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八章 到哪里都能生存的小野花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八章 到哪里都能生存的小野花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二人一路北行,没过几天,路小花竟然学会了骑马。

    每次停下休息的时候,她都会跑去树林里,给小白采来各种植物。不知她用什么好吃的东西贿赂了小白,小白越来越喜欢她,对她服服帖帖的,没事的时候就拿鼻子嗅她,用舌头舔她。徐绍风觉得这白马越来越不像匹马,反倒像路小花养的一条狗。

    这天,他们来到一座名为墁土城的小城。小城依山而建,人口不多,却因常有客商往来,热热闹闹的。

    徐绍风牵着白马,与路小花并肩行走在不算宽畅的小街上。

    “喂,请你等一下。”一个娇柔的嗓音从二人身后传来,怯声声地喊了一句。

    路小花转头一看,一位十七、八岁身穿蓝衣的姑娘正跟在他俩身后。她有着灵秀的面庞,小巧美艳的红唇,以及一双盈盈秋水般的眼睛,路小花不禁暗自称赞:好一位谪仙般的美人儿。

    “哎,人家在叫你呢!”路小花拉了拉徐绍风的衣袖。今天他很奇怪,一言不发的。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在路边多玩了一会儿,他就又生气了?

    “什么事?”徐绍风冷着脸问蓝衣姑娘。

    蓝衣姑娘脸上浮起一片红晕,垂下头,轻声道:“徐公子,我师尊想请你过去一叙。”

    那天,她凑巧经过观辉城,有幸观看了孤鸣山顶的比武。自那之后,徐绍风那一战冷峻飘逸的英姿就铭刻于她的心中,每每在梦中徘徊。

    “我没空。”徐绍风冰冷地说道。

    蓝衣姑娘愣住了,从小到大她一直被人呵护,从没有被人拒绝过。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眼泪渐渐在眼眶里漾起。

    “哎,你这个人真是的!怎么这么说话,看把人家姑娘都说哭了。”路小花狠狠地瞪了徐绍风一眼。蓝衣姑娘一幅泫然欲泣的模样,真是惹人怜惜。

    “你别生气啊,他这人就这毛病。”路小花走到蓝衣姑娘身旁,向她解释。

    蓝衣姑娘止住了泪水,抬起头打量着路小花。

    “你的师尊是谁啊?”路小花问道。

    “我的师尊是清源仁君子方恕清。”蓝衣姑娘偷偷地看了一眼徐绍风,答道。

    “不去!”徐绍风一跃上马,顺手捞起路小花,催马而去。

    路小花“哎呀”了一声,只得在马背上扭头对蓝衣姑娘喊道:“我先走了,你别生气啊。”

    蓝衣姑娘望着徐绍风远去的背影,只觉得一颗心碎成了片片,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他的身边竟然有了一位姑娘呢。

    “多事!”跑了一会儿,徐绍风不快地对路小花道。

    “我怎么多事了?你那样不理人家姑娘多不礼貌呀!”路小花对他刚才的表现非常不满。

    “你忘了以前答应过我什么?”徐绍风冰冷地问。

    “我答应你什么了?”路小花奇怪道。

    “你保证了要听我的话。为什么还要乱说话?”徐绍风面色更冷。

    “我也没乱说话啊。再说要我像你一样当哑巴,我可办不到!”路小花生气了。

    “你若总是这样,我没法带你去昆仑!”徐绍风突然火起。从早上开始她就乱跑一通,进了城后又没事找事。明明自己已经拒绝了那姑娘,她还要上前搭话。

    “不带就不带,我自己去!放我下来!”路小花赌气地跳下马。这人太不讲理了,老要别人听他的,一不听他的就乱生气。

    徐绍风冰着脸在马上盯着她。

    过一会儿,他强忍压下怒气,沉声道:“上来!”

    “就不!”路小花别过脸不理他。别以为离了你就不成!今天的事是他不对。别想让她认错。

    “你到底上不上来?”徐绍风眸中升起一团黑气,语气不善地又问了一次。

    “不!”路小花一脸坚决。

    徐绍风冷哼一声,将马一拉,掉头走了。

    啊!他竟然就这么抛下她走了!路小花目瞪口呆地望着绝尘而去的白马。

    这人最讨厌了!脾气差,还老喜欢管别人。路小花气恼地想着: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带我去,我自己去!

    可是,自己身上一文钱也没有,包裹行李都在马背上啊。

    怎么办呢?

    路小花望着街头愣了一会儿,忽然有了主意。

    她走进路边的一间琳琅满目的店铺里,笑眯眯向老板娘问道:“请问这里需不需要人手?”

    这是一间专门贩卖女子饰物和胭脂水粉的店铺。

    老板娘是个面目和蔼可亲的中年妇女,她端详着路小花: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衣着干净整齐,外表也清秀可人,笑起来很招人喜欢,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

    于是她问:“以前你做过吗?”

    “做过!”路小花把胸一挺。她在江歌镇张伯的杂货铺里帮过几天忙,张伯夸她做得不错。虽然卖的东西不同,但应该都差不多吧。

    “好吧,你来试一下吧。”老板娘点头答应了。

    “谢谢!”路小花甜甜地笑道。

    徐绍风驰马奔出一条街后,就已经后悔了。

    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了?都是那个野丫头惹的!总是没事乱跑,还爱多管闲事。

    怎么办,要不要去找她?

    他犹豫着,现在就去找她,倒好像自己错了似的。也许应该让她吃点苦头,省得她老是不听话。

    另一边,路小花当上了店员。不到半天功夫,她已经熟练到可以独当一面了。

    “小姐,请问你要买些什么?”路小花对一位低头走进店门的姑娘殷勤地问道。

    “是你!”那位姑娘抬头看到她后,一脸惊讶。

    “啊,你是刚才的那位姑娘!”路小花也认出她来。

    蓝衣姑娘走上前望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赚钱啊。”

    “你不是和寒剑徐绍风在一起吗?”蓝衣姑娘奇怪道。

    “他丢下我,走了。”路小花撇了撇嘴。

    “为什么?”

    “本来我们认识了也没多有长时间。”路小花赌气地说,“他那人脾气那么坏,所以就分开了呗。”

    “你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蓝衣姑娘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是呀,我一直住在山,他答应带我出来看看,我才跟他出来的。”

    “只是这样?”

    路小花疑惑道:“还能怎么样?”

    蓝衣姑娘本是阴郁的脸转晴了。她仔细地审视着路小花,道:“你好像不会武功?”

    “我为什么要会武功?”路小花一脸奇怪。

    “那个,”蓝衣姑娘想了想,道:“学会武功可以保护自己不被别人欺负啊。”

    “我一直住在山里,见不着什么人,也没人欺负我。”

    蓝衣姑娘似乎想通了什么,释然地笑了,“我叫蓝琴,很高兴认识你。”

    路小花也对她笑道:“我叫路小花,也很高兴认识你。”

    蓝琴含笑走了。路小花目送她远去,开心地想道:世上竟有这么温柔美丽的女子!自己能和这样的美人儿认识,真不知是交上了什么好运……

    “你一个人在傻笑什么?”一人带着寒气,冷冰冰地问。

    “咦,你怎么来了?”路小花从美梦中惊醒,望着面前摆着一张冰脸的人。

    “我为什么不能来?”徐绍风挑了挑眉。本以为她会躲在什么地方蹲着哭呢,没想到这丫头还挺有能耐,转眼的功夫就找了家店铺工作。真是一个扔在哪里都能生存的小野花!

    “这里是专门贩卖女子饰物和胭脂水粉的地方,请问你一个大男人跑来这里干什么?”路小花也学他冷冰冰地问。

    “那你是想一直在这里卖水粉,不想去昆仑了?”徐绍风冰脸更寒。

    路小花本想再顶他两句,但转念一想,他像是特意来找自己的,还先开口说了话,就算他主动认错了吧。于是她昂起头道:“当然要去。”

    “那还不快走。”徐绍风将头一转,不耐烦地说道。

    “等等,我得跟老板娘说一声。”

    路小花跑去后屋找到了老板娘,说明了情况。

    “这么快就走啊?还没做完一天呢。”老板娘颇为可惜。这个小姑娘人又机灵嘴又甜,怪招人喜欢呢。

    她遗憾地说道:“没做满一天,不好给你算工钱啊。”

    “工钱就不用算了,拿件东西抵吧。”徐绍风指了指柜台上的货物。

    他转头问路小花:“你喜欢什么?”

    “那个不错。”路小花指着一件楠木项链说道。这条项链不算华丽,但链坠上雕的是只很可爱的兔子,她非常喜欢。

    “哟,这个啊。可是你半天的工钱不够啊。”老板娘为难地说。不仅不够还差了很多。

    “差多少,我补。”徐绍风取出钱道。

    “看她在这里做了半天工,只收你成本价吧。”老板娘报了价钱。

    徐绍风付过钱后,把项链交到路小花手里。

    路小花捧着项链,呆呆地望着他:“这是给我的?”

    “你不要?”徐绍风作势收起,双颊上却泛起了两片可疑的微红。

    “当然要!”路小花一把抢过,飞快地挂在胸前。这可是她的第一条项链呢!

    老板娘在一旁捂着嘴巴偷偷地乐了:莫不是小俩口吵架了?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