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九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九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走出店铺,路小花对徐绍风说道:“我饿了。”因为生气,肚子就特别容易饿。

    “那就去吃饭吧。”徐绍风一向冰冷的声音里透出淡淡的柔和。

    路小花“嗯”了一声,低头欣赏着胸前的项链,一只手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一只手去牵他的手。

    徐绍风僵了一下,慢慢地反过来握住她的手。

    来到一间小饭馆,刚点上菜,就听门外有人粗声说道:“这里有匹白马!”

    另一人道:“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第三人道:“走,进去看看!”

    随着声音,三名年青人鱼贯而进。头一个进来的年青人样貌粗壮,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紧跟着的是名体型偏瘦的年青人,最后 进来的是名文士样的年青人。

    样貌粗壮的年青人一走进来就四下张望,一看到徐绍风,立即冲到他的面前,不客气地问:“你就是寒剑徐绍风?”

    徐绍风皱了下眉,道:“我是。”

    样貌粗壮的年青人立刻叫嚣道:“你别以为你赢了霜空剑就了不起了!居然敢不把我们清源门放在眼里。”

    体型偏瘦的年青人也跟在一旁道:“就是的!连师尊请你都敢不去,还把蓝妹弄哭了。”

    徐绍风将眉一挑,冷然道:“你们想怎样?”他心中明了,这几人是清源门弟子,是来找他麻烦的。

    样貌粗壮的年青人道:“不怎么样,你跟我们打一架,我们赢了,你就跟我们走!”

    其实他们早就想跟徐绍风打上一架。今天蓝琴之事只是个由头。孤鸣山一战令徐绍风名声大振,同为剑客,年少轻狂的他们自然心中不服。

    “你们输了,就别来烦我。”徐绍风冷冷地说道,“要打出去打,这里是吃饭的地方。”既然对方想要打架,他就奉陪到底。江湖规矩向来是赢者说话。

    样貌粗壮的年青人不服气地说道:“走啊,谁怕你!”

    “哎,你要跟他们打架?”路小花正举着空碗等上菜,嘟着嘴道:“可是还没吃饭呢。”这些江湖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饭都不让人吃啊。

    “你先吃。”徐绍风目光在她的小脸上柔和地转了一转,随即冷起脸起身走到店外。

    啧,怎么可能吃得下嘛。路小花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跟了出去。

    一到店外,三人立即上前围住他,生怕他跑了似的。

    徐绍风面色一沉,双眸凝成两块寒石,“谁先来!”

    “我先来!”样貌粗壮的年青人叫了一声,将剑拔出,微一拱手,道:“清源义君子门下罗毕升,请教了!”

    徐绍风见他虽然态度恶劣,但还依了比武规矩,便也将手一拱,“昆仑无别门徐绍风,请!”

    罗毕升大喝一声,暴然跳起,一剑攻向徐绍风的右胸。

    他的剑比一般人的剑宽大了两倍有余,舞动起来并不灵活,但剑法极其实凶狠,一击之下隐有风雷之声。

    徐绍风眼睛一亮,寒剑出鞘。

    乒!

    二人的剑击在一处,罗毕升感到虎口阵阵发麻,本以为徐绍风以修炼剑气为主,力气必然不足,但经此一击才知他的力气也并不输于自己。

    此时,徐绍风已将寒天剑法施展开来,雪白的剑光铺天而至,剑气所指正是罗毕升的空挡所在。

    罗毕升立时处于下风,左支右绌,显是不敌。

    “我也来!”见此状况,另一偏瘦体型的年青人也抽出剑加入战斗,同时报出名号,“清源信君子门下黄宗轻,请教了!”

    他的剑极细,细得几乎没有了剑刃,就如同一只被放大了许多倍的巨针。但他的剑极灵、极快,恰好弥补了罗毕升壮剑的不足。二人同时出招,配合默契,显然练习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来得好!”徐绍风喝了一声,目光愈发闪亮。

    “哎,你们怎么俩个打一个呀?”路小花站在一旁,愤愤不平地叫道。

    “并没有说过不能俩个打一个啊。我们只说跟我们打一架,我们就是指我们三个人啊。”站在一旁观战的文士样的青年冲她微微一笑,“你放心,我们只想请他去见师尊,不会伤到他的。”

    三人“乒乒乓乓”地斗在了一处,看得路小花好不着急。徐绍风打架总是输,输了还会受伤,这次又是两个打他一个,这可怎么办啊?

    正在路小花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抬眼一望,正看到蓝琴从远处赶来,她急忙高声叫道:“蓝姐姐,你来得正好,快点劝劝他们啊。”

    蓝琴走到近前停住,对路小花点了点头,站在一旁观战。

    路小花又急切地对她说道:“蓝姐姐,你也是清源门的吧?快让他们别打了!”

    路小花看不出来,但蓝琴却看得分明:罗毕升与黄宗轻二人虽配合默契,但徐绍风的寒冰剑气太过灵幻,根本无迹可寻,时间一长,二人必败。

    蓝琴忙趁势叫道:“你们别打了。再打我可就生气了!”她将脚一跺,红唇一噘,十分惹人怜爱。

    “就是的,别打了,别打了!饭菜都凉了。”路小花也赶紧劝道。真是的!打架也不分时间地点,这些江湖人都不会饿吗?

    徐绍风瞟了她一眼,将寒气收敛。罗毕升与黄宗轻立觉压力减轻,二人趁机就此收手,气喘吁吁地跳出圈外。

    徐绍风对那一直观战的文士样年青人冷冷地问道:“你还要打吗?”

    “不必了。我是清源礼君子门下周佳辩。”周佳辩微笑着拱了拱手,道:“徐少侠好剑法!”

    徐绍风没有理他,将剑一收,转身进了饭馆。

    “好狂妄的人!”罗毕升目中战意未消,尤自愤恨不平。

    蓝琴不满地瞪他一眼,说道:“好啦,回去啦。你们乱打架,小心师傅罚你们。”

    “糟啦!师傅是让我们请他回去谈谈的,这下可怎么办?”黄宗轻顿觉泄气。

    罗毕升不在意地说道:“打了就打了,大不了回去受罚。”

    蓝琴嘟起嘴道:“你受罚,我可不陪着。”

    罗毕升拍胸道:“我绝不会连累蓝妹!”

    黄宗轻赶紧附和道:“我也不会。”

    周佳辩插口道:“我看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想办法先过了师傅那关吧。”

    黄宗轻忙问:“你主意最多,你有什么好办法?”

    周佳辩道:“咱们先回去商议商议再说。”

    四人沉默地骑上马,全不似来时那般风风火火。

    ……

    徐绍风与路小花重回到座位上。店小二见状赶紧将饭菜端来。

    二人正吃饭间,一名头戴斗笠的大汉从店外走了进来。他的衣着朴实无华,四方脸,浓眉大眼,褐色皮肤,看上去似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大汉。但徐绍风却不这样认为,他一眼就看到他腰间还挂了一把腰刀。这把腰刀虽然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刀柄上的印记,却属于公门。

    农家大汉径直走到他们身边坐下,把斗笠往桌旁一靠,叫道:“小二,来两大碗肉汤面!”

    徐绍风斜他一眼,冷冷地道:“那边有空座。”

    “一个人吃没意思,凑个热闹。”农家大汉随和地说道,冲他憨厚地笑了笑。

    “就是呀,大家在聚一起吃饭才有意思嘛。”路小花很高兴有人过来聊天,徐绍风刚打完架回来,寒气冒个不停,冻死人了。有个人来说说话,也好缓解一下寒气。

    不顾徐绍风的冷脸,她与农家大汉寒暄起来,“大哥,你是哪儿的人啊?”

    “我是北方人,妹子你是哪的人呀?”农家大汉熟络地与她攀谈起来。

    “我是黄花岭的,就在碧水县江歌镇的南边。”

    “哦,那里呀,我去过呢。妹子你叫啥名字呀?”

    “路小花,大哥你呢?”聊过几句话后,路小花不由对这位农家大汉产生了亲近之感。这位大哥不仅面善,说话也亲切得就像家乡人一般。

    “我叫刘夏凉。”刘夏凉亲热地问:“小花妹子,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我们要去昆仑山。刘大哥,你要往哪儿去呀?”

    “哎,正巧呢。我也要往西北去。”

    “咱们顺道哇。”路小花高兴地拍了一下手,“一个人出门在外挺不容易的,不如咱们一起走吧。”

    眼见路小花和大汉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徐绍风突然拍桌而起,沉着脸道:“小二,结账!”

    店小二急忙跑了过来。

    “哎,你干什么啊?”路小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发觉他脸色阴沉,身上的寒气浓重。她不由暗自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这人就是这点不好,平白无故的,怎么又冰起来了?

    徐绍风不答,付过钱后抬腿就走。

    路小花只好抱歉地对刘夏凉道:“刘大哥,我先走了啊。咱们以后再聊哇。”

    “以后再聊。”刘夏凉边吃饭边冲她摆摆手。

    “喂,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呀!”路小花追着徐绍风跑了出去。

    望着徐绍风与路小花骑马而去的背影,刘夏凉摸着下巴,咧开嘴笑了。想不到“寒剑”的身边居然跟了这么个有意思的小姑娘!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