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章 大麻烦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一匹白马,二人共驭,三面来风,四方美景。

    路小花一直以为骑马是件很风光很享受的事情,曾经以极度羡慕的目光望着那些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直到现在,她自己骑在马上,才发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过了刚开始的新鲜劲,路小花越来越觉得骑马难受。颠来颠去的,且不说屁股被硌得生疼,胃里更是难受得几乎要吐出来。嗯,幸好没吃午饭,也没什么可吐的。

    好难受好无聊啊!这都骑了好半天了,也不见徐绍风说过半句话。

    路小花可怜兮兮地开口:“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观辉城。”徐绍风答道。

    “是一座城吗?”路小花来了点精神。

    “是。”

    “大吗?”

    “大。”

    “在哪里呀?”

    “按现在的速度,大概还有两三天的路程。”

    两三天的路程,不会一直骑上两三天吧?路小花又蔫了,“可是我现在肚子好饿。”

    眼看着太阳已经偏西,可她连中午饭都还没吃呢。早知这样,还不如在张伯那里吃完午饭再出来。

    身后的徐绍沉默地打开包裹,取出一张大饼卷上牛肉,递了过来。

    嗯,有东西吃了。可这样能吃吗!马跑得颠上颠下的,路小花双手紧紧抓住马鞍不放,仍是觉得随时都会掉下去。看着近在眼前的食物,她馋得直咽口水,却不敢松手去接。

    “我扶着你,不会让你掉下去的。”背后之人口气依然冰冷,原本松松环在她腰上的手却紧了紧。

    “唔,好吧。”路小花试探着松开左手,小心地去接卷饼。

    她握住饼,刚要送进口中,谁知马突然一个小跳,她整个人也跟着直往上跳,手中的大饼几欲飞将出去。好在环在她腰上的大手又把她拉了回来,路小花的小心肝却被惊得砰砰直跳。

    “不要怕,双手拿饼慢慢吃,我会扶住你的。”背后之人说道。

    双手?能行吗?路小花胆战心惊地放开右手,双手握住卷饼。嗯,这样是可以拿稳了,可马颠得她不住地摇晃,上下牙齿都在打架,怎么才能吃到嘴里啊!

    听到背后的动静,徐绍风似乎已经飞快地吃完了他的那份卷饼。

    那我也吃吃看吧。有了榜样,路小花在波涛起伏中费力地将饼往嘴里送去。啊,终于吃到了!随着胃里升起的那丝充实感,路小花几乎要泪流满面。

    其实也不难嘛。提起精神,她张大嘴巴看准卷饼一口咬下。

    马却在此时不给面子地猛然冲跃,路小花惊叫一声,连忙去抓马鞍,饼和牛肉被高高抛起后,飞快地往地上掉去。

    徐绍风快捷无比地伸手一抄,把饼和牛肉接回,塞入她的手中,道:“拿好了。”

    “这样根本没法吃嘛。不是饼掉下去就是我掉下去!”路小花一手抓着马鞍,一手抓着饼和牛肉,真的着急了。

    徐绍风从她的手中拿过饼和牛肉,再次帮她卷好,递到她的嘴边,道:“吃吧。”虽然他的声音仍是冰冷冷的,路小花却硬是听出了几分无奈。

    双手扶住马鞍,张大嘴巴,路小花终于把卷饼吃到肚子里。嗯,好吃!胃里舒服多了,精神也好多了,她满足地长呼了口气。

    “我渴了。”过了一会儿,她说。

    徐绍风默默地将水壶递到她的嘴边。她连忙张开嘴咕嘟嘟地喝了大大的一口。唔,好喝!虽然也就是一般的井水,但这时候喝起来,还真是香甜。

    徐绍风见她口中有水,凭着感觉停住水壶。

    “我还要喝。”路小花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拉徐绍风手中的水壶。徐绍风将水壶稍倾,不想路小花的嘴没有对准壶口,壶里的水有一大半洒在她的衣服上。

    徐绍风没有说话,可路小花明显感到他叹了口气。这不能怪我,直到今天为止,我从来没有骑过马呀!

    “到前面的镇子上休息一下吧。”徐绍风冷然说道。

    “太好了!”路小花十分高兴。

    本水镇是一个富足的镇子,面积比江歌镇大了一半还多,人自然也多了许多。

    徐绍风一手牵着马,一手拉着路小花。这个小丫头对什么都好奇得很,若不牢牢看好一定会走丢的。

    他拉着东张西望的路小花来到一家成衣店,指着一件衣服对老板娘说:“把那条裙子拿来看看。”

    “裙子?”路小花收回四处乱瞟的目光,盯在徐绍风要的那条裙子上。

    好漂亮的碎花长裙!浅绿色的上衣绣着淡黄色花纹,深绿色的裙子上缀满了盛开的明黄色小花。

    “您可真会挑!这件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绣工绣的呢。”老板娘呵呵笑道,这个年青人虽然态度冷漠,但相貌不凡举止大方,看来是位识货的大家公子。

    徐绍风接过衣服递给路小花,“你去试试。”

    “这件衣服给我?”路小花吃惊道。

    “对。”徐绍风简洁地说。

    路小花转头问老板娘:“多少钱?”

    “这件衣服本来要800文,现在只收你500文。”老板娘笑眯眯地看着她。这个小姑娘娇憨可爱,水灵灵的,怪招人喜欢的,衣服就算她便宜点吧。

    “太贵了,不要不要!”路小花连连摆手。

    “这还算贵?”老板娘嗔道:“你去打听打听,这样品质的衣服一般怎么也得一两银子哪。”

    “不要就是不要!”路小花坚决道。开玩笑啊,500文,那可是10篓山货的价钱,她得多久才能赚到啊。

    “不用你付钱。”徐绍风见识过这个丫头有多么小气。

    “那也不要。”路小花干脆地拉起他,转头要走。

    徐绍风却站着不动,冷然道:“到了城里,你现在的衣服不合适。你要跟着我就得听我的。”

    “就是呀!还是这位公子有眼光。”老板娘在一旁吃吃地笑着,对路小花劝道:“你跟着他是去见城里的公婆吧?不穿得漂亮一些那怎么成呢?头一次见公婆一定要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哟。”有哪位少女会不喜欢新衣服,难得身边的男人为她买衣服,她却一再的阻拦,显然是为了精打细算的过日子。看他二人的年岁与样子,想必还没有成亲。没有成亲就这样顾家,以后一定是个好媳妇!老板娘不由对路小花又喜爱了几分。

    “公婆!”路小花和徐绍风的脸一起黑了。这位老板娘还真敢想啊!

    路小花木呆呆地被老板娘拉进店里,半晌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大声叫道:“我们不是去见公婆!”

    “现在不见以后也得去见,先选好衣服准错不了。”老板娘一边笑,一边手上忙个不停。

    “以后也不会去见!”路小花愣了一下,又道。

    “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啊。”老板娘随口应着,手上丝毫没有停顿。

    “我说不见就是不见。”路小花气恼地叫着,完全没有注意老板娘的动作。

    “别害羞嘛。”老板娘终于给发愣中的娃娃穿好了衣服,拉她到镜前:“喏,穿好了!即漂亮又合身,简直就像是给你量身做的一样!”

    路小花对着衣镜照了照,一下子看呆了,这还是我吗?

    老板娘顺手帮她重新结了发髻,又扎上两条明黄色的发带,笑盈盈地说:“真是大变样了呢。公子的眼光真好,这件衣服太适合你了,多水灵啊。喏,这个发带也送给你了。”

    穿着这么好看衣服,路小花都快不会走路了。她扭扭捏捏地走出店门,发现徐绍风竟也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装。她瞪大了双眼望着他,飘飘的白衣衬着他冰雕般的容颜真是绝配啊!不过好看归好看,可也是不一般的冷呢。路小花望着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徐绍风看了她一眼,直接给老板娘付了钱,路小花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

    老板娘在后面笑眯眯地向他们挥手:“觉得好你们再一起来啊!”

    既然已经花了钱,逛街的时候,路小花索性东吃西吃地吃了不少诱人的小吃。徐绍风再说去吃晚饭的时候,路小花赶紧摆手,这一天花的钱都快赶上她一年挣的了,这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花掉了呢?捏着瘪了不少的钱袋,路小花心痛不已。

    望了望暗下去的天空,徐绍风道:“那就住店吧。”

    百归客栈里,店主迎来一男一女两位客人。他们的衣着都很得体,看来是个好买卖呢。

    店主忙上前招呼:“客官住店哪,请问您开几间房?”

    “一间!”

    “两间!”

    二人同时说道。

    徐绍风瞪了路小花一眼,店主在旁被寒得打了一个冷战。

    “请问……倒底开几间?”店主顶着凛冽的寒气又问。

    “一间!”

    “两间!”

    二人又同时说道。

    徐绍风冰着脸瞪着路小花:“开两间,你要跟着我就得听我的。”

    路小花不服气地回瞪着他,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要分开睡?在我家的时候咱们不就睡在一间屋子里吗?”开二间又得多花一倍的钱啊,这次必须阻止住他乱花钱的毛病!

    “那是因为你家只有一间屋子。”话一出口,徐绍风突然发现店主正以一种奇异的研究性的目光看着他俩。把脸一沉,他冷冷道:“付钱!”自己明明什么也没有做过,为什么会被人看得心中发毛?

    “客官到底要订几间房啊?”店主冒着被冻死的危险又问了一次。

    “一间!”路小花抢着回答。

    这次徐绍风没再言语。路小花胜利了,得意地拉着他进到了客房。

    看着他俩的背影,店主心里一阵感叹,可惜了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姑娘,竟然嫁给那个冷得冻死人的男人,也不知是怎么被骗到手的哟。

    终于住上这么好的房间里了!路小花高兴地扑在床上。

    “哎哟哟好疼!”路小花捂着腰叫道,刚才逛街的时候太兴奋,直到倒在床上才发觉,骑了大半天的马,腰也酸了背也疼了。

    “明天我再也不骑马了!”她带着哭音说道。

    “你只是有点不适应。”徐绍风皱眉上前,抬手运起内力,抚上她的后背。

    路小花顿觉后背一阵清凉,一股冰凉的气流缓缓地按摩着她的后背,酥酥的,麻麻的,好舒服哦。

    “下面一点,再下面一点!”被冷气抚过的地方,酸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路小花不禁舒服地呻吟起来。

    “咦?你怎么不弄了。”路小花发觉徐绍风突然停住手,不由回头问他。

    徐绍风眸色一沉,瞪了她一眼,别过脸去,耳后脖颈处似乎微微泛红。

    “喂!别那么小气,再帮我弄一下嘛!”路小花恳求道:“我腰下面也很痛啊。”

    徐绍风重重地“哼”了一声,索性走到窗边,给她留下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小气鬼!”路小花小声地骂了一句。唔,不过他的按摩还挺管用的。腰和背已经不怎么难受了。她在床上打了个滚,仰面躺在床上。这床好软和呀,垫了足有三床褥子吧。

    呼,累死了!路小花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听着路小花沉沉地呼吸声,徐绍风拉过一把椅子抱剑坐在窗边。

    他的双目在黑暗中灼灼闪动,有若寒星:这个野丫头对人如此信任,又没有半点男女之防,给别人造成了困扰也没有一点知觉,真是个大麻烦啊。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