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章 陪你去看昆仑山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烈日似火球般悬于头顶,熊熊燃烧。

    狭窄的山道上,刘夏凉头戴斗笠,独自一人,缓步行走。

    身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徐绍风与路小花二人策马而来。

    路小花认出了刘夏凉,兴高采烈地冲他挥着手,“刘大哥,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是呀,小花妹子。”刘夏凉回过身,憨笑着和她打招呼。

    徐绍风却是心中一惊,不由握紧掌中剑,暗自运劲于身。

    想他与小花骑马而来,竟然被这个刘夏凉走到了前面,此人轻功应是极为了得,乃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将缰绳递给路小花,一跃下马。缓步逼近刘夏凉,徐绍风面色冷峻,寒气森森。

    见他如此,刘夏凉挺身而立,目光如炬地望着他。

    徐绍风冷然发问:“阁下究竟是何人?”

    刘夏凉坦然答道:“京城捕快刘夏凉。”

    徐绍风微微一怔,道:“你就是京都著名的擒凶高手,号称轻功冠绝京城的“神不留鬼不留名捕留下来”的刘名捕?”

    “呵呵,那是朋友们给我面子瞎起的,我的本名叫刘夏凉。”刘夏凉摸着下巴,笑了笑。

    “不知刘名捕找我何事?”徐绍风收敛了冷意。刘夏凉虽非江湖中人,却素有侠名。这样的人,值得他的尊敬。

    刘夏凉认真地问道:“我来寻你,是想问明五月廿一日虎末坡之事。当时三十余名江湖人等在那里群殴战死,此事是否与你有关?”

    “我没参与虎末坡之事,内中详情并不知晓。”徐绍风面无表情。

    刘夏凉“哦?”了一声,道:“可我听说,这三十余人之前曾在展虹山庄举行过聚会,而你参加了那次聚会。”

    “我是参加了展虹山庄的聚会,但我并没有去往虎末坡。”徐绍风依旧面无表情。

    “请具体说明一下。”刘夏凉皱紧双眉望着他。

    徐绍风开口说道:“传言有人在碧水县大鹊山附近看到妖兽化蛇,此兽一出将有水患。展虹山庄庄主“一剑飞虹”叶飘零急招江湖好手,欲共同前往大鹊山,消灭妖兽。当时我奉师傅之命在附近办事,于是应招参加了展虹山庄的聚会。”

    刘夏凉思索着说道:“化蛇出没之事我确有听说。那么后来又如何了呢?”

    徐绍风道:“我们依据叶庄主得来的消息,埋伏于大鹊山的赤雉洞,共同围剿妖兽化蛇。化蛇在我们三十余人的合力之下被打成重伤。最后它向虎末坡逃走,但我并未能跟去。”

    刘夏凉奇道:“你既然参与了围剿化蛇,为何没有追去虎末坡?”

    “因为当时我身受重伤,几乎丧命。”徐绍风忽然声冷如冰。

    刘夏凉点点头,道:“原来你被妖兽化蛇打成了重伤。”

    徐绍风冷笑一声,“我确是被妖兽化蛇打伤,但那仅是小伤。”

    刘夏凉问道:“你是怎么受的重伤?”

    “你确定要知道?”徐绍风逼视着他。

    “我必须要知道!”刘夏凉面色凝重。

    徐绍风又是一声冷笑,轻蔑地说道:“我是被清源七君子之中的孝君子付守慈、信君子郭辉二人联手所伤。”

    “这不可能!”刘夏凉惊讶地叫出声来,“清源七君子侠名满江湖,所以才有君子之称,他二人怎会联手伤害你这个后辈?”

    徐绍风一脸冷然,“你不信就算了。”因为知道无人相信,这事他原也不打算说出。

    刘夏凉沉吟了一下,肃然说道:“请你将事情全部讲出来,我才好判断事实究竟如何。”

    徐绍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那我就跟你讲个清楚。”这位刘名捕并未否定他所说之事,令他愿意诉说一番。

    “请讲。”刘夏凉一副倾听模样。

    徐绍风继续说道:“妖兽化蛇被我们合力打成重伤之后逃往虎末坡。在它逃窜之时,有人发现它腹中有珠光显现,那应是妖兽化蛇所孕育的妖丹。妖丹现世必为至宝,一群人虽已疲惫不堪,却重新振奋起来。我正欲追去,付、郭二人对我说有要事相商。我只当他们要与我合围化蛇,没有疑他。他们却将我引此至偏僻处,骤然向我出手。我一来没有提防,二来也不是他二人联手的对手,被他们打成重伤,只好闭气诈死。他们以为我已死去,将我抛下山崖,却未料到我大难不死,被人所救。”

    刘夏凉皱眉道:“此事说不通,付守慈、郭辉二人都是老江湖了,怎么会被你诈死瞒过?”

    徐绍风冷哼一声道:“我是天生的天寒体质,所习又是寒天真气,可以暂时冻结心脉,只留一息。当时我全身冰冷,气息全无,他二人又急于去拿妖丹,自然没有细查。而我正是凭借此一息的寒天真气,才得以保全了性命。”

    刘夏凉思量良久后,又道:“展虹山庄聚会之人除你以外,无人幸免。即使你说的是真话,也是口说无凭。”

    “此事我确实无法取信于人。”徐绍风冷然说道,寒气骤盛。

    “刘大哥你可不能冤枉好人!”路小花早已下马在旁,此时插口说道,“我可以做证!他当时被打得快要死了,就在我家里养的伤。再说了,名字叫君子的人就一定不会做坏事了吗?”

    刘夏凉看了看路小花,思索一会儿后,对徐绍风道:“好,我相信你。我会再去细查你所说之事。如果你所言属实,我会还你清白。”

    徐绍风很是吃惊,他将这事说出,不过是因为憋在胸中不吐不快,不想这闻名天下的捕快竟就这么相信了他。一时之间,他默然无语。

    刘夏凉又道:“你与霜空剑决战孤鸣山巅之事已轰动江湖,你参加展虹山庄聚会之事也为不少人所知,而展虹山庄聚会之人除你以外,无人幸免。现在江湖上,除了清源派外,别的门派也在到处寻你,你好自为之。”

    “等等!”刘夏凉欲走,却被徐绍风拦住。

    望着面前这位如憨厚农家大汉般的名捕,徐绍风不解地问道:“我这番话在江湖上说与谁听,都难以取信。你我素未谋面,你为何会这般轻易地相信于我?”

    “其实我们是见过一面的。”刘夏凉笑了笑,道:“你与温浩武决战的头天晚上,我恰巧在菊南山庄做客。温二公子请我把你领到他那里,这事你可还记得?”

    “原来是你!”徐绍风一下子想起那晚为他领路的那名轻功奇佳的黑衣蒙面人。

    “是我。”刘夏凉微笑道:“我在想,一个不为黄金、美女、名剑所动之人,他所说的话是值得相信的。”说完,他微一拱手,闪身疾奔,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徐绍风双瞳似被耀眼的阳光点燃。

    路小花则是一脸愕然,“哇,想不到刘大哥跑得这么快!”

    徐绍风回过头,神色复杂地望着她:二师兄说得对,一点儿武功不懂的她,真的不适合这个充满血腥的江湖。也许是时候把她送回去了。

    可是……心中这份沉甸甸的感觉是由何而起?

    山林寂静无声,炎炎的烈日似一把硕大无比的火伞,将万物聚拢于炽焰中翻烤。

    沉默了许久,徐绍风终于开口:“你不能再跟着我走了。”

    路小花一时无法理解,望着他,问道:“我又惹你生气了吗?”

    徐绍风沉郁地摇了摇头。

    路小花问:“那是为什么?”

    徐绍风没有回答,只将目光望向远方。

    既然刘名捕说了,展虹山庄聚会之人仅有他一人幸免于难,那么那些门派迟早会找上他。如果他将事情如实相告,以清源二人的名头,估计无人会相信他这个江湖后辈所说的话。不仅如此,他反会因此与清源派结下不解之仇。但若不说出来,其它门派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无论怎么看,今后他都不会再有安稳的日子了。

    他斟酌了一下,缓慢地开口:“今后我的身边可能会有很多争斗,如果仅是我一个人倒无所谓,但若是你在,恐怕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路小花有点儿明白了,不会武功的自己是他的拖累。她低下头,默不作声。原来武功竟是这么的重要吗?

    “对不起。”三个字艰难地从徐绍风口中说出,字字重如千斤。真的好想带她去看昆仑。可是,他即将面对众多门派的责问,仅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护她的周全。二师兄说得不错,已知如此,不如早早分开。

    夏日午后的烈日在头顶肆虐,山里没有一丝风,烦闷燥热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隔了一会儿,路小花抬起头来,对着他展颜一笑,轻快地说:“好吧。看来我也该走了。”

    是呀,她怎么忘记了,她与他只是路上的同伴,竟然还傻兮兮地以为真的可以和他一直走下去。说书的不是总说什么曲终人散吗?那么现在,曲终了,人也该散了。

    她轻声说道:“再见了!”说完,她缓缓地背过身,一个人往山道上走去。

    “等一等!”徐绍风在她背后叫道。

    路小花不解地转头看他。

    “小白给你骑。”徐绍风讷讷地递过缰绳。

    “那你呢?”路小花低声问。

    “我去前面的镇子再买。”

    “哦,好。”

    路小花翻身骑上了白马,双腿一夹,白马快速地奔跑起来。

    “等一等!”徐绍风又一次叫道。

    路小花停住小白,回头看他。

    “你带上钱。”徐绍风从怀中掏出钱袋。

    路小花无言地接在手里。

    徐绍风并没有马上松手,沉默了一会儿,他道:“你自己一个人能回去吗?”

    为什么要这样问,你不知道这样慢慢地道别是最是让人难受的吗?忍住突如其来的眼泪,路小花含着笑挺了挺胸,“别小看我!我可是从八岁起,就能自己一个人过日子的人呀。”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落泪,既然一定要分开,我想愉快地跟你说再见。

    徐绍风缓缓地松开了手。

    “那么,我走了。”路小花再次掉转马头。

    虽然和你认识不久,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这回分开了,应该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吧?毕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徐绍风神色黯然地望着她的背影。她明明快要哭出来了,却笑着与他告别。娇小的身子骑在高大的白马上,显得那么的单薄萧索。徐绍风的手紧紧握住剑柄,似要握出血来。胸口有一种窒闷疼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将被割走。

    “等一等。”徐绍风第三次开口叫道。

    路小花将马拉住,不敢回头也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眼泪就会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明明知道总有分别的一天,为什么还会有心痛的感觉?都怪他这样反复地道别,弄得人家心里也不好受起来。

    “我送送你。”身后一凉,腰被人熟练地揽住,徐绍风翻身骑在了马后。

    白马载着二人,慢悠悠地走在山路上。

    徐绍风感到她娇小的身躯在自己怀中微微颤抖。

    “如果,我是说如果,”徐绍风一字一顿地问道:“如果我和你暂时不分开,如果有人要和我争斗,你该怎么办?”

    路小花认真地想了想,道:“那我就骑上小白快快跑开,绝不当你的拖累!”

    “真的可以吗?”徐绍风喃喃说道,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问自己。

    “嗯,我绝对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路小花毫不犹豫地快快说道。

    “你能保证吗?”徐绍风停住马,将路小花的头转过来,认真地问道。

    “我保证。”路小花同样认真地看着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徐绍风沉声道:“那我就带你继续走走。……毕竟我答应过你的。”

    烈日依然在头顶上肆虐,山里依然没有一丝风,然而路小花的心里却不再烦闷燥热。他的身上总带有吹不散的寒气,正好将这夏日的酷热尽数隔开。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