人等,一共是三十六人。”

    七名一流高手!刘名捕又点了点头,再次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是七名一流高手?”

    金主管答道:“因为庄主吩咐让这七人与他一桌,还说这几位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不可怠慢。”

    七人与庄主一桌?刘名捕骤然一惊:“你是说,除了你们庄主外,还有七名一流高手?”

    “正是如此。”金主管答道。

    那么加上展虹庄主,去往虎末坡的不是七名一流高手,而是八名!刘名捕似乎抓住了一条线索,忙追问道:“你可还记得那七人的相貌?”

    “小人记得。”金主管回忆地说道:“那七人是:一名和尚,一名老道,两名结伴而来、看起来很和蔼的中年剑客,一个头上插花还没喝酒就醉熏熏的老头,一个比别人高出两头的壮汉,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冷的年青人。”

    “一个看起来很冷的年青人?”刘名捕立刻抓住重点,这是死亡名单上没有的人物。

    “是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金主管想了想道:“那位年青人的周身无时不刻在散发着寒气,眼神更是冷得可怕,只要他盯着你看一眼,你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浑身发冷。”

    冰冷的年青人?刘名捕又再追问:“这名年青人还有什么特点?他身上可有武器?”

    “他用的是剑,除了吃饭,他的右手一直握着剑柄。”金主管十分肯定。他对此人印象极深。

    刘名捕细细斟酌:江湖上用剑的青年高手不少,不过能给人以如此寒冷感觉的应该只有两人。一位是菊南山庄的温四公子,人称“霜空剑客”的温浩武,另一位则是昆仑无别门排名第四的“寒剑”徐绍风。

    送走了金主管,刘名捕向手下命令道:

    “传令下去,在大鹊山周边扩大搜索范围,查找‘霜空剑’温浩武或‘寒剑’徐绍风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刘名捕推开窗户向外望去,窗外青天白云,翠柏临风。

    这名令人寒冷的青年剑客既然参加了展虹山庄的聚会,那么很可能他也参加了虎末坡之战。但在虎末坡上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看来他是此案中至关重要的人物。不过,他究竟死了没有呢?昆仑无别门距离此地路途遥远,温家的菊南山庄倒只有三两日路程。看来要先去温家的菊南山庄走一趟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