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贞观五行劫 > 〖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三章 再遇沙暴三雄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
    “你这东西就不需要我保管了吧。”路小花交出黑布小包。

    徐绍风没有去接,而是问道:“你还是看不到里面的东西吗?”

    “里面有什么东西?”路小花满脸疑惑。

    徐绍风暗自叹了口气,“算了,你先拿着。没人的时候仔细看看,不用急着还给我。”

    “好啊。”路小花美滋滋地又把布包收起。她很喜欢这颗珠子,这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东西。

    徐绍风嘴角微翘,说道:“前面有个小镇,买了用品我们就可以进山了。”若是他一人倒无所谓,但路小花即不会武功又没有内力,要想进昆仑雪山,就必须给她添置好装备。

    二人到小镇购买了所需之物后,即向昆仑雪山进发。策马缓行半日,已然遥遥可见雪顶。

    目之极尽处,山浪峰涛层叠不休,千岩万壑绵延不断。蔚蓝的天幕下,雪顶奇峰宛如玉龙凌空飞舞。

    路小花从未见过如此奇景,不由得雀跃不已,连连称奇。

    正在二人缓行观景之时,一人单骑自后方驰来。

    听到蹄音,徐绍风转头相看,但见来人是复昭寺前曾有过一面缘的清源礼君子毕至楫。

    毕至楫也认出他来,远远地便惊喜地打起了招呼,“徐少侠,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徐绍风与他本无半点交情,甚至因为大鹊山的事,可以说是与清源派颇有过节,但既然刘捕头已在复昭寺前解释清楚,他便将此事揭过,不欲再提。何况毕至楫对他如此热情,他也就以礼相待。

    朝他拱了拱手,徐绍风淡淡地问道:“毕大侠,你怎么会来到此地?”

    “既然到了这里,当然要去雪山观赏奇景。”毕至揖望着远山,感慨地说道:“《山海经》云: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原来你也是来看雪山的。”路小花一脸欢喜。

    毕至揖对她微微一笑,彬彬有礼地说道:“既然有缘相聚,不如同行可好?”

    “好哇好哇。”

    徐绍风本对清源派心存芥蒂,但见路小花欢喜,便不多言。

    毕至揖与二人并驾同行。他知识渊博,口才极佳,一路上对各处景观指点评说,气氛很是融洽。

    三人二马沿着山路缓辔徐行,经过一道山坳处时,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回头望去,尘土飞扬,三人驾马如飞般地追来。

    是沙暴三雄!徐绍风看清来人,心中一凛。

    “姓徐的小子,你给我站住!”沙暴熊催马大吼。

    徐绍风将缰绳递到路小花手里,在她耳边低声嘱咐:“别忘记那日你答应我的话。”

    路小花握紧缰绳,略带慌乱地点了点头。

    抬手轻轻抚过她的秀发,徐绍风侧身下马,按剑相迎。

    沙暴三雄来到近前,各自下马,将他团团围住。

    徐绍风冷然发问:“找我何事?”

    沙暴熊挥舞着巨斧,森然说道:“爷爷们此次前来,当然是来报你两次羞辱之仇的。”

    “来吧!”徐绍风深知与此人讲理无效,身形疾飘,与白马拉开距离,寒光一闪,长剑出鞘。

    沙暴三雄亦不多言,同时出招。沙暴熊将巨斧轮起向他的头部劈来。沙暴蛇挺着小剑扭身刺向他的双腿。沙暴虎则吐息调气,平平地推出一掌,劲气笼向他的全身。

    自从熊、蛇二人在江歌镇又一次败于徐绍风之手后,二人勤学猛练,发誓报仇。此套招法,便是兄弟三人专门为了对付徐绍风,演练多时而成。

    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自与温浩武孤鸣山一战之后,徐绍风亦是剑法精进,大有领悟。四人斗了十数个来回,一时间竟是难分胜负。

    徐绍风一边沉着防守,一边暗自寻找进攻的机会。有过两次交手的经验,他已知,三人之中最难对付的是老大沙暴虎。此人掌力雄厚,若是被其击中,必受重伤。其次,是老二沙暴蛇。他剑法刁钻,专往人不备之处出手。反倒是身形魁梧的老三沙暴熊最好对付,巨斧笨重,轮起后风声呼呼,只需略加注意即可。

    然而三兄弟联手,配合无间,他并无破绽可寻。

    以一敌三,不可久战,为今之计必须以快制敌,创造机会。

    也许可以试试那一招?

    想至此,他将掌中寒剑越舞越快,剑锋飞闪银光点点,轻身过处残影道道。一片又一片的冰雪花随之起舞,晶白莹玉,犹如银色星屑,散发出淡淡辉芒。

    沙暴三雄突觉面前失去了对手的踪影,只余下团团雪花飞舞飘零。

    三人愕然之际,雪花之中倏地射出数枚冰箭。沙暴虎脸色一沉,抬掌将冰箭打落。沙暴蛇和沙暴熊却不能幸免,分别被击中腰、腿,痛得大呼。

    徐绍风再次破了沙暴三雄的联手,不由精神大振,傲啸一声,声震九天。这招冰雪寒天,是由温浩武的“化剑为霜”中演化而来。他骤然使出,果有奇效。

    眼见弟弟们受伤,沙暴虎即惊且恨:没想到这短短时日里,姓徐的小子武功又大涨不少。此子潜力非凡,必须尽快将他除掉!

    他气沉丹田,毅然决然地运起十成功力凝于掌上。

    劲气所聚,在他周围立时扬起大片砂土,大小石块亦被掌风带动,翻滚不已。沙暴蛇与沙暴熊见此情景,心知大哥要出绝招。二人不顾疼痛,再次扑上。

    想不到沙暴虎竟有此等功力,徐绍风横剑不动,凝神戒备。

    却在此时,路小花突然叫了一声。

    徐绍风分神看去,只见原是观战的毕至揖突然抓住路小花的胳膊,欲将她从白马上拉走。路小花猝然不防,又被他抓得生疼,小脸都变了颜色。

    怒吼一声,徐绍风不顾正在与沙暴三雄对战,一剑攻向毕至揖空门大敞的左肋。这一剑极凶极猛,若是击中性命堪忧,毕至揖连忙松开路小花,抽剑回挡。

    “快走!”趁着双剑相击之时,徐绍风转头对路小花急喝。

    路小花忍住手臂上的阵阵疼痛,拉动缰绳。白马极有灵性,不待她催赶便已四蹄蹬开,驰跃而去。

    此时,沙暴虎蓄势已久的铁砂掌已然发出。

    徐绍风躲闪不及,被他重重地击中后背。闷哼一声,一口热血涌上喉头,他紧闭双唇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几乎相差不到一息,沙暴蛇与沙暴熊亦先后攻到。

    寒剑一翻,借与毕至揖相击之力,徐绍风的身体陡地向上窜起,堪堪躲过了二人的合击。半空之中,他猛然提气,回身出剑,分刺二人。

    蛇熊二人本已受伤,一击不中已是气馁,惊骇之下,只觉面前寒光点点,冰雪闪动,根本看不清剑势。“卟卟”两声过后,二人纷纷中剑倒地。

    这一剑,徐绍风实是耗尽全力,超越了极限。一招过后,他只觉得气血翻滚,胸闷难当,只能咬牙强忍,撑剑喘息。

    毕至揖瞟了他一眼,狞笑着摸出一只飞镖,向渐已跑远的路小花射去。

    徐绍风暴喝一声,勉强凝聚出最后一丝剑气,凝冰阻挡飞镖。

    飞镖被冰箭打偏,刺中了白马的臀部。白马吃痛跳起,惨叫一声,颓然倒地。

    路小花虽然不会武功但动作灵活,白马倒下,她立刻从马背上翻下,如惊兔般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终于跑出众人视线之外。

    徐绍风此时已是伤重难移,心中却是一松,她真的做到了承诺。

    身后传来沙暴虎的怒吼,凌厉的掌风再次呼啸而至,他无法躲避,只得出手硬对了一掌。

    二人双掌相击,徐绍风如枯叶般被击飞在数丈之外,他的身体重重摔落,强忍的鲜血直喷而出。

    “这便是你得罪我们兄弟的下场!”沙暴虎目露凶光地走到徐绍风面前,欲运掌将他击毙。

    “等一下!”毕至揖急忙制止,“咱们可是约定好了要留他活口。”

    说着,他从行囊中取出钱袋,走到沙暴虎旁边,陪笑说道:“多谢沙大侠出手,狠狠教训了这狂妄小子,这是我们约定好的银钱。”

    “呸,这次就便宜你了!”沙暴虎向徐绍风狠狠地踢了一脚,将钱袋抓在手中,转身去搀扶他的兄弟。

    突然,沙暴虎身躯猛然大震,不可置信地望着心脏处露出的半截剑尖。

    在他背后,毕至揖手持长剑,一剑穿胸。

    沙暴虎怒目圆睁却说不出半个字来,砰然一声,倒地毙命。

    “你竟然杀了我大哥,我跟你拼了!”沙暴熊目眦欲裂,不顾汩汩流血的伤口,挥斧扑去。

    毕至揖漠然迎上,数招过后,一剑将他了结。

    沙暴蛇被徐绍风击中双腿,根本无法站起。眼见兄弟被杀,他自知难已幸免,恨恨出言:“想不到名满江湖的清源君子竟是你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

    “是你错会了信义二字,我们清源君子岂会与尔等同流合污。”毕至揖轻蔑地说完,又将沙暴蛇杀掉。

    将剑上的血迹仔细地在尸身上擦净,毕至揖转过头向徐绍风问道:“徐少侠,你还能骑马吗?”

    徐绍风从地上撑起身子,冷冷地开口:“为什么?”

    “化蛇的妖丹。”毕至揖微笑着说出了这几个字。

    却原来,他在复昭寺外偷偷跟踪徐绍风与刘夏凉。虽因距离遥远,听不到二人的谈话,但他懂得唇语,“看”到了徐绍风提及化蛇妖丹。

    原来如此!徐绍风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没有关系,我会让你说出来的。”毕至揖儒雅地笑了笑,指着沙暴熊的马,彬彬有礼地说道,“徐少侠,在下请你去清源派做客。这一次,想必你不会拒绝了吧?”

    徐绍风已知此人阴险无比,不欲与他多言,强忍伤痛攀上马背。

    毕至揖突然出手点了他身上的几处穴道,神态自若地说道:“徐少侠,不好意思,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徐绍风本已重伤,又被点穴,只能无力地趴在马上。他尽全身之力也只能将头略偏,侧目望向远方。

    天空变得灰蒙蒙的,有星星点点的雪花在慢慢飘落,远山尽被笼于一片昏暗之中。

    毕至揖将另外两匹马牵起,笑着问道:“徐少侠,你在担心小花姑娘吗?”

    徐绍风脸色漠然,没有回答。

    毕至揖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咂着嘴,叹息般地说道:“山里天寒地冻的,一到晚上非冻死人不可,可是没马又出不了山。在这荒芜人烟的雪山里,一个没有马又不会半点儿武功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哟。”

    他温和地笑了笑,又道:“刚才你还不如让我杀了她,也免她受那零星之苦。”

    徐绍风紧闭双唇不出一声,嘴角边慢慢地溢出一丝血来。

最新网址:www.aixiawx.com