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二章 奇怪的感觉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桔色的太阳缓缓向西山沉去,天边大片大片的云朵被映得火红,连绵不尽的群山里不时响起不知名的鸟啼,山道边长满了齐腰高的草丛,一匹白马正悠悠然地挑着嫩草咀嚼。

    “她怎么还不回来?”坐在道旁假寐的徐绍风睁开双眼,不知第几次地往山林中望去,心中不耐烦起来。

    他原本见路小花骑马骑得难受,好心地让她在路旁休息一会儿,谁知她说要去方便一下,结果跑到山林里,半天都不见人影。

    不会是迷路了吧?真麻烦,只好进山去找她了。徐绍风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沉着一张脸往树林里走去。

    山林里,树枝浓密,在渐趋不足的阳光照射下,显得越发阴暗。徐绍风寻着路小花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踪,却发现她没有半点停留地越走越深。

    杂草肆无忌惮的生长,眼前时不时横出几枝长满尖刺的荆棘,这里根本就不是人能走的路,她到底要跑到哪里去!徐绍风的一张冰脸变得沉冷起来。

    模模糊糊的,丛林深处传来路小花说话的声音。徐绍风凝神细辨,似乎听到她柔声地说道:“这是我的,不能给你。”

    抽剑斩断挡在眼前的枝叶,他朝着声音的方向快步走去。

    隔着树影,隐约看到路小花的背影,徐绍风松了一口气。心中又好奇起来,这深山老林的,她在跟谁讲话?

    一步步走近,他听得更清楚了。

    “是我先抓到的,你不能抢走。”路小花背对着他,似乎紧紧地抱着什么东西,正对着前面一个巨大的黑影,细声细气地说着话。

    一只黑熊!她竟然在跟一只黑熊讲话!徐绍风猛然发现她对面的黑影为何物时,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立即执剑在手,急掠过去。

    剑光闪过,寒铁星霄剑挟着冰冷的剑气向着黑熊的胸部击去。

    “扑”地一声,寒铁星霄剑准确地击中黑熊的胸部。然而,黑熊皮糙肉厚,这一剑只刺入寸许,并未能给黑熊造成致命的伤害。

    黑熊吃痛不已,被激得狂性大发,双目通红地暴吼一声,举起蒲扇般的大掌冲徐绍风的面门扇来。

    徐绍风闪身躲过,眼角的余光却发现身后的路小花正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他急忙回身,将她拦腰抱起,险之又险地朝一旁的树丛滚去。黑熊的巨掌擦着他的胳膊扇过,留下数道血痕。

    趁黑熊再次举掌的空档,徐绍风迅速站起,一手将路小花护在一边,另一只手急催内力,朝插在黑熊身上的剑柄按去。

    随着他汹涌而至的劲力,寒铁星霄剑“嗤”地钻入黑熊体中,刺中黑熊的心脏。

    黑熊立足狂吼,整个身子都直立起来,用尽最后的力量向他扑来。徐绍风推开仍在发呆的路小花,转动剑柄,将它引向另一边。

    黑熊一击未中,砰然倒在二人中间。徐绍风握住剑柄,再次加力,直到寒铁星霄剑完全刺穿黑熊身体,这才罢手。

    黑熊又是一声嘶吼,挣扎了好一会儿,慢慢死去。

    抺去头上的冷汗,徐绍风发狠地从熊尸上拨出寒铁星霄剑。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居然能打得过黑熊!”路小花回过神来,睁圆了眼睛望着他,目光中满是崇拜。

    “你疯了吗?”徐绍风一边擦去剑上的血迹,一边磨着后牙槽,一字一顿地问道。

    “没有啊。看,我抓到了一只兔子!”路小花举起一直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灰兔,得意地向他展示。

    盯着面前这张笑容满面、喜气洋洋的小脸,徐绍风只觉一股无名怒火直冲脑门。他探臂一抓,将灰兔狠狠地扔到一边。

    “你干什么啊,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抓到的!”路小花大吃一惊,急忙俯身去追,又将灰兔抓了回来。

    “我不管你了!”徐绍风眸色变得更加沉冷。薄唇一抿,他收起长剑,转身就走。

    “你到底在气什么呀?”路小花抱着灰兔,在他身后紧紧追赶。这人走得大步流星的,害得她上气不接下气。

    “你不要命了吗?竟然敢跟黑熊争兔子!”徐绍风头也不回地说道。想起刚才的险境,他的心里泛起阵阵后怕。要是自己晚来一步,这丫头就要葬身熊腹了吧。自己怎么惹上这么麻烦的丫头。

    “你不知道吗?山林里的动物若不是实在饿得不行,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路小花一边气喘吁吁地追赶,一边耐心地解释,“再说我一直贴树站着,实在不行,只要我上了树,熊就抓不到我了。”他在为这个生气吗?这有什么可生气的,这人也太爱生气了!

    是这样吗?徐绍风想起她刚才似乎是站在树下,烦闷稍稍消减,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不由放缓了脚步。

    “我以前在山上就遇过好几次狼,你只要看着它眼睛对它讲话,它是能够听懂的。”路小花喘了口气,继续解释。呼,总算慢下来了,累死我了!

    也许这个野丫头还真有点对付野兽的本领,要不她也不可能一个人在山上住那么久。这样想着,徐绍风莫名燃起的火气终于逐渐熄灭。

    路小花追上他,与他并排走着,见他脸色稍霁,便眼冒金光地建议道:“咱们去把那只熊的熊掌弄回来吧。听说很值钱呢!”

    “不行!”徐绍风断然拒绝,“我还要赶路,没时间做那些闲事。”哼,不再说你就算好的了,别想得寸进尺!

    “哎呀!”路小花突然惊叫一声。

    又怎么了?徐绍风皱起眉,侧头看她。

    “你的胳膊流血了!”路小花捂着嘴巴,指着他的右臂叫道。

    “小伤而已。”徐绍风毫不在意。

    “你在这里歇歇,我去去就来。”路小花说完,将灰兔塞在他的手中,飞快地跑向林中。

    “你要是再出事,我可不管你了!”徐绍风气得大叫。

    “放心,不会有事的,我马上回来。”路小花边跑边喊,喊出最后一句话时,她已全身没入丛林之中。

    真是个野丫头!徐绍风黑着脸,朝她背影的方向瞪了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抱着灰兔找了棵树坐下。

    真不该带这个麻烦上路。当初就该把她留在“棍子”那里。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犯什么傻,居然把她带了出来。反正这里离江歌镇不远,带她去城里随便逛逛就送她回去。对,就是这样!徐绍风决定了。

    “看我采到了什么!”不大会儿的功夫,路小花欢笑着跑了回来,怀里抱着一捧蘑菇,手里还举着几棵野草。

    徐绍风瞟了她一眼,冷着脸不想理她。

    “想不到这里也有刺艾。”路小花如获至宝般地笑着,将手中的野草举到他的眼前。

    她笑得如此灿烂,红红的嘴唇一直笑到腮边,露出一双小巧可爱的犬牙。徐绍风不知为何气消了大半,不禁伸手去摸她举到面前的宝贝。

    “小心扎手。”路小花却不让他碰,“稍等一下,我马上弄给你。”她从怀里取出一块绣着小花的手绢,把野草仔细地包好。又跑去一旁,把手绢小包放在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面。

    徐绍风好奇地偏过头,不知她在忙些什么。

    只见她找来一块较小的扁平石头,在手绢上拍打了好一阵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手绢,里面的野草已被压成了绿绿的草浆。

    “行了!”路小花开心地捧着手绢里的草浆,在他身边蹲下,“来,把胳膊伸过来。”

    “你要干什么?”徐绍风不动如山,看着那粘乎乎的绿草浆皱起了眉头。

    “不要怕,不会太疼的。”路小花说着,拉起他受伤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腿上,再轻柔地将他的袖口卷起,把草浆细细地缚在他的伤口上。

    缚上草浆后,血竟然很快止住了。

    “你这草药是跟谁学的?”徐绍风开口问道。他虽不在意这些小伤,但对她这身本事还是挺好奇的。当初在她家养伤的时候,她弄的草药也确实管用。

    “江歌镇药铺里的卫郎中。我常给他送草药,每次都会帮他把草药分分类,后来慢慢地就学会了。”路小花边说边做,最后把手绢紧紧地绑在他的手臂上。

    “弄好啦!”路小花笑着拍了一下手。

    望着她笑容,徐绍风心头微动,一种奇怪的感觉渐渐涌起。她的脸不小心蹭到了草浆,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她的笑容却无瑕地不掺半点儿杂质,仿佛一条清澈得一望就可见底的小溪。

    “你不是喜欢吃蘑菇兔肉汤吗?一会儿我做给你吃。”路小花放下他的手臂,又去收拾刚采来的蘑菇,边弄边扬起脸对他清亮一笑,“这一路上都在用你的钱,我应该好好感谢你才对。”

    徐绍风心中一震,脸上忽地烫热起来。“我去把马牵过来。”他急急起身,匆匆向林外走去。

    山道边,白马还在悠然地吃着青草。徐绍风解开缰绳,低头时刚好看到手臂上那条绣着小花的手绢。

    对他而言,这只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伤,她却如此大张旗鼓。他唇角微翘,勾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会为他喜欢吃什么而费心,就算是对他最为照顾的大师姐,也不会过问这种小事。他冰冷的眼神中晃过一丝少有的温柔,心中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悄悄萌芽,仿若一片干涸已久的土地上恰好下了一场清凉的小雨。

    抬头望去,落霞缤纷,夕阳醉人,远山叠峦飘渺,近树翠绿欲滴,一只艳丽的山雀自林间飞起。他蓦然发觉,原来身边的一切竟是如此美丽!

    有些不适应心中的感觉,他按剑稳住心神,拉起白马,缓步往回走去。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