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一章 和以前不一样的你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一章 和以前不一样的你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哎,在这里停一下啊!”小道上,路小花忽然转头叫道。

    怎么了?徐绍风拉住缰绳,挑着眉无声地问。

    “那边有条小溪!”路小花大叫着跳下马。

    “我去打水!”她从马鞍上取下水囊,一边脱鞋一边欢笑着往小溪里跑去。

    徐绍风让白马在路边吃草,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注视着她活蹦乱跳的背影,他的唇角悄悄勾起:在她的世界里,似乎从来没有烦恼。她总是这么容易就高兴起来,连带着身边的人也沾染上她的快乐。

    走过绿油油的草地,一道溪流在乱石间穿梭,不时翻起朵朵浪花,似飘动着的蓝色绸缎。清亮的溪水之中,几条黑乎乎的影子在优哉游哉地游荡。

    有鱼!路小花立刻放下手中的水囊,撩起裙子,卷起裤腿,走入水中。

    瞅准目标后,她快速出手,一条滑溜溜的胖鱼被她拢于双掌之中。不过她还未来得及欢喜,胖鱼突地一扭,弹跳着从她的掌中逃脱。

    她不甘心地卷起袖子再来一次,胖鱼仍是故技重施。

    路小花气闷地对着胖鱼直呲牙:这鱼看着挺老实的,怎么这么滑不留手呢?

    那条胖嘟嘟的黑色大鱼也瞪起一双鼓眼望向她,仍是慢条斯理地游荡,似在嘲笑她的无能。

    我就不信了!她不服气地猛力出手,谁知脚下一滑,身体不稳地后仰,眼看就要落入水中。

    心中刚刚闪过“糟糕”二字,一股柔和的劲风从背后托住她,紧接着一双微凉的大手牢牢地撑在她腰际,下一刻,她已稳稳地站到了岸上。

    路小花睁着迷茫的双眼困惑着,自己不是应该摔进水里吗,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岸上?

    见她呆呆的样子,徐绍风不由“嗤”地轻笑出声,对她说道:“还是我来吧。”

    瞟见他的笑容,路小花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

    自从那天之后,二人都默契地对那天之事不再提及。而他似乎对她敞开了胸怀,时常如今天这般微笑。

    他会带着她尽量避开大道,去往山间的小路。虽然会绕上许多远路,但路上行人稀少,偶尔遇到的也只是寻常百姓,而不是那些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江湖人。

    路小花有时候会想,如果能一直这样走下去,也挺不错的。

    “喂,接住!”徐绍风很快就抓到了一条大鱼,把它抛上岸来。

    路小花赶紧收住胡思乱想,手忙脚乱地将鱼接住。

    不一会儿的功夫,徐绍风就抓获了好几条大鱼。

    升起篝火,路小花在鱼身上均匀地涂抹好调料,架到火上不停翻烤。她动作熟练,眼神专注,仿佛正在制作一件艺术品。

    路小花专注地盯着火上的烤鱼,徐绍风则专注地看着她。

    在认识她之前,吃饭于他而言不过是为了消除饥饿。直到认识她之后,他才发觉,原来吃饭的重点不在于吃,也不在于饭,而是和谁在一起。

    烤鱼的香味渐渐溢出,鲜香的味道令人食指大动。徐绍风的目光越发深沉:也许只有饥饿,才会让人体味到饱食的餍足;只有分离,才会让人明白团聚的宝贵。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个她。如果失去她的笑容,自己又会变回到那个冰冷得令人害怕的人吧。如果可以,真想紧紧握住她的手,留她一直在身边。……原来离不开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路小花抬起头,见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对他做了个鬼脸,“饿了吧?别着急,很快就可以吃了。”

    徐绍风还她一个微笑,道:“再唱一遍你在山上常唱的那首歌吧。”

    “好啊。”路小花欣然应道,清清嗓子唱了起来:

    哎~~~

    绵绵的青山呦,花正开

    涛涛的江水呦,鱼儿肥

    靠山吃山呦,靠水吃水

    山水有靠呦,好福气

    我唱歌呦,你来听

    一唱唱到月弯弯

    一阵风儿爬上了坡

    遍山的花儿笑弯了腰

    她纯净清亮的歌声像一只五彩的大鸟,一直飞到林子上空很远很远。

    望着她无邪的笑颜,徐绍风忽然觉得,江湖上的那些麻烦事,都离他很远很远……

    白马载着二人一路往西北行去,气温开始逐渐降低,山林里的绿色变得厚重浓郁。二人都换上了夹衣。徐绍风外面穿的是路小花为他买的土布衣服。这件衣服在他与“飞轮”程截打斗之时,曾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现在已经被路小花补好了。路小花也换回原来的衣服。一眼看去,二人便似寻常百姓一般。

    这天,二人正在路上悠闲地走着,三匹快马从他俩身边飞奔而过。徐绍风凝目望去,马上是三名年青男子。一人白衣,一人青衫,另一人则穿了件灰袍。

    忽然,那名青衫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对另两名男子低语了几句。三人同时停住马,掉转头来。

    徐绍风心中微叹,还是被人认出来了吗?他将缰绳交与路小花,下马迎于当道。

    马上三人他都认识,身穿白衣者是展虹山庄少庄主叶飞羽,青衫者是点苍派“繁花一笑”李自得的唯一弟子马行云,灰袍者是青城派“铁马金戈”张中原的大弟子焦慎豪。他们的长辈——父亲或师尊,都死于虎末坡。

    李自得、张中原与展虹庄主叶飘零乃是至交好友。李自得从点苍派归隐后,三人常去展虹山庄饮酒,所以他们的下一辈马行云、焦慎豪和叶飞羽三人的关系也非常之好。

    “徐绍风想不到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叶飞羽拍马来到他的面前,一跃而下,抽出长剑,愤然问道:“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直面他的剑锋,徐绍风神色不变,“如果我说我并不知道虎末坡上发生过何事,你可相信?”

    “那怎么可能!”叶飞羽满脸不信。

    “事实就是如此。”徐绍风尽力解释,“当时我被打成了重伤,没能参与虎末坡上的战斗,所以具体情况我并不知晓。”

    叶飞羽奇道:“你怎么会被打成重伤?”

    徐绍风沉默片刻,说道:“这里牵扯到另一个高门大派,恕我不能告之于你。”

    叶飞羽冷哼一声,“你不说清楚,我怎能信你!”

    徐绍风被他左一个不可能,右一个不信说得火起,负手傲然道:“你若不相信,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来取走便是!”

    叶飞羽将手中剑高高举起,脸色变换多次,终是下不了手。徐绍风是他们这一代的翘楚,自从他观看了徐温二人的孤鸣之战后,更是对徐绍风敬佩不已。

    他颓然收剑,狠声道:“我必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焦慎豪从马背上取下一把长戟,朗声道:“他不愿动手,我可不同。咱们兵器底下见真章!赢者说话。如果我赢了,你要告诉我全部实情!”

    “那便如此。”徐绍风欣赏他的豪气,当下拨剑在手。

    焦慎豪师承“铁马金戈”张中原,长戟势大力沉,轮起后大开大合,风声大作,数丈之内难以近身,若是一般兵器与之相碰必然折断。但徐绍风手中寒铁星霄剑乃是天外飞石精魄铸就的宝剑,并不惧怕与他的长戟与硬碰。徐绍风虽然力气上略逊于他,剑法却灵动莫测,贴身近斗,以短击长,反而占了上风。

    十几招过后,焦慎豪一个不慎,被徐绍风刺中臂膀。他并不服气,大喝一声,将长戟抛开,道:“咱们再来比试掌法!”

    “好!”徐绍风也正与他斗得兴起,随即将寒剑收起,凝掌相对。

    焦慎豪见他应下,二话不说,挥掌而上。他的掌法便似他的戟法一般,刚劲勇猛,掌声呼呼作响,如烈风般扑面而来。

    徐绍风不躲不闪,挺掌相迎。二人硬碰硬地对击一掌。“轰”的一声,同时被对方掌力震退数步。

    焦慎豪气血翻滚嘴角流血,已受轻伤,但他丝毫不以为意,直呼痛快。

    徐绍风只觉手臂发麻身形不稳,不由对焦慎豪心生钦佩,抱拳道:“我现在身有要事,过些时日,必会给你们一个解释。”

    焦慎豪抬手将嘴角的血渍抹去,爽快地说道:“我便等你!”

    马行云一直在旁未语,盯着徐绍风看了许久,此时忽然呵呵一笑,道:“你好像改变了很多,若是以往,你是绝对不会向我们解释的。”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比较喜欢现在的你,有人味。我很好奇,是什么改变了你?”

    徐绍风不想他会有此一说,微微一怔,道:“你想怎样?”

    马行云笑了笑,道:“我也与他们一同等你的解释。”

    三人策马离去,焦慎豪转身又道:“清源派已联合了各大门派,准备去昆仑向你讨说法,你最好有个准备。”

    见三人终于远去,路小花好奇地问:“这次你打赢了吗?”

    徐绍风沉眉思索,并未答话。

    路小花又问:“你为什么不像跟刘大哥那样,与他们解释清楚?”

    徐绍风暗自叹气:此三人都年轻气盛,虎末坡之事如果解释不清,反而坏事。

    路小花见他不发一言,急恼地叫道:“虎末坡的事不是跟你没关系吗?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是自己做的事可不能当!”听刚才那人所言,许多人都在找他讨说法,可他又偏偏不肯说清楚,真是急死人了。

    徐绍风眉头越发皱紧:事情竟已发展到这种地步,如果再不说清,怕是要给师傅添麻烦了。可是到底该如何才能将此事解释清楚呢?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路小花用力拉了拉他的衣袖,替他着急起来,“要不你去找他们所有人来,当面说个清楚,总躲着也不是回事啊。”

    徐绍风眸色沉了一沉,拿定了主意。见四下无人,他从怀里取出一个黑布小包递给路小花。

    路小花好奇地打开布包,不由惊叹地叫了起来,“哇,这颗珠子好漂亮啊!”

    “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吗?”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幻珠时的状态,徐绍风不禁愕然。

    “看到了啊,这颗珠子太美了!”路小花对着阳光转动珠子,珠子折射出动人心魄的光芒。

    徐绍风侧目避开,同时更加疑惑:为什么幻珠对她没有任何影响?难道幻珠只对有内功的江湖人才会起作用?可是,这似乎说不通啊。

    想不明白他索性不想,对路小花道:“珠子你先帮我收着。”

    “这么好看的珠子你真的放心让我保管?”路小花一脸不信,这颗珠子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徐绍风凝重地说道:“这是师傅要我寻找的东西。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请你带去昆仑山,找到我的大师姐艾离,让她转交给师傅。”

    “我才不要!”路小花听他说得那么恐怖,连忙把珠子还给他。

    徐绍风不接,道:“如果你答应,我就去试试和那些人解释虎末坡的事。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连试也不去试了。”

    路小花听他如此说,不禁为他着急,“你不说清楚岂不是老得和他们打架?”

    徐绍风将头昂起,冷傲地说道:“那又如何?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路小花一下子急了起来,“你打得过那么多人吗?你知不知道把你救活了我费了多大的力气啊?万一你又被打得快要死了可怎么办?”

    徐绍风别过脸,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路小花瞪了他好久,心中很是纳闷:为什么这些江湖人好似都不怕死呢?可既然好不容易才救活了他,真不希望他去送死。

    她只好无奈道:“好吧。我答应你,但你也得答应我,要好好和大家解释清楚,不要动不动就生气打架。”

    “我答应你。”徐绍风应道。将珠子重新包好,交给路小花。

    路小花接过布包后,突然醒悟过来,“咦,我为什么要管这件事,这是你自己的事吧?”他这分明就是耍赖!

    徐绍风的嘴角浮起一片笑意,“答应过的事情就不能反悔。”

    路小花盯着他嘴角的笑意,暗忖:为什么总觉得他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呢?不过得承认,他这个样子比冷冰冰的时候好太多了。好吧,看在他变好了的份上,就帮他一次吧。路小花背过身,把黑布包贴身收好。

    徐绍风收起笑容,望向远方。

    一直以来,他以为只有武功的增长才能不被人欺负,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现在,他的武功并无太多增长,心却坚强了起来。

    是的,人不能一味的逃避,该面对的就要去坦然面对!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