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二章 寺前释疑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落日尽处是天涯,天涯何处不为家。

    夕阳下,落日城中余辉遍洒。一眼望去,不远处的昆仑山在万丈的霞光下分外巍峨雄奇。据说,在落日城的城楼上观看到的落日,有着其它地方无法比拟的辉煌与震撼。落日城因此而闻名于世,不少文人慕名前来。

    近些时候,落日城的来客越发多了起来。然而却多非文人,而是稀奇古怪的江湖人。这些江湖人明显对观看落日不感兴趣,反而一天到晚拿着明晃晃的兵刃守在去往昆仑山的必经之路上。不过这些人看起来凶悍,却未曾给百姓造成太多困扰,城中衙役也就由他们去了。

    黄福与马有德打着饱嗝在街上游逛。他俩是落日城内出了名的混混,凭着家中有钱,整天无所事事,不是欺负东院家的小孩,就是找西院家的打架。好在他俩捣乱归捣乱,总还保有一些分寸,城里的人们看在二人长辈的面子上,并未过分苛责。

    黄福一边走,一边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长吁短叹:一下子吃掉三只整鸡果然是太撑了,虽然这些鸡是昨晚上从马六家偷来的。

    作为同伙的马有德与他一起在街上溜达散食,百无聊赖地问:“老黄,昨晚上已经偷过了鸡,今晚上玩些什么好呢?”

    “让我想想。”黄福用手撑起下巴,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小街上,二人所经之处,关窗的关窗,关门的关门,一个顽皮的孩童不小心跑到二人面前,立刻被追赶而来的妇人连拉带拽地扯走。

    唉,今天也是闲来无事啊。

    黄福无精打采地四处张望。突然,他眼前一花,一人出现于面前。

    这人是打哪来的!他瞪大了眼睛惊奇万分。

    但见来人,身形修长,面容冷峻,一双黑眸如冰石所铸,周身上下隐约散发出一股寒气,令人感到阵阵凉意。

    “请问两位小兄弟,能否替我办件事?”来人开口对这两个半大小子说道,声音虽冷,话语却带着客气。

    “什么事?”黄福大着胆子问。

    来人取出一张字条,道:“明日,请将这张字条传递给此城中的江湖人。”

    “行!”黄福爽快地接过字条。

    “多谢两位,这是酬劳。”

    直到那人走后,马有德才回过神来。

    他向黄福问道:“老黄,这事咱们办不办?”

    “办,当然办!”黄福紧紧攥着那人给的银两,双目之中散发出只在偷鸡时才有光芒,“这可是咱二人第一次凭本事赚到的银两,不仅要办,还要办得漂亮!”

    “老黄你说得对!我这就去找快腿小顺子,让他再多找一些人,和咱俩一起送信去。”

    “等等!我得先去趟张秀才家,让他把这张纸抄上一百份。”

    “对,他的字在咱城中数一数二。”

    “咱俩分头去办!”

    第二天,落日城内,非本城人士的客房内一律收到一份抄写工整的信函:

    三日午后,复昭寺门前见。

    徐绍风

    ……

    三日后,复昭寺外人头涌动,数十名江湖人闻风赶到。

    “姓徐的小子怎么还没有来?”

    “你说他不会是在骗咱们吧?”

    “我看怕是不敢来了!”

    众人议论纷纷。

    “那位不是清源礼君子毕至楫毕先生吗?”

    随着话音,一位中年人漫步走来,温和有礼地与众人打着招呼。他青衫长剑,举止间带着雅人深致的气质,给人一种他不是剑客而是雅士的错觉。

    “啊,少林派达摩院首座的智达大师也来了。”

    众人看去,一名威武高大的僧人,手执一把八尺多长的降魔杵,缓步行来。他走起路来仿若一座会移动的小山,每迈出一步都会在土地上留下一个深浅均匀的脚印,显是内力深厚。

    “有他们二位在,就不怕那姓徐的小子胆敢隐瞒真相!”

    “还请智达大师和礼君子主持公道。”

    喧嚣声中,智达大师将手中降魔杵往地上重重一顿,威声道:“正要问个明白。”礼君子毕至楫则含着笑向四周拱了拱手。

    一阵寒风刮过,一人翩然而至。

    徐绍风站在寺门前的高台上,向众人抱拳道:“多谢诸位应邀前来。在此,徐某将把所知的大鹊山之事解说清楚。”

    他的话还未说完,众人就七嘴八舌地盘问起来。

    “虎末坡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那师尊究竟是被何人所杀?”

    “宝藏之说又是怎么回事?”

    “别吵,先让他说个明白。”说话者正是少林派的智达大师,他这一吼用上了少林正宗的狮吼功,顿时把众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徐绍风对他颌首致谢,说道:“五月中旬,展虹山庄的叶庄主听人传信,妖兽化蛇出现在碧水县大鹊山附近。妖兽化蛇一出,恐将有水患。为防生灵涂炭,他立刻招集江湖上的各路英雄,前往大鹊山共同消灭妖兽。当时我正好路过,便与他们同去。”

    “这些我们已早有耳闻,你倒是说说为何他们全都在虎末坡战死了?”台下一人问道。

    “你说是为了除妖,但为什么又有人说是为了夺宝?”另一人又问。

    徐绍风看了那二人一眼,继续说道:“我们来到了大鹊山的赤雉洞,妖兽化蛇在我们三十七人的合力之下被打成重伤,最后逃往了虎末坡。至于最后的虎末坡之战,我并不知晓。因为我那时被清源七君子之中的付守慈、郭辉二人联手重伤,未能跟去。”

    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你胡说!清源派乃是著名的君子门,岂会做出这等无耻之事!”

    “反正应展虹庄主之邀的人全都战死了,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徐绍风剑眉一竖,冷然道:“我来至此地,只想将所知公之于众,省得你们总是追着我不放。我话已说完,信不信全在你们!”

    “小子好狂,你拿不出证据,我们凭什么信你!”

    “我看只有他一人活下来就很可疑,说不定众人的死就是他捣的鬼!”

    一时间,场上剑拔弩张。

    徐绍风沉默不语,只将一直握于掌中寒铁星霄剑紧了一紧。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紧要当头,一人排众而出跃上高台,大声喝道:“大家请稍安勿躁,且听我说几句话。”

    “你是何人?”

    “凭什么要听你的!”

    众多声音在不服气地叫嚣。

    那人从怀中取出一面金灿灿的牌子,肃然说道:“本人乃是京城捕快刘夏凉,特来查明此案,有御赐金牌可以做证。”

    他的手高高举起,众人的目光聚拢于那面牌子之上。但见牌子正中刻有“御赐金牌”四个金字,两边雕饰着张牙舞爪的盘龙纹饰,正是无法伪造的皇家之物。

    清源礼君子毕志揖忙抬手安抚众人,“大家请听我说,这位就是有‘神不留鬼不留名捕留下来’之称的京城刘名捕,不妨先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众人安静下来。

    刘夏凉收起金牌,沉声说道:“据我所查,虎末坡上确有妖兽化蛇的遗骸,展虹庄主聚众而去,正是想要为民除害。”

    “那他们是因何而亡的?”一人高声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刘夏凉道:“相传兽活千年必成妖孽,大鹊山上这条化蛇便是一只千年的妖兽。它即为蛇类,应有毒性,而此妖兽化蛇之毒不仅毒性猛烈还能令人产生幻觉。故此,”他顿了一下,凝重地说道:“据我推断,虎末坡上众人乃是因为中了化蛇之毒,自相残杀而死。清源派的二人恐怕也是因为吸入化蛇的毒气,因而性情大变。”

    他一说完,全场寂静,众人皆是若有所思。

    沉默了一会儿,有人问道:“那宝藏之说又是怎么回事?”

    “至于宝藏,”刘夏凉缓缓说道:“那只化蛇皮坚如铁,目明似珠,全身上下皆是宝物,但因附有毒气,闻之令人性情大变、残忍噬杀,所以我已命下属将它全部焚毁。”

    “啊,你竟然将宝物烧掉了?”

    “那虎末坡上的人岂不是全白死了!”

    群情一下子又激愤起来。

    “别吵!”智达大师一声狮吼,顿时震住众人。他双手合什朗声道:“诸欲求时,世间总无宁日。既然虎末坡上的亡者是心怀慈悲、斩妖除魔而去,若各位再欲求宝,岂非玷污了逝者的侠义之名?”

    他如此一说,刚才还义愤填膺的众人顿感羞愧。

    此事既然已经解释清楚,一番议论后,众人便慢慢散去。

    徐绍风来到智达大师面前,对他深施一礼,“多谢大师相助。”

    智达大师望着他,目光深邃,“战乱方平不久,武林纷争又起。徐少侠面寒心慈,他日当有福报。切记千事万扰只需秉心而行,历经磨难终有花开一刻。”说罢,他执杵而去。

    徐绍风目送智达大师离去后,来到刘夏凉身旁,对他轻声道:“刘名捕请留步,咱们借一步说话。”

    刘夏凉点点头,随他来至无人之处。

    徐绍风亦向他深施一礼,“多亏刘神捕辛苦查证并出面调解,此事方能平息。徐某无以为报。”

    刘夏凉摆摆手道:“徐少侠无需多礼,我只是公事公办。如果江湖动荡,国家也将不安哪。”

    徐绍风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有一事并未对你讲明,是关于化蛇的妖丹……”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刘夏凉抬手制止,“我只负责查清虎末坡械斗惨案,如今此案已了,请不必多生枝节。”

    转目望向远山,他吟诵出智达大师的偈语:“诸欲求时,世间总无宁日。”停了片刻,他对徐绍风说道:“如果徐少侠真心想要报答于我,我希望化蛇的妖丹永远不要现于江湖,否则又将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哪。”

    徐绍风敬佩地行了个礼,垂首说道:“我明白了。”

    与刘夏凉告辞后,徐绍风找到被他安置在寺内的路小花。

    路小花躲于寺内,一直为他捏了把冷汗,此时不由感叹道:“刘大哥真是厉害,几句话就把大家都给说服了!”

    徐绍风盯着她问:“那我呢?”

    “你什么你?”路小花不解。

    徐绍风不满地瞪了她一眼,转头望向天际。

    天空纯净若水,白云悠然摇曳,他忽觉内心变得澄澈明静起来。解释清楚的感觉真好!很快就可以和大师姐见面了吧。他欣喜地想道。

    然而,沉浸在喜悦之中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在相隔数十丈的大树之下,一人正死死地盯着他。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