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一章 除暴安良的女侠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一轮红日懒洋洋地升起,几缕阳光自帘缝中顽皮地向屋内窥视。路小花睁开双眼,只觉神清气爽,昨晚的腰酸背痛全都在睡梦之中不翼而飞。

    抬眼看去,徐绍风正抱剑睡在窗旁的椅子里。他的头微微地垂着,脸上坚毅的线条在旭日的浅辉里变得朦胧而柔和。

    路小花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轻手轻脚地来到窗前,突然大叫:“喂,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啊,谁睡着了?”徐绍风猛然一惊,意识里尚存有片刻的迷糊。

    路小花哈哈地笑了起来,“刷”地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立刻洒满整个房间。

    徐绍风抬手挡住额头,眯起眼睛瞪她,却在她清澈得不见一丝杂质的笑容里,不自觉地消了气。

    “咦,外面怎么这多人?”路小花的目光被大街上的人流吸引。

    徐绍风起身看了一眼,说道:“看样子像是在赶集。”

    “太好了,这里也有集市,咱们去逛逛吧!”路小花喜笑颜开。

    徐绍风冷下脸道:“不行,我还要赶去观辉城。”

    路小花合起手作了个揖,央求道:“逛一下嘛。我好想知道这里的集市和江歌镇的有什么不同。”

    “不行。”徐绍风再次拒绝,心中暗自烦恼。以往,只要他摆下冷面,别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唯这丫头根本就不怕他。

    “逛一下下就好。”路小花不依不饶地抱住他的胳膊,“就一下下!”

    徐绍风急急甩开她的缠绕,脸上一片微红,无奈道:“只能逛一小会儿。”好险!自己的胳膊差点碰上她的那里。唔,虽然发育不全。想到这里,他的脸又红了一红。

    “太好了!”路小花振臂欢叫,完全没有注意到给旁边人带来的困扰。

    二人并肩走在街上,表情却完全相反。徐绍风冰着脸,路小花则是满心喜悦地欢笑着。

    本水镇上的小摊一个挨着一个,货物的种类比江歌镇的集市上多了很多。路小花每个小摊都要跑去看上一眼。她很喜欢逛街,倒不是为了买些什么,只是觉得每次看到这样热闹的人群,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走着走着,她发现前面的小摊围了一大圈人。有什么好货在卖吗?她连忙拉着徐绍风往人群里钻。

    挤进人群里,她才发现,这里卖的并不是货物。

    一张残破的草席上,正跪着一个瘦小孱弱的男孩。他低着头不言不语,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年纪。

    在他旁边,坐着一名妇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孩子他爹死得早,却欠下了一屁股债,这让我们母子俩可怎么活啊!”

    妇人的身后站着一名大汉,手里拿着一条鞭子,恶狠狠地骂着:“你还不出钱来,就把孩子抵给我。我把他卖了还能值俩儿钱。这就叫作父债子偿!”说着,他扬起鞭子,抽在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挨了鞭子,身子一抖,头垂得更低了,但仍是不哭不闹,一言不发。

    路不花看得眼圈红透,拉了拉徐绍风说道:“你不是会武吗?快去管管那个大汉,叫他别再打小孩了。”

    徐绍风却漠然说道:“这种事情多得很,怎么可能管得过来。”

    “看见一件管一件,少一件是一件啊。”路小花说得理所当然。

    “幼稚。”徐绍风白她一眼。

    见他如此冷漠,路小花不由气往上撞,“你们习武之人不就是为了除暴安良或精忠报国吗?这里有好大的暴,你还不赶紧去除!”

    “不是!”徐绍风断然道。

    “什么不是?”路小花奇道。

    “我习武是为了报答师傅的养育之恩。”徐绍风答得风轻云淡。

    “我讨厌你,冰条 子!”路小花被他气得面红耳赤,大声道:“你不管,我管!”

    路小花气势汹汹地拨开人群,跑上前去护住小男孩,对大汉吼道:“不许你再打孩子了!他这么小,你怎么下得去手!”说着,她怜惜地把小男孩搂进怀里。

    抱着小男孩,路小花明显地感觉到,这个瘦小的身体正不住地轻轻颤抖着。别看他一直倔强地不哭不闹,其实心里还是在害怕啊。路小花心中升起无限怜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低着头攥起拳头,紧闭嘴巴没有回答。

    “死孩子,小姐问你话呢。”妇人生气地拍了小男孩一巴掌,然后仰起头,谄笑着对路小花说:“小姐别生气,他名叫木头,从小就是这种死性子,不爱搭理人。”

    大汉见路小花只是个小丫头,凶恶叫道:“你多管什么闲事!他妈还不出钱来,他就是老子的人了。老子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你管得着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小男孩从路小花的怀里拽了出来。

    路小花一气之下掏出自己的钱袋,义愤填膺地说道:“她欠你多少钱?”

    “二十两银子。”大汉贪婪地盯着她手里钱袋。

    这么多!路小花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徐绍风,对方却事不关已地别过脸望去他处。

    “啊,那该死的死鬼啊。这可叫我和孩子怎么活啊!”妇人在一旁哭喊起来。

    “别那么多费话,不给钱就把孩子卖给我!”大汉又扬起了鞭子。

    “不许你再打孩子!”路小花抬手护着木头,一狠心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妇人,“他这么坏,千万别把孩子卖给他。这些钱虽然不是很够,但剩下的你总可以做工慢慢还。就算日子过得苦一点,也绝对不能把孩子卖给这个坏人!”

    “谢谢你,善心的小姐,菩萨会保佑你的!”妇人惊喜地接过钱袋连连称谢,又拉过小男孩说道:“木头,快给这位善心的小姐磕头!”

    一直没哭的木头含着眼泪,给路小花重重地磕了个头。

    路小花赶紧把他拉起来,抚着他的小脑袋,柔声说:“好好跟着妈妈过日子,就算年纪小也可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会干很多活呢。”

    “今天就饶了你们。”大汉从妇人手里抢过钱,骂骂咧咧地走了。

    妇人拉着木头对路小花千恩万谢后,带着小男孩走了。一群围观的人也渐渐散了。

    虽然没有了钱有些心痛,但路小花正为自己做了件好事而洋洋得意,所以并不在意。

    她昂首挺胸地走向徐绍风,觉得自己很像说书里的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助弱小、见义勇为、除暴安良的女侠!

    徐绍风抱着胸,淡淡地问她:“你把钱都给了别人,你自己怎么办?”

    “反正有个家伙答应带我去看江湖,我没有钱就吃他的!用他的!”路小花气哼哼地瞪着他,这人见暴不除,真是错看了他!

    “我饿了,咱们吃饭去!”她大声叫道。

    来到饭馆,路小花特意点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徐绍风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着发呆的徐绍风,路小花坏坏地笑了,心道:叫你有钱不帮人家,看我不吃穷你!

    菜一道道地上来,徐绍风看了窗外一眼,忽然对她说:“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说完,他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哎,你干什么去啊?”这样的事情在不久之前就发生过!路小花连忙站起,想要跟上他。

    旁边一直盯着她的店小二伸手拦住了她,“你还没付钱呢!”

    路小花摸了摸口袋,又坐了下来,“我还没吃完呢。”

    ……

    一条黑暗的小巷内,刚才鞭打孩子的大汉一脸巴结地将钱袋交给那名妇人。

    妇人打开路小花的钱袋,眉开眼笑地数着钱。

    在他们身边的角落里,小男孩木头抱着膝盖坐在地上,默默地流着眼泪。

    “哭什么哭!你这个死孩子,该哭的时候不哭,不该哭的时候却在这里给我嚎丧!”大汉扬起鞭子,向小男孩身上抽去。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抓住他的手腕。大汉的手腕发出极轻的脆响,鞭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大汉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那妇人并不知情,仍在低头数钱,恶狠狠地骂道:“闹什么闹!平日里凶得跟什么似的,连管个孩子都不会!”

    突然,她感到身体如坠冰窟般寒冷,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来。抬起头,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恐万状。啊!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妇人仿佛在里面看见了修罗地狱!

    “大侠饶命呀!”妇人和大汉双双跪倒在地,身体瑟瑟发抖,如捣蒜般不停地磕着头。

    “滚!别再让我看见你们做这种事。”徐绍风拿回路小花的钱袋,冷冽地说道。

    妇人和大汉立即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小男孩木头却没有走。他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徐绍风。

    徐绍风也低下头看他,木头毫无惧意地与他对望。

    胆识不错!徐绍风暗自赞赏,敛起寒气道:“他们不是你的爹娘?”

    木头摇了摇头。

    “你家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木头垂下了头,极小声地说道:“我被他们带着,一个镇子又一个镇子地乱走,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个镇子。”

    望着木头瘦小的身体,徐绍风仿佛看到了很多年以前。

    那时候,一个被人遗弃的四岁小男孩在街上快要饿死了,有个女孩发现了他。那女孩温柔地把他抱进怀里,像极了刚才路小花抱着木头……

    徐绍风俯下身告诉木头一个地点和一个人名。木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点点头,飞快地跑了。

    ……

    徐绍风回到饭馆的时候,路小花正有气无力地趴在饭桌上,她实在吃不下去了!可是,那个可恶的店小二仍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一见到徐绍风,她立即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他,恶狠狠地问:“你干什么去了?”

    “去解手。”徐绍风面无表情。

    “怎么这么久?”

    “人太多。”

    ……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