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六章 寒剑战霜空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碧空如洗,骄阳似火。正午时分,孤鸣山边人潮涌动,观者如云。

    寒剑徐绍风与霜空剑温浩武比武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到一日功夫,竟引来众多观者。当然,这与菊南山庄的温老爷要做五十大寿脱不开关系,观者之中有不少人便是温老爷的座上宾客。这些人里不仅有江湖武者,还有不少文人墨客。不过,更多的观者则是观辉城中的普通百姓,菊南温老爷家的四少爷要与人比武,这样热闹岂可错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由一群女眷自发组成的助战队。她们的喊声与尖叫,甚至传到了数里之外。

    “温 公子威武!”

    “温 公子必胜!”

    “啊,温四公子果然是人中龙凤,俊美得如同仙人一般。”

    “咦,那边的寒剑好像也不逊色呢。”

    “看起来是有点气质啦,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我们的温四公子。”

    “是吗?我怎么觉得他似乎挺不错的。”

    “什么,你敢背叛温四公子!”

    “没有没有,我只是说说罢了。”

    ……

    除了女子们的叫声,还有一种叫声也相当响亮。

    “来来来,快来押了,买温四公子胜的,二赔一,买寒剑赢的,一赔二。”有人在忙不迭地开设赌局。

    “我买温四公子赢!”

    “我也买温四公子赢!”

    “那我买一点点寒剑赢吧。”

    “别挤别挤,慢慢来,慢慢来!”

    这边也是一片混乱。

    ……

    与山下的混乱不同,孤鸣峰顶一片寂静。

    徐绍风与温浩武分立于峰顶两边,山风猎猎,白衣飞扬。

    同是白衣男子,同为冷系剑客,二人的冷与白其实不尽相同。

    温浩武的白是高贵的,如月似霜,秀然俊美。

    徐绍风的白是清孤的,如冰似雪,冷寂凛冽。

    时辰已到,温浩武朝徐绍风拱了拱手,抽出长剑说道:“我这把剑名为飞霜思空剑,由万年雪山冰洞中的霜精石提炼所铸。”

    徐绍风将剑缓缓拔出,还礼道:“此乃寒铁星霄剑,由天外飞石之精魄所铸。”

    “请!”

    “请!”

    二人互行一礼。

    礼毕,二人全都一眼不眨地凝视着对方。二人的目光是如此专注,甚至连对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绝不放过,便是情人间深情的凝视也不过如此。

    一股凛冽的山风吹过,一朵娇艳的红花被这股强风吹上了崖顶。强风过后,红花飘荡在二人中间,摇摇欲坠。

    就在此时,二人同时跃起,电光火石般在空中对了一招。

    “当”地一声巨响,二人俱是一震,又倏地分开。红花碎裂成无数小瓣,无力地掉落于泥土之上,出剑的二人已然互换了位置。

    剑意激荡,衣袂临风,二人心中各是一凛。一招试过,二人同时发现,双方除了年纪相近,武学相似,内力更是相差无几。

    “有意思极了。”温浩武目光暴涨,斗志昂扬,“我要动真功夫了!”

    “来吧!”徐绍风眉峰一挑,眼中闪过一片寒光,将掌中寒剑更换成防御姿势。他非常渴望见识到霜空剑的真正实力,不断与强敌对抗是他提升自我的常用方式。

    只见温浩武手臂一挥,掌中霜空剑银电般飞舞起来。雪白的剑锋所到之处,空中便会留下一抹美丽的霜痕。他越舞越快,快到极至处,他的全身被笼罩于一片白芒芒的霜气之中,白衣与剑痕混合于一处,几乎难以分辨出他真正的身影。这正是霜空剑法之精诀——化剑为霜!

    与他相反,徐绍风凝剑不动。细心之人可以发现,他的周身逐渐被淡蓝色的剑气包裹。剑气遇水汽凝结成冰,冰气缭绕,他已将自己置身于一道若有若无的冰甲之中。这正是天寒剑法之精诀——人寒似剑,剑寒如人!

    盛夏飞霜,酷日冰降,两位白衣剑客决战于孤鸣山巅。山下观者如痴如醉,仿如置身于幻梦之中。恍惚之间,甚至于有人产生出此时不是盛夏已是寒冬的错觉。

    “哇,太美啦!”有几位女眷感动地流出了眼泪。

    那些位文人墨客更是激动不已,诗兴大发。

    江湖长辈急急地对门下弟子们指点评说,如此大增进益的良机岂可错失。

    只听一人说道:“霜空剑温浩武果然名不虚传,此时他所舞的霜空剑已不再仅仅是一个剑诀,而是化为了一个极微型的剑阵,入此阵者必被他的飞霜所迷惑。凭一人之力竟能幻化出剑阵,‘化剑为霜’果然精妙绝伦!”

    另一人说道:“寒剑徐绍风也非比寻常,此刻他以静制动,想必是在寻找‘化剑为霜’的破解之法。他周身已被寒冰剑气所覆盖,形成了奇特的寒冰护甲,与他的寒冰剑诀互相配合,攻守皆宜,绝不比那温浩武的霜阵逊色。”

    正说间,徐绍风突然动了!极快的,他将剑猛地向前刺出,剑上的寒冰如飞箭般射入温浩武的霜阵之中。

    叮叮咚咚一阵清脆的响声过后,冰箭被弹落于霜雾之外。就在此时,徐绍风低喝一声,剑气暴增,他的身体猝然弹起,整个人化作一支巨大的冰箭向霜雾之中冲去。

    瞬息之间,温浩武的霜阵暴涨了一倍,将徐绍风连人带剑裹了进去。二人以快对快,噼啪之声不绝于耳,不知接连过了多少招。

    此时已无法分辨出二人的身影,白茫茫的霜雾中,蓝色的剑光不断暴现,剑与剑的碰撞之声在山谷里回响不绝。

    漫天的飞霜与无数的冰粒从天而降,山顶上雾气弥漫,冰霜满天,天地间白蒙蒙一片,只留下冰与霜在缠斗!

    助战的女子们心潮澎湃,因迷醉而无法发出声音。

    墨客们灵感频发,不少诗篇佳作因此战而产生。

    江湖人士更是觉得不虚此行,老一辈的江湖人觉得只用“后生可畏”这几个字已不足以表达跌宕起伏的心情,年青人更是激动得难以自持,身为武林中人,能与此等人物生于同一时代,是何等的荣幸!

    可以预见,无论二人谁胜谁负,此战都将成为江湖之上的传奇之战。

    一柱香过后,霜雾之中爆发出一声震天巨响。二人倏地分开,各立峰顶两边。

    无数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二人最后的相击之力,竟使得霜雾与寒冰结为雪花。

    山下的看客们都抻长脖子,瞪直眼睛,不明所以。

    结束了吗?

    到底是谁胜出?

    看客们众说纷纭。

    “我看是寒剑徐绍风胜了!”

    “不对,分明是霜空剑温浩武赢了!”

    “你看温四公子背上的衣服都被划破了!”

    “虽然温四公子的外衣破了,可并没有受伤,但徐绍风却流血了。”

    正如看客们所见,温浩武后背的衣衫上被划破一道长长的口子,而徐绍风的左臂被割破,血浸过他的衣衫。

    “原来你已经突破了‘人寒似剑,剑寒如人’的境界。”温浩武眼中似有领悟。

    在如此快速的战斗中,双方都是凭着对方的气息进行攻击与防卫。在最后一击中,本是凭着徐绍风的寒气来对他进行攻击的温浩武,突然失去了对手的气息。而就在此时,徐绍风已攻到了他的身后,幸好他及时向前一扑,而此时徐绍风的剑似乎也慢了一息,因此这一剑只擦破了他后背的外衣。温浩武反手一剑回击,划破了徐绍风的手臂。

    “你身上有伤!”温浩武突然脸色大变。

    “已无大碍,可以一战。”徐绍风淡淡说道。他腹部的白衣上有血迹隐现。被“飞轮”程截切开的伤口在剧烈的战斗中已然裂开,此时正在慢慢地渗出血来。

    温浩武惨笑道:“我的霜空剑法虽已到了‘化剑为霜’的境界,但下一境‘霜化为空’却一直无法突破。你却已经突破了‘人寒似剑,剑寒如人’达到了‘寒随心转,寒意随心’的境界,如果你身上无伤,我打不过你。”

    “这一战我输了。”一个输字出口,温浩武脸色一片惨白,霜空剑客的骄傲不允许他失败,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

    徐绍风对他刮目相看:他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名骄傲公子哥儿,想不到他的霜空剑法却精彩绝伦。更可贵的是,他能在众人面前如此坦诚地承认失败。品性之佳令他生出从未有过的结交之意。

    “霜空剑果然名不虚传!”徐绍风由衷地赞叹,“不过,你要知道,一味的寒冷并不能赢得胜利。”这一心得他刚刚领悟,在此之前,他并无获胜的把握。出于对温浩武极大的好感,他把刚悟到的心得毫不保留地告诉了对手。

    一味的寒冷并不能赢得胜利?温浩武立时陷入深思。

    半晌,他抬头问道:“你是如何悟到的?”

    徐绍风没有回答,他的嘴角轻轻勾起,黑曜石般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向半山腰的某处望了一眼。

    温浩武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然后他笑了,笑得像一个志得意满的公子哥儿。一笑过后,他又恢复成冷傲的剑客:

    “一年后的此时此地,我们再重新比过!”

    “好!”徐绍风郑重地点了点头。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