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七章 我要去昆仑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你们打得真好看!没想到比武居然可以这么精彩。”

    远远的,路小花站在一处无人的山腰上,朝徐绍风兴奋地挥着手。这是徐绍风特地为她安排的地点,视野宽畅,又无人打搅。

    徐绍风沉默地来到她的身边,注视着她。

    “原来你这么有名呀!好多人来看你们比武呢。”路小花依然沉浸在兴奋之中,乌黑的眼中闪动着明亮的光彩,白皙的小脸上浮现出可爱的红晕。

    望着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徐绍风思绪飞扬:若是没有与她一起在山中度过的日子,他就不会体会到,除了寒冷,自己还可以拥有那份悠然惬意的心情。若是没有她在篝火旁对他讲的那些话,他就不会有境界上的突破,从而领悟到,原来寒冷并不是世间唯一。

    抬手帮她把发丝捋顺,他猛地将她拥入怀中,以极低沉的嗓音说道:“我将此战献给你!”

    山风吹过,他的黑发随风起舞,白色的衣衫猎猎作响,一双寒潭般的眼睛里,映着金色的阳光。

    “你说什么?”路小花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脑袋“轰”地炸开,耳中如擂鼓般咚咚作响,根本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徐绍风没有作声,只静静地拥着她。在他脚边,一朵黄色的小花正悄然绽放。一阵风儿吹过,小花轻轻摇摆着,仿若与风共舞。

    路小花伏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觉得他与平日大不相同。他的怀抱如此温暖,他呼在自己颈上的气息带着炽热,连带着自己似也被他传染,无缘无故地浑身燥热起来。

    眼角瞥到他的手臂竟在流血,她连忙挣开他的拥抱。

    她一边包扎一边烦恼地嘟囔着:“你流血了,难道是又打输了?我就说嘛,不要总和人打架,你又赢不了。”

    徐绍风静立不动,任她摆弄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对了,”路小花想起一事,连忙说道:“刚才你师兄来过了,让我转告你,他在前面的树林里等你。”

    徐绍风眉头骤然皱紧,三师兄又来干什么?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他飞身进入林中。

    树林深处,一人手执玉扇,英姿挺拔地立于绿树之间。

    他面容俊朗,目光沉静,虽是一身劲装打扮,眉宇间却流露出书生才有的清雅,令人第一眼望去,便生亲近。

    “二师兄!”徐绍风本以为找他的是三师兄乔知叶,不想却是二师兄季怜月。即使他不喜形于色,语气中也透露出几分惊喜。

    季怜月对他微微一笑,道:“一年不见你的剑法大有长进啊。”

    “谢师兄夸奖。”徐绍风行了个礼。二师兄长年在外操持门务,一年也难得见上几面。他做事稳重,气度不凡,深得徐绍风与门内众弟子的尊敬。

    他奇道:“二师兄你怎么有空来看我比武?”

    季怜月笑了笑道:“我不是特地来看你比武,我是来给菊南山庄的温老爷拜寿的。”

    原来是这样,二师兄掌管门外事务,所以给温大老爷拜寿这样杂事都要亲自跑一趟,想来也真是辛苦。难怪他一年也回不了师门几次。想到这里,徐绍风由衷地说道:“二师兄辛苦了。”

    “这不算什么。”季怜月摆了摆手,“看着你们一个个成长起来,我很欣慰。”

    徐绍风望着他,心中升起一片温暖。即使他已名声在外,但在二师兄眼里,他还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师弟。

    “对了,二师兄,我这里有师傅要的东西,你能帮我带给他吗?”说着他取出一个黑布小包。

    “我暂时不回门里,你还是自己送去吧。”季怜月没有接下布包,反而问道:“我还要去给温老爷拜寿,你和我一起去吗?”

    徐绍风连忙摇头,“不了,我不习惯应对那些人。”

    “那就不勉强你了。”季怜月沉吟了一下,又问:“你为什么要与温四公子比武?”

    “师兄应当能够理解,我与他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徐绍风眼中闪过一片华彩。顿了一下,他又道:“另外,我也答应了三师兄与他一战。”虽然是三师兄让他来观辉城与温浩武一战,但这也是他内心的渴望,只不过三师兄让时间提早了而已。

    “老三?他为什么要你这么做?”季怜月想了想,道:“算了,不去管他了,他这个人是不会吃亏的。”

    “倒是你,”他关切地说道:“温家的势力很大,无论在江湖上或朝廷里都很有影响,你赢了温四公子,日后行走江湖要格外小心。”

    “我知道的。”想起二师兄还要去给温老爷拜寿,徐绍风担心地问:“我这么做,是不是给二师兄添麻烦了?”

    “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季怜月温和地说道:“记住,不论何时,二师兄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徐绍风点点头,心里暖融融的。

    季怜月问道:“和你在一起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徐绍风垂目答道:“她曾救过我一命,我答应带她出来看看江湖。”

    季怜月凝视着他,道:“可是她不会武功,人又太单纯,你很辛苦吧。”

    “倒也没什么辛苦的。”徐绍风面庞微微发红。

    季怜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江湖险恶,她又什么都不懂,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江湖上。万一时间久了,你护她不周,难免发生意外。与其将来后悔,不如现在就把她送回去。”

    徐绍风低头思考了良久,才道:“师兄说得是。”

    季怜月拍了拍他的背,道:“我走了,你万事小心。记得有空去看看大师姐,她很惦念你。”

    “师兄保重!”

    二人正欲分手,林中忽然传来一阵金属撞击之音,十几名持刀者包围住他们。

    徐绍风面上一寒,伸手拔剑。

    “别乱动,是官差。”季怜月冷静地阻止住他。

    “你就是‘寒剑’徐绍风?”为首的官差上前盘查。

    “是。”徐绍风收敛剑气,垂下眼睛。

    “请你跟我们到县衙里走一趟吧。”那名官差又道。

    季怜月客气地插口:“请问几位官爷,找我的师弟有什么事情?”

    “去了就知道了。”官差面无表情地打着官腔。

    季怜月传声向徐绍风问道:“你怎么会招惹上官府的人?”

    “我也不知道。”徐绍风也觉奇怪。他忽然想起一事,便说道:“不过昨天晚上温家的二公子找过我,让我不要与温浩武比武。”

    “难道温家的人这么快就与官府搭上了边,想要对你不利?”季怜月沉吟起来。

    徐绍风傲然道:“我没做亏心事,与他们走一趟,料也无妨。”

    “你不能去。万一有事就不好办了。”季怜月劝阻他道,“我去与他们理论一番。”

    徐绍风急道:“那怎么成?”

    “你放心。”季怜月极有信心,“要说官府里有人,你二师兄这么些年也不是白混的。”

    季怜月口才颇佳,三两句话便说得官差和他一起走了。

    临去前,季怜月转头对徐绍风道:“你赶紧把那个小姑娘的事处理好。江湖中人行事,最忌拖泥带水。”

    “是。”徐绍风应道。

    他心事重重地走出林外。

    路小花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举起一棵黄绿色的球状植物向他献宝:“看我采到了什么!”

    徐绍风不去看她满手的花草绿叶,把脸一冰,道:“城逛完了,我该送你回去了。”

    “可是我还没逛够呢!”路小花一脸纳闷。怎么回事?刚一回来就又冰了脸。不会是和师兄吵架了吧?

    徐绍风严肃地说道:“我必须回师门一趟,没时间陪你逛了。”

    路小花问:“你师门在哪里?”

    “昆仑。”

    “那里有什么?”

    “没有什么,只有连绵的雪山。”

    “雪山!太好啦!我还从来没见过雪山呢。我也要去昆仑!”路小花兴奋地拍了拍手。

    “路途遥远,带着你会很不方便。”徐绍风冷淡地扭过头,不去看她的笑脸。

    “放心吧,我已经跟小白说好了,它不会再颠我了,而且我已经习惯多了。”路小花信心满满。

    “不行。”徐绍风坚持不去看她。

    路小花转到他侧头的一边,揪了揪他的衣角道:“我保证听你的话还不成吗?”

    “那也不行。”

    “可是刚进城第二日就遇到了温四公子,你都没有陪我好好逛呢。”

    徐绍风不语。

    “而且这半天你都在打架,都是我在等你!”

    徐绍风仍是不语。

    “你不守信用!说好了,带我去看江湖的。我还没看够呢!”路小花越说越气,将他的衣角一摔,赌气地把脸转向一边。这人太讨厌了,一点儿道理都不讲。

    徐绍风转过头来,凝视着她,“你真的想去昆仑?”

    “当然想去!”路小花扬起头,一脸坚决:“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反正都出来了,不逛够了,我是不会回去的!”

    “好吧,”徐绍风沉吟着,“那我就带你回师门,顺便去看雪山。”若非迫于二师兄的话,他其实也不想这么早就和她分开。一直以来,都是路小花在帮助自己,自己却几乎没有为她做过什么。如果她一定要去昆仑,就带她一起去吧,反正也顺路。这没什么大不了,应该不会像师兄说得那么严重吧?

    “太好啦!”路小花灿烂地笑着,心中暗喜:呼,还可以和他继续玩呢。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