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三章 夜宿山林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看来今晚上只能在山里过夜了。”徐绍风将白马栓在树上,淡淡地说。夜宿山林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件苦事,但他并不在意,行走江湖夜宿山林对他来说是常有的事。

    路小花更不在意,她本就是在山林里长大的。应了一声,她跑去逗白马,“小白乖,我一会儿给你采好多好吃的草。你以后要好好地载我,不许淘气地乱蹦乱跳喔。”说完,她从马背的行囊里取出锅,迎着风用力地嗅了嗅,然后肯定地说:“那边有泉水。”

    徐绍风将信将疑地跟着她,行不太远,竟然真的发现一眼清泉突突地从地底下冒出,汇成一条涓涓细流,又渐渐没入土中。

    望着他眼中的惊讶,路小花得意地扬起小脸。

    取水回来。徐绍风拾来木块,升起篝火。路小花架起小锅,煮上蘑菇、兔肉和熊肉。

    笑眯眯地望着锅里的熊肉,路小花浮想翩翩:熊掌终于也让他取回来了,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呢?

    吃着香喷喷的肉汤,路小花有一搭无一搭地跟徐绍风讲起自己在山林里的趣事。

    几步之外是一片黑寂,温暖摇曳的火光,让一切看起来亦真亦幻。耳畔边,虫儿们在草丛里惬意的呢喃。山林深处,偶尔传来几声猫头鹰低沉的歌啼。不知为何,徐绍风忽然生出平日不曾有过的倾谈欲望。

    “你对山里很熟悉啊。”他开口问道。

    “是啊,我从小就住在山里,住了快十五年呢。”路小花一边拨着篝火,一边回答。

    “为什么要一个人住在山里?”徐绍风忽然很想知道。

    “也不是一个人,我家原本有三口人。”路小花停住手里的动作,声音有些消沉,“五岁的时候我娘得病死了,那时候起爹爹就有点疯疯癫癫的。八岁的时候他突然跑出家门就再也没有回来。杂货店的张伯让我下山和他一起住,但我舍不得我娘和我爹一起搭的屋子,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刚开始的时候,张伯常来照顾我,‘棍子’哥每次都和他一起来。后来我渐渐习惯了,就一直住了下来。若不是你来了,我想我会在山上住一辈子吧。”她愣愣地望着篝火,眼睛里映出朦胧的星光。

    停了一会儿,她甩甩头道:“不说这个了。你呢?你小的时候在做些什么?”

    “我?”徐绍风认真地想了想,“四岁以前好像一直在街上流浪,记不太清了。后来我被大师姐捡到,就进了现在的师门。”

    路小花讶道:“你是捡来的?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吗?”

    “就算有,我也不知道是谁。”徐绍风平静地说道。

    “那你比我还惨,至少我知道爹娘的名字。”路小花叹息道。

    “也不惨。因为战乱,那时候很多小孩都成了没人要的孤儿。师傅把我们这些孤儿收养起来,最后挑了我们五人作为入室弟子。如果不是遇到大师姐,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唔,那倒也是。这样算起来,你有五个师兄弟呢。你和他们相处的好吗?”

    “师傅虽然严厉,但大师姐对我很好。除了三师兄那一伙人有点坏心眼外,其他的师兄弟都很不错。不过大家平时都在各自练功,很少见面就是了。”

    原来这些江湖人平时都在练功啊。路小花好奇起来,“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练功,练功好玩吗?”

    “谈不上好玩,就是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重复练习,应该说是很苦才对。”

    “那你为什么还要练?”

    “因为大师姐说,要变强,才能不被人欺负,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徐绍风抬起头,望向群星璀璨的夜空,“我亲眼看过大师姐练功,她练起来简直跟不要命似的。我学着她,后来慢慢地喜欢上了练功。虽然很苦很累,但是可以感觉到自己在一点一点地变强!”说着,他将寒铁星霄剑横放在腿上,右手缓缓抚过剑身。

    这一刻,路小花发现他双目之中显现出如星光般璀璨的光芒。眨了眨眼睛,她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把剑?”

    徐绍风凝视着寒铁星霄剑,说道:“五岁的时候,师傅觉得我有练剑的天赋,收我作入室弟子,开始教我练剑。从那时起,这把剑就成为了我的朋友。”

    “你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练剑了?”路小花吃了一惊。

    “是的。”

    “练了多久?”

    “到现在已经有十五年了。”

    “那你岂不是从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开始练剑了!”路小花感叹起来,“难怪你对这把剑比对人还好,还说剑是你的朋友。”

    “是这样的。”徐绍风怔了一下,嘴角扬起一个极轻的弧度。

    路小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你笑起来很好看呢,以后应该多笑笑。”这人在说起剑的时候眼睛就亮得出奇,人也变得温暖了许多,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没什么可笑之事,况且我练的剑法也不允许我笑。”徐绍风又冷了下来。

    “为什么剑法不允许你笑?”路小花非常奇怪。

    “我练的是寒天剑法,师傅说我是天寒体质很适合练这套剑法。”

    “是剑法上说不许你笑,还是你师傅说不许你笑?”

    “这倒都没有。”徐绍风愣了一下,道:“寒天剑法主要是教人修练寒天真气和寒天剑诀。”

    路小花皱着眉道:“难怪你老是冷冰冰的,原来是练了什么寒气。不过既然没说不让你笑,你完全可以多笑笑啊。”

    徐绍风心中一动,喃喃道:“我可以多笑笑?”

    “当然可以!既然剑法上没说不许你笑,你师傅也没说不许你笑,你为什么不能多笑笑。”路小花教训地说道,“你总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人家欠你多少钱似的,难怪你打架总是输!你要知道,一味的寒冷并不能赢得胜利。”

    “一味的寒冷并不能赢得胜利?”徐绍风低声地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自己的剑法多年没有进展,难道就是因为如此?

    “这是当然的事吧!”路小花一副“你怎么这么笨”的眼神,“有时候笑一笑就能解决的事情,干嘛非要和别人打架。”这人真是的,连笑都要人教吗?

    这个丫头想事情的方法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啊!徐绍风目光深深,心中似有所悟。

    ……

    夜深了,徐绍风将一块厚布铺在火堆边不远的地上,对路小花说:“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你也来。”路小花打着哈气。

    “不了,我在这里就好。”徐绍风走到一棵树旁坐下。

    路小花披着厚布跟在他身旁坐下,把厚布均出一半盖在他的身上。

    “我不怕冷,你披着就好。”徐绍风伸手挡住。

    “这里又不是客栈,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路小花笑了一下,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心中一暖,徐绍风不再拒绝。

    合起双目,路小花不由自主地往他的臂膀上靠去。

    “别过来。”徐绍风下意识地闪躲。

    “为什么?”路小花迷迷糊糊地问。

    为什么?徐绍风半晌答道:“我身上冷。”

    “可是很舒服。”路小花闭着眼睛嘟囔了一句,脑袋蹭了蹭他的臂膀,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好。

    徐绍风侧头看她,只见她粉嫩的脸颊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臂膀,小嘴微微嘟起,平日里总带着笑容的眼睛已然合起,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映出两排美丽的侧影,睡得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不再躲避,由她枕着。

    望着噼噼啪啪闪动着的篝火,他没有一点睡意。回想起路小花刚才说过的话,他感到心中似乎就要抓到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路小花睡沉了,头渐渐地从他的肩膀上滑落。徐绍风伸手扶住她,抬眼看到手臂上的手绢,顿了一下,他缓缓地将她揽入怀中。

    她均匀细浅的呼吸吹在他的胸口,花间露水般的清香钻入鼻间,他的心不禁荡漾起异样的涟漪。

    她和自己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啊。她总是那么容易地笑起来,一点儿小事也可以让她高兴上半天。

    不知为什么,跟她在一起,自己就特别容易失去平时的冷静。她总能把自己气得不得了,然后又不知不觉地消了气。

    揽着路小花软绵绵暖乎乎的娇小身躯,徐绍风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

    他忍不住垂下头,慢慢地靠近她。当嘴唇极轻极浅地碰了一下她的脸颊的之时,他的心瞬间充盈起来。她的脸果然和想像中一样,软软的香香的,有点像很久很久以前,大师姐艾离背着大家,偷偷给他的那颗糖豆!

    “嘻,被我看到了喔!”一个不识趣的声音从树后暗处传来。

    “谁。”徐绍风一惊,立即执剑在手。

    “嘘,是我。”黑暗中,那人对他做了个手势,“跟我来!”

    认出来人,徐绍风叹了口气。他轻柔把路小花放下,将身上的厚布给她盖好,这才跟了上去。

    掠到一处僻静之地,徐绍风朝那个背身撑着树、肩膀一耸一耸的家伙行了个礼,“见过三师兄!”

    “你怎么现在才来?害我担心半天。”乔知叶转过身来,表情古里古怪,“却原来,是在和可爱的小姑娘偷偷约会。”

    你会为我担心?徐绍风暗自咬牙。其实是来找我的麻烦才对吧。他漠然躬身道:“请师兄责罚。”

    “得了得了,少来这套。”乔知叶无趣地摆摆手,盯着他看了一眼,又道:“你的手臂怎么了?”

    “小伤而已,已经没事了。”徐绍风扯下手绢,收入怀中。

    “那就好。”乔知叶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别的我不管,你答应我的事可一定要办到。”

    “定不辱命。”徐绍风眼中闪过一道锐光。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