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四章 冰与霜的宿命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观辉城,是一座繁华的江南城市。虽然只有万户人家,但在附近州县却是数一数二的商业大城。因为远离京城,这里的人们显得随意而任性,从物品的贩卖到百姓的生活,甚至是未婚女子的论嫁,都格外奔放。

    此时此刻,城里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色。

    “哇,这座城里好生热闹!不知在过什么节日啊?”路小花张大了嘴巴四处张望,觉得眼睛都快忙不来了。回头看见徐绍风正冷冷地瞪着她,她连忙闭上了嘴巴。

    一上午都被冷气冻着,现在还是老实点吧。路小花在心里默默叹气:讨厌的冰条 子,不知道又在气些什么?今天一早起来就冷气全开,昨晚上明明还聊得好好的。

    “请问城里为何这般热闹?”身旁一名书生向城里百姓问道。

    路小花赶紧竖起了耳朵,不让我说话我偷听还不成嘛。

    但听得城里百姓答道:“这个呀,因为本月十八日菊南山庄的温老爷要办五十大寿啊。”

    “一个山庄的老爷办寿,怎么搞得满城都张灯结彩的?”书生又问。

    “你是外来客当然不知内情。这座观辉城早先不过是个鲜为人知的观辉小县。十几年前温老爷来到此地,经他之手,逐渐把观辉小县打理成为附近数一数二的商业名城,所以城里的家家户户都对温老爷恩感于心。如今温老爷要办五十大寿了,这城里能不热闹吗?”

    “这位温老爷这么厉害呀。”

    “那可不是。”城里百姓格外自豪,“从寿诞之日起,温老爷将大宴宾客,会在菊南山庄里一连摆上七天七夜的流水席。听说同时还要表演七天七夜的歌舞呢。”

    “啊,竟然有这样的热闹,那我可得去观赏一番。”

    路小花听得心痒难耐,伸出小爪子拍拍身边的徐绍风,道:“咱们也去菊南山庄看温老爷做寿吧!”

    “不去。”徐绍风一口拒绝。

    路小花的小脸立时垮了下来。

    见她如此,徐绍风稍稍敛起寒气,说道:“不过可以带你在城里逛逛。”

    “好哇好哇!”路小花又开心起来。

    一路走去,大街两旁店铺林立,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每家店铺的门廊下面都挂着红红的灯笼,有些店铺连柱子上也裹起了红布,还有一些店铺直接将大大的“寿”字摆上了屋顶。

    路上的行人也是行色不一:除了城中百姓,还有不少一看就是外来的文人、武者,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乘官轿前呼后拥地经过。

    路小花看得眼花缭乱,啧啧赞叹:这温老爷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呢!

    不管人们身份如何,相同的是,每一个人都打扮得体,脸上带着同样的喜色。年青的姑娘们更是精心装扮,一个个美丽得如同朵朵盛开的鲜花。瞅了徐绍风一眼,路小花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他倒是挺有先见之明,进到这观辉城里,的确要换身漂亮的衣衫才成。

    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住不动,望着刚出锅、热气腾腾的糖人,忍不住直咽口水。那个东西闻起来香香的,看起来好好吃哦。

    徐绍风回过头来,看见她像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心中一柔,对做糖人的师傅开口道:“来一个糖人。”

    “好咧,您是要哪吒三太子的,还是要二郎神的?”糖人师傅笑着招呼。

    “要大妖怪的!要大妖怪的!”路小花赶紧用力拽了拽徐绍风的手,指着最大的那个糖人叫道。既然要花同样的钱,当然是要最大的那个!

    徐绍风依言道:“要大妖怪的。”

    “两文钱。”糖人师傅从草把子上取下糖人。

    徐绍风接过糖人,正要递给路小花。正在此时,身后传来一群女眷们嘁嘁喳喳的欢闹声。

    “温四公子来了!温四公子来了!”

    “啊,他就是温四公子温浩武啊!好英俊哦!”

    “哇,他看了我一眼!”

    “瞎说他是在看我呢。”

    ……

    一人衣白如霜,执剑行来。

    路上行人对之投以敬畏的目光,纷纷向两旁退让。

    但见来人,面白如玉,唇红齿皓,身穿雪色绣麟绸衣,头戴润白泽光美玉,身姿英挺有如玉树临风一般,一双电目带出拒人千里的冷傲。

    徐绍风脸色一沉,把手中糖人交给路小花,将她拦于身后。

    然后,他的气质变了!

    他的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凌厉的寒气。他不再是一名轻闲悠适的路人,他化为一把出鞘的寒剑,浑身充满了不可碰触的锐利。

    温浩武猛然向他望去,当目光撞见徐绍风的一瞬,眼瞳深处似风暴乍起,白浪掀天。本是凛然不可冒犯的他,变得犀利无比。他不再是一名高傲的公子哥儿,而且一名如霜如冰的剑客!

    他在徐绍风身前十步处站定,冷然开口:

    “‘寒剑’徐绍风?”

    “是。”

    温浩武审视着徐绍风,缓缓说道:“听说你四岁习武,五岁开始修习寒天剑法,七岁便达到寒天剑法的第一境——人寒,十岁达到第二境——剑寒,十四岁时便已悟到了‘人寒似剑,剑寒如人’的境界,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练剑奇才,江湖人称‘寒剑’徐绍风。”

    徐绍风亦在观察着对方,“听说你是5岁开始修习霜空剑法,早在四年前便悟到‘化剑为霜’之境,可与寒天剑法的‘人寒似剑,剑寒如人’之境相媲美。江湖前辈风际道长见过你的剑法之后,曾为之赋诗,盛赞你为未来剑尊。江湖人称‘霜空剑’温浩武。”

    “看来你我之间注定有一场战斗。”温浩武嘴边扬起一丝笑意。于他而言,一名知己知彼的对手比世间一切财宝都要珍贵。

    “可惜这里并不适合战斗。”徐绍风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

    “的确如此。”温浩武也道。

    “你是这里的主人,你选择地点。”

    “离此城十里,有一处孤鸣山,奇峰峻岭,风景颇佳,你我便在山顶一战可好?”

    “好!”徐绍风点头道。

    “我选地点,时间你定。”温浩武不肯占他半点便宜。

    “明日午时如何?”

    “好!”

    “明日午时,孤鸣山顶,不见不散。”

    “你可有住宿之处?”温浩武又问。

    “不劳费心。”徐绍风道。

    温浩武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看着那公子模样的人气势磅礴地走了,路小花舔着糖人小声地问徐绍风:“你是要和他打架吗?”

    徐绍风缓缓吐气,收回战意,冲她微一点头。

    本已走出数步的温浩武霍然回头,双眉紧锁地瞪着徐绍风,高声叫道:“你竟然带着女人!”

    “不关你的事。”徐绍风冷冷道。

    温浩武极为不满地盯住他,“剑之道在于:快、狠、诡。使剑之人需要:冷、孤、忍。你带着女人会输给我!”

    “那是你之剑道,并非我之剑道。”徐绍风一脸淡漠,“一切要等比过之后才明了。”

    温浩武又盯了他一眼,道:“那好,明日午时见!”

    徐绍风道:“明日午时见!”

    温浩武背转身子缓步走开,边走边一字一顿地说道:“‘寒剑’徐绍风,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路小花直到温浩武走得看不见影了,才敢小声地对徐绍风说:“你真的要和那位姓温的公子打架吗?”

    “不是打架是比武。”徐绍风纠正道。他酝酿了一上午的气势,只为与温浩武一战,怎可称之为打架?

    打架和比武不是一回事吗?路小花不太明白,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比武啊?那位温 公子看起来人虽然傲了一点,可却不像是个坏人。”

    “不关你的事。”徐绍风不愿多言。他与温四公子都是世间著名的剑客,同样嗜剑如命,所习剑法又如此相似,二人之间迟早会有一战。男儿豪情、凌云壮志怎么能跟这个山里的野丫头解释得清楚。

    “讨厌!又是这样。”路小花不满地说道。不过舔着的手里的糖人,她很快又高兴起来,把徐绍风比武之事抛于脑后。在她心中,比武和打架并无不同。江歌镇上的小伙子们也时不时地因为口角打上一架。在她看来,男人们就是好斗,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

    突然,一名盛装女子冲了过来,对着徐绍风大声喊道:“就凭你,还想和温四公子比武,快滚回家去吧。”

    与她同行的另一名华服女子也跑过来骂道:“什么寒剑冰剑烂剑的,连温四公子的一根小脚指头都比不上!我劝你趁早逃跑。”

    紧接着,又有女子过来说道:“温四公子曾经一人独挑了江南水匪的巢穴,而且不伤毫发,你哪里是温四公子的对手!”

    “他还曾单身一人独闯江南十二连环坞,与十二连环坞的总舵主不打不相识,结为挚友。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温四公子。”

    ……

    大街上的女子似乎全都涌了过来,对着徐绍风你一言我一语地抨击着。

    徐绍风不欲搭理她们,无奈她们越说越来劲,吵闹的声音实在让人烦闷。

    这群女人真是聒噪!徐绍风面色一沉,寒气外涌,“走开!”

    女子们被他的剑气吓住,一下子都住了口。

    挑头的盛装女子却面无惧色地把胸一挺,英勇地说道:“说不过就要动武吗?有本事你杀了我。能为温四公子死,我死而无憾!”

    “就是的,有本事,你杀了我们啊。我们为温四公子而死,死而无憾!”其他女子也不甘落后地挺胸而出。

    徐绍风手握剑柄,双眉紧锁地窘在当地。这群莫名其妙的女人是怎么回事?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真让人束手无策。

    “去去去!男人们打架,你们女人瞎参合什么?”路小花气势汹汹地拨开她们,站在徐绍风身前,“如果你们真对那位温四公子有信心,就别在这里唧唧歪歪。不知道的还以为温四公子连打个架都不会,要让女人们为他出头。”

    她说的话正中命门,女人们一下子哑了声。

    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挑头的盛装女子说道:“我们只是为温四公子叫屈而已。”

    “温四公子才不会怕他呢。”其他女子也附和地说。

    “不跟他讲了,我们走!”挑头的盛装女子带着一群女人们自觉无趣地走了。四周看热闹的人也跟着散了。

    路小花一肚子气,转头对徐绍风道:“别人骂你,你怎么都不还一句嘴啊。”

    “你不是已经替我还了吗?”徐绍风凝视着她,嘴角轻轻扬起。想不到她平时做事乱七八糟的,关键时候说话还挺在理。

    路小花看得愣住了,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微笑?

    “你怎么还在笑?”她不满地抱怨。

    “有时候笑一笑就能解决的事情,干嘛非要和别人打架。这话不是你说的吗?”徐绍风挑了挑眉,一派悠然。

    我那话是这个意思吗?不管了。反正他不再冷冰冰的,感觉挺好。路小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走,咱们继续逛街去。”

    ******

    伊真有话要说:

    《唐律•户婚》规定:子女未征得家长同意,已经建立了婚姻关系的,法律予以认可,只有未成年而不从尊长者算违律。这条规定,从法律上为唐朝青年男女的自由择偶开了绿灯。唐朝是中国乃至世界封建时代中最为辉煌的时期,其开放风气从青年男女相对自由的择偶上可看出一二。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